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太子爷

第1168章 和叶澜江比?【第5更】

第1168章 和叶澜江比?【第5更】2017-11-15 16:30:31Ctrl+D 收藏本站

    第1168章和叶澜江比?第5更

    天光放亮时,唐生拥着金发丹碧进入梦乡的时候,魔都市委大员们却在接到了通知,上午召开常委会。

    昨夜匡世杰又去拜访了叶澜江叶,便抛出了新的计划,华亨正在与克里夫兰魔都分部建立合作中,也与摩根高盛梅隆巴克莱德意志等财团的分部进行了一系列的磋商,可谓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

    东风是什么?就是魔都市政府的一纸批文,同意华亨在魔都创立拥有政府背景的宏大金融投行。

    光是可行xìng报告就搞了十多份,叶澜江看到半夜,认为还是可行的,如果魔都市府给这个批文,华亨就能进一步与各大金融集团的分部谈深入xìng的合作,资金方面的问题也就更好解决了,全是银行巨头,你怕融不来资吗?

    会前,叶澜江与丁汉忠碰了头,两巨头的会前勾通是有必要的,非要在会上要崩,那太肤浅了,官场斗争不应浅显的体现在常委会上,而各种突然袭击在常委会上出现都是对一二把手威信的挑衅,会前不和你打招呼就是无视你。

    应该说这种无视在官场上是犯大忌的,国内官场很注意会前统一思想和认识,斗争都在下面搞,体现在常委会上的斗争,说明这个班子很不和谐,传到省委的话,上面的巨头就会对主政一方的市委和市长置疑了,矛盾这么大了,会前都不能勾通了,你指望他们协手把那个市的工作搞好吗?即便不和谐大家在常委会上也会避谈jī化矛盾的事项。

    有水平的们,绝不会在常委会上讨论有争议的议案,这是对他自己威信的一种打击,更多的工作都在会下面做了,包括派系斗争在内,当然,临时的变数也是有的,有些常委在会前认可,上了会又变卦了,这种人政治素修太差。

    领导们最恨的就是反复无常立场不坚定的下属,不论是曾看好你的又或你的对头,会联手把你轰出权力决策层!

    官员们站队不是今天一队明天一队,立场很重要,尤其是不确定的临场变卦,有不同意见你可以在会前就提出来,这样的话领军领导心里也有数,或许会重新考虑,你要是搞袭击,你肯定完蛋了,领导必定恨你到蛋根子上。

    突然要召集常委会,也不是因为一个事,起码有三几个事要议,叶澜江就把华亨的提案说了一下。

    “具体的材料在开会前你看看嘛,九点半才开会的,有不同意见也没关系。”

    “嗯,我先看看!”

    丁汉忠和关瑾瑜都接到了复制件材料,都在一个小时内看完了,八点四十左右,关瑾瑜入了丁汉忠办公室。

    “怎么样?瑾瑜,谈谈你的看法?”

    “我感觉是空手套白狼的那种方案,没太大的实质意义,叶大搞党建人事工作更出sè,金融经济方面一般!”

    丁汉忠笑了笑,“匡世杰也是很折腾,就这个方案,完全在糊弄人,就是想拿到市府的批文再去和各财团谈,我怕到了最后,他连控股权都捏不住,市府参股,可今年能挤出那么些钱吗?预算之外的资金非常有限啊!”

    市里面要顾及的方方面面太多了,到处都要钱,问题是就处不要,全砸在这边也不够看的。

    所以丁汉忠认为可行xìng很低,但是华亨明摆着要用这个方式去圈人家国外财团的钱,这么搞的影响不太好。

    “是的,华亨不考虑长远问题,它们办砸了这次,可以拍拍屁股走人,可是魔都市府走的了吗?对长远的金融发展只会有负面的影响,只会叫国外金融资本对魔都市府降低信心,尤其眼下老美的次贷危机影响还没有过去。”

    “瑾瑜,你拔唐生的手机和他聊聊,听听他的看法。”

    丁汉忠十分看重唐生的意见,人家手里操握着巨舰,没点超越常人的见识你也不信吧?

    关瑾瑜点点头,掏出手机就给唐生拔了号,却不知道他正搂着金发肉弹呢。

    “唐生,在哪呢?”

    “呃,关大市长,我在在那个哪呢,嘿,有事?”

    一听这含糊不清的回答,瑾瑜就知道小坏蛋又不知钻在陪着某个美女吧?

    “有个事和你说说……”她就把华亨的提案说了一下,“我和汉忠市长在研究,你给点意见?”

    “华亨啊,我这么说吧,别尿它,它们屁也搞不成个屁,老美次贷危机和雷曼兄弟投行的双重影响不仅存在,未来可能要放大到整个华尔街,那就是另一场世界xìng的大金融风暴了,我个人的意见,2011年前,金融行业的政策要收紧,要谨慎,否则一但危机暴发,魔都金融行业损失就大了,神东在2011年前也不会涉足金融领域的。”

    “没那么夸张吧?华尔街可是有近百年的历史了,它还扛不住金融风暴吗?”

    “瑾瑜同志,三五百年的帝国都有可能一夜分崩,有些危机酝酿已深,欠缺的只是引发危机的媒介,未知的危险没有暴lù之前,还是要小心的,我也不敢确定华尔街会崩塌,但是有一场大金融风暴正在酝酿,打赌不?煽你屁股?”

    噗,瑾瑜这边俏脸微红,小坏蛋啊,没和你说我与汉忠市长在一起啊?还煽我屁股?

    “哦,我知道了。”

    她没敢再多说,就挂了手机,把唐生的话转述了一下。

    丁汉忠也是不信,但这话从唐生口中说出来,他就留了心,不信归不信,但绝不会无视之。

    九点,丁汉忠出现在叶澜江办公室。

    “汉忠啊,坐……”

    叶澜江放下笔,从办公桌后起身绕过来,陪着丁汉忠在沙发这边坐下来,“直说嘛,我还是能听进意见的。”

    丁汉忠就结合唐生的话与自己的认识,把反对意见说了一下,末了还道:“……虽说我们国内与国际接轨还有一定差距,但受经济全球化的影响也不可避免的会遭受损失,次贷危机几乎卷席了我们国内五大银行,各有不同程度的亏损,这也没瞒谁的眼,如果华尔街受危机后期作用力又起风暴,那就是另一场bō及世界的金融危机了,今年我们的财政预算也没预留多少闲款,华亨万一连控股权也保不住,到最后我们只是做嫁衣给国外金融财团,有空手白狼之嫌啊!”

    叶澜江在经济金融方面的确不及丁汉忠认识深刻,听他说的头头是道,也微微颌首。

    另外,叶澜江不想因为这种事和丁汉忠拉开更jī烈的对峙,因为这方面是自己的弱项,光听别人的意见不可靠。

    如今魔都的政治局面令他满意,可以说稳稳压着丁汉忠一头,万一金融政策方面决策失误,那就威信扫地了。

    “好,汉忠,那今天的会就不讨论华亨提案了。”

    丁汉忠微微颌首,叶澜江这个人不好对付就是因为他xiōng中有量,的确能纳良谏,这一点不容易的。

    快中午的时候,匡太子给叶澜江专职秘书刘响打手机问会议情况。

    刘响的回答是,“压根没谈华亨的提案。”

    噗,匡太子当时就蹦起来了,“什么?谈都没谈?你没搞错吧?”

    “没,匡公子,我只知道开会之前丁市长和叶谈了十五分钟,结果上会后就没提华亨的提案!”

    看来是丁汉忠反对了?匡世杰哼了两声挂了电话,气的俊脸青一块白一块的。

    “唉……老叶耳根子软啊,没魄力!”

    这是他对叶澜江的评价,并且是给老爸匡振国致电说的这句话。

    匡振国就批评他了,“叶澜江没魄力?你小子真不长进,叶澜江不缺政治斗争智慧,一百个你也不比上人家!”

    “爸,华亨的提案我认为是可行的,丁汉忠不知和老叶说了什么,结果上会就没讨论,我……”

    “闭了你的嘴吧,叶澜江自有他的考虑,在政治上,你还只是个呀呀学步的小儿,挂了吧!”

    嘟嘟嘟,手机挂断了,匡世杰翻一白眼,自语道:“我是你儿子,你信我啊还是信叶澜江?”

    这都是气话,坐下来静思一下,自己比叶澜江怎么比啊?差太远了啊,人家几十年宦海沉浮,一路走过来坐在如今的位置上,那不是靠运气换来的,绝对经历过大的风与浪,想着,他就拔通世英的手机,还得让她找唐生啊!

    “英子,听哥说,别挂电话,哥又给磕头了……”

    噗,匡世英先喷了笑,又因为与唐生的关系变化了,所以心情很美丽,便道:“说,给你个机会,别老磕头啦。”

    “唉,你这丫头,就耍你老哥,那啥,唐生那边你帮忙了吗?哥用用你这么难啊?真不给面子!”

    这话说的匡世英不好意思了,“我这不是在努力吗?中午我再约约他,再聊聊,这也不是个急的事。”

    “我急啊,华亨入沪有些日子了,光成立了一个壳子总部,屁没干一条呢,你就上上心吧,拜托!”

    “我知道了,但我不保证成功,其实我和唐生没多少关系,只是通过苗秀凤在联系他。”

    “对了,苗女和姓唐的走的tǐng近啊,是不是有一tuǐ了?”

    “你滚,少乱说话,不然我和秀凤都没朋友做了,你这张嘴,瞎歪歪啥啊?”

    “哦哦,我不瞎说,我就是瞎猜的,下午,下午哥等你的信儿。”

    世英挂了堂兄的手机,就拔了唐生的手机,“中午有空吗?”

    “泡洋妞儿中啊,哈……那啥,你要请客,我就领她一起去蹭你的顿。”

    “灰灰,你不怕我宰了你?”

    “嘿,开玩笑的啦,哪有洋妞儿让我泡啊?”

    其实说这话时,喀秋莎正在丹碧丰润chún瓣间穿梭呢。

    红红,我一直都这么堕落的,汗!

    ……

    :又五更,本周推荐票很渣,可否上上帐号,给点免费的推荐票?

    ……RO@。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