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太子爷

第0910章 这么欺负人?【第3更】

第0910章 这么欺负人?【第3更】2017-11-15 16:24:54Ctrl+D 收藏本站

    “……春花秋月何时了,情事知多少,小屋昨夜又春风,女人不堪回被窝中……”

    关豆豆一大早起来看见拥搂着唐生还露出光溜溜身子的瑾一姐就忍不住编诗调侃了,宁萌和小嫣忍不住娇笑起来,唐生倒是挣开了眼,但是唐瑾仍八爪鱼一般纠缠着他的躯体。

    “这个女y才也会学会做y诗了?”唐瑾感情也睁着眼的,却没有要起床的迹象,豆豆下床时故意把他们的被子给掀了,她也懒得动弹,“关豆豆同学,我警告你,小心挨煽。”

    “哇,看看我们瑾姐姐的身段儿,那叫一个曼妙诱人啊,从我这个角度望过去,能瞅见神秘的沟地,风吹草低见谷溪,流水唏沥沥……有没有很yd啊?小嫣快拿相照,留念!”

    唐瑾有点不堪了,回腿勾起江被子把身子遮了起来,“等你姐姐有空功夫再收拾你。”她继续半压着唐生睡觉,“唐生,我不知为啥,今儿好累呢,幸好是周六,不然还要去公司。”

    “那啥,瑾总,是不是放我起来呀,我憋了一泡尿啊!”唐生苦笑着,想去放放水呢。

    “少哄人啦,你一般憋了尿会硬邦邦的,现在这种状态分明没有憋着吗,继续睡!”

    她是存心捉弄唐生,给制裁着的状态还硬邦邦个蛋啊?他苦笑,“膀胱硬邦邦的了。”

    宁萌还坐在床侧没下地呢,闻听唐生这话就笑了,“膀胱在哪啊?我帮你摸摸看呗?”

    关豆豆一边套睡裙一边道:“听说离的前列腺很近,从**儿摸进去就知道了,哈……”

    一大早,他们就闹成了一摊,几个美人儿就要把唐生翻转过来摸他的膀胱,看硬了没有?唐生大呼救命中,“陈姐啊,快点来,非礼了啊,有没有人管啊?陈姐,你在哪呢?快来。”

    “别装了你,陈姐教给我们怎么帮你揉前列腺的,我们也练练手,这事也不能老是劳驾陈姐不是?摁住他啊,我先摸摸看……”关豆豆最能起哄捣乱了,第一个指出指头进攻了。

    倒是说,陈姐真的老干这种事,原因是唐生体质特殊,前列腺老是憋硬,指压有助于缓解那种状态,她能准确的找到前列腺的位置,可是关豆豆她们找的到吗?这是纯粹的非礼。

    等陈姐进来时,可怜的唐生给四个美少女压了一身,惟独光腚露出来,他挟紧着,关豆豆一时还不好下手,见陈姐直的进来了,四个小美女娇笑着一轰而散,唐生才算保菊成功。

    “我靠,陈姐,你迟来三秒我就**了,这帮魔女没得治了,你教她们按揉前列腺了?”

    “没有,有一回不是给豆豆撞见了吗,她以为我们搞龌龊,我就解释给她听了呗!”

    “汗,这个关豆豆欠收拾啊,敢带头要犯上作乱,”唐生接过陈姐递的睡裤先套上了,陈姐笑了笑,把手机给他递了过来,“刚刚祈莲又来电话,又有一堆资料要向你汇报了。”

    “嗯,叫她来吧,过了个年,积压了一大堆,我都头疼,都说总理日理万机,我才管了几家公司,就累成这样,总理真不好当啊,通知一下甘婧,让她回来,给我当随身助理。”

    陈姐笑着点了点头,心里却知道甘婧将是下一个正式步入唐后宫的女人了,姐妹们曾对祈莲热议,这个美少妇庄洁秀丽,和唐生相处久了也难免会令他有点想法,现在唐生要调甘婧回来,应该是出于一种这样防范的本能,不管他心里怎么想防范,却暴露了他的潜意识。

    别人看不看得出来,反正陈姐是看出来了,不然你调甘婧回来做啥?这是唯一解释。

    其实还真是这么回事,唐生一向对**没太强免疫力,祈莲又是熟中之熟,偏性情温柔,神情腼腆,易羞涩,种种神情表征很易勾动男人们的占有欲,骨子深藏邪性的唐生受不了。

    随着几个集团的日益壮大,唐生真是没有那么多的精力去应付方方面面的事物,诸女只是按他的战略意图操纵集团展,有些大事非得和他商量定夺,没唐生最后拍板不敢执行。

    另外,唐生也认为甘婧经过这段时间的锻练,足以回来担当自己的大秘书长了,更有祈莲协助,她们足以撑着这个秘书团的大小事务,而祈莲也不方便时时刻刻的向唐生汇报。

    不过,上午陈姐与甘婧联系之后,才知道她刚刚赶回老家陵京去,说是家里出了点事。

    “家里有事?”唐生微微一愕,“闲着也是闲着,咱们去陵京秦淮河畔逛逛也不错嘛!”

    陵京,六朝古都,江南之重镇,自古兵家必争之地,其战略地位是十分的重要,做为华东省的府,陵京同样是副省级城市,扼守华东枢扭,并是电子车造化工为主的工业化城市,更是长三角经济区第二大城市,经济达自不在话下,而陵京风物,更是名传天下。

    极少有人不知道秦淮之名,风月胜地,古今文骚士子最喜欢的地方,比八大胡同更出名。

    当然如今的秦淮可不是什么风月胜地了,它只是陵京市辖区之一,是副厅级行政级别。

    甘婧的父母就住在陵京秦淮区的夫子庙乌子巷,话说乌衣巷也曾是有名的豪门世居之所,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东晋时期前后两任宰执王导和谢安都曾住乌衣巷。

    现在呢,一般老百姓住在了这里,豪贵的味儿早在千百年历史长河中散尽,惟留其名。

    甘家是普通人家,甘婧父母都是普通工人,女儿甘婧后来成了空姐,他们也蛮傲骄的,空姐是令人羡慕的一个职业,不是谁想当就能当的,好象一提空姐,选联想到她的素质。

    如今这网络上乱叼叼的,把空姐说的很不堪,空姐都是美女呗,免不了要祸害这个群体,再后来甘姐遭遇了唐生,人生命运改变,她悄悄的从空姐行列走了出来,但家里人不知道。

    甘婧也不知道怎么和老爸老妈讲,我下海了,去做生意了?会令父母担忧的,一个女人家家的,又没有底子,你做什么生意啊?你不是被人包养了吧?她怕父母这么想,所以一直保密着,可事实也就是那么回事,没全半养也是半包养状态了,这就叫甘婧更心虚了好多。

    她每个月还是象以前那样给家里寄一些钱,不敢多了,敢父母怀疑,家里还有个弟弟,如今也走上了社会,学习不算差劲儿,可高中念完却没考上大学,后来自费进了计算机技校学校,两年后的今天也算学有小成,搞一搞计算机维护什么的也能凑乎,自己养活自己呗。

    甘婧的弟弟甘敬也和姐姐的性子差不多,很稳重,很刻苦,平素学的也行,一考试就慌神儿了,考得那叫一个一塌糊涂,他很郁闷的,为此放弃了补习再考,钻入自己喜欢的计算机一行,有时也悄悄联系姐姐,要点零花钱什么的,姐姐也会悄悄的给他,小日子也还行。

    这次出事就是甘敬,他和学校同学搞对象,女方家势不错,其父是陵京市的副市长,不同意女儿和穷小子甘敬在一起,再说女孩儿在陵京大学就读,倒是给甘敬方便继续勾搭的机会,一来二去两个才二十岁的少男少女就弄床上去了,前些时女孩儿肚子给搞大了,去流产的事让其母得知,副市长夫人大雷霆,居然把甘敬送上了法庭,说他是QJ,真汗死了。

    一场官司把甘家的平静打乱了,甘家的堂亲甘保国也是秦淮区的副区长,开始也耐不住甘婧父母的央求,曾出面帮着说过两句话,也托了托人情,但都无济与事,对方是副市长啊,更兼任市政法委副书记**局长;在政法一界拥有着足够的影响力,根本就扳不动人家。

    甘敬的QJ罪名要是成立,他最少要去坐三年的班房,虽说还年轻,但却要背负一世的沉重坏名声,无非是自由恋爱生了关系,结果人家非要说你是QJ,这也太冤枉了吧?

    甘婧回家后也是一愁莫展,她就说现在混的不错吧,是有钱,可你有钱也塞不进去,没门路呗,这年头儿还得说有权,权双钱有用,你再有钱也花不出效果,有些人不敢收你的。

    甘堂叔也是副区长,是正处级的干部,但比起人家的副市长就差一截,人家还是市委常委呢,在人家眼里,你这个市辖区的副区长,根本不算什么的,因为这事,他还遇了冷遇。

    结果这几天甘家堂系也在纷纷指责甘敬,说这孩子屁也搞不成个屁,大学考不上,还学会QJ了,这下好了,QJ了领导干部的闺女,自己要被判刑不说,把堂叔的仕途都搭上了。

    甘婧心有不甘,弟弟正要是QJ也不说了,可分明是给陷害的,对方是以权压人,扭曲了事非,这是要彻底陷断他家女儿和甘敬的恋情,你一个穷小子也想娶我家闺女?梦着吧。

    甘家人心想,我们不娶就是了,也不至于非要把他送牢里吧?他们搞大肚是双方情愿。可是后来女方反口了,或许是迫于她母亲的压力,说是甘敬"qiang jian"了她,甘家人也没辙了。

    甘婧倒是有心把二世祖唐生叫过来给想想办法,但又一想,他在华东陵京这边认识谁呀?从没听说他来过这边的,倒是也知道唐生的背景好象挺大,但又不确定,别看她跟着瑾瑜楚晴那么久了,实际上她们之间很少谈到唐生的背景,就连关家的事也少提,和诸女一起时谁也不会专门讨论唐家如何如何,大家心照不宣,知道的全知道,不知道的也不知道。

    所以呢,甘婧一直以来也没搞清唐生到底是什么背景,总之这个小男人能量是不小的,另外和唐生也没有生那层最亲密的关系,她有些后悔,弟弟的事,这边后天就要开庭了。

    一切都似无法挽回了,甘婧为之愁苦,偏偏下午唐生打来电话,“婧,我在陵京机场”。

    ……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