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太子爷

第0877章 唐僧肉、唐生血【第5更】

第0877章 唐僧肉、唐生血【第5更】2017-11-15 16:24:9Ctrl+D 收藏本站

    孔明萱的确是比较受唐省长的欣赏,为什么呢?倒不是因为瑙她长的毓秀端庄,而是孔女有一定背景,她的姑姑是前鲁济军区司令谭国胜的老婆,凭这层关系来说就与众不同了。

    所以唐天则让唐生叫她阿姨也是有一安基础的,不然他能随便拉近与下属的关系吗?

    只是唐生不清楚这一节,而他更想到了另外一面去,因为孔副秘实是个很熟美的女人,让老妈知道了老爸在信任一个比她年轻的漂亮秘书副长还了得?柳厅长的脾气可是很牛的。

    唐天则也没和老婆说过这些,就怕老婆对自己产生了欲盖弥彰的怀疑,所以他不敢说。

    孔明萱本人也有这方面的忧虑,她怕给唐夫人误会了,其实没什么,但人总会乱想嘛,现在可好了,给人家儿子撞见了,还有了小毛刺儿,只怕好不了,她心怯的望了眼唐省长。

    唐天则倒没想那么复杂,笑道:“小孔,那个方胜平,你盯紧一些,多考核考核他。”

    “明白了,唐省长,没事我先出去了。”心慌的孔明萱出来后直拍"su xiong",这可咋办呀?原来方胜平是唐省长儿子的关系?我可把人家骂惨了,但是有姑父与唐省长的交情也不至于把自己怎么样,可与唐省长家人有了毛刺儿不利于日后发展,再把姑父牵累了就更惨了。

    即便姑父谅国胜现在是副国级了是〖书〗记处〖书〗记军委委员总参谋长,可归根结底他是靠着唐系才上去的,没有了唐系在背后支持,姑父想坐在现在的位置上几乎没有可能。

    所以说孔明萱心虚是正常的,她一边搓手一边回了办公宴,一番思量之后给方胜平办公室去了电话,让他再过来一趟,方胜平心都抽抽了,不是吧?孔副秘还要批我第二顿?

    结果,孔明萱前后态度大变,居然亲自给方胜平倒了杯水呢,方胜平可吓坏了,呃?

    “你坐,小方,坐嘛别客气……”孔明萱都不知该说啥“…………稿子写的不错,略有不足之处也不伤大雅,唐省长在看了,对了,胜平啊,你刚才那个朋友和你关系不错?”

    “啊?”方胜平更迷糊了,这是怎么回事?“哦………,不错不错,真是不好意思了我检讨,今天是我的失职,主要突然碰见了他,不招呼一下也不行,我女朋友和他女朋友是好姐妹我也不能装着没看见他,孔秘书长,我以后不会再犯这种错误了,还请孔秘书长原谅。”

    “也不是什么大事,谁还没个朋友呀?我刚才的态度也不好,你也别往心里去………”

    “怎么会呀孔秘书长,我我我…………”方胜平激动了,是我的稿子被唐省长欣赏了吧?纤以孔秘书长立即态度大转变?从孔秘办公室出来他还在为自己的精彩稿子得意呢。

    可是,在唐省长办公室他看了几眼那个稿件,微微摇了摇头,“这个方胜平还是放不开啊,规局太小,没锻练过的同志都这个样子,视野太窄,缺乏干工作的魄力,你看看……””

    唐天则居然递给了儿子看稿子,唐生就接过来瞅了几眼,“嗯,有点小农意识,守成有余进取不足,不过,爸,天眼中你说的,他是欠乏锻练啊,有必要扔出去锻练一下的。”

    “过了年吧,明年三四月让他去经贸口上历练一下,把视野拓展开再说”唐天则点头。

    快中午的时候,唐生从省府出来,出来前老爸也告诉了他孔明萱的背景,唐生才清楚。

    但是这次遇见孔明萱,却让唐生有了另一个想法,在车上,他和陈姐商量,“陈姐,弄点我的血给我爸和我妈尝尝鲜吧。”血也给人吃?当然了,他的血是变异基因的,有大用。

    “怎么?你替柳妈妈产生危机感了?我看唐爸爸不是那种性格,和你截然不同的。”

    “呃,怎么在你眼里我是个淫贼吗?”唐安摸着鼻子反问陈姐,他极少被陈姐调侃的。

    噗,陈姐单手掩嘴笑了,“我可没那么说哦,“大少爷,可不敢打我啊,我在开车呢。”

    “唉,我也没那么想,我爸不是那种人,和我不一样,人生理想不同嘛,我是看见孔明萱突然察觉我老妈老了,眼角有鱼尾纹了,我心疼啊,弄点我的血,混他们饭里去,嗯?”

    “人还有不老的?不过弄点你的血给唐爸柳妈倒是行,西游记里的唐僧肉吃了能长生不老,现世中的唐生血喝了能延年益寿,虽没唐僧肉那么牛叉,但是增进十几年的寿数是完全有可能的,的确有延缓衰老的作用,也能促进〖体〗内器官新的变化,给你爷爷也弄点尝尝?”

    “那是,把老爷子的寿数能再延长几年的话大事可定,不过这么做会不会有逆天意?”唐生蹙了一下眉头,冥冥之中似有定数,若刻意去改变一些东西,难免引起其它的变化。

    陈姐也是无神论者,但宁老爷子给唐生的灌顶秘输颇让她震惊,不然他现在能有这么聪明?感情报陈姐以为与这些有关,作用当然是有一点,但真没那么明显,因为宁老爷子精通的是玄学地理命术,而不是什么政治经济商业,唐生能这么厉害主要是多了那一世的经历。

    “呃,也是,“……老爷子那里还是先算了吧,他老人家命硬,我们刻意为之反而不好,以我对老爷子的身体状……了解来说,几年之内却对没问题的,他老人家心胸开阔,气机顺畅,正是老来寿益之兆,你直接叫唐爸柳妈受益倒是做儿女的本份,算不算有违天意天心吧?”

    那晚唐生就拉着唐瑾去家吃饭了陈姐下厨,表面上回来敬个孝心让爸母开心一场,实则唐生把自己的血滴进了爸妈的碗里去,而唐天则和柳云惠啥也不知道,变化却悄悄有了。

    其实唐生的变异血也是根屈打成招接受者个人的体质吸收情况分强弱的,体质机能差一些的或有轻微排异性的肯定效果差一些,而老爸老妈都四十多岁了,人入中年,体质器官肯定抵不住年轻人所以吸收方面要差一截,倒没指望他们变成什么超强的人,改善了就行。

    话说父母与儿子的血液那基本是无差错的,吸引虽差但相融性极强,当晚就体现出来了,他们二人过夫妻生活时唐省长前所未有的表现了一回,事后柳厅长还问“你今咋了?”

    唐省长的回答是“我也不知道,就觉得吧沉身是劲儿,而且事后都觉得怎么累,怪了。”

    “是不是今儿心里想着别人来着?比如我听说有个孔副秘书长就挺受你赏识的?”

    噗,唐天则翻白眼了,“什么呀,她是谆国胜老婆孔妃的侄女,你看你看哪去了唉!”

    “那你怎么不和我说?是不是有什么不好开口的地方呢?”柳云惠问时神情很轻淡的,不点没表现出她是在吃醋,似乎就是在讨论一个很客观的小问题,要问问丈夫是什么原因。

    唐天则知道老婆表面风轻云淡,可她骨子里就是吃醋了不过这醋吃的唐大省长很舒坦,为什么呢?因为我老婆爱我呀,不爱我能吃醋吗?他苦笑道:“我就知道这事你在心里有数,下面有些人翻口舌吧?这么些年了,你还不清楚我的为人?当然,我绝对和你儿子不一样!”

    噗柳云惠笑出声儿来,“别拿我儿子说事,有道是父子天性这个不好说,只是我儿子从小井坏了另外是新时代新观念对他的冲击太大,他和别人不一样,没见他现在干多夹的事业?没点与众不同的地方也说不过去呀,你就不同了,你是几十年代的人?对不对?”

    “那你是怀疑我对孔明萱怎么怎么样了?”唐天则很认真的问,他想知道老婆的真想法。

    柳云惠轻轻摇了摇头,“你呀,不行的,你和咱们儿子不一样,没可比性,其实儿子也是后来才变的,去江陵之前也没咋变,有色心没色胆,我还不清楚他?但到了江陵后就彻底失控了,我们都好象不认识他了,这个问题我现在也没想清楚,至于那个孔明萱嘛,我承认她比我年轻,但我坚信唐天则不是见异思迁的男人,我就是提醒你呀,人言可畏,睡你的吧。”

    “呃,吓了我一跳啊,我还真以为我老婆变傻了呢,睡觉……”两个人还真是理解对方。

    这个小插曲把唐爸柳妈的真情深爱和相互信任表述的够清楚了,但是唐生打喷嚏了……

    “呃,谁数落我呢?啊欠…………唐生一连三四个喷嚏打的,揉揉鼻子,“八是我老妈。”

    唐瑾爬过来笑道:“柳妈妈肯定说你什友了吧?你这个健康一个宝宝怎么会打喷嚏?”

    大床上滚着唐生唐瑾宁萌,豆豆与小嫣还坐在电脑那边PK着呢,这两丫头玩牲大。

    “我也很少见唐生会打喷嚏,要说他是感冒了,打死我也不信啊。”宁萌也这么评价。

    唐生在床上就坐了起来,再次揉揉鼻子,“还是有些痒,不会继续打吧?我去卫生间修理一下鼻毛吧,八成是它们在做怪“……”他就光着身子下地去了,唐瑾在后面喊,“内裤!”

    真汗,这荒唐的后宫生活,大被同眠了好几个美女,也就是唐生,换个人早死透了吧?

    唐生压根寻了个借口,一转弯他就溜进梅妁卧房去了,这边唐瑾和宁萌打赌中,“猜!”

    “猜什么?”唐瑾反问宁萌,萌美女道:“打赌唐生不会回来和我们挤床了,赌吗?”

    唐瑾翻了个白眼,“不赌,我明天会收拾他的,对了,萌萌,公司的事咋和他说呀?”

    “呃,你不是真的要考虑那个林之励苒建议吧?就这么个破商务城投入刨乙吗?”

    “也不是要投那么多,我就是想公司走多元化发展,反正有不少人才了,再要又引”

    宁萌龇牙了,“刚赔了,沏万啊,眼下公司还在继续亏损呢,我不去说,我怕挨煽。”

    PS:这两天又写的顺畅了些,居然又码出一个五连更,月票形势不容乐观,肯请兄弟们更给力一些的支持,都月中了,相信有些书友出了第二第三张月票,希望大家考虑一下投给浮沉吧,看在我还算努力的份上。

    上个月的这个时候,咱们的月票早过千了,这个月好象总体数据都在下降,月票总榜的第九第十名也才,心来票,搞不清咋回事了。

    兄弟们,再给浮沉些鼓励,好不容易写顺了,希望五更能继续下去。

    再求月票,请大家支持浮沉!!~!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