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太子爷

第0671章 亲吧,以后没机会了【第1更】

第0671章 亲吧,以后没机会了【第1更】2017-11-15 16:19:22Ctrl+D 收藏本站

    第0671章亲吧,以后没机会了【第1更】

    进入十月之后青市这个月的平均温度在十五六度的样子,这里属于温带季风气候,季节性明显,温差也较大……今天入夜时分下起了蒙蒙小雨,当时宁欣和蓉女的车队正入市区。

    省**厅这次没有指派较有领导地位的干部带队下来,反而是两个副处级在局处副职带队下来搞视察,她们不视察地市政法系统的全面工作,督察处的丁海蓉针对地市局的执法督察机构,防暴局的宁欣针对地市局的反恐防暴大队,可正是这样的视察才颇为耐人寻味。

    入市之后宁欣给妹妹发了个短信,宁萌收到短信就跑去找唐生了,进卧室前敲了门,万一撞进去了他正和蔷蔷做坏事就难看了,唐生在里面轻喝一声‘进’,宁萌就推门入来。

    坏蛋没有犹豫就喊进,说明他蛮规矩的,入来一看,唐生坐在电脑前,蔷蔷则半仰在舒适的大床上,或许是她今天来了后先去视察了东泰几个厂区有些累了?其实不是那么回事。

    蔷蔷的体质很强的,唐生身边哪个女人的体质会差?当然,和他没有接触的会差些。

    宁萌进来一说我姐来了,车子刚入市,说是下地市来视察什么防暴大队的,唐生回过头就盯了她一眼,“你把我揍人的事和你姐说了吧?”宁萌正扭捏过来,就吐了吐香舌点头。

    “我姐让我转告你,还有丁海蓉,她们要接受青市这边市局的接待,晚些时候才过来。”

    “嗯,那不用等她们吃饭了,我们出去吃还是在家吃?”唐生也不确定别墅中有饭。

    “在家吧,外面下雨了,湿漉漉的不想出去,再说了,万一给**把你抓了怎么办?”

    唐生翻了个白眼,“我靠,我是通缉犯吗?”他伸过手拧宁萌的"qiao tun"丘,宁萌没敢象平时那么夸张的叫,偷瞄床上半仰着的蔷蔷一眼,打开唐生的手就窜到床边去和蔷蔷说话了。

    “蔷蔷姐,你好漂亮啊,比在江陵的时候可有气质了,雍容华贵的那种,羡慕死了。”

    蔷蔷自然看到唐生非礼宁萌小屁屁了,坐起来就伸手直接捅到宁萌胸包上去,“萌丫头,我也好羡慕你呀,我在你这么大的时候,可没这么大的馒头,和姐说,谁给揉大的啊?”

    噗,宁萌那叫一个羞啊,娇嗔的捶蔷蔷的胳膊,“蔷蔷姐坏死了,我哪有你的大?”

    唐生都没心思再看什么资料了,起身来到床边,在宁萌要起来给他让个位置时,他却直接把宁萌推的趴到了床上去,宁萌惊呼声中,近二百斤的壮硕唐躯就坚坚实实压在她身上。

    “唔……救命啊!蔷蔷姐!”宁萌差点没喘上气来,根本挣扎不了的,那家伙太重了。

    唐生还故意挺着腰顶宁萌的翘丘部位,“哦啊哦啊哦啊,萌萌,爽了没有?再用点力?”

    “去死,坏蛋,压死我了……快起来,我去告诉罗姐弄饭啊。”宁萌又羞又气的找借口。

    蔷蔷在一边笑时,冷不防唐生的身子一滚趴到了她腿上去,“哎呀,做死啊?”说实话,唐生的身子太坚实,质量密度太强,重的一塌糊涂,蔷蔷煽他坚隆的臀时宁萌也趁机起来。

    “打死你啊。”宁萌也往唐生大腿和屁股上捶打,他则死乞白赖的趴在蔷蔷腿上不动弹。

    “萌啊,剥掉我裤子打吧,会更有情调的,晚上不吃饭了,你就吃我好了,哈……”

    最终是抵不住坏蛋无耻的调戏,主要是在蔷蔷面前,单指和唐生一起时,非剥光他啊,“坏蛋,我才不吃你呢,臭哄哄的猪体有什么好吃的啊?我下去给罗姐帮忙弄饭去了。”

    她临出去关上门时回去头轻笑道:“唐生,不许欺负蔷蔷姐啊,这里隔音不太好呢。”

    砰,门关上了,宁萌也消失了,床上的唐生仍旧趴在蔷蔷大腿上没动,蔷蔷则温柔的抚他雄阔的身背,隔着单薄的T恤,也能感受到他肌肉的弹韧性,绝对的虎背熊腰,摸至腰间时,纤手就钻进了他睡裤的裤腰里去,光溜溜的两半半,沟壑分明啊,“嗳,小裤呢?”

    “没穿,洗过澡之后就直接套了一条睡裤,我知道蔷总回来要临幸我,早准备好了。”

    “是吗?”蔷蔷的柔荑没有收回来,“这辈子有你给我做小太监我也会喜欢死了,唐生,在你眼里,我算不算你的皇后呢?”她的手掌有节奏和规律性的揉搓着唐生的坚韧肌体。

    “那当然,对了,我的蔷皇后,昨天半夜你是不是真的来例假了?你确定吗?”

    “你说呢?”蔷蔷的声音越来越柔了,唐生就觉得不对劲,忙翻身坐起来,却是看见蔷蔷晶莹泪珠挂着的俏脸,正幽幽的盯着自己,那一瞬间,他心底涌起无边的汹涌浓情,仿佛又看到了昔世罗蔷蔷离开自己前的那张脸,和此时的神情好相似,但那一世要多一份凄楚。

    即便如此也足以令二世祖心弦震动,一把将蔷蔷抱到了腿上来,“好好的又哭,咋了?”

    “没没哭,就是忍不住,我是开心的,你能再告诉我一次,真有了你不叫我堕胎?”

    “汗死,到底是有没有啊?快给你耍死了,怎么可能叫你堕掉?我想要咱们的孩子。”

    蔷蔷突然扶着他的双肩站了起来,泪光盈盈的脸充满了心慰的笑容,她把裙子撩了起来,露出只剩下小裤的下半截,“唐生,帮我脱掉它,给你一个检验的机会,”唐生又震动了。

    他伸手就揪脱了蔷蔷的小裤,裤底的垫巾没有异常颜色,只有一些湿迹,“没来潮?”

    哇,又惊喜了,唐生大力捏蔷妖的"qiao tun",“我捏死你啊,又耍我一次,该不该煽啊?”

    蔷蔷柔柔盯着仰着俊脸的情郎,美眸眨了眨,“那你用劲煽哦,煽掉了还省的堕了。”

    噗,唐生傻眼了,上一世自己都没个孩子,二世为人了,加上心理年龄好老了啊,对骨肉的祈盼是难以用语言来形容的,他张着嘴不知该说什么,蠕动了半天没吐出半个字来。

    蔷蔷摁着他的额头,令他的脸仰的更高,丰腴的右腿一抬架到了唐生肩膀上去,把黑茵茵被浓密绒绒包围的美鲍压到了唐生嘴上,“唐生,用你最出色的技巧让我快乐一回,等我的肚子挺起来,陈姐说不可以享受快乐了,快感会造成子宫强烈收缩把未成形的胎儿挤掉。”

    真的有了啊?真的吗?唐生一瞬间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幸福砸在头上,曾对罗蔷蔷怀有的愧疚也在这一刻完全的得到一种的弥补,伤,仍在,刻在心坎深处,它属于记忆中的伤。

    而这一世,我要让罗蔷蔷做幸福的女人,跨越世俗的界限,踏碎道德的枷锁,在我心里,我爱的女人就是我的爱人,爱人也和妻子划等号,少得只是一个世俗中的名份,越超它!

    喘息声从卧室里流溢出来,正如宁萌说的那样,这里的房间隔音效果奇差啊,原来上次她和唐生折腾时,全给荣梓紫听去了,唐生走了后,她没少搬出宁萌的胡言乱语羞臊她。

    陈姐上来找唐生吃饭的时候,还没有走至卧室门前就凭敏锐的听力把卧室的动静收入耳鼓,“……够了啊,唐生,我酥了……哎哟,你一会吃不吃饭了啊?妈呀救命,咬死我了。”

    “罗蔷蔷,我要啃你一夜的,谁也救不了你,哈……饭好了陈姐会来叫的,继续……”

    “有没有人管了啊?QJ了,非礼……来人啊,把这个小太监拖出去给我拍一百大板。”

    陈姐为之莞尔,她还是闯了进来,蔷蔷如见救星,“陈姐啊,你可算来了,拉开这个疯子吧,我真的受不了啦……”蔷蔷拼命的推唐生的脑袋,他还真是执着,就是不挪开……

    陈姐过来道:“小首长,即便现在危险性不大,但蔷蔷要是太那啥,也可能胎盘脱落。”

    “啊……”唐生呼的一下就起来了,“咋不早说呢?汗死,蔷蔷总,你没事吧?”

    蔷蔷也算松了口气,和这小坏蛋相好这么久了,还是头一次差点给啃的晕过去呢,她是又气又喜的,勾住唐生脖子不放,“没事,继续嘛,人家还没够啊,亲吧,以后没机会了。”

    陈姐掩着嘴先出去了,唐生干笑着把蔷蔷抱起来,“这些常识我不太懂,就是想……”

    “想你个头啊?都不顾人家死活?”蔷蔷笑啐,然后吻他潮湿的唇,“味道好怪呀!”

    夜餐时,其乐融融的,唐生也和罗素红勾通了一下,这女人照顾宁萌二人也很用心的。

    晚上十点时,他们在围在打牌赌酒时,宁欣和蓉女来了,气氛一下更热闹了起来。

    闹到十二点时,蔷蔷先跑了,怕给唐生擒着继续啃,拉着宁萌和梓紫三个人去睡了。

    陈姐也罗素红在下面休息,唐生则与宁丁二女还在中层小酒厨里谈事,就青市现在的状况,和今天突然又引发的微妙局面,蓉女和宁欣各抒己见,“……由于受前些时白系风波影响,青市也是草木皆兵,我们到来引起了一些官场上的恐慌,上至青市书记都不能例外。”

    唐生眉锋挑了一下,“青市书记莫忠煌,这个人是省委常委,也和白系有一定联系的,月底他要赴京去参加02届第四次全国党代会,这次我老爸也会在京参加这次党代会吧;”

    蓉女惊奇的道:“唐爸爸也要参加中央党代会吗?正厅级的非中委也能去参加会议?”

    唐生笑了笑,“还有十多天呢,这十多天足以令一些形势发生新的变化,拭目以待。”

    唐天则入鲁这事大家心里早有数的,只是不知会安排在哪个位置上,现在听唐生这一么一说,应该是低不了的,实际上唐生的猜测是正确的,摆明了这次要递补进入中委序列。

    此时在京,唐天则已经被中组部任命为部务委员组织局局长,这是先期的铺垫……!~!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