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太子爷

第0898章 王静VS吕虹【第3更】

第0898章 王静VS吕虹【第3更】2017-11-15 16:24:37Ctrl+D 收藏本站

    经济是一种武器,用之得当能为国家赚来利益,用之不当也会给国家造成损失,双面刃。

    武力做为这个世界最底限的威慑力量,一般不会轻易动用,经济战争引的失败也足以使一个国家沉沦下去,不是非要从**上灭了人家的种族,那样做会被世界人民声讨指责。

    老美倒是经常动粗,但是人家太强大,就不怕给你们指责,指责算个鸟,老子脸皮厚。

    在国内,象唐生这要瓣公子足以横行无忌,他怕谁啊?谁也不怕,但是为了家族展,他又不能那么做,踩人也要先找踩的由理,要打出檄令才能支踩,踩的众人皆服,踩的他们都给喝采,哇,踩得好踩得爽,踩死那***吧,要么不过瘾啊,这时收手还显示气度呢。

    如果你把谁打残了,揍废了,老百姓们一看你是个魔王,心里都怕了,敬而远之,一但你有落难之时,必然是众口一声的讨伐你,灭除你而后快,因为你太霸道了,人家怕带害。

    这是个很肤浅的道理,民心民意用在哪里也是无往而不利的,站稳了脚跟才能搞事嘛。

    话说王静与眼镜哥悄悄联系之后又与蓉女碰了个头儿,然后,她就接到了伍居士女人吕虹的邀请,感情伍居士派出他爱人继续向王静动攻势了,不过正好,王静也奉有唐生的秘令要针对这个女人,正如他的理论,你伍居士能打我女人的主意,那就要小心你的女人了。

    可以说唐生身边的女人都是心志奇坚的女子,这也是他不乱搞的结果,没操守的女人肯定不搞,搞来干啥呀?就为给将来她跑出去恶心你吗?所以唐生搞女人之前会摸清对方的性情,轻浮的不安份的女人绝对不搞,搞完肯定郁闷,没几天她就和别人好上了,你多惨?

    伍居士也是对自己的女人吕虹充满了信心的,他不信吕虹会背叛他,他们相交多年了,情感沉淀极其深厚,吕**必然一心为自己谋福利的,而吕虹本身也是个异人,心坚如铁,刮深如海,真不是谁都能下手拔撩的普通女子,站出来就能独挡一面,太熟谙世情了。

    与王静相约在一家酒店的雅间,时已近午,正好该吃饭了嘛,王静和蓉女一起来的,蓉女一袭**制服,英姿飒飒的美样儿,没有戴帽,短很精干,却不失秀靓,绝对的惹眼。

    叫蓉女来就是想让她精道的目光看看吕虹的底子,王静一直以来也看不透这个熟媚的女人,只知她有心计,有一身媚功,也曾百般的说服自己和她共享伍居士,只是自己没兴趣。

    王静这种大咧咧的个性看似随意,当年更为伍居士拍摄三隐录,但她有操守,你再御女有术我也看不上你,你好老啊你知道不?你要是象唐生那样的小帅锅,我***早姓伍了,还能认识唐生啊?可是现实不是这样的,从一开始就排斥你,至死不变,伍居士干瞪眼。

    其实大洋马似的王静对那种事并没有很大兴趣,不否认有生理上的需要,可她经不起挞伐,和唐生做每次也坚持不了二十分肯定大呼小叫的求饶,反倒是她对前戏中自己采取主动的那是阶段充满着浓郁的兴趣,这也是她把男人定位在小的原因,小一点的好哄呀,我想怎么弄就怎么弄,从王静的心理说就是我耍你,而非你耍我,在唐生面前就变成了我侍候你。

    如果让王静去耍伍居士那样的老头儿,估计她先把去年吃的饭都吐出来,坑你姐啊?

    从一开始王静就爱俊秀小帅锅,所以和唐生一见钟情,那是拼命的追啊追,至死不休!

    伍居士也看的出来,想要把王静策反,可能性不大,强制性的手段还行,他不是没有机会把王静强制了,但是情谊方面下不去,与王静既然是‘哥们’,可见他们的交情极深,在伍居士最失意的时候,王静和安枫是他最要好的朋友,这是段情谊,永远压在居士心头。

    话说回来,伍居士不是没操守的男人,往往那种做大事的人,都有操守和原则的底限,他最后就是死,也要让自己死的有尊严,让对手去佩服,而不是让你当他是一陀屎的无视。

    王静之所以对伍居士和吕虹念一份旧情,也是清楚他们不是穷凶极恶之辈,不然早断交了,眼下伍居士投在王彦湘匡世杰阵营为他们出谋划策是自卫其主的一种选择,好比两国交虞不斩来使一样,斗归斗,为不是人的问题,而是形势造成的一种冲突,是利益的冲突。

    “……我朋友蓉蓉,虹姐近日来容光焕呀,我都奇怪你们两口子怎么一下入世了?”

    吕虹和蓉女握过手后,朝王静笑道:“夫唱妇随吧,我这人什么脾性你是了解的,倒是说,我打心眼儿不乐意与生哥儿做对,其实居士也和生哥儿很谈的来,但是,男人啊,心里总是藏着抱负,我小女人家家的,有时候也不能完全了解,另说居士也曾想同化生哥儿,但是你知道没能成功,他们在根本性格上有一点区别,道不同不相为谋,各有各的立场吧。”

    唐生是很欣赏伍居士,后来王静告诉他,伍居士邪性很大,就安枫和他能合的来,别的男人肯定不行,他们在一起饮酒做乐之后会互相换了女人玩,唐生听罢,至此远离居士了。

    尼玛的,坑你少爷啊?这世界大了,真是无奇不有,什么人都有,和你接触危险啊。

    王静后来又给唐生做了分析,伍居士之所以有这样的想法,最初还是建立在他搞人家老婆的嗜好上,他自已压根就没有心爱的女人,在他来说,女人就是一件衣服,随时可以换。

    问题是你拿女人当衣服,人家别人不这么想啊,你感情上不纠结,人家别人受不了呀。

    那个安枫肯定头让门挤了,他和伍居士在这一点上是有共识的,不过王静说,他和伍居士换的女人也是他的情妇,而不是他的至爱,他的至爱他从来没得到过,所以他无所谓。

    伍居士也不是傻蛋,才不会拿吕虹和他换,而是弄个了小情妇,大家就这样互相裹哄。

    如此一个居士,唐生能和他深交吗?当然不会了,正儿八经的事还做不完,谁***有功夫陪你瞎折腾?你以为都象你吃饱了饭没事做啊?说穿了,啥都能分享,唯独女人不行。

    另外,唐生也是看出来了,伍居士纯是捡别人的便宜,你没有自己的至爱拿女人当衣服,可以随便的去换,但是我们不行啊,你有玩人家老婆的特殊嗜好,我不一定有啊,是不?

    如此一来,唐生也看到了伍居士的弱点,那就是他没真心真意的对待吕虹,虽然他们在一起多年了,可他们的心没能交融在一起,只怕两个人心照不宣各有所图吧,谁能知道呢?

    有一点可以确信,伍居士对吕虹这样的情结,她不可能没想法,她心里肯定有想法。

    王静授了唐生密旨,就是准备从吕虹下手的,既然女人是我的弱点,同样也是你的弱点,我以其人之道还制其人之身,也是很正常的,我的女人没那么好搞,是因为她们和我一心,你的女人就难说了,因为你和她不一心,这就是你的弱点,话说回来,如果吕虹不被伍居士放在心上,那她在伍居士心里也就不占多重的位置了,即便把她拿下了,作用也未必大啊。

    不过,一但把吕虹策反了,她就是第二个眼睛哥了,那么第一阶段的对决就将胜出。

    对伍居士就象对王彦湘他们一样,一下肯定搞不定人家,何况这个伍居士修为精深,目光歹毒,气脉玄学很是有一套,观气就能看出势运,根据地理布局更能看出许多端睨,这样一个异人,能好应付吗?谁知道人家还私藏着什么压箱底的本事?他会完暴露吗?不会的。

    大家都派女人出来试招,那应付就是了,你试我,我也试你,直到摸出对方的底子来。

    蓉女听吕虹和王静说话也不插言,就是静静观察她,她就现自己看不透这个女人,心下不由一震,原来是隐世的高手啊,难怪伍居士这么放心的派她出来呢,果如小情郎应料,居士两口子深藏不露啊,自己都瞧不透的人,那肯定是身怀绝技的异人,绝对不容小觑。

    “虹姐,咱们的关系一直是不错的,我也很信任你们两口子,如今一下搞成这样,大家心里也未免都会纠结,你也知道,不是唐生和居士立场不同,对居士来说,他为谁谋事也一样,何况唐家的势力不次于王匡苗他们,只是居士的某些嗜好太独特,唐生不能接受。”

    吕虹温婉一笑,点点头道:“不是生哥儿不能接受,能接受的也不多,但是居士不会勉强谁接受他的嗜好,他从来没和生哥儿提过,应该是你和生哥儿说的吧?所以生哥儿才避着与居士接触,其实这种事就是玩乐的小事,登不上大雅之堂,爱玩你就玩,不玩谁勉强你?”

    王静翻了个白眼,“虹姐,我自然是唐生的相好,肯定要告诉他一些事的,这无可厚非,唐生回避居士,是怕与他相处久了被其作风感染,大家一起泡一个浴池里洗呀涮的,日久必不当回事,那就乱的开始,所以唐生要掐掉这种苗头,私下里咱们姐妹说个实话,你对唐生有兴趣,可我对居士没兴趣,当年咱们拍三隐录时居士也邀请过我,我要是肯早就湿身了。”

    吕虹又道:“静妹子,居士也是心胸宽阔之士,这一点你心里有数,生哥儿不愿意做的事他怎么可能勉强?居士的操守你更了解,以前你多少次醉在紫轩,居士有的是机会上你,甚至我都劝他把你霸王硬上了,但居士只是置之一笑,他说旦夕之欢毁了哥们情谊太不值。”

    的确,王静十分信任居士,而居士也对得起的她信任,不然也轮不到唐生染指王静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