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太子爷

第1072章 夜店遭遇【第3更 求月票】

第1072章 夜店遭遇【第3更 求月票】2017-11-15 16:28:29Ctrl+D 收藏本站

    斯尔摩空间之名隐借了某种‘综合症’在比喻‘小姐们’的现状与处境,起名的人并非有心,但无意的与综合症候群巧合了,后来有人说,斯尔摩空间就是为了挖掘人类的yù望。

    人类的yù望有什么?这个就不说了,大家都晓得,包罗万象,你渴求得到的一切都算。

    唐生的扮相是纯洁的,他外表太出众,温文尔雅的坐在那里,尤其会沾人的眼球,男的人要嫉妒,女人的mí醉,当然这种mí醉是指对他外表俊逸的一种欣赏,天下皆是爱美之士。

    大厅中,一群人簇拥着两个女人进来,一个少fù模样,一个徐娘半老,但都有浮贵之气,就是那种浮于表面的贵气,配不上雍字,用浮字来形容更恰当,它的含意隐喻肤浅和浮燥。

    跟着二女身后的是一溜脸sè冷厉的汉子,一看就不是什么善类,说是道上人也不为过。

    杨飙牵着苏畅和唐生闪在一边,他悄声道:“哥们儿,你有眼福了,是谢赌姐和绮三姐。”

    噗,唐生心说,我这就是有眼福了?山城俩个女黑头儿子居然让我撞见了,何等幸运?他也忍不住近距离的打量这俩女人,论容貌谢赌姐不及绮三姐,她年龄也要大一截,应该有四十几的样子吧,人靠衣装嘛,一打扮就年轻了几岁,看上去三十几,绮三实际年龄也有三十几,但打扮的坑爹,也就二十六七的样儿,大该化妆品的补妆效果不错,脸上显出光泽。

    就这俩女人,后者比前者要漂亮,但心更为歹毒,迫娼用的手段可谓发指,不仅用药物控制‘小姐们’的经期,还用镐把木棒之类shì候不听话的小姐,此女之歹毒由此可见一斑。

    就在唐生观察她们时,这两个女人也看见了唐生,没办法,唐生个头儿高,又太英朗,想不显眼都难啊,谢赌姐的眸底就掠过了一丝亮sè,“嗳……绮子,那个男的不错哦……”

    “才姐,你又看上了?是够帅的,弄来先玩玩试试枪?这年头儿银样蜡枪头的多些。”

    她们小声交流,也没停步,绮女回首对身边的一个保镖说了句什么,那保镖就点了点头,随即着领着三个人朝唐生杨飙他们走了过来,杨飙有点紧张,虽说他有当官的老子,可也不想惹这些黑背景的道上人,他就把苏畅揪到了自己身后,苏畅的小心肝儿也在发抖呢。

    唐生何等的耳目聪灵?自是听到了两个女黑头子的说话,正琢磨着怎么应付呢,就看见大厅门处又进来一个休闲服的美女,与苏畅长的很似,更高更成熟一些,而且也更靓几分。

    呃,这么巧?是苏姬来了,她着便装,她的目光盯了一眼正走入电梯的谢绮二女……

    唐生下午看过她的玉照了,知道她是苏姬,不过很坑爹的是要先应付绮三的保镖了,那个黑脸孔的保镖过来后也不搭理谁,直接对唐生道:“哥们儿,来一趟,有几句话和你聊。”

    大该一惯霸道惯了,说话也够强势,但论个头儿他不及唐生的高度,可人家气势凶悍,又有三个小弟在左,你敢说个啥就要扭你走了,唐生也不准备生事,“呃,大哥,有事啊?”

    “外地人吧?听你口音不象本地的,那边谈几句去,让你朋友们先玩……”他就搭着唐生肩头往里去了,唐生朝杨飙笑了一下,“你们先进去吧,一会手机联系好了,”他根本不惧。

    随着他们入了电梯,苏畅才和杨飙道:“咋办呀?赌姐和绮三分明是看唐生够帅才……”

    “汗死……小畅,咱们有啥办法?那就是俩女流氓头子,让天保佑小唐吧,我们先进去,一会给他打电话问问情况……”回过头看到苏姬走过来,忙道:“姐,你这么快就来了?”

    苏姬嗯了一声,清秀的美样儿是比她妹妹更坑人,抬手把额侧一缕秀发掠到耳轮后,这个女xìng化的动作极为惹人心动,她道:“刚才给他们领走的那个外地人是你们一起的吗?”

    “是啊,姐,我们的一个新转来的校友,谁知道在这撞上了赌姐和绮三,你说咋办?”

    “能咋办?我自己屁股还给瓦盖着,哪管得了别人的死活?”她为自己的停职感到不满。

    苏畅和杨飙都翻白眼,的确是这样,姐姐根本这不了人家,没证据没啥的,你管啥呀?

    “小畅,你们先上去吧,我上楼去打个转…一会我给你们打电机,”苏姬也朝电梯去了。

    在电梯里,唐生把那个保镖头子的手拔拉了下去,他可不习惯别人搂他的肩,那保镖头子有心扣紧他,但是唐生的手腕力量大,让他暗吃了一惊,“哟……兄弟,是练家子吧?”

    “嘿……大哥过奖了,学过几天散打跆拳柔道什么的,你们找我有什么事吗?”唐生之所以跟着来,其实就是‘顺水推舟’去见见那俩女黑头子,正愁去哪搞点证据,人家请你。

    “行啊,兄弟,我们绮姐就缺你这样身手的,又TMD这么帅,你小子要发达了啊!”

    言下之意好不羡慕,还tiǎn嘴chún呢,瞅着唐生上一眼下一眼的端详,嘴里啧啧有声的赞。

    发达?我跟着她能发达了?不得去吃‘黑枣’(枪子)啊?你TMD坑你家小首长呢?

    “这话怎么说的?我听不大懂,”唐生还是恋唐装虚的,一付温文模样,不象练家子,那保镖头儿嘿嘿笑道:“一会进去见了绮姐你就知道了,别乱说话惹她不高兴,明白了?”

    唐生哦了一声,就不再说话了,这TNND,一来就和黑女王混一块了,我这运气不错。

    斯尔摩空间有高档豪华级房间,集歌娱浴乐为一体的高规格享受,其实东家就是绮三,她把‘茶楼’的名不再冠在新场子头上,自从市里公龘安局来了位‘汪副局长’,风就紧了。

    这位汪副局长是08年6月从辽省那边调过来的,是公龘安干线上的超级精英干将,全国知名的劳模典型,被授于的光荣称号数不胜数,他多次负伤,荣立功勋无数,被评为全国英雄模范特等劳模十大杰出民龘警全国先进工作者辽省特模杰出执法者人民卫士等。

    就是这样一个人物坐镇在山城公龘安局副局长的位置上,社会不良风气不得抖一抖啊?

    ‘文二’在过去十多年就坐在新来才半年的汪副局长的位置上,而山城积压未破之案多达60余万起,汪副局长表示任重道远,荆棘满布……60万起未破之案,这是个坑爹的数字。

    对于该案的一些纪实情况,唐生脑子里有印象的,轰动全国的大案,谁能没点印象?

    就拿眼前要见的这个绮三来说,她虽是‘茶楼’实际管理者,但最大的股东是‘文二’。

    那案子告破之后,文二被称为‘山城教父’,而现在的‘文二’还在当着官呢,只是他自己不知道好日子不多了,汪副局长汪军要解决那60万积压的案件就会触碰到那张黑网。

    已经是09年1月中旬了,有些东西也浮出了水面,只是这个黑圈里的老大们不信会倒。

    在那间豪华高档的房里,唐生进来时,赌姐和绮三都换上了准备泡浴的浴衣了,呃,这么大方的耍流氓啊?保镖们就退到了外厅,而唐生则在内厅,他倒是更大方,悠然写意的去豪派的真皮沙发上坐了,却令赌姐和绮三为之一楞,“哟……小兄弟也是道上混的不成?”

    “我啊?学生,西政的学生,也是一个未来的执法者,两位老板请我来有什么事吗?”

    赌姐和绮三都不屑的仰起了头,执法者?你执个球啊?绮三的社会脾气较燥,撇着嘴道:“你盘儿算靓,不若以后shì候我们‘财姐’吧,破西政的学生能做个蛋?等你混出来球毛都白了,跟着财姐你你好日子过的……”赌姐的赌房极聚汪财,绮三就叫她财姐,又因人家是‘文二’的弟媳,是自己巴结的对象,所以这么帅的锅当然是先让财姐玩了,她愿陪末座。

    就在这时,外面的房门开来了,脚步凌乱,还有女人jiāo呼声,“你们放开我?干啥?”

    呃,给三四个保镖男子推搡进一个女人来,赫然是唐生在楼下惊hún一瞥的苏姬,是她?

    “三姐,这个女人在门外面诡诡崇崇的不知想干什么?我们就把她给弄进来了……”

    苏姬也有点惊慌,面对连里带外七八个彪形大汉能不慌吗?何况她知道这俩女人是黑老板,赌姐和绮三都是山城社会上的名人,有查到她们场子里的警龘察都给sī揍并关押数小时。

    因为好奇心所以上来看看,不想给绮三和赌姐的保镖揪住了,还给推进了这豪华房中。

    “是那个第五院的女检察官,想干啥?来暗查我们?”绮三最近也在关注‘法官事件’,苏姬等几名检察官对法院判决有异议,闹出了风bō,从回播多回的那段审判中都见过她。

    绮三小声和赌姐说,她就微微颌首,在绮三耳畔道:“不自量力,听说她老子还是城2区的副区长,咋弄?要不让兄弟们把她那个了?再拍点照片,让她老实点,二哥会笑的。”

    绮三点了点头,望向苏姬的目光就变冷了,“你们几个,弄她进去搜搜身,看是不是偷东西了,剥光了给我搜细点……”这是绮三的暗语,剥光了就不是搜身了,该干啥就干啥。

    “二位老板,做什么呢?苏姐是来找我的,可不是什么女贼,苏姐,来过来坐吧……”

    唐生开口了,对这俩黑女人的歹毒手段和心肠也算见识了,苏姬误撞进来,差点栽了。

    苏姬一怔,又见唐生朝自己递了个极不明显的眼sè就明白了,咦,他怎么知道我是姓?心里诧异着,但还是快步过来了,一瞬间就在这种危急关头对素不相识的唐生产生了依赖。

    几个保镖楞了一下,“三姐,这……”绮三也是一愕,随即摆摆手,“没你们事,出去。”

    ……

    PS:兄弟们,月票分类榜的名次有点那啥,给咱冲上第六去,这么点小要求也达不到啊?这可不是咱们的实力,害是我今儿码字都不给力。

    四连更都连不出来,汗死,我还要连夜码第四更,大家砸砸月票,半夜能冲上200票,临明就能看到第四更。

    求月票!

    请支持!@。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