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太子爷

【第0839章--0841章】三合一

【第0839章--0841章】三合一2017-11-15 16:23:10Ctrl+D 收藏本站

    第0839章三个女逃兵【第1更】

    面对姜小婉同学赤果果的求欢,唐生真就郁闷了,说实话吧,混了这么久头一次遭遇这么令人尴尬的景况,所以连唐生这么厚脸皮的人也头一次红脸了,尼玛的,真是浪龘女楷模。

    “怎么样?无非是玩玩嘛,大家交流交流某方面的技巧,我不会破坏你和唐瑾的关系。”

    还真没见过这么大胆的浪龘女,老姜同志情何以堪呐?你这个女儿也太优秀了吧?

    “那啥……唐瑾出来了,不要再说这些没营养的话了好吗?”唐生看见救命的美女了,远处唐瑾正朝这边走过来,和她一起的是王涵,她们肯定看见了姜小婉,唐瑾脚步加快了。

    姜小婉朝那边瞟了一眼,更站近了唐生几许,哧哧笑着抛媚眼给他,“考虑一下我吧,E夜也行的,我肯定叫你满意,肯定比你那个唐瑾浪十分,这年头儿谁还没个"qing ren",嗯?”

    靠,我找"qing ren"也不找你呀,"qing ren"也是一个人的好不?你都成公共汽车了,咋上?

    就这样,在唐瑾过来之前,姜小婉又朝唐生抛洒了一片媚波就扬长而去了,故意把屁股扭的很厉害,不过不能否认,这小浪龘女的PP真是很翘的那种,只可惜,自甘堕落没得救。

    “哟哟……唐瑾快看啊,姜同学的半猫步把臀部扭的好性感呀,某人看的目不转睛。”

    王涵是瞅住机会就搬弄唐生的不是,只是她没想到,唐瑾对此早没免疫力了,她才不信唐生会看上那个浪龘女姜小婉,只是很讨厌她主动来勾搭别人的男朋友,这种女生太无耻了。

    心里不当回事的唐瑾,表面上假装在生气,黑着俏脸剜唐生一眼,其实是做给王涵看的,过来就拧唐生的胳膊,“你胆子大了哇?居然敢和那个浪龘女搭茬儿?是不是勾搭你去欢好?”

    “汗……怎么会呢?再说了,她怎么和你比呀?是不是王涵?姜同学美过唐瑾吗?”

    王涵趁机撇嘴,“嘁,你就别装了,即便姓姜的不及唐瑾,但是你们男孩子那点龌龊心思我们还是了解的,用那个谁的话说枕巾把脸蒙上,老母猪也赛貂蝉了,人家身材好呗。”

    唐瑾也懒得多纠缠什么,她正好没借口甩掉王涵呢,这时就道:“王涵,你去和陆小海他们说吧,那个投资我没啥兴趣了,我得回家收拾这个坏蛋,后院起火了,唐生,给我走!”

    她装模做样的把唐生押了就走,大路边,陈姐的车一直在等着,她也不会下来干涉唐生的事,一般没有特殊情况,她是不会出面或出手的,等他们上了车,王涵就给姜小婉去电话。

    感情她们俩有联系了,话说老姜是王系的干部,他的闺女和王家老大的私生女王涵联系也是正常的,“……怎么样啊?那家伙不上当吗?”原来王涵是知道姜小婉要勾搭唐生的。

    “……也没那么容易,我还没这么无耻的去勾搭过男孩子呢,太难为情了,他肯定吓着了,把我想的有多浪多贱?我去他个蛋的,其实他是在装吧?我才不信他就一点不动心?”

    “唉……反正不好说,你和唐瑾还是有差距的,不过,唐瑾好象生气了,要收拾他。”

    “先挑拔他们吧,然后我想办法再制造点误会什么的,回头我和韩靖说,挑拔一下他们,就说唐生摸我胸了,你给做证,让姓韩的积压对唐生的积愤,我们再出主意让他去非礼唐瑾。”

    “啊……你可够歹毒的,不过上次韩靖他们吃了唐生的亏,怕他吓破胆,还敢去吗?”

    “都是些热血方刚的冲动家伙,我抹抹眼泪,哭一顿,添油加醋一番就OK了嘛。”

    “汗死,你行,佩服你,哪啥,你不是和姓韩的分手了?怎么还能去找他?”王涵奇道。

    “这你就不懂了吧?我们这叫藕断丝连,我又不怕他上我,上一炮给一炮的钱呗,一炮十万二十万的,老娘还爽呢,男人呀,就是贱,出钱费力的侍候我们,你也得找个享受一下。”

    噗,王涵喷了,看来姜大小姐的世界观真的很与从不同,“那啥,一下就十万二十万?”她心说,你是金B啊?问题是金B也没你的贵,那个姓韩的八成是脑袋瓜子给驴踢坏了吧?

    “涵子,别那么天真好不?我又不是金子镶出来的,人家不过是奉其父旨,把我奉养着,还不是冲着我爸的关系?”姜小婉父亲是正部级官员,手里捏着大权的,韩家看重这一点。

    你真以为人家脑袋进水了?话说花十万块给干N炮的,非你看你的脸色?有目的罢了。

    不过王涵和姜小婉的接触,唐瑾没有察觉,唐生就不清楚了,他的心叫也没放在这里。

    不过王涵和姜小婉的接触,唐瑾没有察觉,唐生就不清楚了,他的心叫也没放在这里。

    在车上,唐瑾依着唐生在笑,“那个姜小婉也真够个浪的呀,没见过比她更风骚的了。”

    唐生撇了撇嘴,如此一个贱龘人,不理也罢,他都懒得提她,不过值得关注的是她父亲姜世平,老姜是王系一员大将,与梁锦光邵老大平起平坐的,而现在他就更珍贵了,因为梁邵都没什么用了,这就削减了王家在政界的影响,估计,老王家也在细细思量新的发展战略。

    “唐生,我突然好象去游泳呢,咱们和陈姐一起找个地方玩去?”唐瑾突然奇想的道。

    “我说瑾学姐,才五月天,没那么热吧?回头叫陈姐放一浴缸水,让你游个够好了。”

    噗,陈姐笑喷了,唐瑾哭笑不得的撒娇轻扭唐生,纤手从后面摸到他后腰下,“拧了。”

    正笑闹着,接到了罗蔷蔷的电话,她这几天在凤城呢,凤汽在大搞SUV攻势,一片的热火朝天,德系戴姆勒公司的专家就多达一百多号人,他们十分看好凤汽的S手机看}新战略。

    “唐生啊,你要不要来凤城,军公子小陈同志可是磨着我说好想见你的,另外,SUV在德方专家建议下有一些型改方案,一句半句也和你说不清,另外,陆大书记也想见你。”

    “嗯,我近日就过去吧,也借机去看看罗妈妈。”他说的罗妈妈当然是蔷蔷的老妈了。

    “算你有点良心,我老妈把我养这么大,也不是养来给你欺负的,你要来上礼的!”蔷蔷听到唐生说要来看老妈,心里喜欢着,虽说家里不缺钱或什么的,但是看与不看有差别。

    这边放了蔷蔷的电话,唐生也在琢磨,该去凤车看看了,陆如衡的政治前途也要管的,比如他,庆州的荣国华江陵的华俊明,另外就是宁欣的父亲,对了,宁伯伯的事好象在过年时候和老爸提过的,他也说会和大津翁吉义谈,不晓得三月份调走了没了?真汗,忘了。

    要是让宁欣知道自己这么不关心她家的事,不晓得宁大美女会不会黯然伤心落眼泪?

    由于宁欣和宁萌都不在身边,唐生也没有了宁家消息的来源,近几个月都是这样的,心里想着,就给父亲拔了手机,唐瑾在他想事的时候会特别乖,抱着情郎胳膊静静的听着。

    “爸,宁伯伯的事办了吗?我都给忘了呢,三月份人大政协两会期间应该有动作吧?”

    唐天则笑道:“你个臭小子,指望你的话,你宁伯伯头发也白了,这些事我心里有数的,你宁伯伯现在是大津市津大港区的区委书记,正厅级的一把手了,三月底就去履任了……”

    “嘿,还是我爸厉害呀,”唐生小拍老爸一记马屁,又道:“爸,我近期又去一趟凤城。”

    “嗯,去吧,和陆如衡坐了坐,替老爸捎个问候,江中省的事你也能办,老爸希望在十月份之前,你陆伯伯能够进入到江中省委的序列,赶上07届的全国党代会,争取中委提名。”

    话说中委提分关键的,也就是该干部正式走入中龘央领导视野的第一步,一但成为候补中委,也就为下一步发展铺垫了坚实基础,在唐生想来,江中省最多推荐两个人选。

    那么这两个人选多半在地市书记的范围内产生,陆如衡算一个,因为凤城的工作太突出了,不说其它的,就是凤汽这一项如以今国内震惊,另一个是庆州荣国华,庆州煤炭产业整合太成功,庆州局的张兆全立下汗马功劳,他们都是唐系第二代唐天则日后要倚助的枝系。

    江陵就剩华俊明了,也就是华英雄和华英秀的父亲,他目前是市长,提名中委不可能。

    但是错过了07届大选的提名,老华就要多等五年了,那他的政治前途势必要落下一截,这倒是个头痛的问题,唐生脑子里一转弯,就给蓉女拔了个电话,“蓉姐啊,江陵市长华俊明是个人才哦,眼下主持辽汽工作的华英雄是他儿子,给丁伯伯推荐一下,调他去花城?”

    “成不成的我不敢说,不过你至少要贿赂我的吧?我的后门可不好走。”蓉女打趣他。

    “没有问题,我一直试图走蓉姐的后门来着,你既然首肯了,那就太简单了,哈……”

    “我呸,小坏蛋,不和你说了,我这还有事要处理……”蓉女有点羞了,慌忙乱了电话。

    唐生笑的打颠儿,身侧的唐瑾则掐他了,轻啐坏蛋,谁受得了你走后门?那不要命了?

    一路上他打了N个电话,同时也觉得要西行一趟凤汽,偏在这时,京里四叔来电话了。

    “唐生啊,我不得不遗憾的告诉你,你保送进了内校的三个学员给人家开除了,逃课长达一周,自动解除了与学校的关系,关豆豆宁萌端木嫣,那两个小子倒是不错的。”

    唐生暴汗,这可丢人了啊,三个丫头居然逃课达一周之久?好啊,欠收拾不是?气死了,“四叔,开除就开除吧,再留下去我怕也还是你的麻烦,对了,宁欣半年特训结束了吧?”

    “嗯,刚结束,军委准备给她授勋的,你很快就能见到她了,宁欣,真的不错啊!”

    2007年5月,军委授与宁欣大校军衔,大校几乎就是准将了,离将军只有一步之遥。

    第0840章唐副省长的阻击【第2更】

    对唐生来说,又或对唐天则来说,07年的最大一项战略就是把江中出身的四员大将补入中委,他们分别是陆如衡宁天佑华俊明荣国华;宁华二人都调出江中省去运作。

    唐氏父亲在策划未来大计的同时,老王家人也没闲着,以坐镇京中的王彦启为首,与弟弟王彦章大妹子王彦芸一起策划老王家的未来五年规划,对他们来说,鲁东形势唯一值得欣慰的是挑起了唐天则和苗建国的斗争,那么老苗家和老唐家就要针锋相对了,挺好的。

    “……老苗家只是一方面,另外,我们要与老匡家进行接触,他家子弟匡世雄给弄断了小腿,这口气也势必憋在心里,表面上是孩子们之间的意气之争,但要说心里没点啥谁信?”

    “我看二哥的想法行得通,联苗结匡,是我们未来发展的大计,即便老唐家和老丁家有所联系,我们也不怕他们,眼下令人忧心的是虞国副,华电事件影响深远,老虞让他侄女虞姬美给害惨了,若是年底会议上不能顺利接掌第一国副,那就不好弄了,我们这边支持谁?”

    王彦启苦笑摇头,“第一国副肯定不用考虑了,华电事件的影响老虞有一定的连带责任,把国资委的姜世平都牵累进去,这个虞姬美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要不是她和苗建国联系的近,我都准备把她踢的远一些……”据王彦湘传来的消息说虞姬美可能和苗建国勾搭上了。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虞姬美还是有点用的,能联系上老苗家,那比老虞上国副还厉害。

    王彦章沉着眉道:“如果老虞上不去,我们转而支持老潭家的代表费国清费国副吧。”

    费国清,国副之一,是老谭家的旗标式代表,一如唐家旗标冉翰升王家旗标虞杰书那般鲜明剌眼,按照他们的构想,联苗结匡,再搭上谭家,那就是王苗匡谭四大家的联手了。

    虽然谭家在政界的影响的,但人家在军方的影响却是足够强悍的,绝不容小觑。

    大换届的浓郁政治气氛随着日子的一天天推进,压的好多人政界高官都喘不过气来。

    在鲁东,省委副书记苗建国的一次人事调动提议遭到了常务副省长唐天则的阻止,论说人事大权是掌握在专权副书记苗建国手里的,但一般重大人事任命是要通过省委班子会议定夺的,唐天则的阻击是有力的,在他发言之后,省纪委书记沈鸿儒省政法委书记刘光震都表态不同意苗副书记的提法,结果这次人事阻击令苗建国饮恨无声,章大书记和林大省长没人表态,他们做为一二把手,一般在最后发言,而且在没有看清形势之前,谁都不发言。

    章大书记倒是想发言支持苗建国,但是林之茂省长没开腔之前,他这个大书记自然不好开口先定调子,万一他定了调子,林之茂来个保留意见什么的,那省委书记的颜面何存?

    总之,复杂的省委斗争,在没有清晰的形势显露出来时,一二把手始终不会轻易开腔。

    高官政争,不是在嘴上争议一些谁长谁短,他们哪怕只说‘我看不合适’这样五个简短的字,就足以表明他们的立场,事实上省委一级的会议是很压抑的,绝对不会象菜市场那样吵来吵去的,那共和国的高官就太没有水平了,就象苗建国附合省组织部长提出的人事提法说‘某某同志行吧”这就代表了他的态度,而唐天则呢,他的阻击也是风轻云淡的一句‘近期有这个同志的一些非议,我看还是放一放吧’;然后纪委深书记就来一句‘我看他不合适’;

    换了别人说这句‘我看他不适合’还在呈明一下理由,可这话由少纪委书记的嘴里说出来份量就不同了,你知道该同志有什么证据给纪委抓着了?不然老沈会开口说他不合适?

    没有多激烈的口角争执,一人一句话把各自立场表明了,大家心里都会去深思内幕,争的脸红脖子粗的景象,极少会在省委一级会议上看到,更别说谁揭谁的短了,那只代表你本人没水平,别以为在会议上打了别人的脸有多么了不起,会让其它人对你的人品质疑的。

    官场中深邃的底蕴和厚度,在随着政府机构级别的上升也会不断加深加厚,在会议上任何肤浅的表现只会叫同一级官员对你投以鄙屑的目光,所以每个人开腔前都会反复酝酿。

    高官表达都很含蓄,有时候一个很深沉的笑容就给了你答龘案,人家都不需要说话,这样的高官才有深度,让你琢磨不透,让你心神不定,让你百思不解,让你看透了还叫上位者?

    就象林之茂,他在唐天则阻击苗建国时脸上表情无有一丝波动,不发言也不表态,就是章大书记也看不透他,所以他也就无从发言了,这种会就开出了深度,叫下面人更猜不透。

    但是有一点大家就看的很清楚了,苗副书记是和唐副省长对立了,立场分岐很大的说,即便你老苗是管人事的,但拿到常委会上来讨论的大决策,可不是你一个人说了就算的。

    会后,苗建国沉着脸出来,见章书记落在最后,他就缓了一步,等老章出来他勉强一笑,章启明则过来轻轻一拍他的侧背,这个手式很亲切,“建国啊,有些事要在会前多勾通嘛!”

    这话有一点批评的味儿,你在会前不和常委们都勾通好,在会上提出来时心里就没底儿了,结果给人家阻击了吧?说明你在会前与其它常委的勾通不到位,都没几个人支持你。

    话说党的会议,多半工作都是在会前做的,真正上了会议时,基本不会出现反覆的,堂堂的第三把手,在会议上给第四号阻击了,你这颜面何存?没把握的事你为什么还要提?

    苗建国是没料到唐天则阻击得他这么干脆,更没料到沈鸿儒和刘光震也干脆的反对他。

    中午回到了虞姬美的别墅,他还叹气呢,虞姬美黏上来问他怎么不高兴了,他就把上午常委会的情况说了一番,虞姬美心下暗喜,你终于和唐天则对上了,矛盾再深点才好嘛。

    唐生在也家听父亲说了上午常委会的事,也就更了解省委的形势变化了,唐苗对立了。

    “爸,我下午的飞机飞凤城,这边有什么事给我或梅妁打电话都成,她会在泉城坐镇。”

    梅妁没准备跟着去,凤城那边蔷蔷瑾瑜楚晴都在,自己再过去不是凑热闹啊?

    “唐生,唐瑾不是也跟你去吧?”柳云惠问他,自唐瑾上大学之后,她也很自由的。

    “唐瑾去京城,那三个丫头不好好在内校上课,翘课多达一周以上,给人家开除了。”

    噗,唐天则和柳云惠双双翻了白眼,“儿子啊,我看这是受了你的传染,你别怪她们。”柳云惠倒是替三个丫头说话了,她心里压根就反对把豆豆她们弄去内校,女孩子学什么武?

    其实唐生只是想锻练她们一下,主要是关豆豆宁萌都有这方面的嗜好,以前宁萌还好,还算个端庄的吧,可在青市发生了阉人那一幕之后,这丫头就变了,经见过大世面了,个性也强势起来,又被豆豆的嚣张感染,结果一个魔女变成了俩,端木嫣则是跟着去护她俩的。

    “老妈,我很无言,我翘课是做正事,她们呢?肯定没务正业,我非收拾她们不可!”

    柳云惠嘴撇的更厉害了,心说,就你还收拾她们?你少宠宠她们就不得了,还吹牛?

    被老妈鄙视的唐生假装没看见,朝老爸道:“爸,我和蓉姐说,把江陵华伯伯调辽东去,若是错过了今年的大换届提名,只怕要等五年了,以华伯伯的年龄来说,等五年就完了。”

    唐天则深以为然,华俊明是江陵系的,算是自己的铁杆支持者,未来是有大用处的。

    “江中省的事你看着办吧,另外,你小堂叔的那个小舅子有些抱怨,你去见见他。”

    下午上飞机前,唐生和武绍宏见了一面,也不能怪人家看轻自己,接触不深嘛,所以不敢太信任你,聊了一下武绍宏目前的投资,他说在这边少投了一些地产,最近倒是发现凤汽SUV炒的很热,也开始关注了,唐生笑道:“你关注的迟了,全国代理都给人家订光了。”

    四月到五月这个期间,凤汽SUV发展战略在全国暂设了六大区域总代理,各区域分管几个省,地区的代理由他们去铺垫,凤汽就不管了,但是区域总代理的费用是很吓人的。

    只不过外界不清楚这一总代理的费用高到哪个程度,事实上他们对凤汽SUV还在观望。

    长城哈弗也加紧了推出全新的系列,凤汽造势太大,给了哈弗很大压力,所以也在准备。

    武绍宏的确是不怎么信任新界V的凤汽,即便有德系技术和专家以及新生产线,但真正的产品大家还没不清楚,凤汽没有把这方面的消息放出来,国内汽造产业都很好奇。

    “唐生,如果V的话,我更看好长城哈弗,它面对的市场潜力很大,车的性能和竞争优势也强,节能环保很重要,随着石油价格听攀升,购车一族普通在关注油耗问题。”

    哈弗是柴油发动机,在油耗方面极具优势,而柴油机的保养比汽油机更低,这都是优势。

    “我只能说,某些优势也弥补了先天的缺陷,你就知道凤汽的SUV很耗油吗?”

    “这是显而易见的问题,SUV汽油机的耗油还用说?何况柴油可比汽油便宜多呀。”

    “好吧我向你透露龘点,谁让咱们沾亲了呢?凤汽的SUV也是柴油机,还带涡轮增加。”

    噗,武绍宏目瞪口呆了,也是柴油机?还带涡轮增加的?那那不是非常牛B了啊?

    “啊?那那价格呢?唐生,我也弄个总代理?你去哪呀?凤城?等下,我也去……”

    第0841章凤城会【第3更求月票】

    话说唐瑾飞京城,是华英秀陪她去的,总不能让她一个人去,唐生也不放心的,尤其某些人盯着自己这一块的,可不能给他们漏下空档,王涵得知了情况也和姜小婉一起飞京城。

    唐瑾是替唐生去活抓那三个给人家开除了的丫头,事实上,三个丫头也怕唐生发现挨整,咋办呢?先不告诉他吧,结果,宁萌就领着豆豆和小嫣去大津了,因为父亲现在都在大津。

    宁天佑是三月底调来大津的津大港区任区委书记的,津大港目前最大的工程就是投资200亿的津大海港建设,陆上包括扩建二十五公里方圆的生活区,这个工程是相当浩大的。

    唐瑾入京后和豆豆她们联系,才知道三个丫头在大津,就让她们来京城集龘合,同时也给宁欣打电话,问她现在做些什么,宁欣特训刚刚完成,授勋为大校,实职是‘红色颠峰’突击团的团长,也就是这支特种部队的第一指挥国,而我们国内的特种部队都是团级建制。

    大军区辖下的是特种团(大约三千人),军级辖下的是特种营,团级辖下的是特种连;

    因为侧重不同,军与军的辖员也不尽相同,甲种军最多的辖员超过八万五,比如万岁军,而一般的军有的也就三万多辖员,总之种类的不同,所辖的兵力也有差别,团营如是。

    象宁欣指挥的这种特种部队,虽是团的建制,但拥有3000兵力也不为怪,有的特种营就拥有近千的兵力,而且配置的武器等等方面都不尽相同,拥有的战力也是相当可怕的。

    这几天宁欣坐办公室了,升成第一总指挥之后她就得有第一指挥的姿态,不能在训练第一线和战士们摸爬滚打了,如今我们的宁大美女把飘逸的长发都剪短了,唐生怕要心疼了。

    唐瑾见到宁欣时也惊叹,哇,曾经的警花变成了现在的军花,论靓度更胜从前多多。

    “豆豆宁萌小嫣她们三个家伙给内校开除了,这事欣姐你难道不知道吗?”

    “知道又能怎么样?你以我为管得了那个三个丫头?她们才不怕我呢,也许会怕你。”

    唐瑾汗了,“怕我?是嘴上怕吧?哪会真的怕我?我和她们联系了,让她们来京……”

    “是吧,你怎么也翘课了?专程替唐生来收拾她们三个的?”宁欣打趣着唐瑾,发现这小美女现在越来越有‘大姐’的范儿了,身姿高佻的不象一回事,怕接近一米七八了吧?

    而宁欣自己也没达到这个高度,好象才一米七六的样子,这丫头的身姿太惹眼了啊。

    “我现在轻松一些,上午去听听课,下午去蔷馨打零工锻练,唐生他要去凤城,把我打发来京城了,让我把三个给开除的家伙活擒回去问罪,不晓得欣姐有没有时间去凤汽呢?”

    宁欣苦笑了一下,“我倒是想去来着,可是现在给拴住了,第一指挥官能擅离岗位吗?”

    “汗死,可怜的欣姐,要不走走那坏蛋的后门,把你调到一个比较轻闲的位置上去?”

    “那就看你的喽,我也不想天天坐在办公室里当木偶,特种部队主要是搞训练,真正执行任务的时候也不多,即便有任务也未必派在我这里,其它军区都争着领任务呢,我不争。”

    其实红色颠峰突击团是共和**方定位规格最高的一支特种部队,绝对不会轻易动用。

    和平年代少战事,纵然国际上风起云涌,共和国的军人用武之地也不多,因为我们不是世界警龘察,没人家老美的军人那么忙,一会云中东一会逛北非,他们打仗打的都厌烦了。

    “好的,我一定会和唐生说的,就说宁欣大校想你了,你不给她调整位置她就跑了。”

    宁欣莞尔,还是头一次被唐瑾调侃,竟然俏脸有点红,“嗯,你和他说,我快和人跑了。”

    下午,关豆豆宁萌小嫣她们坐着宁书记安排的车入了京,大津到京城走高速也就一个多小时的事,所以她们来的很快,晚上几个人在一起吃的饭,唐瑾把三个家伙狠评了顿,豆豆她们三个还笑呢,倒是不怕瑾一姐怎么样了她们,但是很怕唐生真的收拾她们的。

    夜里,十点多的飞机,唐瑾豆豆宁萌小嫣华英秀五个人直飞江中凤城了。

    而唐生在白天的时候就和陈姐到了凤城,中午和陆如衡书记一起吃的饭,晚上又在蔷蔷老妈那里混饭,瑾瑜楚晴甘婧她们都在凤城,因为唐生要过来,她们也全聚在这里。

    蔷妈妈对唐生也是十分的喜欢,表面上女儿说唐生是她干弟弟,可他们一对上眼时就流露出了那么郎情妾意,过来人还能看不出问题吗?蔷妈妈心里就叹气了,可以说什么呢?女儿现在是红透国内的人,报纸上都说她身家巨亿,她是江陵瑾生的老总,瑾生多大的投资?蔷爸蔷妈心里是有数的,瑾生收购辽汽就斥资250亿,这对他们来说简直就是个天文数字。

    具体女儿和谁有秘不可测的关系,蔷妈也不敢问,女儿大了,好多事自已都作主了,父亲母亲是管不了她了,何况现在的蔷蔷,就是凤城的市委班子都十分重视,她视察凤汽时,是市委书记陆如衡陪同的,省委郝东明省长也来了,这得多大的场面呀?以前你敢想啊?

    更听说唐生的爸爸现在是鲁东省常务副省长,由此可见这位唐生小公子的背景多深?

    其实蔷蔷也和老妈透露了一点,只说这些关系全是唐生的,我一个小女人凭什么呀?蔷妈妈问她自己名下有多少财产时,蔷蔷说江陵瑾生的资产全在女儿名下,蔷妈妈差点晕了。

    早此时候蔷蔷给老妈留下一张银行卡,好象有百数多万的,蔷妈妈以为女儿把她自己卖了,现在看来,远远不止那百数多万,江陵瑾生那得多少资产呀?蔷蔷说不多,几百亿吧。

    所以说蔷父母现在对女儿的事根本不会过问了,看看她这些朋友,关瑾瑜汪楚晴,都是名震国内的强势人物,楚黛集团的老总,资产超逾2300亿的楚黛,70%都在汪楚晴名下。

    他们在晚饭之后坐着聊,蔷蔷又派人去机场接机,十一点半左右,唐瑾等五女会来这边,在凤城,有江陵瑾生设的凤城总部,也是他们大伙歇息的地方,九点之后就全部转移了。

    反正在蔷蔷手里设计出来的住所一般都是奢侈风格,享受方面就不用说了,高档次!

    凤城的军公子陈廉也和唐生在下午见了面,也没敢说晚上招待他,知道他今天顾不上,陈司令也可能要动弹的,不会呆在地方军分区了,江陵的高宏建早走了,下一个就是他。

    凤城,瑾生总部,午夜时还是灯火辉煌的,唐瑾她们到了以后,这里就更热闹了。

    对豆豆她们三个被中警内校开除的事也不当回事,蔷蔷说,“上梁不正下梁歪呗……”

    她嘴里的上梁就是唐生,诸女纷纷失笑,豆豆她们三个离的唐生较远,都不敢坐近了,唐生也不搭理她们,故意给她们脸色先看看,一边和蔷蔷瑾瑜楚晴甘婧谈SUV的事。

    豆豆三个人就早早的把唐瑾拉着找房间休息去了,其实是看唐生脸色不对,她们心虚了,求唐瑾给说好话呢,唐瑾早有打算了,“你们呐,准备晚上给收拾吧,屁股肯定给打烂的。”

    三女都翻白眼,一个个换过睡衣冲了澡之后就爬上床去了,话说床大也睡不下四个人,她们却是硬要挤,大约是零辰十二点左右的时候,唐生还是推门走了进来,三女都龇牙了。

    唐瑾噗哧一笑,却是抽出了她们一条牛仔裤的裤带,然后大大方方交到了唐生手里去,“唐生你拿着……我叫她们摆好姿式给你抽,每人三十皮带差不多了吧?再多就打死了。”

    唐生倒是傻眼了,转念一想,是几个丫头故意摆出这么个阵势吧?好叫自己不好意思下手,嘿……那我就假装好意思吧,他把皮裤带倒折成双股,黑着脸儿道:“关豆豆,你先来!”

    “啊……唐生,你不是要动真的吧?”关豆豆还准备装可怜的摆姿式呢,哪知一见唐生黑着脸的模样,感情要真动手呀?她吓的捂着屁股跳到床里面去,“不要啊,我们也说法的。”

    “说个屁,按唐瑾说的,每人三十下也抽不死,宁萌小嫣,把豆豆给我摁住,摁的好,免罚你们俩。”唐生这话可真叫个灵验,宁萌和小嫣立马叛变,一右一右就把豆豆给摁倒了。

    “我说你们俩叛徒,还不是给你们怂恿的?现在他说饶了你俩,你们就反过来对付我?”

    “哎唷,豆豆,你就委屈一回,我和小嫣都会感觉你的。”宁萌朝小嫣挤眼,手也不松劲,摁的豆豆都挣扎不起来,两条白腿瞎蹬一通,睡裙都倒卷了起来,小裤包的"qiao tun"显现。

    唐生嘿嘿笑着过来先伸手捏一了把关豆豆的翘PP,啪唧一个巴掌煽的她直叫唤,“豆豆同学,我就知道你是罪魁祸首,我党的政策就是惩首恶,协从者宽大处理,给予一条出路。”

    “啊啊啊,不公平,是宁萌一开始先提出来的,不信你问小嫣啊,”豆豆怕给真抽了。

    唐生知道小嫣不会说谎,目光望向她时,车灯嫣就点了点头,宁萌就翻白眼,“我不承认啊。”她还嘴硬,也给唐生煽了一巴掌,“你也不用狡辩,和豆豆并排趴好了,别等我动手。”

    宁萌吱唔了两声就乖乖趴在床上了,小嫣就乖了,自己就趴倒了,都不用唐生吩咐。

    唐生叹了口气,在她们小"qiao tun"上各摸了一把,把皮裤带交给了一边含笑的唐瑾,“你是一姐嘛,交给你了,管不好她们,我唯你是问,三十也好,五十也好,你上手,我去洗澡。”

    唐瑾翻白眼,“你也太损了吧?好人全让你当了,我来扮恶人吗?”唐生嗯了声走了。

    ……

    PS:感觉这两天的月票相当疲软,昨天以老婆过生日的名义也就求来了21票,汗死,月票真的没有了吗?不能吧?

    因为老婆过生日,一家人出去改善了一顿生活,所以第四更白天补上。

    为了浮沉把四更坚持到底,兄弟们能否砸给点月票呢?(未完待续)【字由启航更新组天火龙君提供】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