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太子爷

第0679章 敢侮辱执法者?【第4更】

第0679章 敢侮辱执法者?【第4更】2017-11-15 16:19:31Ctrl+D 收藏本站

    第0679章敢侮辱执法者?【第4更】

    场面一下火爆起来,随着晁老四的一声怒喝,几个保安真就撸袖子准备上了,这里本来是大厅门堂,出出入入的人也不少,顿时就吸引了一些人的目光,甚至波及到了厅内的人。

    晁家这一阵儿很低调,也很窝囊,晁家人也憋着一口气呢,如今形势好转了,青钢成了中船与重工的参股子公司,换另一个说法,他们又有牛的资本了,找到了新的大靠山呗。

    不过晁家的霉运似乎还没有走完,不然怎么老是往铁板上撞呢?命运很坎坷的说。

    华英秀也不想把事闹大了,唐生的脾气她很清楚,一但毛驴起来真的会把你揍成猪头。

    眼见保安们在晁老四唆使下就要动手,她跨前一步挡在了唐生身前,手里也摸出了证件,“你们干什么?我是警龘察……”不过,她手里的国徽证件对保安们真的有一定的威慑作用。

    “警龘察是个蛋,警龘察就可以在这里嚣张了吗?你也不打听打听我晁公通是做什么的?”晁老四还在火头儿了,今儿又想出出风头,居然对警龘察也骂骂咧咧了,一伸手把华英秀的证件就拍地上去了,仍瞪着眼道:“你们几个给我把那小子扔出去,竟敢来扰乱商务会场?”

    华英秀也是怒火冒起了三丈,可她必竟亮出了身份,也只能是忍着,不过唐生不忍了,推开英秀就开出一脚,“去你M的吧……什么玩意儿?连警龘察也敢调戏?尼玛的眼瞎了?”

    嗷的一声,晁老四给一脚飞在小腹上,他那小身材实在不堪一击,当场就摔跌出去了,华英秀翻了白眼,哎唷,我的小爷爷呐,瞎打什么呀,这里好多领导的,这弄成啥事了?

    就这一脚把几个保安全镇住了,唐生也追上去再凑那家伙,弯腰捡起了英秀的证件,“亵渎执法者?你TMD敢说警龘察是个蛋?那你晁公通连蛋底下一根毛都算不上,臭狗屎……”

    “做什么?干什么的?”突然厅里走出了几个人,便衣,为首者出示了证件,“我是市局治安处的,这人怎么回事?谁打的?”为首这个一脸冷肃神情,眼盯着唐生,似是不善。

    华英秀却接口了,“哦……你是治安处的?那你来的正好,我在亮出证件之后,被这位拍落在地上,然后人家还要骂警龘察是个蛋,怎么我们执法者就是这样被臭流氓侮辱的吗?”

    那人接过华英秀证件一看,哟……省厅反恐防暴局的,还是处室的副主任,他眼光一窒,瞅了一眼正爬起来的晁老四,心说你们晁家人可真能折腾呀,这么公众的场合也敢嚣张?

    这事就有点辣手了,问题现在晁家也不弱啊,小警龘察们还得罪不起人家,即便他们心里也对晁家人有看法,这边是省厅的,两边都得罪不起,“没什么事就走开吧,别扰乱大会。”

    和稀泥吧,能怎么着?晁老四哎唷哎唷的叫着,眼泪都出来了,脸色那叫一个苍白,五脏六腑好象翻了个儿,“你们抓他啊,他打人你们也不管?我检举你们执法不公,我……”

    “尼玛的,你现在有脸求警龘察了?你不是说警龘察是个蛋吗?”唐生继续兜他的底儿。

    华英秀看出这几个警龘察不想让事态扩大了,就揪着唐生道:“算了,不值得和他生气。”

    唐生比晁老生更嚣张,朝他竖起中指鄙屑了一下,“装龘B货,少爷今儿饶你一遭……”

    他摆出一付纨绔子弟的嚣张模样,然后揽着华英秀扭身就走了,晁老四气的鼻子都歪了,“嗳嗳,你们真不管啊?”他还朝几个便衣叫呢,为首那个上前道:“算了,四哥,人家是省公龘安厅的,你把人家的证件都打地上了,我怎么管啊?抓你吗?这两天省厅在市里视察,你不是不知道吧?忍个肚疼吧,我们也有公务在身,里面有市领导的,千万不敢再闹了。”

    把话搁下之后这人一挥手就带着几个便衣转身回去了,他们压根不想给晁老四面子。

    在一堆注视和窃窃私语中,晁老四哪还有脸再进会场去?那个狼狈样就别提了,浅色的西装上印着一个硕大的脚印,这怎么见人啊?操……晁老四扭身也往外走,老子和你没完。

    就这一幕,很快就传进了会场,晁家兄弟也听专人汇报了,晁公元就阴沉下了脸,他本就憋气,因为陶海云的发言,把青钢又一项谋划已久的利益归属划到阴沟里去,现在老四又在门口丢了丑,晁家这脸往哪放呢?“……老三,你去问问老四,搞什么?简直乱弹琴!”

    晁老三出来后给老四打电话,随后就在银湾会馆外的大喷泉池边找到了一个人蹲在那里生闷气的老四,只见他一脸铁青,满眼的怨毒,“老四,你搞什么呢,青钢的形势刚有一点好转,你说你出什么丑呀?看我们笑话的人还不够多吗?市里面好多官员也在看我们的笑话,清楚不?陶海云就当了叛徒,今天也把我们的利益给出卖了,操……什么晁家女婿啊?”

    他把商会领导们的讲话说了一下,晁老四也傻眼了,更气的厉害了,“TMD,姓陶的要干什么?吃的晁家的货还少?不是靠晁家他能爬起来?现在吃里扒外了?我去问问他……”

    “行啦行啦,你管好你自己吧,大哥不叫你瞎折腾了,现在形势很微妙,不能折腾了。”

    “三哥,我咽不下这口气,以前青市局里那些警龘察哪个不听咱们的?看看现在?我给人家踹了,他们假装看不见?陈旺东那个王八旦就是个白眼狼,当初白书记在的时候,他对我们都是笑脸相迎,那叫一个客气,就恨不得把老子球头儿给唆了,现在呢?不认人了吧?”

    老三也叹了口气,“老四啊,此一时彼一时,白家晁家的影响已经成为过去式了,再过大半年,人家都把咱们忘光了,在官场上没有了强势靠山,永远别指望人家拿正眼瞅你。”

    这时一辆越野警车开过来,车窗降下来的,唐生开着车,在大喷泉池旁踩下了制动,吹了声口哨,“嗨……狗屎哥,你好啊,要不要过来砸烂我的车啊?其实我很怕你的哦……”

    这是赤果果的挑衅,晁老四就站了起来,不过他眼神虚虚的,晁老三更拉了他一把。

    “小子,你有种,你给老子等着,我晁老四会给你个报答的,你敢不敢留个名?”

    “呸呸呸,你还是省省吧,鸡哥失踪了,你知道他去了哪吗?你想不想去陪他呀?”

    这话有如一颗炸龘弹,轰的晁老四脑门发懵,额头上有汗珠子渗出来,他张口结舌了,自从鸡哥失踪后,他再没联系上这个人,鸡哥的手机一直处于开机不接电话的状态中,怪了。

    现在看来,鸡哥是落入法网了,只是没有公开罢了,想到这里晁老四真的胆战心惊了。

    连一旁的晁老三都变了脸色,他清楚老四和鸡哥的关系特别近,有些事也洗不脱嫌疑。

    “晁老四是吧?我要收拾你,不比拧死一只蚂蚁更费力,少爷我有好生之德,嗯?”

    晁老四真的蛋根抖颤了,晁老三左右瞅了一眼,快步下了池基,来到车旁,“朋友,有话好说,老四有得罪你的地方,我代他道个歉,你要是有什么需要,竟可能的和我说……”

    “嘿……你是晁老几啊?不管你是老几龘吧,你记着一点,做人别那么嚣张,会死人的。”

    唐生哼了声松了刹车就启车走了,只留下大喷泉旁痴痴呆呆的晁家两个兄弟在楞怔着。

    会馆里,柳宗权栾艺美陪着罗蔷蔷与市长卫达昆走入了单独的会客室,做为青市主管经济工作的大市长,他对蔷馨重工也有着浓烈的兴趣,早在蔷馨重工收购东泰时就关注它了,市政龘府秘书长张正林陪同着他们,也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在场许多人的反应,门合上时,他心里有数了,陶副市长的目光很阴沉的跟过来,市委莫书记好象不在意,晁公元在关注……

    落坐之后,卫达昆先发了言,“……银湾基地的投资我们市政龘府还是倾向于国内投资者,必竟船舶重基关系到国防军工这个领域,外资参股的话很不方便,政策上限制也大,省委也会有看法,中央就更不用说了,其实地方经济许多领域都在引入外资,我们也希望与国际上影响巨大的企业去合作,只是有一些体制上的设定无法逾越,就好象92年以前,体制就不允许太多人富起来,在内地那时候的万元户就很牛势,在沿海开发城市,千万元户是巨擎啊,现在呢,时代发展大踏步前进,市场经济过完全替代了计划经济,以前外资进不来,现在外资挤着入,中国十几亿人口的大市场,注定是世界最瞩目的商业潜力场,我们拥有着无比巨大的发展潜力,我本人也希望我们的民族工业能步入更高的层次,能挺入世界十强……青市,一直有打造国内第一造船基地的美好愿望,也一直在朝这个方向努力,海西湾项目是青市旗标性的大项目,银湾基地更是我们要屹立在世界顶尖造船之林的基石,我十分希望蔷馨重工能拿出更多热忱和魄力与青市政龘府共同建设这个伟大的国基船造工业,真诚的欢迎你们。”

    卫达昆的表态很富有激情,也表达了他对蔷馨重工入主银湾的一种迫切渴望,他有研究过蔷馨重工的一些资料,发现这个集团拥有强势无比的资金,但它没有更多产业,除了已收购的东泰,它正在寻找战略性的大投资,能把他拉过来,银湾基地的启航将不再是梦想。

    “首先代表蔷馨重工感谢卫市长对我们的看中,我们也的确对银湾基地抱着某种想法,但是蔷馨重工有自身的缺陷,在这个领域中,我们还很弱小,除了资金雄厚,我们缺很多。”

    罗蔷蔷这么说令卫达昆暗暗点头,他心里知道这些,看来罗总心里有更全面的计划?!~!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