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太子爷

第0748章 唐生,和我那啥吧【第3更】

第0748章 唐生,和我那啥吧【第3更】2017-11-15 16:21:2Ctrl+D 收藏本站

    第0748章唐生,和我那啥吧第3更

    “哈哈哈……小女娃,你远来是客,厅中待茶,这么快就让我的徒弟败北,难得!”

    藤野老人中气十足的回应空中的白影,下一刻,白衫宁欣出现在了藤野世家的宏大院落中,她无视那个高大老人之外的所有人,即便他们全掏出枪也没用,“宁欣见过藤野前辈。”

    “嗯,宁太极的传承,果然不同凡响,二十年前的誓言,我自会给你一个交代……”

    随后又一道身影掠至院中,赫然是先前击空一拳的明川秀步,噗嗵跪下,“徒儿无能!”

    “秀步,你起来吧,你落败在我意料之中,只是没想会这么快,说明宁太极的传承有与我相捋的不俗修为,你们都退下吧……”藤野老人挥挥手,所有的人潮水一般的退出庭院。

    宁欣注视着眼前高大的高者,他面容古朴,眸光精湛,麻袍裹身,自有一派之尊的气势。

    “宁欣,你是宁太极的亲人?”望着宁欣凛凛秀姿,藤野不住的点头,奇姿异禀啊!

    “是的,家祖已于年前仙逝,有劳藤野前辈挂念了。”宁欣还是执晚辈之礼,很客套。

    哦,原来是宁太极的孙女,难怪如此出色,藤野老人眼眸中现出一丝哀色,转瞬消失,20多年前的一幕在脑海中掠过,与宁太极一战,自己的碎霸手也突破了一生中最后一个瓶颈,趋于大成之境,受益之深,无以言叙,这么些年来,心里一直想着再见宁太极一面。

    可是,宁太极不给自己这个机会,他竟是先走了,藤野老人难掩心中的寂寥和落没。

    “宁欣,我藤野雄崎一生守信如山,失诺之事自会给你一个说法,今天你既然来了,敢不敢承我三拳?”高大老人行出大厅,在石阶上傲立,银须白眉无风拂荡而起,威态凛然!

    “晚辈放肆了!”宁欣收慑心神,全神行功,太极绵劲源源不断涌荡全身,下一刻,她娇叱一声,纤手急颤,三重掌影凌空挥洒而出,如有实质般覆盖向对面的藤野老人的周身。

    “好,绵掌三重,20年了,今又重见,足慰平生!”藤野老人负着的手也击出了第一拳,三重掌幕顷刻间崩散,“宁欣,接我第二拳……”拳涌如山,似乎抽空了方圆数十丈内的所有空气,连空间也似塌陷了一样,宁欣感到呼吸都没有了,她心念动间转为内息,化掌迎击。

    砰然巨震中,宁欣急退五个大步,一口鲜血喷涌而出,周身经脉似是裂断,心下大震,我变异过的体质都差点承受不了打击,这个藤野老人果然厉害,不堪是爷爷当年的对手。

    “第三拳!”这一拳更胜刚才那拳的威势,宁欣也是拼尽全力娇叱着硬接,拳劲掌劲凌空对撞的一刻,宁欣闷哼一声,身形倒飞出去,砸在庭院厚围墙上,轰然一声,围墙崩塌。

    藤野老人上身一阵急颤,晁了三晁没让自己退一步,不能退,在晚辈面前怎么能退?

    宁欣翻落的外庭院,跪着满地的藤野家人,其中包括藤野望,明川秀步他们在内。

    抹掉嘴边的血,宁欣抖着站了起来,“领教了,藤野前辈,我败了,告辞了……”

    “等一下,把那几件东西你带回去,代我向受害的贵国人致歉,明川美子等七人之死,也算抵了贵国的人命,我们两不相欠,藤野望毁诺的事,我也自有交代,嗯,你可以走了!”

    几件东西就是南苑失窃的珍宝,早有人拿赤一个包裹递给了宁欣,宁欣施离后离去。

    直到她消失,庭前傲立的藤野老人威态才敛去,代而起之的是一付萎糜之态,嘴角处也溢出了鲜血,这一幕看的下面跪倒的人都大惊失色,明川秀步跑爬了两步,泣道:“师傅!”

    藤野老人高大的身躯就在庭前石阶上跌坐在了地上,连咳了两声,吐出一口浓血。

    “宁太极当代之雄,连他培养出的孙辈都是如此的出类拔萃,我一直不服我输给了他,我希望我与他有另一次交手的机会,今天,我承认我真正的败了,毕生修为的三拳,仅仅是惨胜了那个女娃娃,是我败了败了……秀步,记住为师的话,碎霸拳的传承,永远不许再进入中国,如违此誓,让藤野家永世不得翻身,我走后第七天,把消息传给宁欣,这是为毁诺必须付出的代价,藤野雄崎一生重诺如山,唯有以死抵诺,我怕那个人会耻笑我……”

    言罢,藤野老人在众人哭喊声中,自绝心脉,垂首离世,明川秀步哭趴在地上……藤野望钢牙咬碎,心中复起一个声音,宁欣,你等着,我会爷爷报仇的,我会用各种手段报复你。

    三天后,宁欣躺在了情郎怀里,“唐生,和我做爱吧,你的欣儿受伤了,很重的伤…”

    又三天之后,宁欣受损寸裂经脉一一恢复过来,借以与唐生的阴阳交融,她以太极秘法将垂危到极至的伤疗癒,那一刻她知道,藤野老人的三拳不是为了要击死自己,而是另含着深意的,他是要报恩,报20年前爷爷给他的一段恩,这三拳,洗涤重塑了自己的全身经脉。

    第七天,来自日本的一个电话告诉宁欣,藤野老人仙逝了,为了毁诺一事做最后交代!

    遥向东边的那个岛,宁欣鞠了一躬,并不因为藤野是日本人而对他有任何岐视,这个老人是个值得尊重的老人,他的骨气和信仰值得起别人对他的崇敬,即便他的孙子是个人渣!

    南苑命案以失物回归和前期七个死人而有了终结,但复杂的内情没几个人知道的。

    日本之行令宁欣负上差点绝命的重伤,但也因为这一劫使她真正迈进了宗师之列,伤癒后的修为突飞猛进,与之前堪为泥云之别,这也是变异后体质予她的厚实基础才有的成就。

    之前的宁欣还隐现凌厉的锋芒,但现在的她完全返璞归真了,秀美的模样更胜一筹,表面上谁也看不出她的特殊,她就是人世间最美最秀最靓的女人,集妩媚端庄秀丽雅致于一身,一颦一笑,一举一动都慑人心魄,最锋利的刃,归鞘了,犀利的锐芒不再逼人!

    生活又回归到了往日的平凡中去,这才是真的有血有肉的人生,宁欣,不会清心寡欲。

    这段日子李秀普没来找过唐生的麻烦,但她心里纠结着,当女人的贞洁被玷污之后,她不知道自己未来的路在何方,藤野望回国了,中村幸暂时回缩在青市,两个家伙全声儿了。

    七月底,明川秀步赴中国,来取回妹妹明川美子的骨灰,这个要回国安葬的,在师傅离世之后,他暂掌碎霸门大权,约束门下一切弟子,严令他们不得进入中国境内逞凶斗狠。

    但是明川秀步始终是外人,不是藤野家的成员,那些弟子更愿乐听从藤野望的调度。

    上岛咖啡屋,这次是宁欣和唐生在这里喝咖啡并享受浪漫情调,差一点就那啥的宁欣在经历过后越发对唐生依恋,生命对与她来说,除了爱没有其它意义了,每次望着蔷蔷和她女儿,宁欣美眸里就透出灼热的渴望,陈姐悄悄问唐生,没发现宁欣的眼神有一些期待吗?

    唐生心里是清楚的,蔷蔷的女儿对她们的剌激比较大的说,汗死,近期不能瞎生了啊。

    李秀普也和明川秀步约在上岛见面,他们也没想到会在这里撞见认识的人,看到唐生时,李秀普脖子都红了,这混蛋,为什么会撞见你?而明川秀步望见宁欣也是一怔,会是她?

    双方没有聚在一起,互为颌首还是见了礼,宁欣知道明川秀步是来做什么的,通知藤野老人仙逝消息的就是他,当时他就说了在若干天要去中国取妹妹的骨灰,现在就来做这事。

    在另一个角落,明川秀步明显的感觉到了李秀普的不安,他有点想不明白,“你怎么了?”

    “没没什么,明川君,你真的辞去了国刑职业了吗?我相信你的正直,为什么不证明给他们看?藤野家的事与你也没太多联系,那个藤野望野心勃勃,他迟一天还会出事的。”

    “我妹妹一直在追问你的身份,她想从我这里得知你是不是国际刑警,我一直沉默。”

    “我知道,明川君,明川美子虽是你妹妹,但她助纣为虐,那样的收场是不可避免的。”

    明川秀步蹙了眉锋,“藤野家的事我管不了太多,名义上我是碎霸门主事,但没人会听我的,我只是个外人,这次返回北海道我准备隐退,秀普小姐,如果你愿意,可以去找我。”

    李秀普眸中现出悲哀神色,“对不起,明川君,秀普配不上你了,我把丢了……”她是鼓足勇气承认这个事的,更纠结的是不敢说出真相,明川分明是邀自己和他去隐居啊。

    明川秀步身子一颤,眼睁的很大,“是藤野望那个混蛋做的吗?我去废了他这个懦夫!”

    “不不是他,明川君,总之,秀普有愧于你,美子在死前失贞也是我的过错……”

    “什么?美子失贞,和你,是同一个人干的吗?”明川秀步眼瞪的更大了,“是谁?”

    李秀普眼里有泪,但摇了摇头,“是是我逼他上了美子,然后他反过来把我……也许是报应吧,明川君,不贞洁的李秀普配不上你了,但今天我要告诉你,我原来喜欢你!”

    明川秀步都悲哀了,脸上出现了冷硬的神情,“我没有爱过你,我只是想玩玩你!”

    啪,一个耳光,狠狠甩在明川秀步的脸上,李秀普落泪了,“原来你也是个懦夫!”

    扔下这句话李秀普起身走了,明川秀步苦笑望着她的背影,秀普,我不想你心里为了这个事难受,你就当我很看中你的失贞吧,这样你才不会有心灵上的痛苦,我其实爱你很久了!

    随后,明川秀步来到唐生和宁欣这里,深深一鞠,“再次见到宁小姐,我非常荣幸!”RO!~!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