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太子爷

第0915章 玻璃淋浴房【第4更】

第0915章 玻璃淋浴房【第4更】2017-11-15 16:25:0Ctrl+D 收藏本站

    第o915章玻璃淋浴房【第4更】

    “……比起‘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萧’的扬州,‘杨柳风千树,笙歌月一船’的秦淮河可是毫不逊色啊!”夜风徐徐,一艘华美的画舫飘荡在明月映衬下的秦淮河中。

    舫头上唐生和甘婧携手站在一起,千年胜地今夕游,物是人非,早改变了它的模样。

    “我是感慨啊,就我这样才高九斗学富六车的英杰人物,就算生在东晋又或其它什么朝代,那也是风口浪尖儿上的一盏领航灯呀,什么王导谢安刘裕之流,统统得臣服。”

    “哎呀,少爷,你就别吹了,王谢古居就在左近,你就不怕千年冤魂冒出来和你理论?”

    “哈……婧总,倒不是咱吹牛,我生那肯定是一代人杰;我亡也心然是一代鬼雄;别说他们了,就是曾经冤死在秦淮河中的无数女鬼也得对我顶礼膜拜,嗳,对了,女人我泡的多了,还真不知道这女鬼是什么滋味呢……”唐生夜话女鬼,甘婧心惊的不由往他怀里钻。

    嗯,这就是我们二世祖的目的,他还朝一边的陈姐挤了下眼儿,看看,这泡妞儿手段。

    陈姐掩着嘴轻笑,对唐生的作派早就熟透了,他一得闲空儿必须肠子花花的想泡妞儿。

    经历了陵京刚开幕的一场事,甘婧把一颗芳心已经牢牢的系在了小男人的身上,此世再无脱走之望,认命了吧,这么一个覆雨翻云的人物给我撞上了,默默跟着他也好过平凡一生。

    心志坚的女人们一般都有越自我的理想,不排除她们想作为的心思,也不排除她们潜意识中的那一丁点虚荣,是人都有这样的想法,我们都不是圣人,我们沉浮在七情六欲中。

    甘婧也不是例外,何况早和唐生关系暧昧了,借这次机会正式走入唐后宫吧,我也是她们中的一员,想一想自己昨天之前比陈洁离得唐生都远,心下多少有点感慨,要努力吗?

    形势却在一夜之间转变,江瑾集团在唐生授意下泡制出了一个甘副总,自己一夜成名。

    唐生很会利用各种形势,回了家也有得和唐瑾她们解释,甘婧弟弟给诬陷QJ了嘛,我能袖手看戏吗?政府方面又借不上力,只能是从经济商业方面营造迫人的形势了,倒不是刻意要宠甘婧,我是有各种理由的,这一点大家要理解嘛,如此一来各种载道的怨声就没了。

    所以唐生现在要做的就是和甘婧在这个宁静的夜晚去享受2oo8年的秦淮新风月情调。

    夜租的画舫是相当的高档豪华,它做为这个旅游区新生的水上飘移宾馆是令人赞叹的,也可以说它是复古式的新式小油轮,它具备小油轮的部分现代化功能,有卧室和小酒厨。

    外表看上去,画舫还是保持着古香古色的风格,内部设置的硬件也都是复古化的,这样的夜舫租一夜是很贵的,不亚于五星宾馆的豪套价格,你住五星宾馆未必有这样的享受。

    弟弟甘敬的事再也不能扰乱甘婧的心绪了,她完全的放心了,之前和唐生与关瑾平的接触更探明了华东省委的意图,他们摆开架式要与徽省一较长短,论经济总实力,徽省还真的及不上华东这么犀利,但是论车造工业,人家徽省的优势就明显了,江淮集团的车行销全国,而且定位在重汽市场,这一点上和辽汽相接近,早在o4年前,辽汽就有收购江淮集团的打算,但是最终因为方方面面的原因放弃了这个战略,与江淮汽造相比陵汽的衰退更显窘迫。

    立足车造行业客观的审度陵汽与江淮集团的优势,要说后者更具备令江瑾捷豹动心的优势,为什么?江淮车现在拥有全国的售车渠道,这就是大优势,反观陵汽,基本谈不上什么终端销售渠道了,无论是菲亚特还是依维柯现在都卖没销量,而且滑铁轮的定论已经下了。

    眼下,华东和徽省都在研究怎么抓住这次大机遇,谁都知道江瑾集团的2oo亿投资只是第一步,周边产业一但达起来,后续投资少得了吗?能登上这艘已经迈上国际舞台的巨舰是各方最大的心愿,无疑,此后省内的gdp总值会有一个量的突破,省委现在都急眼了。

    江瑾捷豹方面,假借甘敬事件造成了甘副总的心情不畅而把这个战略的脚步放缓下来,唐生也要趁机观察各方面的反应,好多有利的形势就会在这时候暴露出来,能抓就抓嘛。

    “风还挺凉的,咱们进去吧。”才是四月中旬,即便在江南岸的陵京也不是很热,夜半时河畔湿气重,风寒一些也是很正常的,甘婧是拿定主意了,今儿就便宜这个小爷爷吧。

    唐生的体质当然不怕风寒,但是甘婧没受过唐氏精华液的必造,体质方面还是普通人,“好,我们进去吧,把你再弄感冒了,甘妈妈还以为我怎么欺负了你呢。”甘婧就捶他一下。

    只能说小舫还是够小,卧室的紧凑和小酒厨的狼狈就不用提了,但是那张洁净的双人卧床还是很能给人温馨感觉的,甘婧瞥见床心就慌了,想起陈洁给他欺负的那一幕,天呐!

    记忆中他那喀秋莎凶悍的狰狞形象还清晰的留在脑海,我怎么受得了它的蹂躏?唉!

    在小的不足两平米的玻璃淋浴房里冲洗时,甘婧只敢背后着卧室里的那张床,一共就那么大的空间,床和玻璃淋浴房没离三米远,她都不怎么自己是怎么洗的,寸缕不着的把背臀腿展示给外面的那个家伙,她真的无法叙述此时心里的那种颤抖滋味,他,在盯着我吗?

    突然玻璃门给推开,甘婧惊呼回头望时,赤果果的唐生已经挤了进来,“啊,快出去。”

    “我见你好象不会洗了,磨磨蹭蹭的,进来帮帮你啊,咱俩互洗吧……”唐生可有够无耻的啊,甘婧惊羞的差点闭过气去,明知道今晚要被那啥,可这一刻真的到来时她也惊恐。

    空间太狭小了,想不挤到一起都难,她用足全身力气把唐生的雄躯扭的朝着里面,摁着他不许转回身,好象女警官要对男嫌疑犯进行搜查似的,“不许动,不许转回身,我给你洗。”

    唐生本来想扭回身呢,屁股给掐了一把就没敢再动了,甘婧又说给自己洗,那倒也行,他就不动弹了,“那感情好,我求之不得呢。”甘婧又羞又气的,却也没办法,就给他洗上了。

    结果一洗就收不了场啦,她最后都把自己贴在唐生背上了,两个手在前面捣鼓着,唐生半仰着头直哼唧呢,“婧总,那里在翻起来洗才洗得净,哦,不能用劲拧,断了玩什么?”

    “断了呗,省得你欺负人……”甘婧轻声吐着娇语,不防给唐生回手一巴掌赏在"qiao tun"上,煽的她贴的唐生更紧了,两个手就不敢用劲儿了,温柔的翻啊撸的,喀秋莎却越涨越牛了。

    要知道甘婧还是头一遭,根本不懂怎么取悦面前的小男人,手法生疏的令唐生抓狂。

    “婧总,我快疯了,咱们就在这里面弄吧,省得把床上弄污了。”他是指头一下有血。

    甘婧再用劲拧他的大鸟头,啐道:“我才不,我给你撸出来,改天吧,今天我怕啊……”

    “改天就不怕了?今儿是在水上,在秦淮河水中啊,在幽波荡漾的画舫,咱们不用动它都自己晃,多省事啊?哦,婧总,手下留点情,光用力不行的,这不是力道的问题,是要讲技巧的,还是我来弄你吧……”唐生实在忍不住了,扭回身在她惊呼中就开始了征服……

    玻璃罩里两个人紧紧纠缠在一起,唐生的吻太强大了,无所不在,从站着吻进行到蹲着吻,甘婧意识渐渐恢复时,才现自己两条腿都架在他双肩上了,手紧紧的兜着他的脑袋,这个令人羞至无以复加的姿态差点把她震晕过去,但是无法阻挡从骨盆中心散荡开的快感。

    第一次,甘婧无比的被动和羞涩,唐生也没准备让她主动侍候自己,思想还有点传统的女性不可能在第一次去唆你,所以他直接架炮了,就在玻璃淋浴房,就在雾气升腾中……

    “啊……唐生,我会死吗?”甘婧被剌破时自己就挂在唐生身上,她做梦也没想到自己的第一次会在这种环境和这种姿式下完成,那种被撕成两片的痛疼感清晰的撼动中枢神经。

    长驱直入,抵入溪底,给予甘婧最深沉的穿透,她檀口大张,泪水纷纷,一狠心,双臂松了一分,让自己的柳腰下挫,“弄死我吧,唐生,我是你的,”她暴了,吻住了他的唇。

    半个小时后,二次冲洗之后,唐生才把甘婧抱到床上去,也正式拉开秦淮河的春夜;

    当然不用怀疑甘婧的凄惨,即便唐生怜香惜玉的尽量轻柔,甘婧也承受不起几轮冲击,只是她嘴上不说,痛苦的神情却在反映内心的感受,唐生哪还忍心蹂躏她?换过姿式之后,他仰躺下来,朝面色红似火的甘婧挤眼儿道:“刚才我可以亲的你魂飞天外了,现在你亲我。”

    “打死你啊!”甘婧羞愤的无地自容,坏蛋,让我亲你的喀秋莎吗?脑海里再次那夜陈洁的俏脸贴着喀秋莎的糜腐一幕,天呐,现在轮我了?她颤抖着,拿起软枕盖住唐生的脸。

    唐生怎不明白甘婧的想法?盖就盖住呗,他也没拿开软枕,却伸粗壮的双腿圈住了跪起来的甘婧,似怕她跑了一般,婧美女哭笑不得,抬手轻煽怒峙的喀秋莎,然后偷瞄了一眼卧房的门,心虚的舒出一口气,才掠开额前一缕秀俯低了螓,轻启檀唇,柔探舌尖……

    有些结果是不可必免的,比如被呛的冒眼泪,被喀秋莎上头喉咙处爆,她倒是挣扎了,可是唐生的手兜着她的后脑勺,坑死你姐了啊,全咽了啊,一滴没浪费,有这么欺负人的?

    后半夜在甘婧的娇嗔撒欢中渡过,天蒙蒙亮时甘美女才蜷卧在小情郎怀里睡过去……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