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太子爷

第1233章 梧桐夜餐【第1更 求月票】

第1233章 梧桐夜餐【第1更 求月票】2017-11-15 16:32:1Ctrl+D 收藏本站

    要说老匡家人心里急,那是真的,老王家这边拒绝提议唐天则去广南,人家不做那恶人。

    这边匡世杰和于秀玉然乎的过头了,两个搞的是翻天覆地的。

    这俩人,一个是旷男,一个怨女,那家伙烧起来真叫一个旺呐。

    一番折腾过后,于秀玉伏在匡世杰怀里。

    “唐生居然跑去广南猫哭耗子了,这家伙年纪不大,心眼儿可比那啥眼儿还多呢。”

    “那不废话啊?你有三个那啥眼儿啊?哈……”

    “我就是说那个意思,老王家没替你们守住广南,我看这回不好弄了吧?”

    “也没啥,我爸会想招儿的,但是有可能弄个亲匡系的学院派官员。”

    于秀钰撇撇嘴,“那也得看丁家和唐家同不同意了,人家两家在常委里说了算。”

    匡太冇子叹气,“别说提交到常委会讨论了,现在连书冇记处这关都过不了。丁汉靖卡着呢。

    丁汉靖在主持书冇记处的日常工作,他这里要是不点头,这个决议都上不了中政局常委会的桌面。

    “丁海蓉这下午气了,怕是在唐生很有份量,她回家要是说个什么,老丁能不考虑?”

    “那是,眼下就是这么个情况,丁唐两家在上层建筑层面把控的很严实,广南要是丢了,匡家也被动了。”

    “看这情况是保不住了?”

    于秀瑟其实不是很担心这种事,她主要是为自己的利益而假装关心匡家,给人家当情fù,也要有觉悟。

    她知道唐生是不会吃她了,以前没吃,现在更不可以的,那小子把苗秀凤给啃了。

    “保不住也得保,力拼吧,广南是匡家腹地,不可能丢失的。”

    拼?拿什么和人家拼?只能是政治上的利益对换吧?

    “对了,世杰,唐告那家伙是不是把你堂妹匡世英也给那啥子?”

    “我不知道,世英不会那么蠢吧?”

    “还不会?一眼窝子的柔情了,我在广南见她了,春情流lù,百分之百破失了。”

    匡世英翻了个白眼,“说实话,我压根也管不了这个丫头。”

    “女大心向外,别说是你,我怕她老爸也管不了她吧?”

    可不是咋地,女人一但和情郎mì上了,还认识她老冇子啊?那世界上还有sī奔的吗?

    “世英和你们家苗秀凤住在一起的,难道她们还与唐生玩新潮的三屁?不可能吧?”

    “呃”,…”

    于秀瑟哧了一声,不屑的道:“三屁算什么?姓唐的那小子家伙什儿够悍,别说三屁,五屁也没问题,就看她们俩表面掩饰不住的那股子春情媚姿,百分之百的和姓唐的搞上了,我要是连这也看不出来,我还叫女人吗?”

    匡世杰脸sè很yīn沉,他也警告过堂妹,可她不听,这丫头要出卖家族利益?

    不过如果真是那样,他心中一动,也可能有好处的,mō了chuáng头的手冇机过来就拔世英号码。

    于秀弱见他打电冇话,伸手又捞住匡太冇子的那玩意儿揉槎起来,再起来一回呗,老娘还能没饱呢,如狼的女人啊!

    “……世英,有些事,我就不想说了,咱们心里有数,但我不希望你把家族利益卖了,这是不可原谅的。”

    “哟……你这yīn阳怪气的,说什么呢?我听不懂!”

    “世英,别打马虎眼儿,你和唐生如何如何,我们心照不宣!”

    “怎么着?你是我爹啊?你管的倒宽!”

    世英说话一惯就这么呛他,她也不管匡世杰是她的堂兄,主要这个堂兄自身不过硬,所以得不到她的尊重。

    “好吧,世英,我们不争不吵,这样……广南的事你也清楚,那是我们匡家的根据地,你怎么着也他那啥了,这次你就和他说说,别把手伸到我们广南去,你和他的事,我也不会向长辈们提,你看如何?”

    世英可不是被威胁长大的,她最恨这个了。

    “随便你提呗,我和他又咋地,我怕什么呀?”

    她是绝不会承认什么的。

    “匡世英,别以为我看不出你已经有男人了。”

    匡世杰的声音突然增大了,也严厉了,又一次把堂兄的架子摆了起来。

    世英知道他和谁在一起,不由冷哼了一声。

    “匡世杰,别以为我看不出你和于秀玉有一tuǐ。”

    噗,这边匡世杰就喷了,刚给于秀玉捏巴的有点tǐng起来的玩意儿突然就蔫了。

    “你你胡说什么?”

    “哼,我懒得理你,别威胁我,不然要你好看!”

    啪,电冇话挂了,匡世杰气的鼻子都歪了,感情我威胁到她,反被她威胁了?

    这边匡世英把手冇机挂断就骂了一句于秀钰,这女人,肯定给搬弄什么事非了吧?

    她就给唐生敲了一电冇话告状,唐生闻言后一芜“人家要说什么让她说去呗,我也堵不住她的嘴。”

    “真该用你那个玩意儿狠狠塞了她的贱嘴,不乱嚼舌根会死啊?”

    “汗……她倒是想让我塞来着,可我不想啊,哈!”

    噗,世英就笑了,“就是,你那个为贵,才不那啥她呢,那女人,居然在匡世杰面前说我的坏话。”

    她连堂兄都不称呼了,直接叫名字了。

    “不要搭理她就好了。”

    “唐生,那啥…,是不是你们那边的人要去广南那里当书冇记啊?”

    即便不准备违背和唐生之间的约定,世英还是在关心这个问题,所以就问了。

    “我也没有参与这个事的意见,都是长辈们在折腾,英美女你什么意思?”

    “我我只是问问,也没啥意思啊!”

    “是吧,有就说呗,咱俩都什么关系了?”

    “那啥,你晚上有空不?来梧桐苑吧,我给你炒几个小菜,再陪你喝点老茅台,花销你报销?”

    “哈…,是我请你呢,还是你请我呢?”

    “当然是我请你了,你以为谁都能吃到匡世英下厨做的菜吗?你应该是第一个吧。”

    “那就无价了,好,报销,统统报销。”

    唐生心里也知道世英的意思,也是谈广南的事呗,她这顿饭啊,好吃难消化,哈…。

    回过头,唐生给老爸唐天则去了电冇话。

    总得问问老爸,唐家对于广南这个书冇记是怎么个意思?

    “爸……我就是问问,广南书冇记这事……。”

    “我知道你会问的,你就没点想法?”

    “我?”

    唐生倒是一怔,“我又没入官场,我有什么想法呀?”

    “小混人,原来你还指望去当书冇记啊?我是问其它方面的影响。”

    “呃……爸,我客观的说一下,广南是人家老匡家的腹地,我们非要硬挤进去,会不会把他们逼急了?”

    “哈……你说呢?”

    唐天则哈哈大笑,“就比如,与匡家相联系的千部要去江中当书冇记,我们这边会同意吗?”

    “当然,资历浅的架到火上去烤一烤,象叶澜江那样的老资格,就不行了。”

    “是啊,你老冇子我差点给匡家架到广南去烤火,有一些这样的说法,但在书冇记处没有提。”

    这种话谁会提?那是得罪人呢吧?

    “爸,要说非争广南,只会和匡氏弄的更僵,不利于许多方面的发展,但不设点小阻碍也说不过去吧?”

    “嗯,阻碍是要设的,不会顺风顺水的让他们安排人,官场啊官场,就是利益的归属,没办法,咱们这边准备提窦云辉云广南当今书冇记,资历方面还是可以的,稍有欠缺吧,不过正好用来设置障碍,哈”,…”

    不顺风不顺水,那争到最后再让步,就是人情喽,窦云辉在江中是有大功绩的,提他过去,是给匡家施压。

    就这个人情,要是让给了他们,将来他们是要还的。

    这就是官场,不说穿了,表面上都是‘原则”说穿了,暗地里全是‘利益”就这么事。

    官腔儿一打,谁不会谈‘原则,啊?‘某某同志还有欠缺,资历不如某某某啊,是不是再考虑考虑,?这样一句话要是由丁汉靖这样的权威人物讲出来,那就是大障碍了,你能和人家理论什么?录人家面子的后果是咬住不松口。

    所以这种一出口,一般没人再分辩的,就按领导的意思,再考虑考虑吧。

    俗话说,官大一级压死人,一般官场上,没人去‘挑战,书冇记的权威,人家是党委一把手,你要是不服,那你必将成为人家yù拔之而后快的眼中钉:在常委会上一把手基本不会轻易计腔,就是听大家在讨论了,二把手省长或市长在人事方面没多少发言权,大多数时候他们也保持沉默(除非关系到他们这边的利益,也许会争一争,但没有过硬的利益交换叫书冇记动心,基本没可能成功),组织部长在会上提议人选讨论,结果合了大书冇记的心意,人家就最后一拍板定了,要是不合人家的心意,大书冇记来一句‘今天散会吧,下次再讨论”你们任何人都没办法,二把手是只能干瞪眼,完全的没辙,因为‘开会散会,这个权力是握在书冇记手里的,二把手(省长或市长)只在书冇记不在时能代为主持常委会,如此可见,我们的‘书冇记,那真是权势滔天啊!

    夜时,唐生去了梧桐苑,没回静安别墅,要和世英谈一谈的,不然也说不过去。

    世英说lù一手,要炒拿手的小菜,其实她就不会做饭,却把苗秀凤押在厨房,让她主厨,世英则打下手。

    唐生来了后她还假装,说男人不进厨房,那样不好,在客厅等着就行了,她压根怕lù了馅。

    吃饭时候,世英居然脸都不红夸着,“怎么样,我这手艺?”

    “嗯……不错不错,象苗苗的味儿,你嘛,打打下手还行!”

    噗,苗秀凤喷笑了,世英傻眼了?

    “啊…,你个坏蛋,进厨房偷看了啊?”

    唐生大笑,“没有,我吃过苗苗做的饭,这和她的一个味儿,怎么可能是你做的?你是武女,会做饭才怪。”

    “我……,唉,懵不了他!”

    后半句是冲苗苗说的,世英翻白眼,“我是不会做饭,可我会吃饭,还会喝酒,我陪醉你行吧?”

    “灌醉了好,灌醉了好吹枕边风,是这样吧?”

    “我……,唉……”。

    世英俏脸有点红了都,挥手过来拧唐生大臂,“把我想成什么人了?我吹你喀秋莎总行了吧?”

    “吃饭呢,英同志,别恶心人好不?”

    苗苗抗议了,狠白了一眼世英。这家伙,什么都瞎说。

    别看世英是警出身,但正应了港剧里的那句话,是有执照的高级那啥。

    她一撇嘴,喊声道:“我这不是没办法吗?讨好人家唐少爷呢。”

    说着挨紧了唐生,故做媚声媚气的道:“大少爷,我不嫌弃你,给我个吹你的机会呗,嗯?人家要嘛!”

    噗,苗苗彻底翻白眸了,“我崩溃了,唐生,你掏出来,给她吹,别让她吃饭了。”

    唐生抬手抹脸,尴尬的道:“那哈”,我现在只有食yù,不吃饱了没那啥yù啊!”

    二女当场笑翻,三个人一边吃,一边笑聊,但没谈到正事。

    餐后收拾时,苗苗一个人去的,这美女太贤慧了,“你们聊,我去洗碗。”

    世英蹦起来就就搂着她亲一口,“真好,苗苗,晚上让唐生多弄你一回。”

    噗,苗苗红了秀颊,扬手煽了世英丰tún一巴掌,“滚啊,sè冇女!”

    世英扭扭屁股,嘻嘻笑道:“打的不够劲儿,没唐生煽我舒服呀……”。

    唐生扁了扁嘴,苗苗却道:“唐生,其实世英有受虐倾向的,她和我说做那事时,再被煽屁股,快感来的好快。”

    噗,世英喷了,“苗姐姐,不带这么害人的吧?”

    “你嫌我煽的不够劲儿啊,让唐生来好了。”

    唐生就笑,“我就嗜好这个,今儿晚上咱们玩刻jī的,苗苗啊,你准备两双丝袜,咱们把世英绑着说”,…”

    “好啊,好啊”,…,皮鞭和那啥,都是世英警花的最爱。”

    “哦,迈嘎大,你们这对J夫ufù,要治死我吗?”一“哈……”

    苗苗收拾餐碗了,唐生和世英入了客厅,在沙发上,她直接骑坐在唐生tuǐ上。

    “唐生,你要肯同意我一点请求,晚上怎么玩我都奉陪,好吧?”

    “唱一出**秀也不是问题吧?”

    世英嘴大张着,“介个真唱不了,喀秋莎那么大口径,你要我的命啊?”

    “哈…,吓唬你的,我更喜欢你这张小嘴。

    缠紧了唐生脖子,世英的媚劲儿又上来了,“嗯,那我就卖力的讨好唐大少爷,铁定得叫你满意了。”

    PS:真晕,这是上传第三次了,前两次全给‘审核,了,发不出来,看看这次能否出来,今儿还过生日呢,却被审核,郁闷了。

    求大家月票安慰。@。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