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太子爷

第1130章 太伤自尊了【第4更 求各种票】

第1130章 太伤自尊了【第4更 求各种票】2017-11-15 16:29:46Ctrl+D 收藏本站

    本来tǐng好的气氛,给前后两遭扰闹搞的唐生没甚兴趣了,大该是酒吧方面报了酒,就在警冇察出时,罗小虎和女友雷曼也出现了,随着他们的还有龙宇轩和几只鹰,来处理状况的。

    领队的治安处警官看到了雷曼的警证,给她叫到一边低声说了些什么,他就领着人把几个被打的家伙全擒拎走了,临走时还瞅了一眼陈姐,眼中疑huò神sè,但还是信了雷曼的话。

    随后小虎领着雷曼过来见唐生,唐生让他们坐下,并介绍苗女给二人认识,雷曼对唐生抱有一种míhuò,因为小虎从不透lù唐生的身份,但雷曼知道这个唐公子有着非凡着的背景。

    平时雷曼在魔都会时常去和蔷蔷交流,她和小虎已经确定了恋爱关系,所以和蔷蔷走的很近,蔷蔷当她是弟媳fù了,雷家在魔都这边也小有一点影响,雷曼父亲雷渐臻是新闸区的区长(正厅级),其母在市总工会,家里亲戚多为魔都中层官员,两个哥哥也在政府机关。

    唐生对雷家不是很清楚,今天坐在这里倒是听小虎仔细说了一番,他不住的点头,却没有多少的惊讶,雷曼听力好,和苗女交流时也在注意唐生的神情,见他古井不bō更是惊异。

    虽说雷曼知道小虎是特种精英,拥有三重身份,但对唐生还是不甚了了,在接触‘准大姑姐’蔷蔷时倒是听闻一些什么,只知神东是个庞大的商业帝国,被唐生操纵着,却不知他有什么政治背景,这些事也曾问过小虎,这家伙守口如瓶,即便给雷曼挠了也没说过实话。

    现在小虎长大了(其实和唐生同岁),更深沉了,和雷曼也是‘姐弟恋’(雷曼大他四岁),大该是受了他‘准姐夫’唐生的传染吧,他和雷曼两个人现在是mì里调油的热乎,爱的死去活来的,雷家不大同意雷曼和小虎的恋爱,只因雷曼没说过小虎的背景身份,这个不能说。

    另外,雷曼知道唐生小虎他们这个圈有点‘乱’,她也看的出来,准大姑姐罗蔷蔷和唐生的暧昧关系,那么,自己心上人和唐生就是‘准姐夫’和‘准小舅’的关系了?真纠结。

    不过这并不能阻挡她对小虎的爱,小虎替她挨了数枪,那不是开玩笑的,不爱他爱谁?

    “多和雷家人勾通勾通,这些天放你的假,专门去和娘家人勾通,婚姻是终生大事。”

    唐生小声吩咐小虎,他是另有用意的,当然,也不排除让小虎和雷曼扫清恋爱前路的障碍,在他看来,雷家在魔都官系中层有一定影响,他们有可能是以前‘关老爷子’的旧部。

    就是关瑾瑜的父亲了,关老爷子曾是东南半壁最具政治影响的人物之一。04年前的十几年,关老爷子的影响力超过匡苗王三家的总合,所以后来他被三大家族全力给拿下了。

    而在政治立场与青竹唐有分岐的情况下,他被拿下时,青竹唐持沉默态度,一方面是双方立场不同,一方面是青竹唐对老关的嚣狂自大不怎么看好,真以为你是‘东南王’了吗?

    正所谓树倒狝狲散,老关一倒,之前与之相联系的旧系莫不惊慌,纷纷偃旗息鼓了。

    直到如今关家关瑾瑜在魔都复出,一众关家旧系也在采取观望姿态,昔日之盛难继,凭一女流之辈何堪大任?所以逝去的光辉岁月就让它逝去吧,而关瑾瑜也未主动和谁联系过。

    小虎他们又坐了几分钟,才主动站起来退走,出来后雷曼小声和他说,“你姐夫说啥?”

    她惯用于这个称谓调侃心上人,实际上二人早就同居了,过夫妻式的生活,他们之间没啥是不能说的,除了一些唐生不许曝光的背景,小虎扁了扁嘴,“我奉命要扫清一些障碍。”

    “别以为我没听见,他让你和我们家人接触吧?有必要吗?神东的事我也听你姐说过不少,与黄浦商会有深入合作,用得着和我们家拉上关系?黄浦商会的影响远超我们家之上。”

    “你看你想歪了吧?你以为我姐夫要利用你们家那点政治权脉营sī利吗?呶呶呶……那辆车看见了吧?我姐夫坐的,09年最新款的迈巴赫,刚从德国弄回来两辆,迈巴赫57和迈巴赫62,57是我姐和梅妁姐共用的,它们的xìng能价格差不多,加一起就高达2600万,你说人家能看上你们家的小政脉吗?再说了,我姐夫这个人很正派的,从来不搞歪门斜道。”

    “这样最好了”,雷曼出生在小政治家世,对一些事很敏感的,比如之前的束铮鸣事冇件,沾上他的都没好结果,光是魔都这边受他牵累的中低层官员就上百,这次给一举扫清了,根据所涉案情的深浅,不是给边缘化就是提前退休,总之是一片哀鸿,所幸雷家没沾这趟光。

    “小虎,你的身份不能说,要是能说的话,我爸和我妈兴许就同意咱们俩的事了……”

    “嘿……我怕他们不同意吗?我把你肚皮搞大,我看他们同意不?无非是先斩后奏嘛!”

    雷曼脸一红,砸了他一拳,啐道:“有你这么卑鄙的吗?让我爸我妈心里不痛快,始终会对你有成见的,你为了我就不能先争取他们的同意吗?爱心总能感动天地的,要努力。”

    “是吧?我会努力和你**的,哈!”又挨了雷曼一拳,她jiāo嗔,“狗嘴吐不出象牙来。”

    其实小虎猜错了,唐生这次正是打雷家的主意,魔都局面打不开,他也替丁二叔心急,闻得雷家在中层的一些影响,他就想到了从中低层入手,魔都诸区委一二把手都是市委委员,他们才是市委的中坚,选举什么的要是能控制大量市委委员的意项,就能出其不意的胜出。

    那么关瑾瑜是否该出场了呢?老关家昔日的影响还是在的,就看旧部们敢不敢追随了。

    心里琢磨着这些,又对苗秀凤道:“苗姐,这边好象还有一位与你们家相联系的大员?”

    “做什么?你别打我的主意,我可管不了那些事,尤其是政治上的事,我从不插手,有没有相联系的干部我不知道,也不认识,就算有,也是和我爸有关系吧”,苗女警惕了起来。

    “看把你吓的,我又不贿赂他”,唐生笑了笑,“对了,你大哥还在澳大利亚当参赞?”

    “没有了,刚刚调离,大该因为上次的事冇件有功,这次给调到利比亚了,听联利比亚新上了女总统,叫什么艾莎的,是卡扎菲的女儿,我爸说我们国家在利比亚的利益很大,造船工业和石油等加上附属投资达百亿美元以上,所以上面很重视与利比亚的关系,驻利比亚大使馆是副司级的,我哥刚提了副司,又有多年外交工作经验,这次被委以重任,当了大使。”

    驻外大使馆分五级,一级是副部级大使,二级是正司级大使馆,"三--级"是副司级大使馆,四级是副司级总领事馆,五级是处级大使参赞总领事武官等,根据其国家在国际上地位的不同而设置不同级别的大使馆,象设在美英俄等国的使馆肯定都是第一级副部级的。

    眼下,共和国在利比亚的利益是相当大的,几个造船厂拿下了利比亚所有军舰订单,龙氏国际航运集团和共和国远洋集团更拿下了利比亚70%的海运业务,这个比例令人侧目。

    “哦……调利比亚了啊?不错,大有前途,来,为了苗参赞不是,是苗大使干杯!”

    “谢谢,多亏了你帮忙,不然阿拉瓦事冇件中的苗参赞事冇件会如何收场没人知道的”,苗女对那个事印象深刻,那次不是唐家态度坚决的力tǐng‘苗参赞’,不是唐生泡制了美大使的丑闻,只怕苗参赞事冇件会煞费精力,至少要把苗国副折磨的多一堆白头发,她很感jī唐生。

    “芝麻小事,不足挂齿!”唐生故做高姿态,引的苗女白他一眼,“不准备帮我那个忙?”

    “什么呀?”苗女有点架不住他的攻势,他拐了个弯儿,提到了哥哥的事,现在又拐了回过说他的事,这不明摆着以恩情相要胁吗?猾头,“我真的不认识这边的人,回头问问吧。”

    “哈……拿人的手短,吃人的嘴软,看来我今天是有收获的,不过你放心,我可不是要利用某人做坏事,就我现在的品格来说,不至于做什么损人利己的勾当,金钱美女没一样缺的,权利嘛,不太想看,我这些年享受资本主义的糜腐生活,真也当不了艰苦朴素的官。”

    苗女颇感无奈,但对唐生真没一点厌感,反倒加深了对他的欣赏,他这个人足够坦诚。

    夜,十一点左右,送了苗女回她住处,还是在大门口停下,步行送她进去,至楼下时,唐生停了脚步,仰首望了望苗女住在四层的那个窗口,“我就不上去了,你都没请我……”

    苗女俏面微烫,眼神虚虚的道:“这么夜了,就不请你上去了,下次有机会吧……”

    “哦……那啥,我那半桶饮料可不停人啊,要不我上去喝了它?”唐生想起了这事。

    苗秀凤顿时心撞如鹿,急忙道:“给你留着呢,以后再喝吧,我要上去了。”她惊慌了。

    “再发就蒸发干净了,还喝什么呀?嗳……不会是你喝了吧?推三阻四的”,唐生问。

    “你少恶心人吧”,苗女快崩溃了,剜他一眼道:“贴钱我都不会喝你剩下的,少做梦。”

    “那你倒是让我上去喝呀,又耽误不了几分钟,走,上去……”唐生做势要上楼了。

    苗女一把拉住了他,“不许上啊……喝什么喝呀?我早就倒了,真以为给你留着啊?”

    “倒了?不能吧,这可不是你的作风,你和我老实说,是倒了还是你喝了?”逼官。

    “我真的很无语,你认为我会喝吗?”苗女紧张的心都蹦到口腔处了,嘴头子还硬着。

    “太伤自尊了啊,你就说你喝了哄哄我呗,我至少留个美好的幻想,唉,我走了……”

    ……

    PS:以总点击突破一千万的名义求各种票,望支持。@。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