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太子爷

第0930章 形势迫人【第3更】

第0930章 形势迫人【第3更】2017-11-15 16:25:24Ctrl+D 收藏本站

    第0930章形势迫人第3更

    企业文化这个东西要搞,用它来凝聚职工斗志和思想是有必要,职业对企业没有属归感,就象一个人不想回家一样,长此以往下去就要出问题了,家都不想要了你指望他做什么?

    但是神东文化现在不太好搞,分成几个大版块的,比如江瑾是江瑾楚黛是楚黛华远是华远,各自为战,根本就谈不上统一,神东的概念只存在于极少数的高层,那么只能是各搞各的了,王静这里发行的神东刊物只能传达到各集团老总这一层次,具体指导他们建立属于各集团自己的文化,有了这个体系,日后合并也就方便了,但是现在不搞肯定是不行的。

    当祈莲接到正式通知时,心下不免激动,神东总部聘任祈莲女士为神东总集团总裁办第一副主任秘办主任;从这天开始,甘婧顾问公司只存在于名义上了,实则并入了总裁办。

    再一次见到唐生时,是在陵京的某个茶馆里,唐生悠闲的在这里逛荡,品验陵京几千年来形成的精粹文化,六朝古都的文化还是浓郁深厚的,古往今来数朝帝王建都于此,虽都不长久,但也为它积累了较厚实的文化底蕴,抗战时期陵京人民曾惨遭涂炭,举国为之缅怀。

    往事都化作了历史的尘埃,但它留在人们心中的不仅仅是一个痕迹,有些东西无法抹煞。

    茶馆雅室中流淌着复古式的音乐,低沉而悠扬,荡气却回肠,很容易令人沉浸在对某些往事的回忆中,直到甘婧和祈莲进来,唐生有所察觉,露出笑容对二人微微颌首,“坐!”

    简短的一个字,却叫人听的心舒意畅,唐生从来没有架子,但是随着一些人对他的了解,都不自觉的生出了对他的敬畏之心,做为唐生女人之一的甘婧也不能例外,祈莲更不堪。

    眼望着这位神态闲然风轻云淡的唐大少,总是感觉有一股压力在胸臆间徘徊不去。

    如果唐生只有三五个女人这么少,甘婧也不会有这么大的压力,但偏偏不止三五个,这就叫她无形之中有了一定的压力,后宫委的正式成立,也叫所有女人有了这样一份压力。

    虽然唐后宫是组织性纪律性极强的规范性组织,可越是这样它才越形成了某种压力。

    王静在坐,陈姐也在的,她是大少贴身不离的侍护,只要有她在的地方基本上唐生就在,这两天王静跟的唐生很紧,关于神东文化的分创建,关于唐生心中对总集团发展战略的构思,在国内又或国际上,神东给它自己是怎样一个定位,这些都要了解,不然神东文化无从创立,无法把它的战略总思想贯输给各集团的第二阶梯的老总们,他们清楚这些才有利于发展。

    王静跟着唐生,就是不断的与他勾通这些,她也就成了唐生第一个思想接受者,借好怕笔端再把唐生的战略思想传达到下面,这几天王静就黏着大少,有时候一边施展她傲世的蕉技一边聆听他的思想贯输,王悍马最大的嗜好就是啃蕉了,唐后宫中她堪称第一蕉女王。

    刻意的修补着她认为已经出现的那一丝裂缝,其实唐生不认为他们之间有裂缝,但是王静要那么想也没办法,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吧,所以悍马每每乞蕉就唇时他也都允了。

    有一点得承认,没谁比我们的二世祖在私生活上更荒唐了,但是这种糜腐在唐后宫中不算什么,用王静的话说,我乐意啊,我们又没影响社会治安秩序,我们也没有宣传这种文化给世人,也没在公众场合有过类似的表演,你还不让我们彼此享受?法律上也没明文规定。

    “你们坐吧,我和陈姐外面溜达溜达去……”王静知情识趣的站了起来,挽着陈姐出了雅间,其实就是在外门的厅廊里站着,为了甘婧和祈莲方便和唐生说话,也没别的意思。

    甘婧过来在唐生身边坐下,侧过的膝盖蹭着男人的腿也不在意,“祈莲非要见你……”

    唐生点点头,见祈莲坐在侧面的沙发上,也只是坐了个半个屁股,小心翼翼也紧张的模样,倒不如以前落落大方了,其实这和后宫委正式成立有关,有一股风潮影响了她的情绪。

    “莲姐,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我又不吃人,”唐生笑着说话,又对甘婧道:“没什么吧?”

    甘婧侧附在他耳畔低声道:“依我看还是后宫与非后宫造成的影响,神东又没对外公开。”

    唐生很是蹙眉,我用个人这么难啊?但眼下的确形成了这种态势,也难怪人家这么想,“婧总,你也去溜达,我和莲姐单独谈谈吧。”这话叫祈莲更紧张了,啊,要和我单独谈?

    甘婧临走还给祈莲丢了个眼色,等她合上门时,祈莲都听到自己心脏怒搏的声音了。

    “莲姐,你在甘婧顾问公司干了也快两年了,你的能力和才华我一直是欣赏的,我不认为你干不了现在的工作,要是有什么思想负担,可以放一放,谁要是说你的闲话我来处理。”

    “别别……”祈莲更惊恐了,那样的话还不是我得罪人啊?这么一大家子人,我这个非后宫成员得罪的起谁呀?“少爷,我我是怕我做做不好,把我的副主任撸了吧,行吗?”她是在纠结这个,还是第一副主任,要知道后面的倩倩秀普吕虹可都是后宫成员啊。

    “你做不好,她们更做不好,我知道你的意思,怕倩倩秀普吕虹她们说你?可实际上她们在这方面都不及你,倩倩无非是挂个名,我准备送她去进修财务管理的,秀普就不说了,纯粹是挂名的副主任,她更胜任保安性质的工作,吕虹也就是管点琐碎事务,她在这方面也没有积累和锻练,包括王静在内,也不能胜任你现在的工作,而且王静主要搞神东刊物这方面的工作,主任也是挂名,实则总裁办的日常工作是你在主持,你跟了我快两年了,我还是了解你的,面面俱到的心思,方方面面都没有出过错,这样的人才去哪找?嫌薪水少?”

    噗,祈莲听到最后一句脸都红了,“不是的……薪水很多了,我我我就是……”我就是没法说啊,其实也是,你叫人家怎么说呢?她也不是非要入宫,可眼下是形势迫人啊。

    唐生说了这么多的意思就是你不要把后宫与非后宫看的太重,可是白说了,她就纠结这一点呢,“唉……我是白说了,那你过来,坐我身边来……”这个提议叫祈莲心差点蹦出来。

    但是腿发颤的她还是艰难的移动着身子坐了过来,一付待宰的羞涩到极至的不堪模样。

    腿紧紧挟着,手紧紧缩着,头垂的好低,呼吸都快没了,眼睛只敢看唐生的小腿部分。

    “莲姐,我一直都很尊重你的,这一点你想必看出来了,当然,我这个人的作风你心里也有数,我倒不在乎再发展一个后宫成员,也许这样对你来说会好一些,你怎么想呢?”

    这是赤果果的交流了,祈莲恨不能找个地缝儿先钻进去,要晕倒了,“我我不知道。”

    一句‘我不知道’等于把心思表明了,这方面还得男人主动,人家必竟是薄脸皮的女人,而且还是传统观念较重的女性,不是在你身边有近两年的了解,这时怕早给你吓跑了吧?

    “你不知道我就当你同意了,”唐生还能看不出来?在矛盾中她选择了认同,不然肯定不会说这样的话,而且会激烈的反对,硬等人家说我愿意,那也不现实,他伸手摁住祈莲的大腿轻捏了一把,祈莲就浑身打颤了,生命中的第二春在这手摁来时揭开了华丽丽的序幕。

    “那就安心的工作吧,秀普吕虹她们在这方面还需要你指拔,也不要客气,工作就是工作,该批的要批,她们有纰漏我找你算帐,我有揍女人屁股的毛病,你到时别羞。”

    “我我知道了……”祈莲纹声应诺,后来她是怎么离开的茶室都忘了,感觉虚脱了。

    中午,许毛毛又约唐生,那个吊靴鬼元林还是跟着,唐生也不是很讨厌他,可这家伙一付看己不顺眼的恶心样让他心里很不爽,我又没抢你女人,你至于吗?就算我和许毛毛如何如何,也是她乐意,你不怪你自己无能却来敌视我有毛的用?有些男人失败就失败在这里。

    毛毛刻意与唐生接触,近日来与甘婧交集,却没有半点进展,第二次引荐了徽省的毕副省长,可是在交流中没有实质性的进展,甘婧不会说什么的,对江淮集团的摸底还没有完。

    分两头进行摸底考察的队伍正分别对陵汽和江淮集团进行一些必要的审核,包括集团的资产债资和现行的市场经营等等,要全面的做面准确的审定,在这个基础上才能谈收购。

    毕东兴代表徽省省委也初步给了一个关于收购江淮集团后的政策,比如省政府会在哪些方面开绿灯,会在税项上给予什么样的免制,会在支持上给予什么样的待遇,诸如此类。

    同时,华东省委关瑾平也在公开的接触中向江瑾捷豹提出了谈判草案,省政府给予的各项政策性支持是明显高于徽省的,只因为陵汽比不上人家的江淮集团,扶助上只能提高。

    匡世杰参与了这些谈判,也和甘婧照过一两次面,但他不是主导谈判进程的主要人物,甘婧倒不怎么瞅他,这叫匡太子的虚荣心很是受挫,他私下里汇总了这边的所有情况给伍居士,让他帮着分析分析,想个对策,能把江瑾捷豹的投资留在华东,这是目前第一要务。

    因为匡家虞略的调整,也因为老王家浙南腹地受到唐生的威胁,王匡暗盟已不攻自破,当然这只是经济策略上的破盟,在政治高度上他们不会弃盟,不然根本无法与老唐家对峙。

    “午后有闲暇吗?咱们俩找个地方好好聊一聊去。”许毛毛悄声约唐生,显然有目的。RO!~!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