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太子爷

第0803章 那夜,和宁欣一起【第1更】

第0803章 那夜,和宁欣一起【第1更】2017-11-15 16:22:21Ctrl+D 收藏本站

    第0803章那夜,和宁欣一起第1更

    眼下,唐生要做的就是把斯里兰卡的事务解决好,前期的策划安排已经差不多到位了。

    就在王彦湘又一次给唐生打电话时,唐生却已经下了飞机出现在了京都的飞机场,坐在唐天泗少将的军军牌的轿车中的唐生接了王彦湘的手机,“……王总你好,我在京城!”

    “唐生,我不管你在哪,我对那份赌约进行了一系列修改,你可以再参考一下的。”

    感情是王彦湘撑不住气了,一边三几天没音信,她的信心丧失了,再次主动搔扰唐生。

    “王总,你再怎么修改,我也要准备50个亿的对吧?钱就把人给牵住了,我这不是跑来京城筹集赌资嘛,请耐心的等候我的消息吧,如果不出意外的话,除夕前我给你回复!”

    噗,除夕前?王彦湘翻白眼了,“唐生,我们也不是非要一下投资50亿,30亿也行嘛!”

    “那啥,王总,别说两位数的亿,就是一位数的亿也叫我一筹莫展啊,你说我一没有薪水来源,二没有太广泛的融资渠道,每个月的零花钱被我老娘控制在300元以内,我……”

    王彦湘听说来了,这家伙纯属和你扯蛋呢,哪有半句正话?“唐生,你如果反对赌博,”

    “嗳,这就对了嘛,赌什么嘛?你又赌不不赢我,我曾开玩笑的和关瑾瑜说,我是赌神他爹,实际上这句话没有水份,我的赌术早已出神入化登峰造极了,你是不想把你赢的没脸见人,既然是做生意,咱们就正儿八经的谈生意,不要乱七八糟的搞歪门邪道,我尊重你是华建老总,也请你尊重我这个小唐学生,天然气进口的资质是好的,但是目前我顾不上。”

    “你终于说了一句真话,原来你是对大惇天然气公司没有信心?怕竞争不过中石化?”

    “这是秃子脑袋上的虱子,明摆着的嘛,谈什么竞争啊,小打小闹还行,一但投资,这个战线会拉的太长,在我们没有充足气源的背景下,投资几十个亿铺设终端渠,最终只是为人家做零售,二手气的利润被剥了一层,我们就要站在下游仰人鼻息,对此,我表示纠结!”

    王彦湘沉默了良久,然后才又道:“照你这种说法,大惇天然气公司不用投资了吧?”

    “当然不是,我个人认为,首期投资不要超过3个亿,主要建设零售终端,去覆盖十五个以上省份的一百个大中城市,至少拥有一亿用户,这是个努力的方向,一年甚至更长的时间去做这个工作,把终端市场彻底打开,在发展期间可以为人家做下游零售,不要从一开始就那么扎眼,让人家把你看成是对手,从而不放手终端给你,等第一步目标达到时,我们砸五十亿美元进去搞二期建设都没有问题,那时候它们啊呀一声,发现问题也迟了,对不?”

    “我不得不佩服你的歹毒和谋划,现在我也感觉到站在你对立面上是多么的不舒服!”

    “王总过奖了,关于大惇天然气的先期发展我给了你这个建议,你可以和邵总商量的,抛开所有的恩恩怨怨不论,三个亿的拆借我可以满足你们,也不会要求控股大惇,你考虑!”

    第一次在心里涌起了对小屁孩儿的一丝敬意,即便一直在敌视他,但真的不能否认唐生的优秀,弟弟败在他手上真的不冤,只是收场太惨,王彦湘挂掉手机后环臂抱肘陷入深思!

    军军以匀速驯化向市区,街灯把这辆无比威严的折射的异常耀眼,在它的后面跟有一辆越野军车,同样是军的牌照,不消说,他们是保护唐少将的总参警卫局的特工们。

    唐天泗静静聆听唐生与‘王总’的对话,直到谈话结束,才笑道:“王家的‘王总’?”

    “嗯,王彦湘,一个野心勃勃的女人,很有点小智慧,在央企,却操心着家族政事。”

    “哈……能得到你这么高的评价,王彦湘也值得骄傲了!”唐天泗倒是没有夸张,就唐生近年来的作为,谁能把他当作一个小孩子来看待?那些成熟的企业家能做到唐生这种高度的又有几个?他是个奇才,是唐家未来的希望,是老爷子现在就放心他去做大事的好孙子。

    “四叔,这次的事得动用宁欣了,所以我回来和你商量,叫婶子弄两个家常菜吧……”

    “好说,我给宁欣打电话,让她也来吧……”唐天泗就坐在车上开始打电话联系了。

    宁欣现在基本与世隔绝了,她在秘密地点训练‘红色颠峰突击团’的精英战士,这是一支世界最顶级的精英队伍,他们无比忠诚无比坚韧无比勇猛,他们是共和国的骄傲!

    太极宁的超绝身手在短短几天就震撼了战士们的心,在试练中,宁欣接受一个连队对她的围杀,但结果是她一个人把一个连队制服,战士们说:我能对付了人,对付不了神……

    宁欣在他们眼里就是传说中的神的存在,突击步枪射中她的大腿,仅只破皮,简直不可思议,比凯夫拉"三--级"防弹盔还要坚实,真不是人啊,血肉之躯的人怎么能和她去相比呢?

    在短时间之内建立教官的威信才是一位指挥官应该做的事情,宁欣就是这样去做的,这对她未来去驾御这支队伍至关重要,一个没有威信的指挥官如何对自己的队伍指若臂使?

    夜幕降临的时候,宁欣在京都军区某空军基地出现,几分钟前她才从武装直升飞机下来,随即坐着早在等她的军牌车消失在华灯初上的夜色中,一个小时后她见到了情郎唐生!

    唐天泗的家宴,只有他和老婆唐生和宁欣,他的儿子唐光目前暂住在姥姥家念书。

    洪兆芬的手艺不错,菜炒的蛮香,唐生很不客气的表演了风卷残云的难看吃相,餐后,看茶,移入书房之中,洪兆芬给他们关上了门云客厅云看电视,丈夫的大事她很少去关心。

    唐生把近期与国际接触的一些情况和唐天泗宁欣简扼的说明了一下,末了道:“……斯里兰卡内战的结束对其它地区的武装冲突没有什么影响,国际社会更加关注国与国之间冲突,内战必竟是国内矛盾,我们也能悄悄的插手,而不能打着招牌介入,不论斯国政府与我国的外交关系处在哪一个水准阶位,都不能暴露我们的介入,这会引起国际社会的广泛注意,斯里兰卡近海区域的油气所有权获得,也只能是利用买卖的手段去,这方面需要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外国去洽谈和接触,来之前,我给碧秀馨打了电话,她会安排合适的人物去接洽。”

    唐天泗的浓眉锁着,“是不是可能换一种方式把我们的‘颠峰突击团’战士运送过去?”

    “看来四叔你有更好的建议?”唐生微笑着望着四叔,唐少将的智慧是不可忽视的。

    “去年斯国前总统库马拉加通夫人访华期间曾表示,希望与我国在国防体系的建设方面能互相探讨,如果我们这次以国防建设问题派出军事观察团,我想斯国政府会表示同意。”

    “四叔的意思是借这个机会,把我们特殊行动的颠峰成员运送过去?”唐生剑眉挑了起来,“但是随便就发生泰米尔猛虎崩溃事件,会不会叫国际社会猜到是我们在背后搞鬼呢?”

    “哈……如果国际社会相信泰米尔猛虎是纸糊的我们就无话可说了,宁欣有把握吗?”

    “只要我们能得到猛虎组织领导人的确切住地,不需要太多人就能达成任务的吧。”

    “如果给你一个班的人,你能把这次任务完成,我们就这么办,如果不行就秘密前往吧,必竟以国际交往的方式过去很繁琐,也不是要表现我国在某些方面的能力,唐生你说?”

    唐生略微思考了一下,“四叔,必竟这是我们的第一次涉外的行动,我看还是秘密前往吧,万一出了问题也好遮掩,不然的话给人家抓住把柄就百口莫辩了,这是国际问题啊!”

    唐天举国上下也不坚持,微微点头,“那好吧,颠峰突击队安排一次境内秘训,宁欣你回去挑人吧,具体需要多少人,你和唐生商量一下,做秘训计划时给我一块报上来就行。”

    夜,星光漫散,床,吱呀乱响,用尽全身力气去做爱的感受是无比的美妙,能彻底享受那种被**洗礼的淋漓酣畅,喀秋莎以高强度高密度的射速插穿在宁欣以雪玉凝脂堆积的粉股玉湾间,“……唐生,用最大的力量吧,我又要死了……”泛潮色的**开始剧烈颤抖。

    唐生大手下两个丰硕的雪团给扭捏的彻底变形,宁欣半仰着螓首,檀唇大张着,双手紧紧扳着他的坚臀,感受着他臀肌的跳跃,感受着那么力量的积聚与暴发,每一次撞击和磨擦都似能摩起高压电流……当唐生喉咙里吐出长长的闷声时,宁欣快速起来,一百八十度转身,手擒着悍大的喀秋莎,中时张嘴把炮口吞掉,可以开枪了我的爱人,那刻的眼神,荡人心魄。

    一切结束时,宁欣把唐生压到了下面,还以最紧密的方式结合着,她喜欢被唐生穿透的感觉,充实的涨满能深切的感受到爱人的存在,使劲收缩着,挟紧着,“唐生,一会还要!”

    “那当然,现在见你一次好难哦,我的伪名叫‘藤野八郎’,今儿怎么也得轰你八炮!”

    “屁……我就知道你能折腾,有本事的男人各方面的表现都很本事,你尤其是出色。”

    “欣儿,别小看泰米尔猛虎,他们都是些不要命的恐怖份子,重要的是保全自身。”

    “嗯,为了唐生,我也要保护好自己,不用为我担心,为猛虎默哀吧,我的爱人……”

    “哈……让我用喀秋莎向宁欣致以最崇高的敬意,准备好了吗?欣儿,第二炮开射。”

    “放马过来吧,打不满八炮,就把你的喀秋莎带到部队去,看你以后还敢否吹牛?”RO!~!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