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太子爷

第1162章 暴露了【第4更】

第1162章 暴露了【第4更】2017-11-15 16:30:23Ctrl+D 收藏本站

    现在柳云惠比较舒坦,卸掉了实职就是这么轻闲,只是在鲁东省fù联和省总工会挂了闲职,去不去也可。

    毕竟是省长夫人了,再掌握一些省内的实权部门就难免被人家诟病了。

    因为有了时间,所以柳云惠每周都来京城呆两三天的,一方面是陪陪老爷子,一方面是看孙女小蔷。

    后宫蔷蔷事冇件是唐懂和柳妈妈说的,等蔷蔷中午赶到青竹山时,柳云惠都知道情况了。

    “回头我狠狠评唐生一顿,蔷蔷你想开些。”

    唐崖也不知道实情,只是把听说的情况说了,大体就是因为某些事,蔷蔷被唐生收拾了,这不,跑京城来了。

    蔷蔷微笑,把原委说了一番,“演戏呐,倒是叫柳妈妈替我冇操心了?”

    柳云惠摇头失笑,“你扪啊,这是演的哪一出?”

    “柳妈妈,您是知道的,这个家大呀,要说没点矛盾什么的也不正常,事物失常必为妖,戏假,却真煽我了!”

    “没什么吧?”柳云惠一直是极疼蔷蔷的,因为蔷蔷跟得她最久,她最了解蔷蔷,要说蔷蔷个xìng方面是特殊一点,但她心思纯正,绝对靠得住,有时候可以会大大刷咧,但她心里掌握着分寸,人情世故方面她精明至极。

    的确,蔷蔷有资本在唐生面前耍jiāo,因为唐大省长和夫人柳云惠都会给她出头,这就是她的优势。

    “没什么啊,屁股很有肉啊,给煽几下有什么打紧?”

    蔷蔷抱着柳妈妈的臂,状极亲昵,“我就发现您越来越年轻了,眼尾纹都没了呢。”

    这也是实情,柳云惠因为这个问题都不敢打扮了,因为不需要,太多余了,“我也愁这事,陈姐说很正常。”

    “准婆媳,俩一起云见了唐老爷子,老爷子笑呵呵的招呼蔷蔷坐,问了些神东变革的事,蔷蔷巨细无遣的说了一遍,老爷子听着不住点头,“好啊:神东是艘巨舰啊,内部问题一定要解决好,监察工作是个重要的工作。”

    企业的监察机构等同市府的纪检委,这个必须给力,不然会出大问题的。

    午后,甘蜻致电蔷蔷,“蔷姐,对不起,我承认我是告了你的状,委正清的事,我云静安别墅汇报的。”

    “你以为我猜不到呀?没什么,自家姐妹,何必客气,咱扪给男人煽煽屁股还不是小事一桩?我正好舒服几天。”

    这边甘蜻在抹泪,为蔷蔷的xiōng怀所感动,“蔷姐:等你回来,我给你狠狠煽一顿吧。”

    “别多想,你和祈莲都是正真xìng子,唐生需要你扪这样不畏强权敢表达自己观点的人辅佐,我很开心呢!”

    “蔷姐,我可以说我爱你吗?”

    “你说的哦,母去之后咱扪百合一段?”

    甘蜻一边抹泪一边笑,“嗯,我豁出去了!”换来的是蔷蔷的妖笑。

    继甘蜻之后,祈莲也主动打电冇话给蔷蔷,她扪的确是正直的个xìng,也是在后宫蔷蔷事冇件中最不安心的两个人。

    “蔷总,关于三年大品牌战略是我去静安别墅向唐生提出了不同看法,顾问委的出台也是我建议的。”

    “嗯,你的建议的很好,可以给某些骄傲起来的家伙泼泼冷水,要说我应该感谢你,你和甘蜻都做的不错,如果品牌战略上马或委正清上任,我就不好收场了,安心工作,祈莲,别有心理上的负担:我扪永远是好姐妹。”

    “蔷总,谢谢你的理解,我还会象以前那么尊重蔷总的。”

    要说这戏演的蔷蔷还是最后胜利者,不光解决了她本身的麻烦,还把甘蜻和祈莲拉拢了过来,这手段厉害呀。

    蔷蔷离开魔都的第二天,神东总裁办的通知就下达到了江懂辽汽集团,让委正清到魔都总部报道:他也忐忑了。

    魔都,苗女和世英又聚在一起,谈论的主题就是那只灰太狼了。

    “那家伙,我真无语了,弄了首坑死姐的网络情歌,正事没扯半句,害死我了。”

    “你心动了不是?”苗女就看出了匡世英的眸底藏着哀痛,那是女xìng情感受到挫折才有的一种忱情吧?

    “我心动个屁,我会迁就一个花了肠子狗sè太狼吗?我可不象某些人,归降了还假装清白。”

    苗女就砸了她一拳,难免脸红的道:“我才没有呢。”

    “那你怎么不让我检查你的膜?”

    “匡警官,别探人家sī隐好吧?你耍我的流氓:我当然有权拒绝了。”

    “是吧?那唐生耍你的流氓你拒绝了吗?”

    苗女说不过她了,实在是心虚,倒不是法官穷于词瓣,“我懒得理你。

    匡女叹了口中气,“我知道你嘴硬不承认这一切:但我看得出来,咱扪心照不宣,说正格的,你能否给我一个参考意见?比如,你是怎么处理家族立场的,就是你和唐生交往,难道能回避这个现实问题吗?”

    “好吧,是比如的,那我就回答你,我个人认为:家族是家族,我是我,尤其是情感,我不想让它与什么利益挂勾,就是纯粹的情感交集,你情我愿的事,谈得来多交流,谈不来就分开,没有金钱没有利益,只有爱与恨!”

    匡女美眸一亮,“哟…听起来蛮精屁的啊?抛开比如,现实中你也是这么做的吧?看你一脸幸福模样就知道。”

    苗女翻了个白眼,这次却笑了,“是又怎么样?你眼红啊?我很担心唐生若知道你是红女狼,会不会吓跑?”

    这话令匡世英脸sè一变,她真的没考虑这个问题,但这是个要面对的现实问题。

    苗女说这话是故意刺冇jī她,见她脸sè变了,就叹气道:“我开玩笑的,你别当真。

    匡世英捏了捏苗女的手,微微摇头,苦笑道:“我真的没想过,也许男人比女更现实,还不是想打咱扪的炮?”

    噗,苗女崩塌了香肩,“你这思想,我服了,不过这种想法的男人多的是,但我不会看上这种没内涵的男人。”

    “哦,我听出来了,你是说唐生不是没内涵的男人吧?”

    “你不承认这一点吗?”苗女反问,“他从**跑去十三陵,为了一个不知名没lù面网友,说明他有担当!”

    匡世英无言无驳,却强词夺理的道:“也许是他的脑袋给驴踢了一下呢?”

    噗,二人同时笑了起来,苗女白她一眼笑道:“不排除这个可能,也许是给门挟了一下。”

    “我看给门挟的可能xìng不大,给你大冇tuǐ挟的可能xìng很大。”

    “你找死呢?”

    苗女受不了,摁住匡世英就拧啊掐的,直到她叫苗姐姐求饶才罢手。

    半晌,匡世英又道:“唆,我就想不通,那么多男人,就没一个令你满意的?你非要看上他?”

    “我反问”。用户过亿,怎么你就偏偏碰上了他?”

    匡世英无语了,苗女弹她一个脑崩,嘲讽的道:“匡丫头,有些命中注定的东西,我扪可能改变不了。”

    “你是再为自己向唐生臣服而找借口吗?”

    “那又怎么样?人总要给自己找个心安理得的借口,不然活的多累呀?”苗女笑答。

    这话又触动了匡世英的心,她沉默了。

    下午上班时,匡世英先挂……,没想到收到了灰太狼的留言:红夫人,你找我有事啊?前次只顾发歌:忘问了。

    匡世英这里直发白眼,你个混蛋,现在才想起来我找你有事?

    “在的话给我滚出来,有点事要说。”

    结果没反应,匡世英又调怅了,这家伙,神出鬼没的,都不知他什么时候在网上?

    从抽屉里抽出那张专门以红太狼命名的短信新卡要换上时,心里又一动,他会不会查这张卡?

    天呐,我是不是太笨了?他手上的力量要查这张卡的主人,那不是轻而易举?

    我不是曝光了吧?匡世英冒了一身冷汗,除了求神佛庇佑还有什么办法?但愿唐生会忽略一个小小的网友吧。

    如果他要查一个人,他能动用国安部和总参二部的情报系统,多坑爹的能力啊?谁能躲得了?

    想到这些后,匡世英反而心安了,曝就曝光呗:他还能咬我一口啊?哼!

    但是俏脸却不由红了,长安街上我分明见到了灰太狼的真人,现在还纠缠不清,不是曝光了自己的心意?

    越想越羞涩了,唉,“什么脸也没了啊,这可咋办呀?

    偏好这时匡世杰敲来打话又催她,匡世英就发飙了。

    “催催催,你就知道催啊?再给我打一次电冇话:我把你拉黑名单!”

    噗,匡太冇子翻白眼了,半句话没来得及说就被挂断了,堂妹就是这个脾气,谁也没办法。

    直到下午五点左右,匡世英突然看然灰太狼的头像在自己电脑右下角的工作栏闪烁了,她的心就揪紧了。

    “来了,红夫人,有什么吩咐?”

    匡世英撇撇嘴,你三个小时以后才理我,我也挂你三个小时。

    不过她没坚持五分钟就回复了,兴许是怕逮不住灰太狼吧?

    “你还活着啊?我以为你嘎屁了!”

    “哈……怎么会呢,我还没搂着红太狼睡过觉,坚决不甘心嘎屁啊!”

    噗,混蛋,敢占我便宜?世英发了一个刀子图片:又跟了一句,“你就不怕我阉了你?”

    “介个不好说,但是红夫人有可能手软脚软的拿不起刀。”

    很隐晦的调戏,世英又羞又气,“你混蛋,再说这样的话,我不理你了。”

    “哦……那就说正格的,到底找我什么事?”

    “你先告诉我,你是不是很有钱?”

    “那当然,我太有钱了,你要多少?”

    “呸……我才不稀罕呢,那你没做点投资什么的?”匡女引导着话题。

    “我脑子不灵光,不懂投资,你懂啊?”

    “我也不太懂,我有一朋友懂,他搞金融类生意:你有钱就投资点呗?”

    “投资是可以,赔了咋弄?你赔我啊?”

    “我赔你个屁,你赚了钱分我啊?”匡女反驳。

    唐生发言,“当然,赢利就五五分帐,赔了嘛:你把你赔给我就行了。”

    “我呸呀,你还要什么?”

    “灰太狼只想要红太狼。”

    这话令匡世英痴呆了半晌,“灰灰,你是不是发现我是谁了?”

    “红红,你认为我是笨蛋吗?”

    “臭唐生,你去死吧。”

    “哈”,…红红,别生气,晚上一起吃夜宵?”

    “吃你个屁,我宰了你差不多。”

    匡世英这边崩溃了,天呐,真给他发现了,我可咋办呀?@。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