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太子爷

第0904章 拉你垫背的【第1更】

第0904章 拉你垫背的【第1更】2017-11-15 16:24:47Ctrl+D 收藏本站

    藤野奈恢复了被禁制的能力,也就觉以自己本身的异力配合新变化的体质居然强了不知多少倍,同时心里也震惊这种变化,难怪李秀普那么嚣张呢,唐生的精华液这么厉害?

    此时,菱俊野唤入几个凶悍保镖,摆出一付要用强的架式,瞅着藤野秀子淫笑了。

    “奈子,你可以先离开,把她给我留下好ok了……嘿!”菱俊野抬手指了下李秀普。

    藤野奈其实对菱俊野这种男人极其讨厌,这家伙是有点头脑,可是一见了看得入眼的女人就秀豆了,他和唐君相比差了好大一截,唐君针对女人一是情感,二是某种目的,他呢?纯粹就是泄欲,想显示一下你的能力吗?你怎么可能和唐君比?她笑道:“秀子脾气不大好。”

    “哈……我就喜欢烈性的,”菱俊野盯着李秀普的目光越热烈了,却忽略了藤野奈的警告,藤野奈肩头一耸,朝李秀普摊了摊手,“秀子,我去外面等你吧,你应付一下菱君。”

    随着藤野奈出门,身后就传来了菱俊野的惊叫,“呃……你这个贱货敢抽我?给我……”又是嗷的一声,叫的极其凄厉,李秀普动手了,她早忍到了极限,这个**实在是欠揍。

    菱俊野的保镖也不乏好手,但是和李秀普一比都差了一大截,料理他们如果砍瓜切菜,三下五除二就全摆平了,一个个瘫在地上鬼哭狼嗥,菱俊野这时琢磨过藤野奈说她脾气不好的意思了,可也迟了,这时候头给揪着,正反几个耳光抽的头晕脑涨,“我的菱俊野……”

    “菱君很贱啊,爱好挨抽的都有受虐倾向,我虐人倾向很重,菱君很想做我的奴力?”

    “哇,藤野秀子,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我菱俊野,是三菱的菱俊野,我会叫……”

    啪啪啪……又是五个耳光抽上去,刚才还很英俊的菱公子这时变成了猪头,藤野又飞起一脚,准确的踹中他的蛋根部位,菱俊野口吞白沫了,“三菱的菱俊野?是个蛋吗?没听过。”

    就这样,李秀普把菱俊野一行人搞成猪头之后施施然离开了,当晚唐生也收到了消息。

    第二天上午,杨小棠出现在了泉城机场,唐煜亲自去接了她,在车上把情和他说了一番,杨小棠也告诉他,“我二舅柳云刚已经调到财政部了,具体职务还没安排,最低也是司长吧。”

    “财政部?不是说要去央行吗?”唐煜在车上就搂着杨小棠了,对这个有野心的小女人,他是很重看的,眼下大难临头了,他更是心生一计,“小棠,如果我娶你当老婆,你……”

    “什么?”杨小棠有点吃惊的望着唐煜,你娶我?尼玛的有没有搞错?你比我妈还大。

    “小棠,这有什么好吃惊的?我多年前就和我老婆离婚了,我给你法定的妻子地位!”

    无疑,这是唐煜的杀手锏,他知道不用这招不行了,唐生一但对自己动了攻势,那自己就完蛋了,南丰陈家何等风光,昔日也是资产百亿的豪门,最终是什么下场?比不了人家。

    是的,如果领证的话,杨小棠真会动心,法定妻子就意味着能分走老家伙一半财产,他手里少说没有十几亿?那我不是达了?杨小棠沉吟了,另外老唐煜那方面能力强悍,年龄大又怎么样?这是什么年代?老头儿娶少女的缕见不鲜,“那行,但有条件,先给我1亿。”

    “没问题,我立马给你过帐一亿,然后去领证,但你得领我去见你姑姑柳云惠。”唐煜心说,你不要我也得给你,我就是要把你拉下水,我看唐生怎么对我下手?我让他投鼠忌器。

    这天中午,柳云惠可就闹心了,外甥女杨小棠领着她姑爷来了,让她闹心的是姑爷唐煜比自己的年龄更大,之前也不是没见过唐煜,但交往很少,在江中省城时,他和二哥柳云刚倒是有很多交往,但是柳云惠绝没想到唐煜有一天会成为自己的外甥女婿,这太坑人了啊。

    唐生收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已经下午了,当时他正窝在蓉女爱巢和关瑾瑜卿卿我我呢。

    “什么什么?唐煜和杨小棠领证了?我靠,有没有搞错?杨小棠她头让门挤了吧?”

    “儿子,他们中午来见我了,我都看见那个证了,是今天才领的,这里面有猫腻吧?”

    “是啊,老妈,老唐煜与我有间隙,我最近刚动了清洗他的攻势,江中那边成立了联合调查组,对他的中环大酒店和中环音影公司开始走法制程序了,老家伙偷漏税很严重的。”

    噗,柳云惠郁闷了,那么唐煜和杨小棠领证就有说法了,柳厅长多聪明?“那咋弄?”

    “老妈,开弓没有回头箭,唐煜迟早是一颗要爆炸的炸弹,早晚的结果都一样,他是拉着小棠姐云给他垫背的,也是想让我手下留情,你可能不知道,早些时候因为他儿子调戏唐瑾,我就把把唐兵收拾进监狱了,他一直耿耿于怀,这个人在经商方面没有道德规范,不讲什么原则,我一直对他不冷不热,怕他影响老爸的仕途展,他大该嫌我冷落了他,现在和老王家的人搅到一起,天生的反骨仔儿,我怎么会用他?小棠姐,怎么说呢,她自做自受。”

    柳云惠这才明白了原委,但儿子真是长大了,居然懂的那么多,很早以前就看出唐煜靠不住,所以对他利用之后若即若离,始终不拉近关系,果然,现在暴了一场小小危机。

    “儿子,你看着处理吧,老妈不管这些事了,小棠的事让她自己去决定,妈支持你。”

    还能说什么?关系到丈夫和唐家,柳云惠就没辙了,即便有心回护一下外甥女,但与大局相较,外甥女的做法有违唐家利益归属,“还有,儿子,小棠好歹是你表姐,留一份情面。”

    “我知道的,老妈,我能不想这些吗?但是唐煜他肯定打错了算盘,大形势变不了的。”

    柳云惠收了线又给丈夫打电话说这事,唐天则也是叹了口气,“老婆啊,相信你儿子吧,那小子办事我放心,什么人能用,什么人不能用,他比我还清楚,小棠那里,你别想太多,儿子会留手的,唐煜不过是拉她去当挡箭牌,搞不好是丢了夫人又折兵,别管他们了……”

    不管怎么说,唐天则和柳云惠肯定对杨小棠有看法了,不知轻重,为利舍名舍脸,唉!

    唐生也没太当回事,心说你拿杨小棠来挡灾?你觉得的挡得住吗?当然,也不能说你无知,但你小看了生哥儿的魄力,他搁了电话继续逗弄瑾瑜,而瑜总不堪撩逗,早气息吁吁了。

    又是晴天白日,唐生架起喀秋莎入巷,撑的瑾瑜明眸转媚,檀口张的老大,“要命啊!”

    对于年龄已经三十四五的瑾瑜来说,此前不识男女肉味,经唐生这小魔王百般逗耍,一度陷入**迷区,憋的幽怨丛生,这次终是如愿以偿了,昨日新瓜初破,今日再续激情。

    她双手扣紧小男人的坚丘,腰身也拱迎着,每一声娇吟都附合着喀秋莎的每一记深探,那种涨满被撕裂的痛且爽的感觉在全身蔓延,三十多年的积怨,可不是一次两次能肃清的。

    唐生缓而有力的动作在加快加大;瑾瑜压抑的"shen yin"也在增高分贝,这是连锁反应。

    客厅中,陈姐一个人在喝着茶,甘婧去了蔷馨重工总部替瑜总察工作,不敢呆在家里。

    里面的动静,陈姐听的一清二楚,知道小魔王在刻意扫荡瑾瑜的积怨,听着他们的动静,自己也难免起生理上的反应,虽然早习惯这种情况,但每回也必免不了要产生相应的反应。

    唐生手机再次响起,陈姐就接了起来,线端传来了杨小棠的声音,“唐生,我是你表姐。”

    “不好意思,我是唐生的助理小陈,他正在休息,有什么事请在一个小时后再联系。”

    “哦……是陈姐啊,你告诉唐生,我晚上请他吃饭,我现在到了泉城,务必转答呀。”

    傍晚时分,唐生在某酒店雅间见到了杨小棠和唐煜,他仍旧是笑容可鞠的模样,唐煜心里头虽恨他入骨,表面上不露丝毫,仍是往日一惯的谦恭之态,生哥儿长生哥儿短的叫。

    然后他找了借口说上洗手间,其实是给唐生和杨小棠聊话的机会,这家伙老奸巨猾。

    “生表弟,你这遭得救救我,我都和唐煜领证了,你就不能手下留情吗?就算看我是你表姐的份儿上。”杨小棠也不做作,打开天窗说亮话,开门见山,拐弯抹角也没啥意思了。

    唐生微微一笑,“棠表姐,这事怎么说呢?那边要查唐煜公司的帐,说明他有问题,我有多大的能耐替他遮掩?遮掩的结果是把我的那些关系也牵累进去,再说了,人家都不傻,分得出轻重缓急,谁会陪你瞎会闹啊?唐煜的问题很大,兜不住的,别说你们领了证,你们就是生了孩子也没用,你现在要做的就是把自己的屁股擦干净,不然你的前途也保不住。”

    听到唐生绝决的口吻,杨小棠花容失色,硬把眼泪挤出来装可怜,“生表弟,救救我吧。”

    “这不是救不救的问题,棠表姐非要和他沾在一起,急匆匆的在今天和他领证,看来老唐煜没少给你好处吧?”唐生直言不讳的点破了她的难堪之处,杨小棠忍不住脸红了起来。

    “好吧,生表弟,我承认我是有点鬼迷心窃,话说他快六十岁了,他不给我好处我能和他结婚吗?这奋斗一辈子为啥?还不是为了钱权利欲?我也没那么清高,我就是特俗……”

    “棠表姐,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不劳而获的结果可能是要付出代价,你该想的到。”

    “生表弟,好歹我们也是表亲,断了骨头还连着筋的,已经这样了,我能怎么办啊?”

    “怎么办你自己方量,我也是无能为力,对了,我还有约会,不陪你们了,再见……”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