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太子爷

第0744章 怎么收拾不乖的女人【第3更】

第0744章 怎么收拾不乖的女人【第3更】2017-11-15 16:20:54Ctrl+D 收藏本站

    第0744章怎么收拾不乖的女人第3更

    上岛事件中的中村幸比较冤枉的说,给揍成了猪头还被保安们大骂是禽兽,“报案!”

    中村幸气的要晕过去,你们看不见谁被非礼吗?是我,是我好不好?看看我给揍成什么样子了?无奈,大家都同情看似柔弱的女性,这时候都忽略了给揍成了猪头的中村幸。

    藤野望心里清楚是怎么回事,眸光锐利的盯了一眼唐生和小嫣,没说什么就给人打了电话,他们拥有外籍身份,发生这样的事,地方执法机关也不能把他们怎么样,住友重机将向中方地方政府和执法机关提出抗议,并给日驻青市办事处通报,由它们出面与中方交涉。

    日本驻青市总领事馆成立之前是‘办事处’,09年以后才在青市这边设立了总领事馆。

    眼下鲁东的日籍领域内的事务统归日本驻京城总领事馆负责,驻青办事处也有处置权。

    耍流氓被揍这种事件很蛋疼的,比花钱买春更令国人无法接受,强制性的灌输你的流氓意志给中国妇女,这是不允许的,外涉事件的升级很容易引起更大的问题,要看怎么处理。

    当住友重机的青市分公司总裁中村有助听闻儿子给揍成猪头时,气愤的在驻青办事处拍桌子,更给驻京总领事馆打了电话,要求他们向中方政府提出严正抗议,并递外交照会。

    纷纷扰扰又一起事件啊,警方涉及调查,小嫣同学和唐生都去了警局呢,半路上他把小嫣大妞妞搓捏了几把,为的是留下几个手印的瘀痕,当女警官进行严谨的检查时看到了小嫣大妞妞上的指痕,呃,那个猥琐的家伙果然坏透了啊,把小美女妞妞都捏成这样了,败类。

    结果泉市涉外机构从警方这里拿到检验报告后就是驻青办的日籍人员在电话里吵起来。

    中村幸躺在医院里说自己根本就触到那女孩儿的胸,怎么可能有手印瘀痕?指纹呢?操性,隔着衣服捏一把能留下指纹吗?分明是想抵赖嘛,双方越吵越来劲了,事就闹大了。

    “藤野君,那对狗男女要陷害我,你是相信我的吧?请帮助我讨一个公道吧……”

    “中村君,这种事扯来扯去不会有结果的,他们一直就有仇日情绪,闹大了反而不妥,从住友重机在鲁省的利益层面出发,我们不应该叫事件继续升级了,继续吓不倒他们,只能妥协,你知道闹大的结果,鲁人排日的情绪一但高涨,住友分公司的业绩会怎么样呢?”

    中村幸一脸屈辱,眼睛蛋子都憋红了,“那个大奶贱女,我会弄死她,藤野君……”

    “中村君请放心,她跑不了,她既然诬陷你捏她的大奶,我们就把她弄来一起玩玩吧,大妞妞小屁股的美女,是我们的最爱,你想怎么玩她都可以,眼下这口气就请中村君忍了。”

    “明白了,藤野君,我憋着这口气,期待藤野君的好消息,我发誓我要活活她。”

    在蓝牙别墅,小嫣讲了那个过程,把唐瑾豆豆她们笑的半死,一起为那个矬子默哀吧。

    夜,蓝牙堡二层酒厨客岛坐着唐生宁欣蓉女华英秀端木真白巧巧(端木真妻子)几个人,说起今天的涉外耍流氓事件,唐生自然提到了藤野望和中村幸这两个日本人。

    宁欣眸光一闪,告诉华英秀,“通知防暴精英,24小明监控这个住友重机的藤野望。”

    华英秀也不问为什么,就去打电话了,大家都瞅着宁欣,静待她的下文,知道宁欣不会无的放矢,她道:“20多年前,爷爷曾往日本游历了一次,在北海道遭遇了‘碎霸手’传世家族藤野氏,并能太极绵掌折服对方,所以我知道碎霸手的辛秘,这个藤野望,嫌疑极大。”

    藤野家族有传世秘技碎霸手,藤野望似是藤野家族的人,至少在姓氏上没有值得疑虑的。

    无巧不巧的是让唐生和小嫣给撞上了他们,这对宁欣破案太有利了,正愁没线索呢。

    “假设藤野望是南苑命案劫宝的幕后主使,他会不会很快的到手的珍宝送出国?住友重机的商务船来往于两国之间,很方便的能把一些东西带出去,但要先把东西送至青市吧?”

    唐生的推测也是正确的,蓉女却道:“外籍商舰也不容我们这边执法机关上去搜查啊。”

    “明的不行,可以来暗的嘛,他们能悄悄杀人夺宝,我们也可以吧?不讲规矩了!”

    “这种跨越国境性质的犯罪,想从正面打击的话就要借助国际刑警的力量才行,”宁欣眉头小小的一蹙,“我们没有这方面的力量,正如唐生所说的,只能是暗中去应付他们。”

    反正他们也不是明着搞事,暗对暗,看谁的拳头砸呗,谁死了伤了的也不要抱怨对方。

    “国际刑警身份也不上很难弄,我给老钟敲个电话,让给国际刑警方面申报备案两个中方的警员不就行了?让真哥是真嫂去扮演这个角色,你们觉得如何啊?”唐生就提出了建议。

    端木真和白巧巧也不表态,你怎么安排我们怎么听呗,宁欣和蓉女都点了点头同意。

    唐生就去打电话了,这边宁欣却对端木真道:“你和巧巧现在就出发,去青市,秘密搜查每一艘返日的商舰,我随后把失窃的珍宝资料给你们……”端木真就和白巧巧起身走了。

    蓝牙堡这边布置对付嫌疑人藤野望的同时,在泉城某秘密别墅,藤野望也在安排大计。

    日式风格的别墅并不显得高调,在靠近城外的地理位置上也很有一些优越性,不会引起什么人的特别关注,二楼某室的榻榻米上盘坐一身细汗的藤野望,他精赤着壮硕的躯体,在一旁是喘息着的赤果果女人,趴在那里的娇躯起伏着,一双腿劈开着,黑绒绒围拢鲍缝儿裂着,蠕动的粉肉清晰可见,沾着粘乎乎的灰白液体,应该是刚刚结束了一场榻榻米之战吧。

    前面开阔的地下跪伏着三个身姿苗条的女人,身上是黑色的紧身夜行衣,她们额头触碰上地,细腰凹陷着,丰臀拱翘着,把女性的浑圆弧线表现的淋漓致尽,肋处,都斜挎弯刀。

    在他们的身后还依次跪伏着三个男人,也是同样的姿式,没有一个人敢抬起头的。

    “……那个给高压电网围着的别墅是挡不住你们入侵的,午夜,去把那两个人弄来,需要注意的是,那个叫唐生的男子可能是个高手,可以废了他,但要留活口,有话要问他!”

    “哈咿!”六个人一齐应诺,冷冰冰的凌厉声音,隐含着一股肃杀之气,闻者心惊肉跳。

    “不要杀那些多余的人,击晕就可以,南苑那桩事已引起泉城警方的关注,去准备吧!”

    六个人起身,腰依旧弯至一定的深度,就这样退了出去,由始至终没人敢抬起头来。

    “美子,要不要再干一回?”藤野望回过手捏着那个叫美子的雪臀,大力的收缩五指,丰丘的雪肌从指缝中溢出来,沟壑中的粘鲍裂开的更为鲜艳了,它蠕动着,抽缩着……

    “藤野君还要吗,美子怕了……”她把躯体渐渐拱起来,摆平了狗爬式的那种浪姿。

    “哈哈……”藤野却一把兜住她的细腰将她抱在腿上去了,美子的脸显现出来,红艳艳的,说不出的妖娆艳丽,鼻翼咻咻的似期待着什么,柔臂也在这一刻缠上了藤野的脖子。

    “干一天你都挨的行吧?可我没有那些闲功夫,你哥哥还没有查到李秀普的底子吗?”

    “应该还没有,我没有收到哥哥的任何音讯,但李秀普肯是国际秘警,她也在刻意与藤野君接触,美子想不通,藤野君为什么不搞掉这个女人?美子相信你能搞走这个女人的心。”

    “哈哈哈……你错了,李秀普不是那样肤浅的女人,想要搞她就先要征服她的心。”

    “如果她是国际刑警派来对付我们的,藤野君就不能得到这个女人的心了,是吗?”

    藤野沉声道:“这一次我违背了藤野家族信誓,不是为了得到那几件东西给爷爷祝寿,我是不会使用武力的,只希望这次行动不会留下任何可供他们追查的线索,那个李秀普想凭她微弱的力量打击藤野家族只会是个笑话,在中国只要不碰上‘宁太极’的传人,南苑的命案最终只会成为一桩悬疑,神不知鬼不觉,更不会影响住友重机在中国的商业战略发展。”

    “藤野家不许在中国使用武力?这是为什么?”明川美子显然不明白这里面的内幕。

    “20年前一位中国异者游历北海道,和爷爷相遇,太极绵掌对藤野碎霸手,爷爷败了,这是家族400年来的耻辱,为此爷爷对那个人发誓,藤野家族后世传人不会在中国逞能。”

    “啊……原来是这样,那藤野君算是违背了爷爷的信诺?要怎么办?”美子一惊。

    北海道藤野老人在大和艺界拥有怎样的威望,她心里是有数的,所以他替藤野望担忧。

    “爷爷和我说过,那个‘宁太极’留下一句话,说碎霸手要是在中国为非做歹,会为藤野家族遭来灭顶横祸,狂妄,我不信,中国这么大,搞一次小小事件,藤野家族会崩溃?”

    在蓝牙堡,唐生把宁欣蓉女左拥右抱着,他们早习惯了三屁式的折腾,很**呢。

    “唐生,爷爷曾留给我一个指令,如果日本碎霸手在中国做歹事,就让我去北海道把藤野家族抹掉,南苑命案的结果会如何先不论,我肯定要去一趟日本,去完成爷爷的遗令!”

    “呃,我也和欣儿去吧,北海道是个不错的城市,我去见识见识,”唐生不放心她。

    “这是我的事,还是我一个人解决吧,你俗事缠事,也走不开,就不用关心了……”

    唐生则煽了宁欣的"qiao tun",“和你的男人还要分彼我?蓉儿摁住她,看我怎么收拾不乖的女人。”RO!~!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