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太子爷

第0702章 重临江中的王老幺【第3更】

第0702章 重临江中的王老幺【第3更】2017-11-15 16:19:57Ctrl+D 收藏本站

    第0702章重临江中的王老幺【第3更】

    当年的一赌,的确是王彦敦太大意了,强龙不是那么充的,在人家地头上搞事,你这条龙再强也压不住地头蛇,只是这一亏吃的太味儿重了,付出了极其惨重的代价,令王家失势。

    唐生也知道那个赌局对王彦敦来说有点冤枉,他完全没有施展他才华的机会,就一败涂地了,输了女人输了势,差一点就令老王家一蹶不振,所有这些也造成了王彦敦必然要再站起来的驱动力,他将比以往更令人忌惮的站出来,应该说他也不会再犯低下弱智的错误了。

    对王彦敦的全新策略要摆到另一个高度上,如果还以为能象赌局上那么轻易的击败他,那将下种下败根,从全局观上讲,这一场对抗将涉及政治经济金融商务民生等等领域,是真正的一场上级别的对抗,王彦敦失去了官场上的庇护,他将与唐生一样站在民间!

    一但站在民间,就意味着没有什么太多限制了,他所能应运的资源也就更多更广阔了。

    在汪家,唐生和汪履汪益也都见了面,表面上楚晴保绍他给家人说是‘干弟弟’,可是楚晴父母心里有数,这小男子极有可能是楚晴的靠山,他就是前南丰副书记唐天则的儿子,柳家老二柳云刚女儿大婚时,汪家人虽没有去出席,但也知道那个盛大的场面,因为唐天则的出现,省里一堆官员都去捧了场的,这说明唐天则有官场中有一定影响,混的如鱼得水。

    现在唐生在考虑另一个问题,因为王彦敦的突然回归,他必须考虑全方位的问题,他心里清楚,王彦敦要很全面的寻找自己的弱点,从官到商,从政到民,他都不遗漏,他会通过多层渠道打探与自己相关联的一切,比如汪家汪楚晴,一但查到她头上,铭不了要动汪家的主意,汪家纳不进楚黛集团,可能被王彦敦拉走,从此之后给你制造麻烦,这些要考虑。

    有些战略要调整,可以说这是个好事,不是王彦敦的回归,唐生还不太重视这些呢,正因为他的重现,反而叫唐生重视一些细节末梢了,尽可能的完善自己的阵营,不漏大空档。

    想要做到滴水不漏是不可能的,把能左右局面的大形势捏在手里就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唐生真的不准备小看王彦敦,这家伙憋着一口气呢,赌局那夜,他都下跪了,你说吧,他心里憋着怎样一口怨气?能令他家族耀煌的联姻给活生生的破坏,女人都改了姓,他心里憋着怎样一口气?这个是完全能想象的,所以王彦敦肯定要励精图治,肯定要东山再起!

    “晴,与汪家集团的谈判可以再降低一层标准,但是,有一些非良性的产业一拿到手,你要快速的整合处理,小赔得钱或大投点资都可以,总之要让它们尽快的扭转颓局……”

    “哟……你可是很少放弃原则的,我略感意外,可不可以理解为是在心疼我呀?”

    “心疼是情感,不是生意,我从来不把生意和情感混为一谈,你就是把楚黛赔光赔尽也不影响我对你的感情,兴许我还更爱你了,说起来晴总能折腾啊,把2300亿资产都能败光!”

    “掐你啊,人家有那么无能吗?”在楚晴私闺里,她靠在情郎怀中轻啐着娇嗔着。

    唐生拥着她丰腴有致的香躯笑道:“有个家伙出来了,我得正儿八经的应付他,那家伙上一个跟头儿栽的惨点,必然是心里长了牙的要报复我,所以万事要小心,不慎要吃亏的。”

    把王彦敦保外就医的事一说,楚晴也微微点头,“那个人很厉害吗?没接过,不晓得!”

    “应该说是个不弱的对手,他是栽在了赌桌上,而不是正儿八经的败在正面,我知道他心里不服,只怪他当初太小瞧我了,现在不同了,他肯定万分谨慎的看待我,这样的话咱们就得小心应付了,自身做的不够好,难免要吃亏哦,在江中,梁大省长人家都用得动,这样一个人物你说能轻视吗?轻视的结果是要吃大亏的,汪氏集团纳入楚黛吧,不给他留空子!”

    “哦,原来你是在考虑这些才放弃了一些底限的呀?是不是怕汪家给姓王的利用了?”

    “这个不好说,之前你二叔就和梁大省长有些联系,现在这种联系也没断,对吧?”

    楚晴点点头,“其实我爸和二叔之前也因为集团的发展有分岐,我怕汪氏迟一天分崩,我二叔那个人个性太强,又不甘屈居人下,对我也有一些看法,即便纳了他的产业入楚黛,怕将来也是个麻烦,我要考虑一下这个问题,能不能把是否收购汪氏集团的全权给我呢?”

    “当然,你是最了解汪家集团内部结构的,我只是从大形势上给你一点意见,具体怎么操作还是晴总你说了算,不能因为怕我煽你性感的"qiao tun"就向我妥协嘛,要坚持自己的信念!”

    楚晴更紧的搂着情郎的颈项,且主动呶唇吻他一记才道:“煽屁股巴掌是好事,记得国外有一项这方面的科学调查,屁股经常被打的人对脑域的剌激是良性的,更能促进脑细胞的分裂与进化,我倒不是有受虐倾向,但被爱人煽屁股时会有一种羞涩的兴奋,有时更产生一种想被惩罚的奇妙渴望,似乎剌激越大,各种感觉越强,连带自己的追求和对事业的上进心也在加强,比如怕被你当前瑾瑜或蔷蔷她们的面煽屁股,就要发奋的努力,不想出丑呗!”

    “哈……居然有这么丰富的内涵?看来这屁屁以后要常煽啊。”唐生的手滑了下去。

    楚晴这刻流露出属于她的那种独有的媚态,更柔声的道:“至少从我个人来说,一点不排斥被你煽呀,有一种羞涩叫人很享受,情感在这种奇妙的羞涩中升华,脑子里还会产生一些羞人的想法,接下来如果欢好的话肯定是淋漓尽致的那种,只有那一刻的灵与肉的深度结合,我才能感觉到你对我浓的化不开的爱,唐生,我说这些你不许笑人家,也不许对别人说!”

    唐生俯下头啄住了她丰润溢着光泽的唇瓣,手更大力的揉搓楚晴丰翘柔弹的双丘……

    夜宴时,唐生也细细的观察了一下汪益,这位汪家的强势掌舵人充满着过剩着精力,一双目光流转之间总是精灿灿的亮,他说话并不多,但每一句都能指到点子上,此人很精明!

    也是这夜,王彦敦竟悄悄的出现在了江中省府南丰市,还出现在了并没有崩溃的‘凯撒世纪’休闲中心,经历了那场巨赌挫伤的凯撒世纪也没能恢复他的元气,在梁省长一系的干予下,也是在黎书记一系不愿扩大影响的情况下,凯撒世纪获得了喘息的机会,它蜇伏着!

    梁锦光是从凯撒后门进入的,他绝少踏入这个地方,这个地方也是在他关怀下才有了昔日风光的,但在输掉22亿之后,凯撒的运作不仅维艰,更拖的三大豪门之一的陈氏集团狼狈不堪,还是在梁大省长的关照下,陈氏集团才在这半年多的艰难挣扎期中硬撑了过来。

    在某个豪华的房间,王彦敦神情从容的翘着腿坐在沙发上,伴着他左右的是一男一女,女的是虞姬美,她身侧的男子英姿倜傥,是她堂弟虞风亭,他父亲是现任国副之一虞杰书。

    原来虞姬美的叔叔正是虞国副,虞国副的亲儿子虞风亭也和王彦敦是知交之一,此子也是京中公子之一,比较低调的说,他不象昔日的高小山又或丁海军那么张扬,他很务实的。

    说起来虞风亭也是王彦敦很看重的一个才华人物,对他也相当的倚重,在王彦敦的隐形产业集团中,虞风亭担任着一个很重要的角色,但在明面里他没有任何实职,只挂个虚名。

    这种隐形操作是为了回避矛头针向其父虞杰书的各种诟病,表面上看他是个悠闲公子。

    这虞氏堂姐弟两个可以说是王彦敦的心腹,虞家能有如今的荣光,也是沾了老王家的光,不然虞杰书未必能上升到国副的位置上去,到07年的时候,虞国副还有可能进入中政局。

    梁大省长今天来就是见他们了,他的侄子梁南和未来的侄媳妇陈琪也都在这里陪着王彦敦,这些都曾在唐生手下吃过大亏的人聚集到一处,江省府三大豪门陈家的未来掌舵人陈光炬也在坐,也就是陈琪的三叔,当梁锦光进来时,众人都站了起来,王彦敦过来与之握手。

    “……出来就好啊,老爷子的身子骨还算硬朗吧?”梁锦光用力握了一下他的手。

    事实上梁锦光十分看重王彦敦,只是不想他马失了前蹄,阴沟里翻了一船,致使大好的形势变的令人沮丧无比,可一切发生了谁也没办法,但老王家必没有倒,上面也基本也通过了王家老大王彦德进入中政局挂委员的初步讨论,与老王家相联系的诸多官员也充满期待。

    “彦敦少不更事,叫梁叔叔挂心了,不过彦敦不会就此沉沦,经历了许多也学会了许多,在里面我更学晓了坚强!”王彦敦的沉凝气势比以往更深了几许,有些东西也沉淀了下来。

    梁锦光看在眼里,微微点头,他也不认为彦敦在野就没了前途,也许这样更有利于发挥。

    “江中的形势是回天无术了,鲁东的白焕笙也突然离世,就我所知在这之前唐家那个小子就去了泉城,又和唐家有莫大的关系,老白去后章启明入了鲁东,但是形势不容乐观,以我个人看,彦敦你应该帮着章大书记把鲁东的局面捋顺了才好,鲁是重要省份,不容有失!”

    “我也有这个意思,来南丰一方面是看看您,一方面和陈家陈总谈些事,即便江中的形势非常糟糕,我也不想彻底放弃,听陈总说汪家有意向楚黛集团靠过去,我想和汪益见面。”

    梁锦光点了点头,“行吧,我叫靖明秘书长给你联系。”吕靖明,江中省政府秘书长。!~!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