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太子爷

第0946章 老部下【第5更】

第0946章 老部下【第5更】2017-11-15 16:25:43Ctrl+D 收藏本站

    的确,对唐生来说,百十来万叫钱吗?唐瑾她们拿着几个亿在瞎折腾,他也没当回事。

    话说唐生身上是没人民币,但他随身揣着现金支票本子的,掏出来给毛毛一张百万的,“…八十万不够整,还是一百万吧,看你是我干姐姐的面子上,有了还,没了就拉倒……”

    看看二世祖大方的,毛毛龇牙了,咱们还没干啥呢,你就给我一百万啊?你坑我呢?这么说是你把我包养了啊?我可是省委书记的千金,不过人家没说这是包养费,是有借条的。

    毛毛刷刷刷的写了借条,拍给唐生,“拿好了啊,丢了我可不认帐,二嫂,支票你拿着。”

    陆芸舔了舔嘴唇,不是吧?我头痛的事就这么三言两语给解决了?不对,这姓唐的给毛毛一百万,岂不是毛毛给他活生生的套住了?我可不能做这种坑人的事,她就揪着毛毛去里面的休息间了,关上门低声道:“你傻啊,一百万把你买走了啊?咦……他不是鸭子吗?”

    毛毛香肩崩塌,“是不是我也不清楚,我是这么猜测的而已,因为他和几个女人的关系很不正常,所以我那么怀疑啊,谁让他长那么俊呢,这点钱嫂子你先应急把,散伙就散伙,和那种人一起合作搞生意,钱没赚上换一肚子气,何苦呢?唐生是我认了干弟弟的,他敢把我怎么样?我敢抽他,我都抽过他了呢,他乖乖的,一动不敢动的,放心,我拿得住他。”

    毛毛吹着牛,想到自己给他欺负逼迫的逃回了杭市的狼狈,可不能在嫂子面前露了馅。

    “这样啊?倒是说,我也看他不象个那种人,气质真的很好呢,言谈也很稳重的啊,不过嫂子可告诉你,他要是敢以此要胁你,你就说话,咱们就和他拼了!”陆芸捏着拳头道。

    外面的唐生自然是能听见里面毛毛和陆芸的小声交流,他和陈姐对视一眼无声的笑了。

    这次唐生下徽省是有目的,就是要来亲自看一看这边的情况,而且他对徽省老许比较有兴趣,回鲁东这几天和父亲交流,说到徽省许奉天时,父亲告诉自己,老许曾是你爷爷的旧部,后来犯了小错误,他就觉得没脸见老首长了,所以自己离开了唐老爷子身边,再不以唐系干部自居了,即便老爷子一直没说啥他什么,许奉天心里也别扭,觉得对不住老首长。

    后来就淡了,在其它世家眼里,也认为唐老爷子放弃了这个犯了错误的部下,实际上这些年来,许奉天的言行立场都是中立的,而他,绝对不可能靠向老家唐以外的任何一系。

    那么,唐生的徽省之行就意义,对毛毛姐也自然更是不同的看了,百二八十万在他眼里算什么?九牛一毛而已,何况毛毛为自己害了相思还病倒,他心里暖哄哄的,这美人儿!

    唐生大体的对徽省和许奉天进行了一番了解,这老爷子是有点刚愎自用,但后来渐渐改了,就因为那次错误,在他心里永落下了病根子,这么多年了,也不知这个疙瘩解开了没有?

    如今已经六十一岁的许奉天,最多也就任完这一届吧,将来身体状况还好的话,中央会考虑他退到二线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而不闲置他,他一生都在奋斗,一辈子没松懈过。

    不知是否是天意,当唐家小太子出现在徽省时,许奉天也出了问题,不是他的作风和工作方面的问题,是许老爷子身体机能出现了问题,今天一早起来他发现耳朵流出了脓水。

    上午许大书记就悄悄的去了医院拍了脑CT,医生也吓坏了,许大书记脑子里有东西。

    “……小问题,抗美援朝时候留下的一个弹片,别的没什么吧?”许奉天面不改色。

    医生说还需进一步检查,许大书记却摆了摆手走了,告诉他,不许对任何人说这个事。

    可医生不敢兜着这个消息,思想斗争了大半天,他最终还是给陆芸拔了电话,因为陆芸和他们以前是一个医院的,都熟的很呢,而陆芸接手机时正和毛毛在休息间聊着悄悄话。

    可是这个消息让她听到时手机差点就扔地上去,“什么什么?脑袋里有东西?你脑袋里才有东西了……啊?看清楚了吗?”陆芸的手都在发抖了,脸色刷的一下变的无比难看。

    “咋了?嫂子……”毛毛给二嫂的神情也惊出一身冷汗,这汗冒的她立即就精神起来。

    “哦……我是那啥……唉……”陆芸语无伦次了,挂断手机的手还在一个劲儿的抖。

    “说话呀?谁脑袋里有东西了?是我们二哥吗?啊?”毛毛还是听出了一些问题的。

    “不不是,那啥,是老爷子……”陆芸龇着牙,“说是什么弹片,现在也不确定。”

    毛毛就软了,什么?我爸脑袋里还有弹片啊?这么坑我爹啊?这是谁干的呀?她当时眼泪就汪汪的了,“没听说过这回事啊,医生是不是脑袋进水了啊?赶赶紧回家去吧……”

    唐生和陈姐在外面也听到了,呃,弹片?脑袋里有弹片?许奉天吗?他们又对望一眼。

    后来许毛毛和陆芸匆匆出来,只说家里有事,就暂时分手了,也顾不上招待唐生了,当天晚上,许奉天在家里也承认了这个事,一家人非要老爷子去京城总医院做个检查,他死活不肯同意,老伴就要跪着求这个倔老头子了,儿子劝媳妇劝女儿哭,老许就没办了。

    当夜订了机票,第二天上午就飞京城了,到了这边后,老许才给省长顾忠和打电话,只说自己临时有事入京,让老顾暂时主持省委工作,老顾也不会多问什么,只当是私事呢。

    唐生心知肚明是怎么回事,也没敢再打扰毛毛,到这天下午时,还是毛毛先给他打来电话,“……唐生,我在京城了,家里有点事,顾不上招呼你了,你你先回陵京那边吧。”

    听得出毛毛的声音带着哽咽,唐生也不能装什么也不知道吧,“有什么事吧?说说?”

    “没没事……我的病都好了,是是我陪我爸来这边逛逛的,迟些再联系你好吗?”

    “不妨,你有事就先忙你的,我没啥……”唐生挂了电话后也让陈姐订回京的机票。

    随后又给仝倩倩拔电话,让她联系庞娟母亲去关照一下老许,不用说,老许肯定去了解放军总医院,庞娟母亲惠明凡总医院副院长,虽说以老许封疆大吏的身份来总医院看病也会得到特别照应,但他不想嚷嚷的众人皆知,一但给上面得知自己脑袋里有了问题还好的了?

    估计中央领导们一关心,就把你放医院了,徽省的政事还有不少是自己没做完的啊。

    所以老许来总医院看病也很低调,就是家人陪着,也排着队去做检查什么的,不暴露身份自己就享受不了特殊待遇了,在国内,同名同姓的人多了,谁知道你是哪个许奉天啊?

    唐生在天近傍晚的时候到了京城,他没告诉别人,只是通知了宁欣,宁大校亲自驱车去京场接小情郎,然后他们直接就上了青竹山,路上,唐生问宁欣,老许那年岁要是开颅会不会有危险?宁欣就翻了个白眼,“我的少爷,别说岁数大不大,开颅的本身就是大风险啊。”

    “问题是老许脑子里有弹片,不切开脑袋怎么取出来?那玩意不影响脑组织是假的。”

    陈姐却道:“也不是非要切开脑袋,宁欣的太极绵劲足以透过颅壳把那块弹片碾成碎粉,用电钻开个洞,把碎粉弄出来就行了,要整取弹片出来的话,那得切开头颅,肯定问题大。”

    倒不是陈姐瞎说,她本身就是医卫官,而她说的这种方式是可行的,宁欣也办得到。

    “……明天咱们去医院看看情况再说,听听医生们怎么讲,估计还有其它的情况吧。”

    在山上,唐老爷子又见到英伟高挺的爱孙,他就笑逐颜开了,吃过晚饭来到青竹轩,老爷子才开口,“生儿啊,你是没事不往山上来,今儿突然就蹦回来了,不会是看爷爷的吧?”

    “那当然是来看您老人家的,顺便说点其它的事嘛,嘿……”唐生搔着头呵呵的笑。

    “说嘛,吞吞吐吐的可不是我孙子的作风,又折腾出什么动静了?”老爷子也是笑。

    唐生也没隐瞒个啥,把许奉天的事说了出来,末了还道:“……上山的路上我和宁欣陈姐讨论一下许老爷子的情况,结合他心中那点郁结,怕是不太乐观,他心里一直藏着对您的愧疚,虽然您没说他什么,可越是这样越叫他难受,我估计这些年,许奉天是悒忧了。”

    其实唐生要说的是,人一但悒忧了,胸中自然有郁结难舒的东西堵着,积久成痨啊。

    老爷子微微颌首,“许奉天呐,是头倔驴,不过这些年的作为不错,我是看在眼里的,他的脾气改了不少啊,正因为爷爷没说过什么,才叫他憋着劲儿干了这么些年,没想,把这条铁骨铮铮的好汉子憋出毛病了,是我的错啊……”老爷子的眼珠子突然红了,隐现泪光。

    多年出生入死追随自己的部下,自己负伤的时候是许奉天背着自己的下了战场的,一幕幕枪林炮雨中铸造的血色画面令老人家感慨万千,久久的,再无言!唐生道:“您歇着吧!”

    医院里,许奉天核磁共振的结果下午就出来,惠明凡主持的专家会诊得出一致的意见,弹片受脑组织浸腐分裂,对脑组织也做了很大伤害,这些年来许奉天每每头痛欲裂,也正是这个原因,但是脓水从耳朵里流出来还是头一遭,脑压太大了,所以从耳洞泄了出来。

    “没治,先不说切开脑袋风险有多大,切开也无分离弹片和脑组织,脑,太脆弱了!”

    仝倩倩听惠明凡这么说,没救了?惠明凡道:“弹片腐了,开颅治疗的成率低于20%。”

    ……

    PS:还是五更,今天是本年度最后一天了,月票也不要藏着掖着了,还有多少都砸给浮沉吧,我一直在努力,虽然总榜上咱们名次还在第23名,呵,但是大家的票是给力的,在此感谢。

    求最后的月票吧!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