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太子爷

第1230章 彦德之怒【第1更 求月票】

第1230章 彦德之怒【第1更 求月票】2017-11-15 16:31:57Ctrl+D 收藏本站

    广南,第一人民医院,特护病廊里,不少深色衣着的人物或站或立,或忙出忙进,气氛显得极为严肃。

    “……咱们老王家也不知是得罪了神仙?噩运连连不断,从彦敦开始……”

    “好了,不要唠叼这些了,有用吗?”

    面沉似水的王彦启在楼道训斥了一句还在唠唠叼叼的老婆李氏。

    老四王彦章也在,他和他老婆陈氏,王彦芸也在,她老公卢永明因‘永兴集团’事件暴光,又被束铮鸣牵累,给判了十几年徒刑,如今在秦监服刑役,王彦湘也一样,也给牵连进去,但她才判了四五年,这次假释出来探病。

    鉴于王彦德的病情特殊,王彦湘写给中办的信申请一个月的假释,这个很特殊,但是被批准了。

    第三代小一辈的是王茂(彦德长子22岁)王昌(彦启之子25岁)王盛(彦德次子19岁)王久(彦章之子15岁),外戚是王彦芸和卢永明的女儿卢珍珍,她才14岁,刚上初二年级,最小的是王彦湘和毕东兴的儿子毕小东,才10岁,跟着其父在徽省生活,父母早协议离婚了,他很少能见到母亲。

    可以说老王家第三代很嫩,最长的就算是王彦启的儿子王昌了,曾与唐生有过冲突,是个典型的二世祖。

    王茂王盛王久三兄弟更小,不是在念大学就是在读初高中了。

    王家第三代也不是没希望,可是想有希望也难啊,照目前的情况发展,王彦德再下来了,那王家之势更衰。

    要知道王彦德现在是广南书记,挂着中政局的委员,相当于副国级领导人(中政局委员享受副国待遇)。

    彦德之私生女王涵,基本没进过这个家,二代的基本知道有王涵存在,三代的没人知道她是谁。

    彦德妻室张氏,与他结婚较迟一些,当年好象正和王涵母亲那啥呢。

    结果王张氏生的大儿子王茂比王涵还要小几个月呢。

    第一医院,广南省委的人不少来看王书记的,有人是真的叹息,有人是装着悲戚,世态就是如此。

    老王家的根据地在浙南,那边过来不少省委地市的官员,都来看王书记了。

    他们预感到老王家这次真悲剧了,王彦德本来是老王家的最后希望,毕竟他挤入了副国级序列,老二王彦启虽说也是省委书记,可是受到一些事件的牵累,中央领导们对王彦启是有看的,估计他很难再进一步了。

    没把王彦启拿离省委书记的位置,那是给已过世的王老爷子留面子了。

    表面上是一门双贵,兄弟俩皆是省委书记,老大还挂中政局委员,应该是令人羡慕的,实情却非如此,王家每况愈下,和之前他们的家势相比,落差了一大截,如今在九巨头中,还有一位是与老王家相联系的人物,何云度。

    日前,何云度也来了广南,指示省委尽快把王彦德同志送去京城解放军总医院接受治疗。

    其实老何在下一届也要退了,眼下也没多大影响力了,主要常委中的唐系三巨头对他的制约太大。

    王涵是来了广南,可都没机会进去看一下父亲,和二叔王彦启联系了,他说等你‘后母’不在的时候你再进来。

    后母就是王张氏了,王彦德的妻子,王茂和王盛的母亲。

    这两天王彦德还不至于病的躺在床上,主要是在经受更细致的各种检查化验,但是心理上压力是巨大的。

    女儿王涵今天给他发了短信,可手机在王张氏手里,她一看就火儿了。

    “……这是谁呀?爸呀爸的叫?野种?”

    王彦德脸儿就绿了,“把手机给我……”

    王张氏脸色也异常难看,却没有第一时间把手机还给丈夫,而是先记住了发短信来的手机号。

    王彦德知道是王涵,拿过手机就给她回了个短信:你怎么来了?我不是说过两天回京的吗?

    这边王涵还没有把短信发出去,就先接到了未知的电话。

    呃,这是谁呀?手机号很陌生呢。

    她就先接通了,“喂,你好……”

    “野种,你好,你最好不要进医院,我不会给你好脸子看的……”

    愤怒的女人声音是在咆哮,尖厉的令王涵心颤,野种两个字深深的把她剌伤了。

    “尼玛才是野种!”

    王涵第一次喷出了她有生以来用过的最脏的字眼儿,然后挂断了手机。

    和她在一起的小嫣宁欣都有点诧异。

    “怎么了?小涵。”

    王池泊眼泪就掉了下来,“没什么……”

    宁欣和小嫣都看了出一些什么,正如唐生所预料的,王涵遭到了王家人的强烈排斥。

    医院中,王彦德又接到了女儿王涵的短信:爸,她给我打电话了,骂我是野种,我是野种吗?爸,你告诉我?

    王大书记当时就眼盈满眶了,要说这一生还有两个最对不起的人,就是小涵和她的母亲了。

    这一辈子都无弥补欠给她们母女俩的债。

    王张氏进来了,“把你的手机给我吧,这个有幅射,你拿着不好……”

    “你给她打电话了?”

    “……”

    王张氏没答。

    王彦德望着她的目光显得很冰冷,“……我以为做为省委书记的夫人,应该有一付宽容的心胸……”

    “宽容?野种都找上门了,我还宽容?我在维护我的珔当权益,王书记,我说错了吗?”

    “出去……”

    王彦德有生以来第一次对妻子用这样的口气说话,在王张氏的印象中,丈夫温文儒雅,极少有发脾气的时候。

    突然,她感觉自己触动了丈夫的逆鳞。

    偏巧王彦启和王彦章两兄弟入来。

    “怎么了哥?”

    二人见大哥和大嫂剑拔弩张的神色,就知道发生了什么。

    王彦启就把脸沉了下来,“大嫂,我哥现在是病人,生不得气,你不清楚吗?”

    王张氏张了张嘴,然后就落泪了,“我连话也不能说了?你大哥他在外面有私生子,你们知道吗?”

    王彦启和王彦章都盯着大嫂,神色都很沉郁,却没人说话。

    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计较这些?你不知道我大哥不久于人世了吗?

    被王家这俩兄弟的眼神色盯的心里有点发毛了,老三王彦章还好说,可二老王彦启还是省委书记呀。

    “我给你**的机会,彦章,给我拿纸和笔来……”

    病房内静了下来,各人都不清楚王彦德要写什么,王彦章递上笔和纸的当儿,王彦芸和王彦湘进来了。

    一看大嫂在哭,大哥在那里写东西,她们也没觉得什么,本来老大的病就是叫人心痛掉眼泪的病。

    “彦芸彦湘,你们说说,你大哥他在外面有私生女,我就说了一句,还冲我嚷嚷……”

    彦芸彦湘愕然,看来王涵在大嫂面前曝光了?

    这种事,她们当妹妹的不好说话,只是看了眼大哥,也没人说个啥,人家夫妻的事,还是别插嘴了。

    可王张氏隐隐觉得不妥,丈夫在写什么?

    夫不大,王彦德写完了,然后也没什么,就递给了老三彦章。

    “哥……这个是不是再考虑一下?”

    “不用了,我还人家清白。”

    王彦德脸色冷漠无比,“你给我的秘书,让他尽快去办吧……我想休息一下,你们都出去!”

    老大的威严还在,何况是这种时候,没人敢说什么,几个人包括低泣的王张氏都出去了。

    “什么东西?”

    王彦启看了眼老三,王彦章也没说话,把大哥写的东西递给了二哥。

    “这……唉,这叫什么事?”

    王彦湘就上去凑近了也看,脸色也是一变,彦芸跟过来也瞅,神色也怪异无比。

    老王家啊,闹腾成什么样子了?

    “大嫂,你说什么了?”

    王彦湘就问了王张氏一句,她也感觉不对,没答话,上前从王彦启手里接过了丈夫写的东西。

    可一看,就如雷轰顶了。

    是什么?

    协议离婚书!

    天呐,你王彦德要在死之前把我休了吗?

    嚓嚓两把,她愤怒的撕了协议离婚书。

    “我不同意,为了一个私生野种,休我?有这个道理吗?走到哪能说过去?”

    王张氏脸色铁青的同时,心里也在战颤。

    “大嫂,你别闹了好不好?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提这种事让我大哥难受?他还有好多日子活吗?你争什么?”

    王彦启的话令王张氏冷静了下来,但她天生没那么宽厚,是个比较执着女性,所以阴着脸也不说话。

    本来想以嫂子的身份说一句王彦启,可实在不是张不开嘴,人家是省委书记啊。

    “我哥现在需要一个良好的心态去接受治疗,我不希望谁再提私生子女的事,否然,别怪我不客气!”

    为了大哥的生命能多延续一个时期,王彦启不在乎做出一些什么事来。

    他例来就是那种冷硬的性子,王张氏心里一颤,她的确很怕这个小叔子。

    王彦湘也朝王张氏道:“大嫂,那孩子都22了,你承不承认无所谓,她从没进过这个家门,我大哥对你算尊重了,说实话,她母亲在你和我大哥认识之前就……现在说这些也没用了,我大哥这样了,你还不叫他们父女见面?”

    “……”

    王张氏无语,也许到了这个时候,是不该计较了。

    这边,王彦启拔通了王涵的手机,“小涵,你来医院吧,在特护603房。”

    楼道还聚集着王家第三代的子弟们,大人的事,他们没一个敢插嘴的,一个个噤若寒蝉,只是看着。

    陪着王涵上楼的是宁欣和小嫣,宁欣一袭少将军装,故意穿成这样的,以防老王家人排斥她接近王彦德。

    穿着这身将军服,就是王彦启也不能把她拒在门外,共和国的少将,不是一般人。

    其实王涵就在医院,只是没得到允许,不能上来,怕破坏了老爸现在这个家的和谐。

    但是那个女人一句野种,真把王涵惹的暴火儿了,也使她极度伤心了。

    想起可怜的母亲去世时,父亲都没能来见她最后一面,王涵那泪就止不住了。

    当王涵在宁欣和小嫣陪同下出现在六楼特护病区时,王彦启身边的内卫也拦她们,他们跟着王彦启见过王涵。

    老王家的人看着这个美女在绝秀少将和另一秀容绝丽的美女相陪下过来,心中生出怪异之感。

    王涵的容貌真是美,有几分象她的父亲,王彦德也是人才一表,女儿承袭父亲的基因很正常。

    王家那个二世祖王昌盯着王涵的眼神很怪,他隐约知道大伯这个私生女,刚刚又因为这事,大人们闹腾了,小一辈的全知道了,哦……原来这个美女是大伯的私生女?

    王茂王盛俩兄弟死死盯着这个同父异母的美女,与母亲一样,他们同仇敌忾,对王涵的眼神极不友好。

    外戚子弟卢珍珍和毕小东倒没表现什么,却是诧异王涵的气质和秀美。

    她身边还跟着一位少将?这个很夸张啊?

    王彦启看见宁欣时也是一怔,是她?

    当年宁欣出任红颠突击团指挥官时,王彦启就知道她,07届时,她和谭宝真冉苒一起晋升为共和国少将。

    “王书记好!”

    “宁将军好!”

    官面上的一套礼数还是要做的,两个人浅握了一下手,算是打过招呼了。

    还有一个事,王家人是清楚的,就是徽省书记许奉天开颅的事,宁欣以超卓的手段参与了手术,以玄奇的太极真劲融化了许奉天脑内的陈年旧弹片,这样一个奇传式的人物出现在这里,王家人知道她来的目的是什么了。

    但是,他们不认为有奇迹会出现,那种病仍是目前人类无攻克的最大绝死之症。

    可是,不管有没有奇绩,小涵能叫来这个在共和国高层印象中极神奇的太极宗师来看她父亲,就极为不易啊。

    王彦启不会象小一辈子弟那么看低王涵,因为她和唐生有交集,所以这丫头拥有的能力是极大的。

    就在王涵见到父亲时粉泪涟涟伤心之际,唐生也在魔都登上了飞往广南的航班。

    不管怎么说吧,对方毕竟是王涵生父,不来看看说不过去。

    王涵嘴上不说,心里也会有想的。

    所以说,唐生是必须来一趟的。

    ……

    PS:今儿又熬到了12点多,老婆催促休息呢,下旬了,兄弟们,请支持一下月票,快800张了,咱们真是老书了,回首看看,420多万字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