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太子爷

第0668章 黑了心肝儿的人【第2更】

第0668章 黑了心肝儿的人【第2更】2017-11-15 16:19:18Ctrl+D 收藏本站

    第0668章黑了心肝儿的人【第2更】

    国庆前夕,在蔷馨重工总部召开了一次高层核心会议,唐生董事长碧秀馨副董事长总经理罗蔷蔷第一执行副总柳宗权人事部主管兼第一财务副总监栾艺美等人出席。

    老总助理甘婧陈洁列席会议,唐生向会议提交了前夜草拟的备忘录,会前秘书就复印成了数份发给与会人员,唐生昨天与栾艺美谈话后就想了这个问题,有些机制是要健全的。

    三大集团(瑾生楚黛蔷馨)都要对唐生负责,可凭什么呢?没有什么约束机制,你既不是股东也不是老总,梅妁楚晴蔷蔷她们是听你的,但在别人眼里就名不正言不顺。

    有鉴于这种考虑,唐生就想着成龘立一家新的‘顾问公司’,由甘婧来担任老总和注册法人,“……我本人受聘于甘婧的顾问公司,就是一个小小的顾问吧,然后呢,蔷馨与甘婧顾问公司签定顾问合同,每年给多少多少钱,这样子就比较正规了,我不想做为一个特殊的存在而被人家注视,不然往后会有很多麻烦,在坐的都是自己人,我是有啥说啥,这个秘书处想来想去还是不适合,什么唐主任室就更不合适了,予以撤消吧,不然面对不了公众……”

    大家纷纷点头,这样就正规了许多,蔷蔷却道:“那你岂不是失去了对公司的掌握?”

    “我需要掌握公司吗?我经常给你和馨总等人提提建议就可以了嘛。”唐生这么答。

    “那我们万一不听呢?”蔷蔷进而跟了一句,很正色的模样,不象是在开玩笑的。

    “你不听我有什么办法啊?你是蔷馨重工的第一法人,集团在你掌握中,我就算个屁。”

    噗,好几个人都笑了,蔷蔷扁了扁嘴,朝秀馨道:“其实一直都是这样子的,对吧?”

    “嗯哼……”碧秀馨含笑点头,敲了敲她面前的备忘录,“这上面也写的很清楚,唐主任室撤消了,也就是秘书处没有了,转而由甘婧牵头新成龘立顾问公司,这个比较正规,我看不错的,另外唐生建议集团成龘立监察机构,并推荐陈洁担任监察部门的主管,为什么呀?”

    因为刚刚发生的陈洁与李主管的小冲突,这个陈洁很能搞事,而且恃宠生娇,让她当了监察部门的主管,那还不天下大乱呀?她想整谁就整谁?所以碧秀馨问为什么推荐陈洁。

    柳氏夫妇也望着唐生,多少有一点吃惊,而列席会议的陈洁也脸红了,心里却很兴奋。

    唐生慢条斯理的轻咳了一声,“为什么要推荐陈洁呢?我在这里解释一下,因为陈洁她很能折腾,她翻脸比脱裤子快,她能摆出嚣张的脸孔吼你,这是陈洁的特点,没说错吧?”

    陈洁就恨不得找个缝隙钻进去,那脸红的一直延伸到雪颈,低着螓首,捂着俏脸……

    这么一说大家有点明白了,唐生继续道:“你们在坐的都是有身份的,都是要唱白脸的,都是要做大事的,可是公司必须得有一个唱黑脸的,当恶人嘛我看陈洁很合适,骂起人很泼辣,又会给人家上眼药穿小鞋,监察部门嘛,就要这样黑了心肝儿的人,她有威慑力!”

    噗噗,蔷蔷她们都笑了,柳宗权这时也点着头在笑,是啊,是得有这么一个人来唱戏。

    陈洁把头都垂到自己胸上去了,我我原来这么坏啊?你个混蛋把我说的一无是处了?

    连她身边的甘婧也捂着嘴在笑,唐生又道:“……监察部门要的就是威慑力,上眼药不怕穿小鞋不怕,陈洁这边砸一棍子,你们那边可以适当发一个甜枣,这也是管理艺术,张驰有度,让下面的人都产生紧迫感,产生惟恐做不好工作的压迫感,有人替你们当恶人还不好吗?这更有利于竖立你们老总的大气度和大胸襟,另外,甘婧顾问公司行使的还是原先秘书处的职责,这年头儿挂着羊头卖狗肉的铺子多的是,不在乎再多一家嘛,你们也谈谈?”

    “我不谈了,我看行吧,我赞承你的建议!”蔷蔷表态之后其它人也没有意见,散会!

    随后,蔷馨总部下达了两项通知,第一,免去甘婧陈洁总经理助理的职务;第二,成龘立蔷馨监察部,并任命陈洁为第一任总监;另设副总监三名,监察员若干,行使监察权力;

    当天下午,甘婧顾问公司成龘立,她出任老总,注册法人也是她,公司注册资金30万!

    小小顾问公司,30万注册资金也不少了嘛,这就是个愰子,唐生则受聘于顾问公司。

    祈莲能力很强,她是甘婧顾问公司的第一副总,她有点不明白仅两天时间怎么就变样了,这里面有许多内幕,随后祈莲陪着甘婧与蔷馨重工签定《长期顾问合作协议》,每年支付给甘婧顾问公司咨询费用若干,接着,甘婧又领着祈莲飞江中南丰西崎,分别与瑾生集团楚黛集团签定《长期顾问合作协议》;至此,唐生把小唐主任的曾经的影响抹消了,瑾生和楚黛集团也不再有什么顾问委员会了,以后只与‘甘婧顾问公司’有联系,一切步入正轨。

    国庆节之后,昔日的‘唐主任室’变成了‘甘婧顾问公司’,还与蔷馨签了租房协议,十多天下来,甘婧的新公司也配置齐全了,特别招聘了五六个律师充门面,又扩招了几个男女秘书助理,唐生的名字赫然在内,特注是‘试用临时工’,月薪八百元,谁让你是学生呢?

    公司两个老总,甘婧和祈莲分别配两辆奥迪A6,公司另置商务车四辆,这些资产与注册的30万资金很不配套啊,奥迪车都放在了个人名下,甘婧一辆,祈莲一辆,一开始祈莲不要,后来唐生说,这是公司按福利分期支付的方式给你买的,两年内你没有福利了……

    实际上祈莲已经预支了百万薪水,婆婆也送到了大医院去治疗,奈何病入膏肓,回天无术了,10月12号,祈莲的婆婆与世长辞,唐生甘婧陈洁她们都会出席了丧事,蔷馨重工的老总们也露了面,祈祈离开青钢之后,还有一些朋友的,在她很困难的时期,不少昔人朋友都借钱给她,现在她的病婆婆走了,大家也替她松了口气,听说她在在家新的顾问公司当副总经理,又有高薪和奥迪,还是蛮令人羡慕的,巫莉私下里曝光,远远不止这些呢。

    02届第四次全国党代会召开在即,省委主要领导都要赴京的,中委候补中委都要参加大会的,鲁东代表团由新的省委书记章启明率领,而省内这一阶段的工作也相对松懈。

    自蔷馨重工高层透露了有意收购青钢的意图之后,省委省政府大为振奋,对强势入鲁的蔷馨重工充满了新的期待,中船与中船重工以及军方8561研究所也积极的在鲁省展开动作。

    青钢晁公元近期心情也好转了不少,为什么呢?国庆期间,他的儿子终于给移交地方检察机关了,但是罪案累累的这位十八岁少年却要进入牢狱了,探监时白玉丹又哭晕了……

    晁公元不想青钢被蔷馨重工收购,他则主动跑去找中船和中船重工,甚至是隶属总装备部的8561军械研究所,他宁肯变成中船的子公司,也不愿意看蔷馨的脸色做人,绝不!

    在蔷馨总部,唐生翘着二郎腿看报纸,蔷蔷就坐在沙发扶手上,臂搭在他肩上,把自己丰挺的两陀压在他另一侧肩膀上,螓首挨着唐生的头,“看看,晁公元与中船签了合同,做出了巨大的让步,中船斥资6亿,就拿到了青钢30%的股权,隐性协议只怕很恶心吧?”

    “那是人家的事,无所谓了,我就是要看到这个结果,不论是中船还是中船重工,又或军械8561研究所,他们能把青钢挽救也是一件功德,站在他们的发展高度上讲,能把青钢纳入旗下自然是好事,中船重工也斥资6亿拿了30%,这是晁公元撑不住了,我们手里有多少青钢的股票,都抛回出去好了,他们不是猛烈回购吗?目的已达,就成全他们吧!”

    蔷蔷嗯了一声,“最近我们在盯着青市的银湾,前期地理勘察工作基本结束,各方面数据也齐备了,是该与青市政府接触的时机了,青钢的人也在银湾一带游荡,又是一场争夺。”

    唐生把报纸搁下,端起了茶水抿了两口,“他们呐,都没那么多钱,就算规划银湾,也没有大规模,散落的产业太多,东一斧子西一锤子,资金投的较散,看似铺开了宏大的局面,但主基地却差劲,现在想联合投资搞大型主基地了,偏偏资金又跟不上趟儿,怎么竞争?”

    “你好象成竹在胸啊?蔷馨重工收购东泰之后使东泰的市上融资能力翻了数倍,现在形势大好,东泰市值已经接近500亿了,我们手头儿还是有点小钱儿的,银湾是我们的。”

    “500亿人民币,不多,要是500亿美金那就牛叉喽,任重道远,还需继续奋斗啊。”

    蔷蔷捏着他肩头的手回托起的下颌,俯下螓首轻啄他的唇,丁香吐蕊,芬芳流溢,娇躯再一软就转卧进他的怀中腿上了,“……唐生,这一阵子有点累呢,好想休假一个时期。”

    “呃,你不是吧?跟在你屁GUHOU面的秘书多达十几个,会累着你吗?我不信哦。”

    “你知道的,人家想享受异XING按摩,又不能让他们上手,你又那么忙,所以累嘛!”蔷蔷边说边朝他飞媚眼,“侍候我一次吧,从脚丫子开始,细细的摁揉一遍我才有劲去青市。”

    就在办公室JIQING进行的如火如荼时,秀馨进来了,沙发上,唐生正挥戈猛进……

    “哦……天呐,你们俩可真够歹毒的,我能确定这里是总裁办公室而不是PAO房吗?”

    “馨总啊,是蔷总她勾搭我,你知道我免役力差,在办公室偶尔那啥一回也是可以的。”

    宁萌也很会撒娇的,这丫头越长越象宁欣了,姐妹俩的相处达到**分,乍见唐生时的那种喜悦无法掩饰,正如他说的那样小别胜新婚,天天思念这坏蛋,把所有的浓情蜜意就积压着下一次见面时暴发,荣梓紫有点嫉妒他们,扁扁嘴道:“注意点影响,这是学校门口。”

    “学校门口咋了?不能亲亲吗?班里有几对贱龘人在学校里还瞎亲呢,我算收敛的了。”

    他们这边正说着,三四个大男孩儿就过来了,目光阴沉沉的盯着唐生,哟,来者不善。

    宁萌就先挡在唐生前面,冷着脸对那个为首的大个头儿道:“陶军,你要做什么?”

    “宁萌,你不是说你没对象吗?你不是说你不GAO对象吗?你耍我呢是不是?”

    “我搞不GAO对象关你什么事?我有没有对象用你管吗?你是我什么人啊?莫明其妙。”

    “MD,在青中还没人敢耍我陶军,你宁萌是第一个,别给你脸不要脸,哼……”

    唐生也不说话,直接把宁萌揪开,上前就是一脚,“去你M的,你算个J8毛吗?”

    试想唐生的一脚得多大的劲?踹在小方小腹上,那个陶军就直接倒飞了,砸的身后两个人一起滚到了地上去,一共来了四个家伙,一下就摔趴下三个,剩下一个都傻眼怔楞了。

    “唐生,别打了,他是副市长的儿子,惹他做什么呀?”宁萌就急忙抱住唐生胳膊。

    “副市长的儿子咋了?耍流氓一样收拾他,呸……来,小子,有种站起来继续练……”!~!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