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太子爷

第1017章 小酷裤【第4更 求月票】

第1017章 小酷裤【第4更 求月票】2017-11-15 16:27:15Ctrl+D 收藏本站

    第1017章小酷kù第4更求月票

    连唐瑾这么好xìng格的都冒火儿了,可见其它人会怎么样?停车场出入口临街的,人来人往的流量很大,事件一开始暴发就围观者无数,直到对方嚣张的先踹车又打人,路人皆愤。

    以为这伙人要被强势者欺负了,哪知这边几个虎腾腾的汉子绝非好惹的,一bō小反击就弄断四条tuǐ,更那啥的是围观市民纷纷叫好,‘踹的好,应该踹断那狗日的两条tuǐ,报应!’

    “两条不够,连kù裆里那条也踹断才好哩,还有那个女流氓,欠日的货,往丫b上兜。”

    噗,一片人都被路边这个打着京腔儿的围观者震精了,哥们,你够狠,你上去兜她吧。

    警察过来时,救护车也来了,现场录了口供,乐意充当路口证人的有三十几个签名的,民心所向啊,恶人是大家痛恨的对象,那个宝马主儿早面无人sè了,抱着断tuǐ快晕mí了。

    “你们几个也够狠的,跟着去一趟局子里吧,即便是自卫也要进行调查的……”其中一个警察显是认出了受伤的几个是什么人物,他和带头的警官耳语之后,就建议全部带走。

    罗小虎才懒得和他们去,这个时候就不用亮出神东保安身份了,而是掏出了他的特殊证件,递给那个警官,“这是我们的证件,有任何问题你可以找我的上级,你们没权带走我们。”

    警官们一看冒汗了,也不是什么很牛的某部门证件,只是罗小虎的特种军官证,‘共和国特种部队红sè颠峰突击团第一营第三连上尉’,特种部队的?靠,这个警方是无权带走。

    在警局,又是某副局长接到了汇报,“……什么什么?束副市长的公子给打折tuǐ了?那抓人啊,不抓人我怎么向束副市长交待?不管对方是谁……什么?特种部队的?哪部分的……红sè颠峰突击团?压根没没听说过……问清楚他们的营防地设在哪?也好去调查。”

    回过头,副局长向副市长束铮鸣汇报了,束铮鸣是魔都副市长之一,分管工业商务城建电力等工作,也是常委副市长之一……乍闻儿子tuǐ给打断了,他是大大吃了一惊。

    在魔都还有敢敲断我束铮鸣儿子tuǐ的人?这是谁啊?随后就知道是什么特种部队的人了,好象没听说过,脸上一片yīn霾,但还是在慎重考虑之后拔通了警备区司令的打话问问。

    魔都警备区是正军级设置,与省军区同一级别,司令和政委的基准军衔是少将,警备区党委另兼市委常委……束铮鸣不太了解那个所谓的特种部队,就向警备区司令请教了。

    “……铮鸣市长,据我所知,这支红sè颠峰突击团成立才一年左右,精兵强将都是从我军九大特种部队筛选出来的,人家直接归军委调度,不受任何正大军区的协统,近期在吴淞海军基地进行海上特种集训,其它的情况我不清楚,驻防营地吴淞,怎么了?你有事啊?”

    束铮鸣就听就泄气了,什么?直接归军委管的特种部队?这是共和国的特例吧?看样子自己儿子这遭是撞铁板上了,“哦……我是随便问问,没其它的状况,麻烦张司令了……”

    即便是惹不起也能讨个说法吧?毕竟儿子是受伤一方,tuǐ也断了,这不是个小事情,他再三琢磨又给常务副市长打了电话,就这个事做了汇报,常务副是匡系这边的干部,是魔都这边的领军人物,据闻与苗家老大关系不错,sī交莫逆,也甚得苗家看重,是培养的目标。

    束铮鸣也站队有一届多了,不然也提不到常委位置上,但是他本人的能力仅限于魔都。

    常务副没给他什么肯定的答复,“这事我知道了,我回头问一下再说吧,这边可以让警方先与特种部队方位接触一下,伤了人的事总要给个说法,不然地方上老百姓也有看法。”

    具体情况他们不清楚,以为是特种兵逞能把人伤了,又想仗着部队保护méng混过关,法不容情,天网恢恢,疏而不漏,部队也有法庭的,做了没理的,你想逃避或推卸责任不可能。

    束铮鸣是故意没说情件的经过,就是让常务副给他出出头,看能否讨个说法,万一讨不了,退一万步说,可以推到下面汇报人的头上,就说他们没汇报情况,自己又因关心儿子,没问详细,应该不会出问题,总之束铮鸣心里很不舒畅,父子连心,儿子tuǐ断老子心疼啊!

    宁欣很快就被人家找上了,不过她已经得到了罗小虎的汇报,对来交涉的地方警官就给了一句,“我要看你们的调查结果,警备区这边也有法庭和检检察机构,会介入此事调查。”

    警方对宁大校的这个态度也预料到了,出以公心而论,人家也没有擅护嫌疑,那就介入调察呗,随后,宁欣去警备区拜访是警备区党委政委赵政委,希望警备区给下设的军事法庭和检察机关下指示,协助地方执法机关的调查,秉公去查案,而不任由地方单独调查。

    赵政委知道这支特种部队惹不起,就打电话吩咐下去,严令军事法庭和军事检察机关去严查严办,绝不允许渗杂非公xìng情绪和因素介入本次事次的调查,谁违反了原则谁负全责。

    唐生没将这事放在心里,倒是大夸唐瑾今天发飙的行为,唐瑾是义愤填膺了,没见过这么欺负人的,可想而知,那几个人平日里怎么横行霸道?“我说敲断他们tuǐ,过份了吧?”

    瑾美人儿到底是心软,话出口就后悔了,可当时给唐生拉上了车走人了,临走时也听到了那几个家伙的惨嗥惨叫,估计tuǐ是断了,想想也是,小虎他们哪个是吃素的?都剽悍啊。

    唐生不咸不淡的道:“断了还能接上,这年头儿的医学还是比较发达的,医院又增长了鸡的屁嘛,有些人就是欠这个,你就说我吧,要装b的话不比他们牛啊?我都这么低调的讨生活,他们这些人就更该老实点,不老实就教教他们,这事啊,对他们成长有好处的。”

    唐瑾又牙酸了,赖在他怀里哧哧笑道:“唐生,你又摆出老气横秋的脸孔和腔调了。”

    “呃,有吗?嘿……我习惯了吧,见谅啊,那要不我轻浮点?”说着就mō唐瑾翘tún了。

    噗,唐瑾哭笑不得的,“唉……服你了,坏蛋,别mō了,赶紧试衣裳,我看看哪件穿上最帅最mí人,晚上好去商务派对泡妞儿,你看我多关心你呀?泡不到新妞儿就对不起我了。”

    “那还是不试了吧?我就应该买点地摊儿货去滥竽充数,就怕那样去了也被贵fù名媛抢的没处躲,你试想啊,一堆女人为了争我,打的头破血流的,那场面,定也热血沸腾。”

    “哎呀,你不要笑死我啊,说你胖就喘上了?看看你这丑样子,也就我看的上你吧!”

    唐生大不服气,“陈姐,你说,我有那么可悲吗?怎么后宫委的成员都当叛徒了吗?”

    说笑间,唐瑾和陈姐两个人脱唐生剥衣裳,连小酷kù都剥掉换新的,唐瑾就为唐生买小酷kù就花了不少心思,要纯绵的,要吸汗的,还要透气xìng良好的,还要柔韧xìng超强的……

    “太幸福了,我感觉好象要过年似的……哈!”唐生连一个手捎儿都没伸,只是二女香肩,任她们剥了一件又换一件的试衣,从内到外,前十分钟就试小酷kù了,一打全试了,最后唐瑾才对一件黑sè的满意,“这个颜sè好看,带点朦胧模糊感,白sè的最难看,把形状就秀出来,以后就给你穿黑sè的吧,”实在是白sè的太yòu惹,别人观感如何?唐瑾也不清楚,反正她是受不了唐生穿白sè的,瞅着就有某种感觉,也许这就是男xìng对女xìng的那种yòuhuò吧?

    陈姐也赞同,唐生就mō鼻子了,“那我苦b了啊,以后穿都不能随便换sè了吗?”

    “知足吧你,”唐瑾jiāo哼了一声,“我很宽容了,豆豆曾提议对你这种坏蛋要用那种禁锢型酷kù,在网上选了一番,豆豆挑的那款很有爱,底部带棒状的,经过研究发现,该棒作用在于卡进菊朵里,防止酷kù跑偏,而且还是震蛋型的设计,笑死了。”陈姐也笑抽了肠子。

    唐生啪唧一巴掌煽在唐瑾翘tún上,咬牙切齿的道:“关豆豆同学够狠,看我怎么治她。”

    夜,唐生和龙妙香王静蓉女陈姐婉香小虎龙宇轩等人一起去了商务派对。

    当然,他不能和名媛龙妙香一起在公众面前出现,非给人家说成了妙香sī养的小白脸儿,唐生还是比较低调的与王静蓉女坐在靠边的位置上,纵观派对宴厅里的男男,一个个容光焕发,挟带着一脸的贵气雍相,有的撇嘴有的昂头,女人的tǐngxiōng秀xiōng的,翘tún亮tuǐ的,生怕自己成不了全场的焦点,龙妙香打扮简约而秀靓,透出淡淡雅韵,鱼尾裙极为xìng感。

    不远处两个女人一边瞅众目的焦点龙妙香,一边不无嫉妒的讨论,“黄浦商会这个龙主席tǐng能装的?听说几年前就让某高官睡了,现在还一脸纯情状,真恶心人,活的也不累啊?白天装纯洁,到了夜里给某人劈大tuǐ?有钱又怎么样?在国内,还得说有权,姐是没她钱多,可也比她活得潇洒,在好多夜店都没见过她出现,忙着shì候老官僚呢吧?情fù不好当啊。”

    另一个也道:“这种商业强的女人在享受上可不比我们,姐前天打赏那个师五万大洋,小帅样儿还是蛮讨我喜欢的,男人有钱玩女人,女人有钱也能玩男人,这才叫享受。”

    “呀,你那位又给你加零用钱了?尼玛的,五万打赏,你也不错了,介绍给我认识?”

    这两个货脸上的化妆有二尺厚,很年轻,也勉强算漂亮,那个道:“不加行吗?老娘还不shì候他呢,唆半个小时都硬不了,尼玛的,牙都整酸了,现在每个月最少给我50万了。”

    ……

    :都18号了,感觉这个月过的好快,谁手里还有?支持一下。

    上架第八个月了,不知这个月的能否保住2000张金身!

    虽说这不算点什么成绩,但却是兄弟们对此书的一种认可与肯定,我知道有一天会跌破这个数据,但不希望是这个月,这个月要过年,这么重要的传统节日月,浮沉也没准备休息,就是想把那种认可延续下去。

    废话收住,有的给张,没的推荐票总有吧,都是认可,不要和我客气了,砸给我吧,我会更卖力的去码字。

    ……RO@。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