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太子爷

第1126章 半桶饮料【第3更】

第1126章 半桶饮料【第3更】2017-11-15 16:29:40Ctrl+D 收藏本站

    本来唐生不准备进苗女的房间了,可因为这个突发事件,他还是上了楼去,不过是十几分钟以后的事了,那个歹徒由唐生打电话叫入了罗小虎他们处理的,女的不想曝光此事。

    小马的确和苗女同是综治委的,她简叙了与那个所谓歹徒的情况,原来是一起情债引起的事件,早先那个男的是小马的对象,后来小马觉得他游手好闲,没点上进心,就提出了分手,男的还纠缠,之后小马又和另一个追求者展开恋情,并谈婚论嫁了,男方家里有点关系,帮她把工作调入了综治委,没想到半年之后又被前男人找上了,纠缠无果,他就动了邪念。

    “……”,多亏了苗姐和唐公子,称们再来迟点,我就给他非礼了,他拿刀逼着我,我又不敢叫,前后三四次都诈走了我一万多元,我又不敢说,怕男朋友知道,苗姐,我咋办集”

    小马也是外地的,大学毕业后不想回老家了,就在魔都打工”心里也是有美好愿望的,在这边找个男人,将己的孩子就是魔都人了,这城市多令人着迷啊,谁想回老家去?

    几经持搏后终于要如愿以偿了,却差一点横遭不测,若是经了公圌安局,就怕现任男朋友知道,所以小马犯愁了,也不知道唐生让人把那个家伙带哪去了?我会曝光吗?她担心这个。

    要说小马也长的可以,六七分姿色,加上打扮的话,也是个美艳女郎,如今又进了综治委这样的单位,可见男友家有点小背景的,若是这事曝光,男友会不会踹了她都很难说。

    苗女也不知怎么办,悄悄问她”“你和你现任男友那啥了吗?”就是问她有没有那啥。

    小,马点了点头,她明白苗女问这话的意思,“,他挺喜欢我的,我和前任也没那啥”

    “那你就别怕了,现任总要负灵的吧?不过这种事不曝光也好,就怕那家伙再找你。”

    “,我也是这么想。”小马又怯怯的看了一眼唐生,“,也不知唐公子把他弄哪去了?”

    唐生嘿嘿一笑”“我让人把他装麻袋里,再绑块大石头扔黄浦江了,这叫“和荷huā”。”

    噗,苗女噗哧一笑,白了他一眼,小马愕然,不会吧?“,别听他瞎说,你先回去休息吧,这事我帮你处理,有啥情况咱们明天再聊“……”苗女就把小马哄走了,她们还住一个单元。

    普通的两室一厅一卫,算是正科的待遇了,而且是临时住的,唐生打量了一下这里的条件,魔都天气热,没空调是不行的,还好这里有装空调,听闻不少租屋者都要另付空调费。

    苗女回转后问唐生喝点啥?他说随便,弄杯自来水也是可以的,说罢就哈哈的笑了,苗女白他怀眼,还真给他接了一自来水,自己却从冰箱拿了饮料来喝,“,天然的水还是有的。”

    她美滋滋的喝了两口饮料,故意气唐生呢,谁让你调侃我来的?问你喝啥还说自乘水?

    “,不带这么招待客人的吧?”唐生更牛,伸手把苗女刚放下的饮料拿过来就灌了两口,灌完之后对惊愕的有点娇羞的苗女道:“那啥,你没传染病吧”苗女差点没气的晕过去。

    “,你才有传染病呢。”她真想打他一顿,可又伸不出手,自己刚喝的饮料给他抢去喝,这是间接性的非礼啊,太坏子吧,你沾了我的唇膏,你“…………越想越脸红,越想越不得劲儿。

    唐生不以为忤,“,这是你错误招待贵客应付出的代价,我不信你下次还给我喝自来水?”见苗女狠狠剜自己,欲辩又止的窘样,不由更笑了,“,开玩笑的,你当是我间接,吻”了你也可以,但我真的没有,对了,蓉女在魔都有处寓所,条件还可以,要不你过去和她住”

    “不了,我觉得这挺好的,我这人不搞特殊,你们是高享受生活水准,我可比不起。”

    话里不无讽味儿,怎么说呢,虽和唐生是朋友了,但骨子里仍隐藏着一丝丝不愤似的。又听他说给间接吻了,更是又气又羞,突然发现自己掉入了一个怪圈儿,以前可没想过和他这样接触,听于秀瑟说过这家伙的变圌态,他又有多叮,女人,摆明了的是丁海蓉和他在厮混。

    难道我要成为第二叮,丁海蓉吗?苗女想到这里就心颤了,但是从心里说,经过几件事之后,还是很欣赏唐生的,至少在他之前,自己没欣赏过任何一个男人,也没动过那和心思。

    可是现在不同了,也没想过要和唐生发展成啥样,可就是忍不住和他联系了,还是主动的联系的,要说替同学张悦牵线帮助,其实不如说是联系唐生的一个借口,我到底怎么了?

    现在想想,的确是这样的,她也不是多热心的想揽事上身的个性,但用这个借口来联系唐生,她认为是可以的,而且潜意识下就是这么做的,她不想承认自己想和唐生一起坐坐。

    唐生让她搬去和蓉女住是一和试探,也是一和狡猾的引导,让她心理往某方面去想,这家伙太聂了,无愧灰太狼之称,循循善诱是心机深沉者惯用的一种伎俩,后劲十分的强悍。

    又端起饮料喝了两口,唐生还舔嘴唇呢,“特别有味道啊,喝完之后的空桶子送我吧?”

    苗女翻白眼了,果断的回答,“不送,我等卖破烂儿呢。”这时候她感英自己心跳如狂。

    “啊,“…卖破烂儿?太杯具了,我还以为你要留着当喝水桶呢。”言罢,唐生暴笑了。

    “我打死你啊!”苗女再也忍不住了,挥着粉拳砸他,本来两个人就坐在沙发上,离的不远,她打过来时,唐生侧躺着要躲,第一拳捶了肩头,第二拳捶在肋侧,第三拳落在。

    气氛就显得异常那啥了,苗女也不知该咋弄了,紧张的要命,偏巧唐生的手机响了,他就半趴着掏出手机来接,“………呃,我在外面呢“…是,那肯定的,我身边何时少过美女?每天换一个,一个月刃天肯定不重复,哈……灰太狼嘛,就是要吃各种的美羊羊,嗯………传媒战略就按今天说的办吧,买下《huāhuā公子》是肯定的,具体谁去买还没敲定,华远肯定排除在外了,国际上还得运作第二个集团,资金不用太多,拿下《huāhuā公子》有引乙美牙,绰绰有余了…”谁?不行的,我看可以考虑让艾荐娃试试,她干脆入美籍好了,国是别回了。”

    又说了一些什么,唐生才挂了电话,苗女听的蹙秀眉,也乖了,“是huāhuā公公杂志吗?”

    唐生微微点头,“就是那本世界著名的高品味杂志,你对我买下它的经营权有看?”

    “没”苗女回答的那叫一个干脆,“就好象色狼要非礼一个女人,象呼吸般自然吧?”噗,唐生叹气了,“原来我在你心目中就是这么一个形象啊?那啥,时间不早了………”他说着站了起来,不能再闹了,要适可而止,苗女不是那种任由你摘采的huā,她带着剩的。

    苗女送他到门口,“我不下楼了,珍了,刚才是开玩笑的,你不是受了打击才走的吧?”

    “怎么会?”唐生笑道:“这不就是一个走的借口吗?难道我还指望在苗综治这留宿?”

    “快滚,“…”苗女受不了,砰的关上了门,身子发软的靠在了门上,又赶紧从猫眼儿往外望,哪知唐生正在朝猫眼儿挥手再见,似知道她一定会趴在猫眼儿上看,真是气人啊。

    不过,不得不承认唐生的这和自信和聪明,苗女的确是这么做的,汗死了,他好精明,也是,不精明能掌握偌大的唐舰吗?只听于秀径说唐舰很大,知道的有江谨楚黛华航,这三大集团的总资产加一块就过万亿,真坑爹啊,刚刚他又说什么华远?这是什么集团?

    动辄就是几亿,要买什么《huāhuā公子》杂志,换过是一般人敢吹这种大气吗?苗女心潮翻滚,她也知道苗家有隐形产业,但具体是什么规模自己从来没关心过,老爸也不说这些。

    但有一点很清楚,肯定比起唐舰差的很远吧?心里想着这些,她又跑到客厅临窗处,朝下张望时看见了月夜下唐生高圌挺的背影,他正支着手机边走边聊,这个小男人到底多神奇?

    唐生是坑爹式的厉害,敏锐性太强,似乎感应到了某个窗口有目光在盯自己的身背,他就回首抬手的又挥了挥,““苗女心慌的就躲到了窗侧去,不会吧?他不是有心灵感应吧?

    那心啊,就忤忤的跳,难道我和他真要有什么纠缠了?苗女深吸了口气往客厅收拾饮料桶和自来水杯,捏着饮料桶瞅了瞅,心里更纠结了,明显里面有半桶没喝宪,怎么办?扔?

    扔了太糟塌东西了吧?不能忘了老**艰苦卦素的传统,进了厨房洌掉自来水,准备把饮料桶的饮料洌在杯子里再喝,可手一顿就停下了,犹豫了十多秒后,红着脸直接用饮猝桶喝了………怕啥?反正谁也看不见,就我一个人知道,其实她的心灼烫无比,慌措的很厉害。

    一口气喝完了也没镇定下乘,要扔掉空桶时又停下了,看了看,将它摆到了厨灶空处。

    也不知什么样的心思在做怪,反正这一系列微妙的变化令苗女自己心潮激荡着,脸上也有羞羞的笑………冲了个淋浴出来后,心绪才平静了好多,手机响了,“咦,你还没走啊?”

    是唐生,他笑道:“在车上了,我忘了和你说,饮料剩少一半,下次我去喝,你别偷喝。”

    噗,苗女刚刚整顿下来的心绪又狂荡了,一颗心差点没从嗓子眼儿蹦出来,“哦哦“知道了,我我给你留着的,也不想想,我会喝你剩下的吗?真恶心啊,“…”她说着慌。

    “那可不一定,你不是铺张浪费的个性,我估计会喝,哈……”就这样,祝你好梦!”

    苗女羞的脖子都红了,线端传来嘟嘟声时她感觉自己要虚脱了,咋办?半桶饮料没了。

    PS:周一了,大家看完书别忘了砸推荐票,顺手之劳,务请支持!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