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太子爷

第0991章 纹着龙的女人【第3更】

第0991章 纹着龙的女人【第3更】2017-11-15 16:26:41Ctrl+D 收藏本站

    第0991章纹着龙的女人【第3更】

    窗外月光如银,黄浦江静静流淌,这条孕育了魔都近代文化精粹的河流仍旧波光荡漾。

    窗内春潮激涌,龙慧香为了家族和自己的命运得已扭转,主动奉献了她所有奉献的筹码,谨守了二十七个年头的纯纯处身,在这个月光如银的夜晚,化成一团绽放的血花宣告结束。

    被唐生贯穿的瞬间,她泪眼模糊,我终于完完全全的变成了女人,以前我是个丫头。

    不知道是不是带着喘息的哭泣声剌激了唐生的某种邪性?总之唐生给予了龙慧香较沉重的打击,本来他这体重就达到99公斤的,壮的就象一头蛮牛,衣服遮着时还好一些,看上去象个温文而雅的小白脸儿,一但赤果果时,那就是一头非常国际化标准的野兽体型了。

    不能说我们的二世祖是纯粹的筋肉男,但他绝对是给予女人视觉上极大冲击的兽型男。

    喀秋莎的贯穿令龙慧香有被撕成两半的感觉,势大力沉的桩钉式运控使慧香承受着痛苦的同时又体会那种奇妙的快乐,是痛中的爽,是爽中的疼,从没想过做这种事这么的剌激。

    一开始龙慧香还在哭泣中喘息,渐入佳境之后就没有了哭声了,剩下的只是喘息中极压抑的轻吟,似乎唐生对她的反应不太满意,所以抱着一种征服式的心态调整了喀秋莎的攻势。

    动作是缓而沉的,一下顶一下啊,每一下都令慧香啊的一声仰高螓首,随着这种频率的加快,慧香不能控制自己压抑的声音了,啊啊声就连成了一串,委婉中更含着一丝凄哀。

    她的双手不知何时扣紧了唐生的紧丘,扳紧着,似乎怕他抽离了,潜意识中也似在表达她的渴望,纤指的指甲渐渐陷进了坚丘肉中,却无察觉,暗室中的交响乐传到了隔壁去。

    隔壁是王涵的卧房,她缩成一团钻在被窝里,银牙紧咬着,却无驱逐被某种糜腐味儿的交响乐给她造成的难堪,她就感觉自己的小裤底也湿了,天呐,我我这是怎么了啊?

    倒不是没见过男女间那种时,和姜小婉一起相处的日子里,也被她带坏了一点,比如被她硬拉着看V片,开始几次羞的要命,渐渐也就平复了,但那毕竟是片儿,眼下是现场直播啊,就是隔壁,各种的声响清晰可闻,甚至听着各种声响能在脑海中勾绘出他们交集的姿式和神情等等,女人不堪承受的婉转悲鸣声随着另一种撞击加速的声音而变的歇斯底里。

    那个YD的姜小婉不止一次幻想唐生能上她,而且这些美好的幻想给她编成故事娓娓道给王涵听,好象在讲述她的真实经历一般,把唐生的喀秋莎无限的神化,就好象岛国对器官崇拜迷信那样,似乎女人拥有了它就拥有了幸福幸运和快乐,想起姜小婉的骚情就恶心。

    可此时的王涵却不能否认自己在听到这种动静后生理上也产生了极强烈的那种反应。

    她用被子蒙住头,身子缩成更小的一团儿,还用手捂着耳朵,可那声响就象在咫尺的近处,根本就幻化了,满脑子都是,救命啊,臭唐生,死唐生,你不要搔扰我吧?恨死你了。

    啊啾……被人家诅咒了的唐生凭白无故的打了喷嚏,呃,我招谁惹谁了吗?谁在咒我?

    身下的慧香都小死了三五次了,这一刻再也忍不住哀求道:“公子饶了我吧,我快死了。”初破的新瓜自是不堪蹂躏的,浑身骨头似散了架一般,脚崩的时间太长好象都抽筋儿了。

    唐生抱她起来,以老盘之式让她坐在自己身上,这小妞妞的女人还是有一番滋味的,说穿了和慧香做这事,唐生有一种嫖她的感觉,因为在没有情感交流的情况下进行的这段爱。

    没办,龙岛计划中龙慧香是个不确定因素,不使用这种最俗滥的方,他也不知该咋办,时间太紧迫,没有更多闲空给她洗脑,只能是先上车后补票了,她以后要是干的漂亮,方方面面能令自己满意,自然会欣赏她,从欣赏过渡到情感交融也是有可能的,现在很干涩。

    慧香心里是另一番想,毕竟女人和男人不同,传统观念的女人贞节意识很强,一但失贞给谁就会在潜意识中把他当成自己的男人,除非硬犯的QJ例个,但有一点利益纠葛,都可能让女人逆来顺受的认命,因为她们骨子深处藏着怯弱的基因,表面再坚强也剔除不了。

    此时此刻的慧香就有一点认命的感觉了,三五番攀上云端的那种蚀骨是她这个未尝过人事的嫩雏儿的不能承受之轻……坐上进心来之后,她主动勾缠唐生脖子,主动吻他了。

    双腿则盘死了他的腰,不让他有抽拉的空间,因为她受不了啦,再弄就要脱形丢魂了。

    借着月光,能看到龙慧香身上的彩纹巨龙,暗夜中的诱人女体上这精美的图案令唐生十分兴奋,龙家女人都是这样的,龙纹不分男女,都是盘缠全身的印记,龙尾起于右小腿,缠绕而上,从腿叉里绕臀延胯斜背而上,再从左肩俯冲过前胸,将一颗雄奇龙首蹲倨在中腹。

    龙体周围有云盘雾绕,鳞爪欲振,龙角狰狞,龙须飘荡,张开的嘴前是喷吞出的火龙珠。

    就是这样一个看上去极度妖娆邪异的女人,此时却尽现妩媚之姿,与唐生深度舌吻着,笨拙的技巧就不用说了,生疏而慌惶,紧促而迫切,也许是最原始的欲焰给勾逗出来了吧。

    不知过了多久才分唇,慧香急喘着,眸中溢荡着惊人的羞涩,这叫唐生还是不能把此时的她和那天鄙屑自己的她重合在一起,完全是两个人啊,双手兜着她臀底,又开始挫腰了。

    “不不能了,公子,我真的会死的,我我用嘴吧。”龙慧香实在是不堪承受了。

    “呃,刚才你不是没用嘴?咬死我了,还好你下面没长牙,对我来说这样更爽一些。”

    慧香羞极,嘁嘁呀呀的道:“刚刚才太心慌了,紧张的不行,这这次我慢慢弄。”

    那个野蛮豪放的龙慧香哪去了?此时也太温柔了,唐生笑了,“其实我喜欢你的野。”

    “我哪敢啊?你动辄就把军队给搬来了,我还是乖点好,惹得你恼了,把我扔入军营变成慰安妇就凄惨了,”她多多少少在表达她被擒来的不满,多少也含着一些开玩笑的口气。

    唐生抽回一只手在前面扪住她的一只小妞妞笑道:“这么小的妞妞,经不住吧?”

    噗,慧香第一次笑了,这是自给活擒来以后第一次露出发自内心的笑,原来这个男人不威严时还是很亲和幽默的,这就剌激的她骨髓里的媚劲儿也涌荡出来,“你喜欢大的我去隆。”

    “呃,别价……你这个挺好的,小巧玲珑,一把盈握,最大的优点是不用担心它下垂。”

    龙慧香那个羞愧呀,是啊,这么小还垂个屁啊?粉拳轻擂他怕肩头,“你就取笑我?”

    “没有,真的很好,我一堆女人了,随便揪个出来的妞妞也比你的大一陀,花多不艳,懂不?万绿丛中一点红,才是最惹眼的,与众不同才能体现价值,如果你因为它小而自悲,那就是我最大的悲哀,尤其这粒小相思豆,非常可爱的,来,抬高一些,给我唆唆……”

    慧香那个羞啊,但还是撑勾着他的脖子和肩头欠起了,把小妞妞塞给俯低头的他。

    这一番戏逗,把两个本来陌生的距离无限拉近,这船是上的够快,可唐生这票也补的快,他两世重合,经验何其厚实?堪称御女极帝,雏儿慧香哪是他的对手?乖乖俯首吧。

    两番调耍都是唐生刻意为之,就是要消除与她之间的芥蒂,从而能更深入的掌握她。

    “身子才破,我不忍心折腾你了,你好好歇着,我去找她们解决吧。”唐生安慰她。

    “不行,”龙慧香一口拒绝,紧搂他道:“我也是女中豪杰,可不想给她们笑话了,同是女人,我这也不小,连个男人也侍候不了算什么?你大劲来弄,今儿死在床上也不怨你。”

    噗,唐生这时才发现龙慧香的可爱之处,有点哭笑不得了,“何苦来哉,没人笑死的。”

    “不啊,弄不出来不算,我趴着,咬着枕头,你从后面爬我身上吧,不要管我死活,我刚刚是有一些娇气,以后才不会呢,我们舰队也有营妓,给五几十个男兵排着队弄也没死。”

    “啊?不是吧?这都什么时代了?还有营妓?你没搞错吧?”唐生不由咽了口唾沫。

    龙慧香苦笑道:“没办啊,岛上兵役都是18-26岁光棍男,兵役服完前不许结婚,后来我们发现军营里搞基现象严重,而且还查出了艾滋,最后就被迫设立了营妓,那些大头兵都身强力壮的,你不叫他们发泄怎么行?夜里站岗时会有钻进墙角自己撸的,真的没辙。”

    “汗死,共和国的部队也管的很严,也不都憋着吗?岛上肯定是有引发媒介的吧?”

    她点点头,“岛上秩序还好,就是风气比较开放,也不禁电影和读物,所以……”

    “所以你们的士兵就满脑子精虫了,这是执政委员会的问题,上染不正下梁歪啊,只怕上层建筑中的人士更荒谬一些是吧?我听闻你父亲才娶了第十六房姨太太,才二十一岁?”

    龙慧香嗯了一声,“你说的对,我听你的,这次回去了我就整顿他们,但是难度不小。”

    “慢慢来把,先禁黄赌毒,再割除营妓,要让他们健康的去社会上找伴侣,而不是兵役期间禁婚,禁婚不是保持战斗力的方,反观现在,他们满脑精虫,还不如给他们个老婆。”

    “是这样的,接受你的建议,这次你也陪我去龙岛吧?我的族人很难搞定,弄不好就要出大问题,一但兵变就是奇灾,两个哥哥和我也对立着,他们嫉妒我,所以很不好搞的。”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