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太子爷

第0829章 唐生的磨难【第3更】

第0829章 唐生的磨难【第3更】2017-11-15 16:22:58Ctrl+D 收藏本站

    第0829章唐生的磨难第3更

    唐生他们在大酒店雅间吃喝说笑的同时,唐天则和老婆柳云惠在家里客厅坐着看电视,近来一段时间他很关注v的经济频道,做为鲁东常务副省长,他肩上的担子可不轻。

    “看见了吧,华远国际这下出名了,碧秀馨少不了要应付来自国内的媒体采访……”唐副省长有一些感慨,他清楚华远国际背后站着的是自己的儿子唐生,“老婆,我就纳闷了,你这个儿子是怎么折腾的?楚黛和江陵瑾生与之前的瑾生资管不够惊人吗?他居然……”

    柳云惠撇了撇嘴,不无得意的道:“我儿子说了,他就是我的骄傲,永远都是,就是儿子现在这点成绩不再增长了,我也极度满足了,嗳,你心里有数没?你儿子有多少资产?”

    这话还真把唐天则给问住了,他蹙着浓眉道:“从楚黛瑾生三大集团的表面资产来看,应该有三五千亿吧?唉……真的很痛苦,老婆,怎么那个小混蛋会有这样巨额的财富呢?”

    他一点也不担儿子这么富有,因为全有财产和唐生不沾边,都在别人名下,比如罗蔷蔷比如梅妁比如汪楚晴比如碧秀馨,都是和唐生一棍子打不到一起的人,最多是‘干姐姐’‘干弟弟’的关系,谁能把人家怎么样啊?这小子的脑袋瓜子太精明了吧?比他爹强啊!

    “是啊,三五千亿,而不是三五千万,一个字之差,却是天壤之别,简直不敢叫人相信。”柳云惠也一直感觉不真实,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当拥有了三五千亿的财富之后,你还想做什么吗?也许剩下的只有享受了吧?但是唐生和老妈说过‘老妈啊,我现在还是个穷鬼’;

    他不和一般人比,他在向世界级的巨豪家族看齐,比如洛克菲勒比如罗斯柴尔德。

    的确,和这些巨人相比三五千亿的人民币财富又算得了什么呢?人家都不正眼瞅你的。

    “唐省长,别的我不知道,反正你儿子的奋斗目标是让洛克菲勒财团仰视他,汗死!”

    唐天则也是为之苦笑,世界上最牛的财团洛克菲勒,他还是听说过的,据闻,老美的经济和政治都受该财团很大的影响,人家太富有了,富有到叫一个国家都为之侧目的程度。

    “对了,老婆,有个事,你回头和儿子说一声,天钧的小舅子来泉城了,想发展实业。”

    “天钧?”柳云惠哦了一声,是唐家最小的堂弟,比唐天泗小几岁,好象才39岁吧,但已经是沪市某区的副区长了,副厅级干部,他的小舅子来鲁做生意?“他白手起家啊?”

    噗,唐天则笑了,“人家也有一些产业的,来这边也就是想发展的新玩意儿,天钧和我耍滑头,意思是叫我这个副省长在某些领域关照关照他小舅子嘛,可是我,太讲原则了!”

    其实也是,唐天则对自己儿子也没伸过手,反倒是被儿倒帮忙,他这后门可不好走啊!

    “哦,行吧,你下午叫他联系我,”柳云惠还能说什么?有儿子云招呼就行了呗,“昨天,我二哥来电话和我谈老三的事,他倒是改了性子,居然一个人在南丰那边做起小买卖了,看上云还在和家里人置气,嘴上说要自己创一番事业,这不,从过完年折腾了快俩月了……”

    “呃,你和我说这个是什么意思吧?不是让他也入官场吧?”唐天则认为老婆说她弟弟,估计有情况,不然也不着和自己提,以她的能力啥事办不了?就是入官场,她也能办了啊。

    “你倒是挺多心的,我弟弟不是你小舅子啊?只是你说说他改性子了,我也想不通这孩子是咋了,以前是南丰三大豪门的柳三公子,如今倒是蹬上电三轮云送货了,他想表达啥?”

    唐天则也是一怔,对娘家的事也不是太关心,有柳云刚照顾着,应该是没大问题的。

    “就你那个弟弟还骑上电三轮给人家送货了?他倒是放段了,不充豪门公子了?”

    “你呀,还是堂堂副省长呢,居然嗝应自己小舅子?我说,唐大省长,你脸红不?”

    唐天则讪讪一笑,给老婆调侃了,“哪里哪里,我就是有点惊奇,真有这种转变是好事。”

    在酒店,出来的时候快两点了,唐生他们一起上悍马姐开的悍马车,这年头儿流行这个,王静也就花二百多万弄了一辆悍马,这车倒是与她的风格很班配啊,往路上一蹲真是剽悍。

    先送了王涵去学校,然后就去高新区的蔷馨总部,唐瑾要在那边实习零工的,唐生没啥事,就一块去送她了,今天陈姐和梅妁一起去了青市那边办点事,所以没跟在唐生身边。

    在车上唐生接到了老妈的电话,然后送了唐瑾就去省政府财政大厅,去老妈那里报道。

    送来了他之后王静和玉美就离开了,下午她们要去参加仝倩倩庞娟儿的一个活动。

    每天拥挤在财政大厅办事的人真不少,现在的政府把职能部门都集中一个大楼里办公,俗称政务大厅,财政厅的办公室也在这幢大厅,而财政厅省政府一个重要组成部门,尤其是门庭若市,挤在外面等着见财政厅头头儿们办事的人更多的数不过来,唐生也算见识了。

    他还是头一遭来这地方找老妈呢,结果和大多数人一样给挡在了门外,以为他要混进去。

    那个穿着端素职业套装的女性大约二十四五的样子,一脸清冷之色,谁的面子也不卖,只是把所有要见‘柳副厅长’的人给挡驾了,实际上来见柳厅长的都是些有身份的人了,比如下面某个地市的市长,又若常务副市长,低与这个级别的,你都不好意思来打扰人家。

    柳云惠是副厅长,但却是第一副长,也就是常务的,而且是括号里标明的正厅级干部,就是下面地市的市长也不比人家牛,常务副职就更低一些了,何况,有些人知道柳厅长是唐副省长的爱人,那么,即便是市长或市委都要在柳厅长面前拿捏着分寸了,不敢放肆。

    象唐生这样的好年轻的帅锅,一个人来找柳厅长,就很惹眼了,你是谁呀你?你是什么身份啊?柳厅长是你找的?不对呀,这是个小白脸儿啊,不是会柳厅长……千万不敢瞎想啊,这太罪恶了,柳厅长那么正派,怎么可能……唐生要是知道哪个家伙这么想,非抽死他。

    “嗳……大姐,我是和柳厅长约好的,是她约我的知道不?”唐生还在那里解释着。

    就这一句‘是她约我的知道不’就遭来一堆白眼,你真以为你是周润发刘天王啊?那也未必会是我们柳厅长的偶象,自也不自量力,真想一脚把这丫的从这踹下楼云,什么东西。

    那清秀美女都撇嘴了,“我们厅长约你?你是谁呀?啊?我怎么不知道我们厅长约你?”

    “介个能叫你知道吗?”唐生这话出口,周围一堆人笑的喷了,是啊,厅长约会能让你这个小助理知道吗?你看看这孩子多帅啊?八成就是……唉,咋又想歪了,不能瞎想啊。

    “你……”清秀助理美眸射出冷厉的煞气,“你你快点离开,不然我叫保安了啊?”这倒好,她把唐生当成来起哄的二流子了,事实上我们二世祖是帅,可很有气质的,不象是二流子吧?旁边的人也有嚷嚷的,“小伙子赶紧走吧,这地方可不是你能随便来的场所,”

    唐生郁闷啊,汗,我怎么了我?这地方咋就不是我能来的?怎么我头上长了俩牛角?

    “大姐,你听我说,其实是我和柳厅长是是很特殊的关系,呃,你懂的吧?”

    唐生也不能说我是柳厅长的儿子,那不是吓唬人家吗?一时找不到好词,就说个特殊。

    噗,周围又一堆人耻笑了,“哟哟,说你胖还喘上了?居然敢来这诽谤柳厅长的名誉?”

    突然一个三旬男子就窜了上来,一把揪住唐生的肩头,“小子,太过份了吧?居然在财政厅耍上流氓了?走,把你丫的扭到保安处去,柳厅长的名誉也是你敢诬蔑的,大伙帮忙。”

    呼啦一下,好几个人围了上来,一看都是当官的跟班,不是秘书就是助理之类的,真正有官架子的那些人一个没动弹,人家自诩身份,也不会上前和你一个没水平的二流子纠缠。

    “嗳嗳,我说大哥,拉拉扯扯的干嘛?那个大姐,你管不管啊?我妈来了可要生气的。”

    噗,又惹起一片笑声,这孩子脑袋有问题吧?你还要把你老妈也叫来?叫来你爹也不行。

    清秀助理狠狠剜了一眼唐生,本来看你还挺帅的,结果跑这来出洋相了?哼,收拾你,“大家帮帮忙,把他揪住了,我打电话叫保安处的人来把他扭走,真是过份,居然敢……”

    “别价啊,大姐,我看我长的这样子就没令你联想到点什么呀?”唐生还打哑谜呢,反正不能说柳厅长是我老妈,这楼道里人太多,他也不好意思说,就是提醒清秀助理,看清我。

    这一下更有了调戏嫌疑了,别人以为他在说‘我长的多帅啊,你怎么不给我开绿灯’?

    其实唐生是提醒那助理,你跟在我老妈身边多久了?你就没发现我长的很象我妈吗?

    可是清秀助理从一开始就认定他是来捣乱的,所以就忽略了一些细项问题,潜意识里还真有在哪见过唐生的感觉,可就是想不起来,越是太近的联系,越是叫她不会想到,汗死。

    此时唐生这话出口,更叫清秀助理恨得他牙根痒了,你长的帅也不能这么耍无赖吧?

    就在她要掏出手机拔电话时,电梯那边门开启了,柳云惠在古金秀的陪同下来了,感情我们的柳厅长才来上班,当然不算迟,一眼就瞅见唐生给人家扭着,“呃,这是怎么回事?”

    “老妈,你再迟来一分钟,你儿子估计就变成猪头了,”唐生苦笑,所有人的却大哗!RO!~!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