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太子爷

第1085章 坑了林秀荭【第3更 求月票】

第1085章 坑了林秀荭【第3更 求月票】2017-11-15 16:28:45Ctrl+D 收藏本站

    坑了林秀荭

    林秀荭怔了一下,那陈姐说的喜真的了?其实她忽略了唐生的敏锐视听之力,陈姐出来时也没合严浴门,她们在客厅请大小又说话,唐生自然听到了,但秀荭以为离得远没听见。

    听唐生这么说,秀荭也是没得说了,虽说雾气很浓,但也能看清唐生精壮的身子在清澈的浴缸中的大致情景,他腰间遮着块毛巾,下面却凸起一陀,哎呀羞死了,我可咋办呢?

    唐生也不刻意制造暧味气氛丶竟是和她谈起了倩倩家的事,其实是为她解窘,人家是黄花大闺女啊丶你叫人家进来给你槎背?坑姐呢是吧?先…秀荭,倩倩的事要麻烦伯女了。

    秀荭正无所适从呢,听他这么一说,心里就松了一口气,不就是槎背吗?我吓啥呀?他敢把我怎么样,我不会雅开他呀?她这么着给自己打气,就大胆的迈向拼了,“这事我也说不准,我妈那个人也是正直,循私的营生怕是做不来的,队真调查会的,就怕那谁真有问题。”

    “不妨,真有问题就承担责任呗,你看我象是藏聂纳腐的那种人吗?我对此也深厌痛绝,只是倩倩嫂子喊冤,咱们能帮点啥就帮一帮,把冤情澄清了就是最大的帮助,歪门斜道的事咱不做,就凭我这能耐,要是搞乱七八糟的玩意儿,还不早乱套喽?你还不信我是好人?”

    “我信,你要不让我槎背就更是好人了,有点欺负人的意思,陈姐她们笑死我了吧?”

    “汗,是陈姐没说的太清楚丶洗噪嘛,总得搭个伴儿不是?互槎,我先给你槎也行。”

    噗,林秀荭差点调头跑了娇靥陀红,银牙咬着下唇,“我我酬谁和你洗噪呀?”

    唐生也笑了,“我现在正式发出邀请,不是请秀荭小姐洗噪,而是槎背总可以了吧?”

    “那那就出来趴着吧。”秀荭不敢去浴缸边,怕给他一把接进缸里去,那就给坑了,所以她直接到了皮床边缘,也不看唐生,就听得哗啦一声水响,芳心又怒搏,他出水了?

    唐生蛮腼腆的用洗毛巾捂着要命的玩意儿赤脚过来就宋到皮床上去了,就这么把一具赤果果却无比精壮的男性体魄展示在纯纯秀荭的面前近在咫尺触手可及,那种震*…

    秀荭的心就差点没从嗓子眼儿蹦出来了,以前也不觉得唐生有这么壮,平素他着衣时温文儒雅,一派书生秀气,这刻的反差太大了,这雄躯就如一头野兽般骇人,筋肌纠结,丘丘块块的,虽不是那种健美冠军般的筋肉男,也是无比惹眼的雄悍汉,她就感觉有点晕眩。

    似乎缺氧了?努力的吸了一口深的气息,平复心中的震哦手不自主搭到了唐生小腿上,唐生也微微一颤,靠的这么不要面皮的裸趴在一个美女面前,逼人家给你槎背?无耻啊!

    秀荭还有力量槎背吗?应该是没有了,反正在接下来的几分钟,唐生没感受到被槎的滋味他就道:气…秀荭姐,你爱抚我呢?”太轻柔了啊不是爱抚是什么?啪,一巴掌。

    “美死你!”秀荭又羞又气丶倒不知哪来的力量,照着唐生坚臀让煽了一巴掌,响亮。

    “呃。”唐生甜着牙回头了,“从来可是我煽美女的"qiao tun",今儿被美女煽了,不过我喜欢。”

    秀荭那个羞啊,真的呆不下去了,她转身就要跑时,唐生早一把接住她手腕,露出嘿嘿的粮笑,翻身起来一把就将她昭来斤的娇躯操进臂弯了,“*…我现在正式请你洗噪。”

    完了!林秀荭就知道自己要在这个大年初一夹身了,明天要领着欺负自己的他见家人?

    重新入浴后,秀荭的睡衣全洗透了,这才有味儿啊,朦朦胧胧的,全光了就不那啥了,唐生最厉害的技之一粮吻开始肆虐纯纯有秀荭,也才没两分钟秀荭就反楼着他脖子了,没办,给他圈的太紧,手臂卡在胸前难受,总得找个地儿舒展啊,就伸到唐生双肩膀后了。

    在粮吻横行的十多分钟时间中,秀荭身上的两件睡衣给录掉扔到芋缸外喜,她就没戴妞妞罩,丰挺的饱硕给啃的……头一次被男人侵犯,秀荭几次都差点晕厥,语言不能形容了。

    最那啥的是膜到加浓喀耿莎时,她哭了,“唐生……会不会死人?这这个太太,…”

    开垦荒处之地总是令人纠结的,尤其唐生干的这事多了,渐渐的有了几套手,根据女人反应的不同,他也在选择一些针对性的技巧,你越怕啥,他就越弄啥,秀荭也是敏感体质,所以就遭殃了,还没真正开仗就小死了三四次,而唐生吻她某个部位就长达十多分钟之久。

    浴缸的贯穿,腥红的水色,把那一刻渲染的极度奢糜,秀荭没叫,甜着银牙,摒着呼吸,承受悍物的剌探,她怕受伤太深,一只手始终捏着喀耿莎,限制它的深入,可仍似给撕成了两片,那种痛苦中挟杂着一生最美好的渴望和爱恋以及莫名一丝的悲哀,我,当人情妇了。

    有泪,有疼,有苦,有悲,也有爱,有深情,有浓的化不开的思念,更多的是不悔。

    从浴缸到卧室,这个过程秀荭似无知觉,等她再有了意识,发现自己紧紧楼着男人的熊腰硕臀,好象指甲都深深的抠进了他的肉里,这种无意识的动似嫌他入的不够深。

    也是在这刻发觉,自己竟然完全把喀耿莎吞噬了,难怪会有一种给撑裂撑涨的感觉。

    死过多少回也记不住了,最后扛不下时接受了坏蛋的提议,用樱桃小嘴裹哄他呗,这是唐生惯用的一招,结果就是兜住秀荭的后脑勺,抵在嗓根窝的爆发……,纶的美女眼泪直溅。

    为此有点小脾气的林秀荭很是煽了唐生几个巴掌,“不带这么欺负人的,打死你!”

    后半衣的事不用讲了,倩倩也是逃不了的,最后是陈姐,他们三屁了,后来又回归秀荭的被窝,打算的衣宵也没吃成,秀荭都不会下地了,还吃什么呀?总不能把她丢在这里吧?

    次日午,几个人到了南兴区林秀荭家,在裕隆村林家开的午膳,农家味儿很足,秀荭初为人妇,有些不适,但也尽量装着自然的膜样,以免给老妈看出来,不过怕遮格不了多久。

    谈到倩倩嫂子她弟弟的事,王美华表示上心,因为区委这两天的确在查这个事,有些是过不好年了,腐案也涉及到一些官员,隐隐指向刚上任不久的大区长,他倒没做什么,他只是在替别人拉替罪的,结果呢,比较有工作劲头儿的庆东妻弟就进入了人家的视栈,就他!

    老军也在的,他是林秀准女婿了,林家当他是块宝,没子,谁让人家老冇子是巨头?

    专为了这事,林女王美华下午就去了区委,一开始她把这个事冇件的调查权交给了副手,她也不想卷入有大区长在插手干预的腐案中,现在看来得插一手,表示一下关注了,丁唐两家可不是好惹,王美华没有心里上的负担,正如唐生所言,“伯女您秉公执行就可以了。”

    午后老军提议去城里某场子坐坐,和翁元小山军老五他们聚一聚,秀芝在家哄孩子也去不了,秀荭新瓜刚破也不不方便,唐生就和陈姐倩倩老军秀东(芝荭弟弟)去了。

    林秀东还曾揍过他准姐夫丁海军呢,现在可是学乖了,一提起‘我姐夫,那叫个牛‘

    很巧的是在场子里撞上一拔人,匡世杰匡世英堂兄妹俩和女科学家于秀珏三个人,唐生不怕面对匡家堂兄妹,但看见于秀珏有点脸红,纳米微装是在她的亲自施木下进行了,尤其加浓的喀耿莎是这个女人一手泡制的,当时为此还与李秀普争执了,事后秀普说了这事。

    不知该感谢于秀珏还是要恨她,反正口经改了之后,后宫委诸女有怨声,一个人是应付不了唐生了丶大家都在找伴儿了,不屁都不行了,包括宁欣那么强悍的体质也扛不住他了。

    于秀珏是个大胆的女人,敢做也敢当,就拿她与匡太冇子旧情复燃一事来说,她也不是太当回事,老公苗建兵在外面也有女人,她睁只眼闭只眼,与匡太冇子复合了旧欢倒觉得的平衡了,而她的发展观是愿意结交更有能力的人,对唐生是慕名已久,直到改造接触了赤果果的唐生,她承队自己心底的一丝野望被这个帅的一塌糊涂的小男人勾起了,我,要得到他。

    如果唐生知道她有这个想,估计直接就射出八百公里以外了,大妈,你就饶了我吧。

    坑爹的事实是,唐生曾赤果果的被她拔撩,秀普悄悄和唐生说了当时改口经的过程,长达的分钟的改造中,于秀珏就捏着喀耿莎研究了的分钟,反复的试啊试,不行就再试。

    这就是亵渎,赤果果的亵渎,可以把那个情况视为医者与患者的接触,但是绝不排除于秀珏私心里有亵渎唐生的私念,秀普还说“丶我要不在那里,保不准她就唆了,真不要脸。”

    噗,唐生那个汗,所以现在见了于秀珏,他无让自己从容不迫,说起来于秀珏也算是和吕虹那女人同一级数的美女了,三旬少妇,很韵美,可唐生就是觉得的这个女人太那啥。

    说穿了就是一个,滥,字,有夫之妇,却与匡太冇子打的火势,此女心中没有贞操观念。

    但是有一点,她在工作上的态度和在学木方面的成就是值得肯定的,令人纠结的一个女人,暇不格瑜,也不抵过,客观的说,于秀珏就是于秀珏,谁也代替和改变不了人家。

    “唐生,可以和你私谈一些事吗?大该几分钟。”车秀珏在一见面就提出了这样的要求。

    唐生再小气也不至于扭头跑了或拒绝,微微点头,“没有问题,去我们那边的房间吧。”

    匡世英,她狠狠盯了一眼唐生,小色鬼,装什么呀你?看我怎么让你露丑的,走着瞧!

    昭:近来几天有点焦头烂额了,既要多赶出两天的稿子,又要整理繁体稿子,汗……,今儿三连更,请大家把手里的月票投出来鼓励我,这个月有够坑的,七天了没劲张月票,咱们一直坚守的‘每月丑口月票,的金身肯定完蛋了,不过浮沉还是在努力,相信大家也看见了。

    谁再捏着月票不投给我,就不厚道了啊。

    拜求诸兄手中月票,以慰我勤。

    拜求推荐票尽早突破。万大关。

    浮沉顿首!

    鞠谢!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