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太子爷

第0978章 羞跑了两个【第2更 求推荐票】

第0978章 羞跑了两个【第2更 求推荐票】2017-11-15 16:26:22Ctrl+D 收藏本站

    “正文”

    苏杭园林,天下冉名,西湖苑这些别墅的建筑风格就是园林式的古朴,可在楼幢外观又套入了一些西式风格,似乎显得更活泼了一些,实际上却把华夏古典园林的真髓给糟塌了。

    “妁总你来看,飞檐下套着西式美女立柱,这玩意儿没点艺术细胞的人欣赏不了。”

    一大早,唐生就和梅妁在小别墅里的开阔huā圃中欣赏这幢偷值千万的精典中西式园林建筑物,怎么看怎么别扭,四条汉白玉雕刻的美女立柱倒是栩栩如生,可上不是大圆穹顶,却是中式风格的飞龙脊狮头檐;檐下再挂一排大红灯笼的话就是“王府,了,越看越有趣。

    梅妁对这些没有研究,轻轻磕了一下他的手臂,道:“别说了,让甘蜻听见心里要有疙瘩的,huā了一千万就给大少爷买回一幢闹心的别墅?你全当欣赏不了吧,叽叽歪歪什么?”

    “呃,我倒没有怪甘蜻的意思,我只是发表一下我个人的看法,淅南那边怎么样了?是不是也该有动作了?近期房价降温的还算可以,除了京沪两地仍旧坚tǐng,其它地方都降了。”

    梅妁心中一动,他一大清早就谈房子建筑之类的,不会是在动这方面的脑筋吧?事实上唐生那个脑袋瓜子里面想什么,别人很难猜得到,他的思维是跨越式的,你以为他在想国内事务时,其实他在考虑国际事务,你以为他为眼下的某些事烦恼时,其实他在想另一桩事。

    总之他想什么没几个人猜得透,他看的太远,你以为他在考虑省内的发展,其实他在放眼全国的形势,你就跟不上他那颗脑袋的运转,东一下西一下,你糊涂了,他还精明着呢。

    “难道你要“江南实业,在淅南地境寸敲也产吗?那玩意儿可是长线投资,搬不走的。”

    “不会,在淅南那边要建立江南实业的总部,黄浦商会就是生动的一课,你的江南实业就象江浦商会那样投资好了,当然,我们没人家那么大的能力,能投入丑劝多亿,淅南境内,一年之内你砸狂所乙进去,咱们的目标是与永兴集团搞竟争,我非得把他挤垮喽。”

    反正和老王家是没打算和睦了,这次魔都的黄浦商会事垩件把王老三彦章给塞进去了,他不想当替死鬼都不行,你以为你有点小权就可以咋咋唬唬了?人家拼着赔一堆钱也要整翻你,当然,因为后面有唐丁两家保驾,不然光靠黄浦商会自己是搞不出情由的,官官相护嘛。

    “我明白了,回头我拟个章程给少爷你呈上来御览,是不是可以借楚黛的“北电南输,也来冲击一下淅南?这样的话我们就联手了,永兴的卢永兴肯定头疼,王彦湘会跳脚的。”

    唐生微微点头,“跳脚不行的,她就是跳钢管舞我也没兴趣看,谁让她屁股那么小呢?”

    妁噗哧就笑了,手在他身后磕他屁股,“你这人也是,专瞅女人屁股啊?”

    “可不是嘛,女人的内在咱们抛开不论,就说外表吧,女人的脸是用来看的,屁股嘛,当然是用来干的,屁股太瘦小的话很坑人的啊,老汉推车的时候撞的两个股沟生疼,这个时候,姆以上的男人都会不爽,还是有肉的屁股撞起来舒服,比如妁总的丰翘,就很好嘛。”

    “流嗯。”梅妁捂着脸跑了,想起昨夜自己被他老汉推车推的那个凄惨就别提了。

    唐生哈哈大笑,他说的自是夹实话,另外他也没有贬低王彦湘,王二小垩姐的骸窄,又是个平屁股,没啥看头,模样倒是还过得去,但细观的话你会发现她有一丝硬朗,趋于男xìng化。

    梅妁刚跑回楼去,祈莲就出来了,对只穿着一袭睡衣kù的唐生多少有一点不适吧,不由俏面飞红,过来就道:“少爷,你看能不能换个人来掌后宫委的内库,我我不大合过。”

    从她的表情能看出来,有人找祈莲的麻烦了,唐生指了指huā圃中的小凉亭,“我们过去说话吧。”这幢别墅真正贵在了占地较广这方面,目测一下少说有五六亩,三层楼前是人造huā圃小园林,植被满栽,还有荷huā池,假山凉亭,楼前有个几米方园的心型泳池,园前有前庭,是佣人保姆之类呆的,融合了停车场,总之十分的奢侈,价值千万也是物超所值。

    在凉厅坐下,祈莲也不知该说什么了,望了望唐生减喊呀呀的道:“总之我我干不了。”

    唐生mō了一下鼻子,剑眉一拧道:“那你爬石桌上吧,你要干不了,我现在就干你。”

    噗,祈莲惊震的差点没晕过去,垂低螓首,“我我能干了。”言罢扭身也跑了。

    别墅某卧室中,唐谨充晋理疗按摩师,替关豆豆同学搓揉给她煽肿的屁股,抹上了精油来回一搓,光亮刺眼的说,双丘颤晃着,唐谨一边还问呐,“豆姐,爽了不?我手腕都酸了。”

    “哦,当然还够啦,你够我的时候怎么说手腕破呀?再搓半个小时吧口,“她悠容的趴着发号施令,因为这丫头把唐谨威胁到了,她要当乖乖女的话,唐谨以后拿谁耍威风呢?汗!

    “下次我煽轻点就走了嘛,这不是给她们看吗?我们四个人势单力孤,就算以后柳小蛮和荣樟紫回来也才六个人啊,在后宫委占不到五分之一的票数,总得多拉几个人过来吧?”

    “我怕称下次更狠呀,用皮带抽我咋办?坑姐呀,再这么整我,我也叛变了啊。”

    “你敢叛变?我让唐生把你小菊huā开发出来,还有你们俩,敢背叛我吗?”唐谨又瞅瞅宁萌和小嫣,二女慌忙摇头,“不敢,不敢!”有没有搞借?喀秋莎碎菊?那要叫救护车的。

    “要说拉人啊,我看把比较孤立的李秀普拉过来吧,她xìng格孤僻,和王静她们合不来。”

    的确也是,李秀普文静中透着传统思维,还是较守旧的,可是王静玉美吕虹一撮人多开明?香烟不理手,洋酒不离口,在生活享受方面还是很奢侈的,李秀普和她们格格不入。

    几今后宫的少壮派以唐谨为首在策划立系,实其早就有系了,只是没公开罢了,宁萌也建议”恍如新来的,那个毛毛,对她好一点呗,反正她和甘蜻也是同学,让陈洁通过甘蜻把这几个人都集中起来,魔都撞上的龙妙香和陈婉香我看也跑不了,迟早便宜咱们家流氓。”

    唐谨不客气的敲了宁萌一个毛栗,“你才流氓呢,半夜钻他tuǐ叉里去做什么?以为我们不知道?敢说唐生是流氓?他才不是呢,再敢乱说话,我让你比关豆豆同学更惨一些哦。”

    宁萌捂着给敲疼的额头吐吐香舌,“说错了嘛,是咱们家男人,这总行了吧?敲死我了。”

    而小嫣中随大流的思想,自己有主见的时候不多,她和唐谨豆豆sī交极好,她们说怎么样就怎么样,这时豆豆翻身跪了起来,扳着手指一数,“我们四个加小蛮樟紫,再加是甘陈李许四个人就十个了啊,稳稳坐实第一系啊,其实人都比较散一些,必要的时候梅妁也会支持我们,毕竟她曾是我们的老师,再就是我小姨,拉拢不过来也不会反对我们的吧?”

    让关豆豆这么一说,还真是,其实在后宫真正能立系的也就那几个人,比如罗蔷蔷宁欣,其实人真的很散,汪楚睛独垩立xìng很强,碧秀馨也是,她们俩关系很好,但是在众姐妹中也没有强大的号召力,碧秀馨有心立个旗杆,但她身在国外,限制了她无法在后宫委中与更多人接触,楚晴xìng子灵静,不会有那种心思,蔷蔷是有,也有一定号召力的,王静玉美林菲她们几个和蔷蔷走的很近,她们几个都不属于少壮派,想不和罗蔷蔷走近也不行啊。

    不过说,唐生这些女人都够乖的,没几个整事的,有不乖的也给他治的服服贴贴的。

    坐在餐厅用早茶的时候,陈姐悄悄在他耳畔说,“小汝人们在屋里讨呢。”说着她就笑了,唐生回手拍了拍陈姐翘tún,低声问,“那她们有没有拉拢你啊?你怎么想的?”

    “我才不和她们玩呢,我是你的人,谁也别想拉拢我,倒是小丫头们蛮能折腾的。”

    “随她们吧,家大就这样,没点小毛刺儿也不可能,大问题不出就PK了,随时汇报哦。”

    王静玉美秀普吕虹几个人一起来吃早茶,祈莲没有来,羞于见人了,唐生心下有了数,这个女人得尽快放倒了,不然人家心老是虚虚的,挂名的不好当啊,只会遭人白眼。

    他又问陈姐,祈莲怎么跑去找问要卸了内库总会计的职?陈姐在他耳畔又说了几句。

    早茶后唐生去唐谨她们屋了,这几个丫头没人吃早茶,一个个衣衫不整的还滚在chuáng上嘀咕呢,“豆豆,你来一下。”他就朝里面的浴室行去,豆豆准备穿小kù的,一见他入了浴室就干脆免了,赤足赤身跳下地追了进去,浴室门一关就粘到唐生身上了,以为要冲浴。

    哪知翘屁股上先挨了一巴掌,“呃,我又怎么了啊?命歹的我,一天要挨多少次煽?”

    “谁让你屁股又翘又扎眼呢?”唐生哼了一声,“祈莲她不好做事的,你怎冻打找她?”

    “啊。”,豆豆脸一红,尴尬的道:“我我就是去找她支一点钱,我说了你替我还的。”

    噗,唐生翻了白眼,“我说过吗?后宫委的款子都走帐了,这样huā多少入多少才能一目了然,大家你也拿,我也拿,还不乱套了?我替你补上,可这钱不是从后宫委帐上出的。”

    “哦“人家知道了,以后再不敢瞎找她了,是是祈莲她找你说的吗?”豆豆问。

    “怎么?你还要打击报复啊?”唐生合过手又掐她,豆豆就蹦上他身上了,死死缠住。

    “什么嘛,我敢吗?我就是随便问问的。”她才话罢,陈姐在外面喊,“纽约来电话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