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太子爷

第1212章 气坏了匡女【第1更】

第1212章 气坏了匡女【第1更】2017-11-15 16:31:32Ctrl+D 收藏本站

    庄洁现在相信唐生是有多个女朋友的花囘心男了,昨天给气的不轻,决定不理他了。

    可是一夜没睡好,今儿上班时居然红着一双眼。

    “怎么昨天没睡好吗?”

    楚晴问这个秘囘书长助理。

    庄洁嗯了一声,“没啥,看一些资料xìng东西,睡的迟了。”

    “哦……也用不着太拼命的。”

    楚晴知道唐生要和庄洁发生点啥,所以对她还是比较宽柔的。

    只是没想到庄洁昨天遭遇了苗匡二女的搅局。

    上午在办公室发楞,哪有心思看东西?根本满脑子里想的就是唐生,可恨的是前夜搂着他睡来的。

    这个小混囘蛋,没把我当回事啊?

    我说不搭理你了,你也不给我个短信?太过份了吧?

    其实昨天庄洁从餐厅出来,心里期待着唐生能追出来解释点什么,哪知他压根没出来。

    有心结束了这段刚刚开始的情感交集,可心里怎么也放不下。

    正发楞中,手囘机传来短信提示音。

    呃……忙翻开手囘机一开,显示的赫然是唐生的手囘机号。

    ‘真不理我啊?她们是存心起哄呢,你还当真了?’

    ‘那你也不追出来和我说话?’

    ‘我是准备出去的,可给她们揪住了啊!’

    ‘那就别理我了。’

    ‘汗……我借上钱了,中午请你吃饭吧?’

    ‘不稀罕。’

    ‘那咋办啊?’

    ‘我要冷静一段时间,这几天不许搔扰我。’

    ‘……’

    庄洁说完就继续等着唐生的短信,可惜没等到,这家伙,我说不许搔扰我,你就不搔扰了啊?你这么笨啊?

    女人说不要的时候就是要,懂不懂啊?

    你怎么泡妞儿的?

    庄洁就磨牙了,有机会,狠狠啃你一口解气。

    唐生不是不懂,他是故意的,是要让庄洁冷静一下,赶鸭子上架的事不能做,以免她将来后悔。

    中午,唐生和梅妁蔷蔷楚晴妙香在一起,谈三大油气管路的问题。

    “三百亿美元不能全投进去,总得给人家三巨头留点参投空间不是?我们最多投200亿,这是长线投资,没三两年时间根本不能见效,都是巨企的投资,规模小一点的集囘团怎么投得起?资金压一年就把公囘司压塌了。”

    唐生说着,望了眼龙妙香,“还是你们黄浦商会有钱啊!”

    “有什么呀?只是资本大一些,毕竟发展了几十年了。”

    龙集囘团在世界多个国囘家有投资和分公囘司,摊子是够大,但总囘部所需要的流动资金也巨大。

    所以龙妙香也是苦穷,周转起来是很费事的。

    “要说利囘比囘亚的石油还是不错的,但利囘比囘亚的石油主要供应给了欧美国囘家。”

    “嗯,目前是这样,不过总统都换了,有些原来的旧制也要改了,龙岛也好,共囘和国也罢,都需要石油。”

    “龙岛自己也有油气田的,自给刚刚好,但是油质和利囘比囘亚的没法比。”

    油质不好的话,提炼起来成本就高了。

    这次去利囘比囘亚,就是凑成艾莎改变以往的石油渠道,重心往亚太国囘家转移,不讨好欧美国了。

    过去受人家制裁长达十一年之久,现在也该翻翻身了。

    翻身的资本在于利囘比囘亚综合国力的上升,再与共囘和国搭成国防副部囘长级协作之后,共囘和国准备帮助利囘比囘亚建设防空防海导弹系统,这方面一直是它们的弱项,共囘和国的导弹是变囘态的,连老美都深为忌惮。

    象洲际导弹这些玩意儿根本就无法拦劫,发射过程中经过助推再返回末端等几个变化,火助推就不用说了,中段时一般在太空飞行,再返回就是进入大气层,这个时候的速度基本超过10马赫(10倍音速),基本无法拦劫,到了末端俯冲时速度可能达到20马赫(20倍音速),完全不能拦劫,只能眼睁睁的等它把目标炸毁。

    有人说末端俯冲时会减速,只有四至七马赫,这纯属是扯蛋,四至七马赫的速度只会被人家拦劫击落。

    射程超过8000公里的洲际导弹在再返回进入大气层时的速度都在10马赫以上,越到末端俯冲速度越快。

    利囘比囘亚没有这么变囘态的导弹系统,不然也不会受人家欺负了,它们军囘队的装备都是上世纪七十年代的老旧货。

    全面提升国防力量,是利囘比囘亚称霸非洲并成为英美国囘家掣肘的绝对基础,舍此之外,它们就是个打酱油的角sè。

    无论是龙岛还是共囘和国,都能支持利囘比囘亚在国内建设防空防海导弹系统,并更新换代它们军囘队的装备。

    艾莎想要带领利囘比囘亚成为一个发展中的较强国,离不开龙岛或共囘和国的支持,否则就是一个梦想。

    如今形势大变,利囘比囘亚的造船厂有三方的利益,共囘和国俄罗斯第九舰队,它们形成的隐盟令欧美国囘家忌惮。

    在地中海,俄罗斯黑海舰队隐隐与第九舰队在制约着老美的第六舰队,让它不敢有异动。

    其实这个时候,老美和英联囘邦都对利囘比囘亚的艾莎产生了新的看法,这个女人的野心比她父亲还大啊!

    法兰西萨氏也有了如囘梦囘初囘醒的感觉,他近期表态:将无限延期帮助利囘比囘亚建设民用的核反应堆计划。

    其实就是搁浅了,这是政囘治上的说法,即便有一丝回旋的余地,基本也没指望了。

    对于这些,艾莎也不强求,在第九舰队帮助下,公售给利囘比囘亚的新武囘器装备把国内三分之二的旧货淘汰了。

    军舰在建设中,防空防海导弹系统在建设中,第九舰队全面协助(共囘和国这边只是有了意向,没实际行动)。

    为了不引起国际上强烈的反应,共囘和国不适应有实际行动,放出话只是在试探某些国囘家的态度。

    “艾莎这次请你过去,是不是要谈建立飞机造制基囘地的想法?”

    唐生微微点头,“这个要推迟,飞机先从第九舰队买吧,利囘比囘亚铺开的摊子太大,反而会延缓其国内建设进程。”

    此行利囘比囘亚的名单中也没有华航的人,目前,唐生不准备帮着艾莎在利囘比囘亚建设制机基囘地。

    即便要建也是以中方集囘团为主的,赚囘钱是一定的,无论是舰或飞机,这些都在军售之列,肯定要赚囘钱的。

    “慧香今天飞魔都。”

    陈姐进来把这消息告诉唐生。

    下午,龙慧香在静安别墅和唐生见面,谈到了第九舰队是否适合介入中东海湾一事。

    “我看暂时不要吧,第九舰队的风头很盛了,要注意收敛一下锋芒。”

    “那sī售武囘器给中东国囘家吧?”

    “当然,这个可以搞,尤其是亲中反美的国囘家,要优先考虑,哈!”

    “比如巴基斯坦?”

    唐生微微点头,小巴一直是共囘和国很铁杆的支持者(比起北朝强多了,零零年申奥时,北朝将关键一票投了悉尼,共囘和国以42:44落后于悉尼,如果北朝投了共囘和国,将是43:43的结果,奥委会主囘席萨马兰奇最终决定胜负的一票基本会给共囘和国,他一向比较支持共囘和国的,结果因为北朝的选择,2000年时,我们与奥囘运失之交臂)。

    那时候是政囘治原因引起的,金囘胖囘子因为共囘和国承认了南韩,所以报复了一下。

    而小巴一直是铁杆的共囘和国支持者,上世纪九十年代老美在联合国大囘会上要制裁共囘和国,并以支援巴基斯坦军备和每年500万美元的条件让它投占承票,可是小巴义无反顾的联大投票中疾呼反囘对,并指责老美干涉共囘和国主囘权,小巴绝决的投了反囘对制裁共囘和国的一票,古巴投下了仅有的两张反囘对票的另一张,而北朝却可耻的弃权了(抗美援朝时,共囘和国18万战士hún飘异域,换来的就是弃权的一票,寒心,想想,北朝真不是个东西,却与我们chún齿相依,奈何?)

    主要离的太近了,你不管它吧,还真不行,你管它吧,又把自己气的够呛。

    心里想着这些,耳畔就听龙慧香道:“有北朝的人联囘系我们了,也想要武囘器呢。”

    “暂时别尿它。”

    唐生一口回绝,“两朝问题让它们折腾,这是一种平衡,北朝或南韩谁强过谁也不是好事,这样tǐng好的。”

    “你们搞政囘治的,真叫人想不懂。”

    “唉……我有什么办法?老百囘姓们不懂国际政囘治,我也不能装不懂吧?总得有个人要懂不是?”

    “哟哟……把你说的伟大的?”

    “怎么我不伟大吗?”

    “伟大,喀秋莎又伟又大……”

    “哈……”

    市政囘府,匡世英在关瑾瑜办公室汇报某案情况。

    “……英菲银囘行不希望公囘安局把这个事囘件的影响放大,我与英菲分部总裁丹碧小囘姐进行了交流……”

    “那他们是什么意思?”

    “他们今天一早就把那个人弄回国了,说英国的医囘疗环境更好,至于大囘陆方面会不会继续查案,他们不管。”

    关瑾瑜秀眉蹙了下,正如唐生所说的那样,英菲家族不想因为这个事闹成国际事囘件,又因为家族继承权的问题,他们根本不想公开嚷嚷,怕影响了某些人sī心中想象的继承方式吧?丹碧正是抓囘住了某人的心理点下的手。

    “那我们这边还得查吧!”

    世英一听关瑾瑜的口气,这话说的带着反疑问式?

    “还得查吗?”

    “不查了吗?”

    关瑾瑜反问,问的匡世英都笑了。

    “查不查,我听局囘长的。”

    “我把这案子交给你去办了,查不查在你!”

    这俩人,相互推上了,玩太极呢。

    “那我不查了!”

    世英回答的那叫一个干脆。

    关瑾瑜扁了扁嘴,“反正人投诉的话我就找你!”

    “明白了!”

    这工作做的好不好?其实关瑾瑜和匡世英心里都有数,这个案子就得这么办,查?你查谁去呀?

    “嗯,你去忙吧!”

    “那啥,局囘长,我还有个情况想说!”

    “你说!”关瑾瑜望着她。

    世英道:“能不能别把我继续架在火上烤了啊?”

    “有吗?”

    关瑾瑜装糊涂。

    “没有吗?”

    “没有吧!”

    噗,世英翻白眼,怎么市长说话和唐生一个调儿?给他传染上了?

    “关副市长关大局囘长,我要说,我是个正处级小干囘部,我入市局党囘委不太合适吧?”

    “这个也不是我一个人的意见,局党囘委表决通囘过的,你的级别是低了半格,但这也是组囘织上对你的信任!”

    世英mō鼻子了,这也是被唐生传染的毛病。

    “局囘长,局里十多个党囘委成员,就我一个正级,其它的都是副厅啊,我脸红啊!”

    “匡世英同志,没你这么要官的吧?正处才提拔了不久吧?”

    “呃……我要官吗?”

    “你没要吗?”

    “我……”

    世英无语了,咬牙切齿的道:“局囘长,我我抗囘议!”

    “抗囘议驳回,回去工作,别找麻烦!”

    瑾瑜摆出了局囘长的威仪。

    世英起身,啪的敬礼。

    “是,局囘长,我记住你了!”

    “嗯,你还咬我啊?”

    噗,世英又喷了,“局囘长,我咬你,你让吗?”

    “让的,你来试试?”

    “算了,我还是闪吧!”

    世英实在无奈了,本来以为关瑾瑜的xìng子稳重,处事严谨,自己陈明观点,她也许会考虑的。

    哪知她比唐生还会蛮缠,自己压根不是她的对手,你不愧是市长啊。

    望着匡世英转身离去,关瑾瑜嘴角溢出一丝微笑,你还nèn点!

    世英出来上了自己的车,一边开出市囘府大院,一边拔通唐生的手囘机。

    想起昨夜的销囘hún蚀囘骨,她都忍不住要脸烫,后来唐生抱进了苗秀凤,以为没自己什么事了,哪知那小混囘蛋没完没了的,折腾软囘了苗女,又把自己拉过去犒赏了第二炮,真狠呐。

    “嗳……匡政囘委,啥情况?”

    “屁情况,你教关瑾瑜欺负我的吧?”

    “没有吧?关瑾瑜是我能教得了的?”

    “你少装吧,你给我打她屁囘股。”

    “呃……我倒是想来的,不敢啊!”

    “反正不管,我不能当这个局党囘委之一,你让她撸我了。”

    “那你得犯误啊。”

    “犯什么错误?”

    “这个好说,把咱俩的折腾弄两张实照给关瑾瑜看看呗!”

    噗,世英羞的手一抖,车差点上了电线杆。

    “大灰灰,你给我等着,我买平底儿锅去!”

    “哈……锅的钱我给你报销了!”

    “哎唷,气死我了!”

    啪,世英合了电囘话,却是匡世杰的电囘话追进来,她没好气的接通就喷上了。

    “你没事老给我打什么电囘话?你闲的不行啊?买块炭去洗啊。”

    啪,又合上了,那边匡世杰的脑袋抖了一下。

    呃,姑奶奶,你和谁生气呢,我这命苦的,扑过去给你当出气筒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