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太子爷

第0650章 陈洁差点跳楼【第1更】

第0650章 陈洁差点跳楼【第1更】2017-11-15 16:18:53Ctrl+D 收藏本站

    第0650章陈洁差点跳楼【第1更】

    楚黛集团京城办事处,这处写安楼也是丁海军给租下来的,不是仰仗他的非正规能力,而是出了租金签了合同的,其实是和‘玉京集团’旗下的地产公司签租的,现在地产不景气,连京都房价也没涨势,全国也就沪广两地的房价坚挺着,其它地方的泡沫都给政策击破了。

    玉京集团的闵达贤倒是想把这幢楼盘算做他们对楚黛的投资,但人家不要,就要资金。

    说起来闵达贤还是唐天泗的关系,那也不行,唐生这边不好说话,关系是关系,生意是生意,该照顾你的时候也照顾,不叫你占的便宜你也别想,楚黛集团现在不缺资产,缺钱!

    办事处规模不大,因为在京没有楚黛集团的产业,没必要奢侈的搞一幢摩天楼充门面。

    所以这幢办事处只是普通规模,才六层高,门面敞亮,保安精神,二十四小时有人,不少楚黛集团旗下来京办事的人员在这里暂住,价格非常低,服务也一流,为了集团内部行方便,比如江中八局那些人少不了来京办事,都来这节俭费用的,实际上这一笔开销相当不小。

    办事处以招待为主,餐饮客房都俱全,第六层是为高层管理者专门开设的特殊套房。

    所有保安都是丁海军精心挑捡的,无一不是部队退伍的军人,在这当保安的待遇相当优厚,从这方面体现着楚黛集团的优越性,他们互相比过,楚黛办事处保安的薪水是其它一些公司保安们的一倍不止,其它餐饮服务员也一样,所以这里的服务是十分精细并上档次的。

    象瑾瑜回京也没住处,就是在办事处呆着,第六层有八个总统级套房,其中就有她和晴楚的,平时她们不来那房也空着,绝不对外,另外有卫黛云和张兆全这两位楚黛牛人的专房。

    其它几套就无定名了,象甘婧和陈洁现在可没资格在这里设定名套间,她们的地位差得远了,在这里也就是临时住,两个人住一套,这也是相当奢豪的,一个人一套那叫浪费。

    实际上办事处的总统套房就是个‘名’,和真正意义上总统套房是两个概念,现在大中型酒店都有总统套房,其实豪华程度和档次匹配差别极大,不过是套个总统的名好听呗。

    冲淋浴的时候,陈洁和甘婧叽叽喳喳的说今夜的事,北航那次事件没看透唐生的底儿,这次也一样,还是没看透,都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背景,总之是叫苗公子这种人都敬畏的。

    “……你说姓苗的算顶级了吧?爷爷不是92届的领导人之一吗?为啥他啃不动唐生?丁海军也牛B吧?他老子不是什么委员和省委书记呀?可还不是对唐生点头哈腰的啊?”

    “反正我觉得吧,唐生这家伙是顶牛的那种,我说是你是真下决心往上贴了啊?”

    淋浴头下,陈洁任凭温水冲洗下来,沿着明媚的俏脸滑到雪颈"su xiong"小腹腿股,把那撮浓密的黑绒绒捋成一缕覆盖在丰鲍挟缝儿中凸耸耷拉出来的大红鸡冠上,这规模罕见。

    一般女人并拢腿内的站姿那个部位只会内凹,但陈洁是万里挑一的反凸,就象她的性格一样鲜明,一点都不含蓄的说,它张扬着她的个性和特征,是那种最能撩人**的不庄重。

    她双手捧着自己挺硕的双陀,因为超越了正常比例的重量而有少许的下垂,可正是这种下垂把它们勾勒的呈现出最自然的美态,给捧起来时,挤在一起时,它们怒怒的憋涨着。

    论身材,甘婧只是小S度的,陈洁就是大S度的,细审容貌,她真的差了甘婧一线,甘婧是那种晶致的挑不出缺陷的美,她的整体搭配附合她内敛的个性,大剑无锋的厚重。

    陈洁是锋芒毕露的凌厉,五官也好,身材也罢,都极具杀伤力的说,不可抗惧的诱惑。

    “唉……婧婧,我必须承认我比你风骚,真的,我早就渴望着有个男人了,好过一个人钻在被窝里抠啊抠的,上学那会儿不知道哪个王八旦塞给我一本H书,曲指一数,好几年了,妞妞揉的这么大,屁股搓的这么翘,下边就不说了,都抠的回不去的,坑姐啊,我在澡堂子里没见过我这样把小唇片凸在鲍鱼外面的,北航姐妹们多少个在背地里骂我是骚龘B的?你不是不知道吧?可老娘很骄傲的说,至今我还是处女,你们倒是一个个的不骚来着,可是早给几个男人轰过了,谁更贱啊?你说是不婧婧?我不想再过单身生活了,反正也TMD迟早给男人折腾,早一天折腾我还早舒服一天呢,以前真是没看上眼的,英俊的没有内涵,内涵的全是猪头,你说才欣赏他两天吧,第三天他就露出鬼相了,你再憋一天啊,指不定老娘就把大腿给你劈开了,可那些王八旦们憋不住啊,挤破头的向你展现他们的劣根性,操!”

    陈洁托着自己妞妞的手把中指竖起来,哼声道:“咱们今年都二十四五了,还有几年青春去浪费啊?经不起糟塌了吧,唐生呢,是不错,真的,从内到外,从上到下,从前到后,从左到右,没有我瞅着不顺眼的地方,最主要的是他本事大,各方面没挑的,男人嘛,能罩得住女人才叫男人,咱们都是祸水级的美女,不找个硬呛的咋办啊?我呢,要主动出击!”

    她很坚定,也看出唐生不是那种没品味的滥男,他身边并不缺女人,个个都是绝色啊,坑死你姐了,不主动出击这辈子都没机会,而且仅仅是个给人家当小七小八的机会,汗死!

    甘婧也是无语以对,陈洁是这样的,她不想被人做贱,也不想给人欺负,反过来说她倒是想欺负欺负别人呢,所以她要贴到强势的唐生身上是很正常的,我呢?我也不想给人欺负,在北航时被那个公子撵的真惨,活的真窝囊,忍气吞声的,看看现在谁敢欺负啊?没有了。

    不过想叫甘婧象陈洁这么主动的往上贴不可能,她不是那种个性,她放不下矜持啊。

    总得来说,甘婧心里有些纠结,当初是自己和先和唐生纠结在一起的,可自己态度坚绝的要当他姐姐,不接受和谐与潜规则,唐生竟是那么乖,从不主动来调戏你,唉,失算了?

    女人嘴里说不要,其实心里是想要,你要听她的话,你永远得不到她,甘婧有点恨唐生,尤其是今天,特别恨,因为陈洁把她剌激了,她知道陈洁的大胆作风,她敢主动勾搭唐生。

    果然,不出甘婧所料,唐生也在这里休息,因为太迟了,不想去哪搔扰谁了,就留在她们的总统套房里,这套间里光卧室就有四个,互不干扰的说,太宽敞了,卫浴也有三个的。

    会来事的陈洁就穿着单薄的有一些透明的短睡裙出现在客厅,迅速的沏了一杯茶就往唐生房里钻,入来前轻轻敲了两下房门,别是撞破了他和陈姐的好事,那就把计划全破坏了。

    是陈姐给开的门,陈洁嫣然一笑,“陈姐好,我给少爷送茶了。”这个陈姐是必须讨好的。

    陈姐微微笑了一下,她心里跟明镜儿似的,对半夜还这么殷情的陈洁自然是有想法了。

    让进了陈洁,她却出去了,还把门关上了呢,陈姐从来不破坏小首长这方面的事。

    唐生半仰在床上,好象拿着手机给谁发短信呢,朝她笑了一下,“你还没睡呢?居然这么好,给我沏茶,嘿……”他身上就裹着一件浴后出来的大毛巾,上身和小腿全是光着的。

    太精壮的体魄让陈洁有点心颤,天呐,没脱衣裳时候不是这样的啊,怎么肌肉一块一块的?这大臂好粗啊,这是兽型的男人,平素衣冠楚楚的不显山露水,谁知这内幕这么深?

    把茶放在床头柜上,陈洁小心翼翼把"qiao tun"挪在床沿坐下,呼吸不无急喘,虽然在尽量装平静,可她平静不了啊,头一次勾搭男人,没什么经验啊,固然是胆子够大,可她也羞涩。

    “……发短信呢?”怯怯的声音在唐生一侧传给他,唐生轻嗯了一声,短信就发出了。

    他把手机随便放在床头上,扭过头瞅着陈洁这身打扮,尼玛的,妞妞罩忘戴了是吧?两点殷然,怒怒突凸着,“哇噻,洁姐,今天的戏你当真了啊?其实不算什么的,别放心上。”

    陈洁也看出他的意思了,这小男人果然不是急色鬼,换了是谁也能从自己这身打扮上看出是来干啥的,好吧,大不了我挑明,她咬咬银牙,“唐少爷,我知道你不缺女人,我也没那么贱,说穿了吧,我是瞅着你太顺眼,太男人,太有本事,心里就羡慕,也偷偷喜欢你了,就算是暗恋吧,反反正就那个意思,今天又闯了祸,你又救了我,我……是来让你睡的。”

    噗,这么前卫的美女表白,唐生有生以来头一次撞见,他忍不住就笑了,“哈……”

    陈洁恼羞成怒了,她站了起来,“你你笑什么?我我还是处女,你你太过份了。”

    她实在是丢不起人了,眼泪也出来了,我真没脸活了啊,让人家耻笑了,我咋这么贱呢?天呐,还有比我更贱的女人吗?她快疯了,猛然就往窗边跑过去,窗户开着的,跳楼吧!

    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纤手扳住就窗沿就上去了,飞身……差一点下去了,只是唐生的反应够快,一个箭步窜下床,堪堪捞住她的脚腕,尖叫的陈洁上身都荡出窗外去了,真够猛的。

    唐生多大的力道?拎着脚脖子就把她给弄回来了,然后抱着她的腰直接扔床上去,陈洁也吓坏了,呜呜的哭起来,趴在那里披头散发的,睡裙都翻卷到腰上去了,腰以下几乎精赤着,就一条无比紧窄的丁字带小裤,其实唐生也吓了一跳,这女人也太刚烈了吧?太玄了。

    他在床边一坐,扬手先煽了她圆臀两个大巴掌,“想那啥很简单,用得着跳楼吗?靠!”!~!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