极品太子爷

第0619章 丁家的震惊【第2更】

第0619章 丁家的震惊【第2更】2017-11-15 16:18:4Ctrl+D 收藏本站

    第o第2更】

    就在第三天,宁欣和蓉女赴鲁东的这天,中政局的一次会议上,厉委员长表了态……

    当天中午消息就传到了辽东,省委书记丁汉靖也有点失去了往日的矜持,搓着手在办公室里来回踱步了,脸上有了掩饰不住的一丝兴奋,怎么老唐家突然转为变了立场和态度?

    他是百思不得其解,老二丁汉忠也想不明白,不能啊?过年时候海军的鼻梁骨刚给姓唐的断了,这事唐天泗出面解决的,怎么着?因为这个报桃报一李?不可能,那是什么原因?

    也是中午,丁汉忠跑去和老爷子说这事了,哪知老爷子微微一笑,“昨天我就知道了!”

    “什么?爸,您不是开玩笑吧?海军那啥,和唐家子闹了不愉快,怎么可能?”

    “哈……娃们的事当不得真,今儿你揍他一拳,明儿他踹你一脚,能上升到政治的高度吗?心里纵有剌儿,也摆不到桌面上,唉……我也不想瞒着你们了,海蓉偷偷从江中溜回来看我了,昨天下午陪我着我老头子一个下午,告诉我,她认了个干弟弟,叫唐生……”

    噗,丁汉忠翻了个白眼,唐生?不就是揍断了海军鼻梁骨的那个子,当天唐天泗还领着他过病房来道歉的呀,怎么就成蓉丫头的干弟弟了?“那个,爸,您是说因为他们……”

    “呵……汉忠,有时候娃们也是能左右一些大形势的,蓉丫头说前一天去她干弟弟老爸老妈家吃的饺子,就是从江中到中央党校参加进修班的唐天则,你不是说唐天泗接的他机?”

    丁汉忠一拍脑门儿,“哦哦……我知道了,爸,唐天则,难道说,他会是青竹山嫡传?”

    “这个不好说啊,当年我们这些老头打仗能带着孩子吗?就是后来建国初期也不带孩子的,部队里的长们就流行往乡下寄孩子,要注影响嘛,结果好多人寄的孩子就找不见了。”

    爷儿俩说了大半个时,丁汉忠出来后就给丁海军挂了电话,正巧海军在京,就在二十分钟后与叔叔会了面,赶到二叔家时,二婶给沏茶呢,他也不客气,过去就端起来牛饮。

    “这孩子……也不怕烧着了?”二婶笑着说,眼眸中充满了爱,因为这孩子在她家长大的,那和自己的亲身儿子也区别不大,丁海军也当二婶和亲妈差不多,“二妈,我还怕烧?”

    “臭子,你溜嘴皮子,你给我进来,”丁汉忠故意黑着脸,当先就往书房里去了。

    丁二夫人是个护犊子的,一把主揪住了海军,“别搭理他,当个副市长不知道自个儿姓啥了?和二妈说,咋了?又闯什么祸了?没事,说,二妈给你做主,我看他动你一根毫。”

    快走进书房的丁汉忠回过头就苦笑了,“哎呀,我说夫人,不添1不?天大的事!”

    这下倒是把丁二夫人和丁海军都吓坏了,二夫人却还挡着海军,“天大事咋了?杀人啦?海军他不是个孩子吗?他纵有不是的地方你就不能慢慢说了?有事解决就是了。”然后回过头柔声对海军道:“给二妈说,倒底是闯啥祸了?有二妈在谁也动不了你,我找老头子去。”

    “那啥,我啥也没做啊?没祸,没闯祸,最近忙着生意上的事,筹措了七八个亿的投资,我总得盯紧喽啊,二妈,真没闯祸,现在您的海军给您涨光了,我快两个月没打过人了呢!”

    哎,这也叫涨光了?什么和什么呀,倒是说,丁二夫人还真的惊讶了,“真的啊?”

    看出来,以前丁海军的确是个败类,丁汉忠,干脆也不进书房了,他知道夫人总得跟进来,不如就坐在客厅说呢,想着就又走了回来,坐下后才道:“你说,你姐的事你知道多少?”

    “我我姐啊?我姐咋了?我姐的事我能知道多少啊?”他心一虚,哪敢说姐的事。

    “兔崽子信不信我你?还反了你啦?这么大的事也敢瞒我?你姐是唐生的干姐?”

    “啊……这个啊,那个好象是吧,嘿……二叔,别气别气,来来,bsp;丁二夫人也就坐下了,看丈夫面色由暗转喜,更纳闷了,“嗳……我说,到底咋回事?”

    丁汉忠长长舒了口气,一拍tuǐ,“喜事啊喜事,我就是想不通其中的环节,原来是这么回事……咦,你子刚才说骗了七八个亿?啊?你又反了?给人家送回去,你要不要命了。”

    一时高兴,这时才反应过来,刚才这子好象说什么七八个亿?开什么玩笑啊?hún蛋!

    “什么?骗了七八亿?”丁二夫人差点没晕过去,脸都有点白了,丁海军在她身边忙揽住二妈的腰,“二妈你没事吧?二叔,你瞎说什么呀?什么叫骗了七八亿?我刚才说的是筹措,就是筹资,投在楚黛京津分公司了,最初就是我姐拉的线,让我和唐生接触的,楚黛集团知道吧?就是把津大港挽救了的那个集团,这么说吧,二叔,我和唐生的过节早一笔勾销了,我们现在是好兄弟好哥们,前些时还一起去北航砸了三辆奥迪,踹了好几个人呢……”

    噗,丁汉忠和丁二夫人一齐喷了,丁汉忠是笑喷了,丁二夫人是惊喷了,“唐生是谁?”

    “就就是唐家人呗,我二叔知道的,我也不太清楚,反正那家伙特牛b哄哄的,8月底又去了趟大津,说是要见老翁谈大事,也不知咋了,总知,这子现在和我关系够铁。”

    “你算什么呀?不是看你姐的面子,人家能和你走一块去?还坐着吹牛皮?哼!”

    “嘿……那是那是,他是我姐的干弟弟,在江中时,他救过我姐的命,所以认干亲了呗,”丁海军嘴上这么说,心里却说,表面上是这样,可实际上他是我姐夫啊,我靠,亏大了!

    丁二夫人到现在也没搞清楚到底是生了啥事,“你倒是说,急死我了,生啥事了?”

    丁海军也问,“是啊,二叔,怎么回事?一惊一咋的我也失魂儿了,我最近没惹祸。”

    “嗯……是你爸的事,中政局关于你爸的讨论有初步结果了,厉委员长明确表态,支持丁汉靖同志进入o7届常委会……”这话把丁二夫人和丁海军听的先是怔了,然后都惊喜了。

    “我靠,我没听错吧?二叔。”丁海军差点没蹦起来,俩眼就瞪的溜圆了,太惊喜了啊。

    啪,一个栗子敲在他脑袋上,丁汉忠瞪眼了,“没大没的,你兔崽子靠谁呢?”

    呃,丁海军干笑着rou头,丁二夫人就替他说话,“孩子不是高兴的说快嘴了吗?瞪啥呀。”

    “哎,就叫你惯坏了,好啦好啦……不说了,你子出息了啊,既然在那边干,就好好的干,别给丁家丢脸,嗯,是好事,是好事啊,你也老大不了,该收心了,海军……”

    “二叔,你放心吧,海军不会辱没家声的,不会给丁家脸上抹黑的,以后你看我的。”

    丁汉忠拍拍他的肩头,重重点头,“早该这样了,锻练一个时期,你还得走政途,明白?”

    “明白,一切听家里的安排,让我上前线打仗都没有问题啊,咱丁家,没半个孬种!”

    打走了丁海军,丁二夫人就哭了,“汉忠,海军是变了,长大了,我对大哥有j待了。”

    丁汉忠也感叹不已,搂着爱妻拍了拍,“嗯,我们对大哥大嫂有j待了,你去歇着,我给大哥打个电话……”随后就拔通了大哥丁汉靖的手机,把这边的情况和老大如实的汇报。

    他知道有些形势突然转变的令人措手不及,但也好的令人无法想象,之前因为王彦惇事件给丁家带来的各种负面影响,却因这次中政局的讨论结果而彻底扭转,阳光遍照大地啊。

    鲁东省公安厅,来了两朵一样俏丽秀靓的警,连身姿都不差上下,她们不知吸引了多少的目光,谁呀?当然是我们的宁大警和丁大警了,来到这边没大变动,她们的职务和在江中也差不多,这边也有刑侦局和反恐防暴局的,两个绝秀副局长给鲁省公安厅增色喽。

    报道之后俩人就换上了便装去高新区找蔷蔷秀馨她们了,然后晚些时候通知唐生。

    二世祖点惨,因为不答应柳蛮离开泉城,结果给这美女软禁在了蓝牙爱堡,怎么软禁的啊?把衣服全没收了呗,就留一条*平角kù,连袜子都不给,你不走,那别想出去。

    唐生那个汗呀,可不能穿一kù衩上街吧?再说这蓝牙堡真变态,出不去,翻墙怕电打。

    也罢,在这里当了两天被大姐头儿金屋藏的汉,天天玩游戏了,哈……从没这么闲过。

    柳蛮就陪着他,也不出去,就是打了个电话替自己和唐生假了病假,萧老师也不问,问什么呀?现在这孩子们管不了,摆明了两个人去那啥了,有些话挑明了吧,又不太妥当。

    傍晚时分,唐生接到了宁欣的短信,才知道俩警到了这边的省厅,别说,这三两天变化大啊?不过那个晁天王气的快疯了,大骂‘姓柳的贱人,尼玛的有种一辈子别出来啊’。

    唐生就把自己的情况说了一下,这么说的:我啊,给一美女包了,剥的精光灿烂连都下不了,人太帅就遭此歹祸,其实主要原因是外围有个家伙要死我,美女怕我受伤,故此施以软禁……后面就是把晁天王和jī哥什么的说了一下,末了一句:姐姐们看着办好了!

    高新区,蔷蔷她们在新楼盘的爱巢里一齐翻白眼,一共五个人,蔷蔷宁欣秀馨蓉女陈姐;蓉女看罢短信就哼了声,俏眸含煞的道:“什么晁天王,狗屁,他不想活了?”

    汗一个,倒是说,蓉女放这样的厥词是很有把握的,在她眼里,晁天王又算什么呢?

    她们倒不急着去救坏蛋,人家摆明了在享受嘛,谁能软禁了他?姓晁的能踩了他?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