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太子爷

第0924章 郝大省长【第1更】

第0924章 郝大省长【第1更】2017-11-15 16:25:14Ctrl+D 收藏本站

    第0924章郝大省长【第1更】

    郝东明南下,不光是为了和华东省谈‘北电南输’的大构思,同时要找唐生商量事。

    这段时间唐生在陵京坐起风云,又引起来了一片目光的关注,唉,这小子,太能折腾了,走到哪都不叫你心安呐,小小一个开局就把华东省委和徽省的磨擦给加剧了,真会挑拔啊。

    在这之前,徽省马鞍市就在诟病陵京,本来它们是很近的领居,马市人有钱,一溜一溜的往陵京去充当消费者,可后来不知谁给整出个说法,诟病陵京这边的人,没一个去马市投资的,你们哪怕小小搞点地产呢,坑爹啊,什么也没有,然后呢,马市人就不往陵京去了。

    陵京是六朝古都,的确有它吸引人的地方,但起于地缘政治的小毛剌儿却磨擦起了两市人们的拗劲儿,你不尿我,我还不尿你呢,你们看不起我们,我们也不去你们那边消费了。

    总之也不知是谁给嚷嚷的起了个头,在网上或是媒体上就开始互相攻讦诟病了,汗死。

    这就造成了华东和徽省高层官员的一些看法,老百姓们说的也不是没道理,据实一查,还真是那么回事,这就开始了磨擦与争执,从经济到政治,最后到人文生活,一言难尽啊!

    如今呢,更妥了,唐生过来是火上浇油,让江瑾捷豹对陵汽和江淮集团同时伸出橄榄枝,这就挑起了两家更大的争执,果然,两大省委直接就上阵交了锋,各自派出副省长出马。

    这些情况郝东明是清楚的,别看他在长江以北的江中省坐镇,对周边省份的关系或矛盾也不无研究,做为省一级官员大都关心这个,地域政治是他们要精研的一课,因为他们不可呆在一个省份工作到老,下一届就有可能挪去其它省,至少要对周边兄弟省有个认识嘛。

    “唐生啊,你说你一过长江,就把华东和徽省搞的鸡飞狗跳了,上面有大佬在说江瑾的闲话啊,呵……前两天我在京里汇报工作,冉国正也谈到这个问题,他说磨擦未必是坏事。”

    “哈……我看也是,很能调动省委老头子们已经暮气沉沉的工作情绪啊,再说了,江瑾是来投资的,他们自然是举起双手双脚的欢迎,不争是不可能的,200亿,不是小数目。”

    在‘莫愁小居’,唐生专门订了雅间招待来华东谈大项目的郝东明,两个人的茶几间摆着郁香味很浓的香茗,陪坐的是楚黛老总关瑾瑜汪楚晴,她们还没有离开,一半天才走吧。

    昨天,郝东明就和华东省政府靳世凡省长带队的欢迎组进行了接触,一天不会谈出什么,只是开了个头儿,具体协作由双方的常务副省长去细谈,这边楚黛集团的楚晴会配合谈判。

    国资委近期要召开工作会议,传达国务院有关工作指示,瑾瑜最迟一两天赶回京城去。

    聊了一会华东这边的事,郝东明就谈他自己的事了,“……最近啊,江中在研究个大政策,准备在全省十二个市同时实行中小学校九年全免教育制,在这个基础上还要提高教师们的福利待遇,初步做了下预算,每年省财政要在这方面投入三个亿以上,还不算地方投入。”

    唐生微微一怔,记忆中的那一世,好象在2010年后听说某市某县全免了中小学生的学杂费用,但是一个县必竟不大,能有几个学校?可是一个省就不同了,但是按照一年三个亿的投入来说不多,只针对中小学不算高中在内,这是第一步,不过这个政策的确是得民心。

    全民义务教育喊的是一句口号,义务是什么?义务是不要钱,学杂费又是什么?是要花钱的,所以有些东西很难说清的,江中省政府明确提出免去全省境内中小学校的一切学杂费,这就是突破,未来它的影响放大,各省效仿,全民义务教育的大政策才会一步一步的实现。

    “三个亿的预算不多啊,分到十二个市,他们连3000万都拿不了,三千万能干什么呀?”

    郝东明苦笑了一下,“这只是省政府财政在最初的预算,这项政策离不开地方政府和有关大型企业的扶助,省政府制定了五年计划,每年追加三亿预算,五年加到十五亿,这就基本把问题解决了,但是在起步之初,资金的缺口部分还需要各市和驻境企业解囊相助啊。”

    全省十二个市得多少个中小学校?普通的按一个市35所小校和10所中学来算,加上县里面的最少也有100所学校,12个市的话最少也有1200所学校,这是个平均数据,15亿均摊给1200所学校,每所学校也就拿到125万,一所学校一年耗掉125万也是紧巴巴的。

    这里面不包括教师们的月薪在内,倒是说,那一块走另外的教育系统拔款,地方市县级政府和一些企业再追加一点,凑200万给学校没有问题,有些县里的学校也用不了200万,这样的话大的多给点,小的少分点,应该说问题不太大,对于一个省财政来说,每年要负担15亿的教育经费,也不是小数目啊,但是解决了这个问题,无疑是一项利在百年的大功绩。

    “东明伯伯,我看省财政第一年出三个亿太少了,这一炮要打响,直接一次搞定呗,您说挺好的一个政策,江中这边提出来了,结果一拖五年,未免小家子气,人家别人效仿,一年就搞定了,岂不是煽了我们一巴掌?让我说十五亿不多,全省境内还没有1000多所中小学校吗?只多不少吧?他们一家连150万也分不到,每个月也就10多万,能做什么呀?”

    郝东明又苦笑,“这些钱无非是给他们补学杂费的亏空,15亿的预算是从减免项中得来的数据,而且学校乱收费问题也要并纠正,你呀,不当家不知道柴米贵,我这个省长难当。”

    “东明省长,我看唐生说的有道理,咱们提出的口号,叫别人拿出先领功?不妥!”

    瑾瑜这时插了一句,楚晴也道:“是啊,东明省长,江中省又不是没钱,别抠抠缩缩的。”

    给楚黛集团这对老总调侃了的郝大省长哭笑不得,“你们呐,别嫌我哭穷,这二年江中的日子好过了些,多亏了江中八大局的崛起,连带着一片周边企业也兴旺起来,再就是江齿凤汽这样的大集团,现在又有了全国最大的涡轮VGT动力总厂,好日子还没过二年呢,我就提出了中小学全免制政策,老百姓是说好,可是官僚们骂我败家啊,我就得缓步推行了。”

    的确,郝东明做为一省省长,要顾及的方方面面太多了,四处都是伸手要钱的,他制定的15亿教育拔款是以后每年在这一块要支出15亿,不说是他,未来继任者压力也大啊。

    “东明伯伯可不是没魄力的干部,这趟顺路到陵京就是找我哭穷的吧?”唐生看出来了,以郝东明的智慧,他会看不出政治上利益点所在?开什么玩笑,他非要说五年计划,哪来的什么五年计划?以江中省现在的实力,一年搞不定都会叫人家笑话,07年省内GDP总值杀进全国排名前十,不光是全国瞩目,中央国务院也在关注啊,本来江中是全国倒数的省份。

    郝东明呵呵笑了起来,“反正啊,我确实是有相当的压力,以后每年都要额外追加15亿预算,前三年,非得朝你们伸手化缘了,这个给也得给,不给也得给,我没办法啊!”

    言罢,郝东明就大笑起来,唐生和关汪二女也笑了,“给,当然给,晴总和东明伯伯商量这个事吧,要我说,省财政追加是省财政的事,地市区县是另外一码事,不能让他们轻松了,把这根弦崩紧三年,为将来减免高中大学也能奠定基础,江中争取率先成为全国第一个实现全民真正义务教育的省份,而且教师的待遇要也要相应提升,这方面,楚黛全力支持。”

    要的就是唐生这一句话,郝东明感慨万千,这项政策一但在江中全省实施,定要引起全国性的轰动,挨骂是免不了的,但上面肯定会把江中立为典型,用以鞭策其它省份的发展。

    “另外,东明伯伯,和我爸联络一下,鲁东也可以一起试水,选择泉城和青市这两个副省级城市先实施,把辽东花和大津市某区也拉上,那就更轰动了,幅射效应会很强的啊。”

    郝东明微微点头,这不是勒紧裤带要出政绩,各地情况不同,实施阻力不尽相同,在江中,窦书记肯定是全力支持,省委和下面的市委也多数支持,尤其是江中八大局所在城市,和江陵凤城,都是铁杆的支持,所以说江中在全省境内推行9年减免教育制时机成熟了。

    唐生心里清楚,老爸想在鲁东实施9年减免教育制,只能是选择一两个城市去做试点,没有全省境内推行的可能性,即便这样政治上的阻力也不会小,其它各方面条件也不成熟。

    转回头,唐生和宁欣去逛紫金山雨花台了,第二天关瑾瑜就飞京城,参加国资会工作会议去了,楚晴则陪着郝东明省长折返江中南丰,去具体磋商9年减免教育制方针政策。

    在陵京,唐瑾她们也跟着玩了两天,就匆匆返回了泉城,那边她们也有自己的事业。

    其它诸女该走的也走了,邵小珏林菲龚永春她们一行返京;栗丽和眼睛姐去了香港,那边可能要成立分公司,在那边眼睛姐很熟,黑白两道都有关系,办起什么事也很方便。

    碧秀馨华英秀端木真夫妇所罗门卡丁去了俄罗斯,去与军工大船厂进行谈判。

    江瑾老总罗蔷蔷也不留在这里等着给华东省委或徽省高层搔扰,她直接返京,然后领着楚雄东陈征等人去了德国,要和戴姆勒公司进行新的接洽,就国际领域的合作协商勾通。

    陵京,甘婧为主与华东徽省大员接触,玉美王静倩倩秀普吕虹她们也都没走。!~!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