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太子爷

第0701章 王彦惇保外就医了【第2更】

第0701章 王彦惇保外就医了【第2更】2017-11-15 16:19:56Ctrl+D 收藏本站

    第0701章王彦敦保外就医了【第2更】

    当唐生和楚晴迈进汪家时,在京城,也发生了一件令丁海军都感觉异样的事,什么事?

    一大早丁村长爬起来刚洗了脸,刚蹲在村委会点了颗烟抽的时候,军老五的电话敲了过来,“海军哥,有个事和你汇报一下,老王家的王彦敦,保外就医了,好象是昨天出来的!”

    要说别人的话丁海军也懒得上心,可要说王彦敦这个人,丁海军还是很重视的,他知道姓王的是个人物,是个非常有头脑和心计的家伙,在江中省,他是怎么栽的跟头没人知道,应该说极少有人知道,可事实上他是栽了,因QJ获罪被判入狱十八个月,这么快就出来了?

    保外就医嘛,可以出来,何况老王家那么大的背景,办这点事还不容易?事实上也不是他们办的,没老爷子点头,谁敢把王彦敦保出来?而王彦敦出来是在京的一个女人办的。

    军老五在圈内有灵通的耳目,有个风吹草动也瞒不过他,所以他第一时间通知丁海军。

    丁海军和王彦敦的关系比较纠结,当年他和姐姐订了婚,两家人都喜色的很,可是王彦敦骨子很傲,从来没把一无是处的丁海军放在心上,他不认为丁海军能成什么大器,即便丁海军也是根正苗红的共和国第三代,可是他很不争气,就是仗着家势不同在外面欺负人。

    对此,丁海军很郁闷,你说连准姐夫都看不起你这个准小舅,你不郁闷啊?所以从一开始丁海军就对王彦敦没什么好感,只是这话没法说,姐姐都快姓王了,你说你还说个屁?

    后来丁王两家关系的迅速演变,叫丁海军很是开心,他绝对没想到王彦敦会因为QJ而入狱,操,这颗猪头,比我还混得惨哦?你说你还牛B个球啊?你那么拽,咋就因为QJ坐牢了呢?街上混的小瘪三也不至于这么惨吧?其实对王彦敦来说以QJ获罪是他最佳结果。

    唐生想要彻底踩灭他,除非下杀手,不然你不可能叫人家消失,唐生也不会那么做,也不能那么做,后果很可怕,可能引发最激烈的一场斗争,所以,只是给了王彦敦很深打击。

    也正是这种很深很沉的打击,把王彦敦打击的更坚韧更坚强了,他,又走到了阳光下!

    丁海军蹲在那里抽烟,也不知抽了几支,等村委会大门口走进了林秀芝,他还在抽呢。

    秀芝和丁海军的恋爱关系正式确定了,虽然嘴上还没说什么,但是丁海军是真的爱秀芝,至少在漫长的二十几岁生命中,他没象爱秀芝这么深沉的爱过一个女人,每当看见秀芝出现,他心里就有一丝丝的温暖升起,秀芝也彻底改变了对丁村长的印象,由鄙屑到震惊,由震惊转崇拜,由崇拜转为爱,这是个繁杂而难言的过程,但它在短短数天就完成了转型和蜕变。

    “吃早点了没有?去家里吃吧,我早荭秀头给弄好了……”秀芝很柔声的道出来意。

    丁村长站了起来,点点头,脸色很沉凝,还在思索着那个事,他在想,是先通知姐姐,还是先通知唐生,这两个人是必须通知的,他听姐姐说过一点,王彦敦的事好象与唐生有关。

    具体唐生和王彦敦之间有什么猫腻,只有姐姐知道,无疑,他们三个人之间的事十分耐人寻味,别的不说,光是姐姐从王彦敦未婚妻过渡到唐生"qing ren"这个过程,太令人费解了。

    丁海军知道,他们之间发生过比较严重的冲突,好象胜者是唐生,但他们的恩怨不但没有结束,反而是刚刚开始,这种感觉很强烈,虽然无法具体把握它,可它肯定是这个样子。

    转进村委会后巷子时,丁大村大胆的把秀芝的手牵住,她甩了一下没甩脱,慌的朝后面看,没见有人,就不再挣了,这家伙可真霸道,正心虚着怕人给看见,家大门口窜出了弟弟林秀东,汗死,秀芝用力挣脱了丁大村的手,林秀东却嘿嘿笑,“姐,我可啥也没看见……”

    “滚……”秀芝又羞又气,狠狠剜了一眼弟弟,林秀东直挤眼儿,“村长好,哈……”

    丁海军也有点不好意思,居然故做正派的道:“嗯,东子你出去啊!”他还背操了手呢。

    噗,秀芝就笑了,还假正经什么呀?屁大一村长,背操个手?你不要笑死我好不啊?

    林秀东一眼就跑没了,丁海军朝秀芝吐出舌头一缩脖子苦笑了,秀芝又剜了他一眼,那神情叫一个妩媚动人的说,然后道:“我看你好象有事?愁眉苦脸的,这可不象丁大村啊!”

    海军微微点头,也没说什么,跟着进来后入了正堂屋,秀荭早把早餐给摆上来了,稀粥咸菜小馒头的旧式农家饭,早些年一直就习惯了吃这些东西,即便现在有钱了也这么吃。

    丁海军也是迷上了这种农家风格,一条大炕,炕头上一坐,那叫一个温馨有味道啊。

    “你们先吃……我打个电话,”丁海军思来想去,还是决定给姐姐先打,至于要不要通知唐生,那是姐姐的事了,自己还是别插手,必竟这三个人之间发生了什么别人不清楚。

    他就盘着腿在炕头上坐着给姐姐挂电话,“……姐,他保外就医了,昨天出来的……”

    就这么简单的一句话就够了,姐姐肯定听的懂,不需要提名道姓,不需要说的更详细。

    在鲁东的蓉女接到弟弟这个电话时,心里也是一震,王彦敦出来了?应该说他迟早会出来,但这一刻亲闻此讯,蓉女还是震动了一下,必竟姓王的曾是令她极度痛恨的一个男人。

    前半生的一个错与这个男人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后半生却要注定成为对头,这是命!

    经历了那最伤心最绝望的一夜,现在的蓉女基本上遇到任何事也能波澜不惊了,对于一个女人来说,以一种羞辱之极的姿式被男人之外的男人来欣赏,可以想象她的伤心程度。

    也正是因为那一幕,终结了她前半生的错,终结了那段一直在敷衍的情感,一直很虚伪的人生,其实蓉女现在在心里很感谢王彦敦,不是他那么做,自己还要一直应付伪虚的人生,那该是多累呀?迟早还是要分崩,那时该伤的多重呀?庆幸自己摆出的最YD最羞辱的姿式是被唐生欣赏的,在不幸的前半生结束之后迎来了幸福的后半生,也许那段经历是考验!

    闻听王彦敦保外就医消息时最初的小震动归于平复,除了唐生没人可以令自己着紧了!

    很是心平气和的拔通了唐生的手机,蓉女平平淡淡的说了一句,“王彦敦保外就医了!”

    “呃……这孩子这么快就振作起来了?算算也七八个月了,该是缓过来的时候了,呵,蓉姐,没什么的,我对未来的人生是充满了美好憧憬的,任何人也无法阻止我这种**!”

    唐生隐晦的表达了自己坚挺的信心,他不是没将王彦敦放在心上,他只是有自信应付一切吧,兵来将挡,水来土淹,他要折腾就叫他来嘛,划下个道道儿,唐少爷肯定奉陪到底!

    蓉女也能听出来唐生语气中的自信,她也坚信唐生不是谁能轻易斗败的,“唐生,我估摸着姓王彦敦会找我的麻烦,免不了要应付他,我向你保证,今生今世我只真心实意的爱你一个人,我的心和我的一切也只属于你一个人,任何人不能叫我离开你,你相信海蓉吗?”

    “这话说的,是你不信我吧?哈……该怎么应付就怎么应付,对你连起码的信任也会动摇的话我怎么值得你爱呀?那就太不堪了嘛,蓉,我们的情感是奠定在信任的基础上嘛!”

    “嗯,有你这句话人家就放心了,不过……唐生你别小看王彦敦,他可比以前更深沉。”

    “我从来没小看过任何一个对手,哪怕他很弱小,我一直很尊重与我对抗的那一方,我宁愿高估他们,也不会小觑他们,即便他们有可能是蹲在街头上卖大白菜的小商小贩儿!”

    “我知道我的唐生是最出色的男人,我从没担心过你会给人家斗败,即便有那么一天,丁海蓉也和你一起,不离不弃,荣辱与共!”丁海蓉说这话时情泪悄悄的淌在俏秀脸颊上。

    在京,在某一处别墅,王彦敦还没有从近八个月的憋闷中缓过来,从昨天开始,一直到今天上午,他没有离开这个女人的身,女人早已骨酥体软,媚眼都支不起来了,太累了……

    “彦敦,有什么打算?不会是第一时间去找姓丁的**报复吧?”女人喘息着道。

    在刚刚结束战事之后,她就问出了这么一句关切的话,她有点怕王彦敦再次离开她。

    头有点秃的王彦敦比以前更男人了,颌下有短短的胡茬儿,似更增了几许男人的味道,配上他这颗很秃的劳改脑袋,完全没了以前羽扇纶巾式温文尔雅的书生味儿,倒是充满了一种剽悍的江湖气息,女人的手还紧紧捏着他的悍器,眼窝里尽是骚情,不时伸舌去拔撩它。

    她姓虞,叫虞姬美,她是王彦敦的性启蒙老师,她已经三十二了,她比王彦敦大五六岁,他们间的关系维系了有近十年了,记得结婚的当天,新郎烂醉如泥,闹洞房的王彦敦替新郎把新娘爽了半夜,可以说两个人的关系至深至浓,当王彦敦进去之后她就想办法弄他出来。

    王彦敦的眸光掠过虞姬美的丰盈雪躯,她还是那么美丽,那么Y骚绝艳,从床对面的大镜里能看见女人劈开的腿叉里茂盛的黑绒绒,大莲花盛开着,潺潺水迹湿了男人的心……

    “会找她算帐的,她是我打击姓唐的一个主要媒介,唐生,你等着,王彦敦又回来了。”

    “敦子,那个姓唐的真是青竹山的嫡孙吗?”虞姬美俏眸里闪动着豁亮的光芒。

    “现在还不好说,总之姓唐的不是个易与的人物,我太小看他了,这次,我不小看他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