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太子爷

第1247章 煮面【第1更 求月票】

第1247章 煮面【第1更 求月票】2017-11-15 16:32:20Ctrl+D 收藏本站

    匡世英出场的结果就不用说了,自然是把某些人给弄走了,至于另外那踹了人的家伙,受到现场群众的保护,没被弄走,然后现场查行了一番调查,群众演员们都愿意作证,结果就不说了,某些人是好不了啦。

    这个小小的插曲是为二世祖泄一下心内久积的某种邪气。

    不然这家伙会憋的你起粉刺的。

    倒是说,这一脚踹的蓝*心中好解气啊,陈丽也傻眼了,多帅的小

    伙儿,这脾气?

    “……刚才的事多谢小唐了!”

    在病房里坐下之后,陈丽再次向唐生致谢,这已经是蓝*给他们介绍之后了。

    唐生主要是看小jiāojiāo那个楚楚可怜的神情让他心里憋闷,也不由想起了自己的乖宝宝小蔷儿。

    陈丽就误会蓝*和唐生是一对了。

    又聊了一些话,蓝*二人起身告辞出来,陈领着孩子送出来。

    “…刚才那伙人应该不会来找麻烦了,如果他们还敢来,你就给蓝,我再来收拾他们好了。”

    感情一脚没踹过瘾啊?只看刚刚那场面,后来出现的匡世英和几〖警〗察,明显偏帮唐生呢。

    这边唐生和蓝*上了迈巴赫62从医院出来,那边公安局里有热闹了。

    人家那一脚也不白挨的,居然在市局有副局长给作主呢。

    世英就给那位李zhenhen副局长叫去了办公室谈话。

    “…具体的情况我也不没见,但是当时围观的群众们都有做笔录的……………”

    这是世英的态,很明显,李zhenhen局长找自己问这事,那就是他替那个没戴帽子的警官出头了。

    〖警〗察和军人一样,如果在街上摆你的执法形象,最好是把国徵顶在头上,这样更庄严更神圣更有责任感。

    不戴帽子呢,就容易犯错误,大该不戴帽子找不见责任感?

    实际上李zhenhen局长是知道一些匡世英的底子的,姓匡啊,又是这么年轻的局党委成员,难道是和匡……

    下面的就不敢想了,想想都会口干舌燥,太吓人了啊。

    但是今天事不管又不行,是亲戚啊,总得问一问?所以呢,李zhenhen局长的口气还是很柔和的。

    可是匡世英比较不给面子,一付公事公办的姿态,这叫李zhenhen局长心下郁闷了。

    他心说,就算你是匡家人,可你现在不是在魔都吗?你拽什么?现官还不如现管呢。

    李zhenhen局长还是没有上到层次的中级官儿,他都不清楚高层官员谁和谁联系近些,比如叶澜江〖书〗记与谁联系近?

    他李zhenhen局长都不知道,在他看来,能坐在叶澜江那个位置上的巨员,其本身就不会轻易插手下面的面,人家操心的是大事,就算匡世英和他认识,也未必敢在他面前说别人的什么?她总得想想领导会否对她有看法?

    揭别人短的人,一般是领导讨厌的那种,你不干你的工作,你一天说这个不对,说那个没味,你要干什么?

    不是事关切身利益,一般人即便有关系也不会轻易动用,大小事你都找人家大领导,你有多大的脸呀?

    人家搭理你一回两回,三回四回时就看出你这个人不是个什么货sè了,所以,有的关系不能乱用。

    你就是用你爸,三番五次的,他都会嫌你烦,何况是别人了。

    俗话说,县官不如现管,魔都离京城好远呢,匡振国能为了一丁点小事和叶澜江说什么吗?不可能。

    当然,混在魔都官场上,李zhenhen局长也听闻匡家呀苗家啊王家的这些干部,可是在经历了束铮鸣事件之后,所有的系系派派都混乱不清了,人躲人避的,生怕惹祸上身,那时候大家的心思都是:只要我没事就行啊!

    再说了,这个匡世英,也未必是匡家直系?

    可人家毕竟以这么年轻的资历就参与到了市局党委中来,就凭这一点,此女绝不敢小觑。

    李zhenhen局长的语气很是温和的说,但是世英很严肃,摆明了不准备给谁面子。

    换过是别人的事,兴许世英会有商有量的,可这次踹人的是唐生啊,是她男人,她能和谁妥协吗?

    不公不会妥协,她还要把那没戴警帽的李zhenhen警官的老底儿好好查一查呢。

    有些人太拽,拽是因为人家有靠山?

    我要揪出你的靠山,看看你有多硬?

    你要是欺负市井恶霸,我全当今天没带眼睛出来,装看不见,你要是欺负平民老姓,那算你走霉运了。

    匡世英就是这一付脾气,她是见不得某些人欺负老姓,你有本身去欺负比你强势的人呀?你欺软怕硬?

    你和人家唐生不能比,人家是想欺负谁就欺负谁,别说你了,老美那么牛B还不是给他欺负了几次?

    不过世英也没想到唐生也有暴走的时候,她印象中的唐生温文尔雅,博学多才,要多深沉有多深沉,真没想到他踹人的时候不比街头小

    混混们更缺心眼儿,问题是他不缺心眼儿,他踹了谁都能承担起那么个后果,这就不同了啊。

    直到世英离开,李zhenhen局长就开始琢磨这事了。

    然后他跑去政委那里询问了一番现今的官场局势。

    “…我说老李zhenhen,你这是怎么了?在局子里呆了也有些年了,现今的局势也搞不清了?”

    “呵那倒不是,近来一段时间市委领导们变化的比较频繁,我不是有点头晕了吗?”

    “你呀你别的我不清楚,反正叶〖书〗记和丁市长好象tǐng那啥的……………,你懂的!”

    “哦那啥,咱们叶大〖书〗记和哪边靠的近啊?”

    “这你也不知道?匡!”

    李zhenhen局长听的背心直冒冷汗,又闲聊了两句赶紧撤了。

    加了办公室就给匡世英敲电话了。

    “世英同志啊,关于那个李zhenhen官的问题,我的意思是要严肃处理,太败坏我们〖警〗察的形象了…”

    这口风转的,也太快了?

    “明白了,李zhenhen局长,我会秉公办事的。”

    这边匡世英撇了撇嘴,无声的一笑,看来有些人混在官场上应有的觉悟还是有的。

    唐生这边送了蓝*,已经是下午了,他们都没吃饭呢。

    “要不要上去吃点什么?”

    “你给做啊?我可不会做饭!”

    唐生谦虚起来了,其实煮个面什么的还是很拿手的。

    “公寓有面食,再荷包两个鸡蛋,这样可以?”

    蓝*脸稍微有一点红,自己这是非要叫他上去吃饭?这是什么心态呢?

    可是之前他的确是帮了自己和朋友陈丽的大忙,就那个事陈丽摆不平,自己也摆不平,不知要怎么纠缠呢。

    与在,蓝*对唐生是越来越好奇了,你说他年龄不大,可能力极大,社会关系极广,以前以为他靠庄洁混,现在知道了,应该是庄洁在靠他?简直是不可思议,就拿今天这事来说,他居然把〖警〗察也踹了。

    上了公寓后,其它人都不在,银蝠空乘组的不时不出去,也要勤训礼议服务,掌握一些伺机决窍的,不会一天就闲坐着拿薪水,另外大家都有转入其它部门的想法,利比亚历险之行,在她们心里还是留有yīn影的,导弹袭击这种事都能撞上,对她们来说,这是多大的考验和震撼啊?就是现在想起来,她们的tuǐ都sū呢。

    对于一个俗世中过着普通生活的人来说,被导弹袭击,这完全不可想象但是眼前的唐生呢,种种迹象表明,他知道会给导弹袭击,可他还要去利比亚,可见他的胆子多大?

    蓝*对他生出崇敬。

    当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有了崇敬感觉时,那就是做好了被人家“掠夺,的准备。

    掠夺这个词,在西方泛指各种侵犯,大家都懂的。

    当一个女人看不起某男时,你再费尽心机的去追求她也无济于事,她对你没感觉。

    女人就是讲感觉的,较有理智的说,而不象大多数男人被称为下半身动物。

    她们在失去贞洁之前拥有着异常坚固的防御体系,但是那之后,拥有了她的男人就可以尽情享受了。

    难怪民间有一种说法,婚前男追女,婚后女追男。

    男人啊,心都比较放纵,不象女人们,大都拥有着传统的fù德贞观。

    当然,拜金女和为生活所迫者除外,她们大都用贞节换了金钱或被迫出卖了灵hún。

    总而言之,男女之间那点事,婚前恋是一种滋味,婚后蛮是另一种滋味。

    男人们似乎更喜欢婚前女人的jiāo羞模样和那种含蓄,而婚后的女人就变的有点“熟,了。

    象蓝*此时的神情秀sè,就比较吸引唐生了。

    唐生对女人无忌晦,但凡入得他法眼的,被他欣赏的,他就不排除要欺负人家的心思。

    当然,他不会强迫谁,一般是水到渠成的那种展,强拧的瓜不甜。

    上一世看多了岛v片,那家伙大部分是强制类的,似乎在教晓男人们专门去掠夺那些特贞的女xìng。

    在唐生骨子里有些邪xìng的,但是这一世来说不是很明显,偶尔会有bō动,但他也能控制住。

    “…那个〖警〗察,你踢了人家,会不会有麻烦?”

    “会有,搞不好要给拘留的,你赶紧给我弄点吃的,吃饱了我才有劲蹲班房啊!”

    噗,蓝*白了他一眼“你这人,我问你正格的呢,你就瞎说?”

    “我瞎说了吗?我是真的打了〖警〗察,不是为给你出口气吗?”

    哦,感情你是在邀功呢?

    “那你自己没头脑啊?一冲动就踹〖警〗察?”

    “是啊,我也考虑这个问题呢,当时怎么冲动了呢?冲动是魔鬼

    

    蓝*翻白眼了“那怎么办啊?”她也有点忐忑了,但总是不信唐生会出问题。

    “先吃饱再说,冲冠一怒为红颜嘛,我要真蹲进去了,你记着常去看我啊!”

    某美女香肩崩塌了,美眸吊了起来,这家伙分明在说瞎话呢,你看他怕样象是要去蹲班房的吗?

    他这么嘻皮笑脸的没一点压力,要是真有蹲班房的危险,只怕早就慌神了?

    “我才不信!”

    “呃不能?你非得我给人家扭进去了才信?”

    “不理你了,我去煮面!”

    “哦,我去冲个澡,用你的卫浴行不?”

    “呸……不可以,你去庄姐那室。“她又不在,我进不去啊,没钥匙。”

    各人的卧房都另带锁的,么共客厅和厨房公卫是共用的。

    “那你去公卫……”

    真是的,怎么能用我的卫浴?蓝*脸红的跟啥似的。

    唐生大笑“开玩笑的,我的意思你赶紧煮面去,再不煮的话我真进你那去冲澡了。”

    “你敢!”

    蓝*sè厉内荏的白了他一眼,心却是虚的。

    唐生笑了笑,适时世英打来了电话。

    “…是吗?什么李zhenhen局长呀?我管他是谁呢,那小子不是只好鸟,他要还呆在〖警〗察队伍里,我叫你算帐。

    “呃,大少爷,我没得罪你?关我什么事啊?”

    “当然关你的事了,你嫉恶如仇呀,不收拾他收拾谁?再说了,那陈丽目前的处境是很凄惨的,卖了家里所有东西给丈夫换肾,已经是苦不堪言了,居然还碰上一对牺口姐弟欺负孤女寡母的,给我狠狠收拾他们………”

    “我一向秉公办事的好?不参挟sī情的”

    “我告诉你,你没整惨他,我就整惨你。”

    “唐生,你威胁我啊?“是哦,不威胁你威胁谁啊?”

    “我……真无语了!”

    “嗯,收拾人不需要说更多话,收拾了就行,哈”

    世英扁了嘴,看样子少爷是真的动怒了,他很少这么赶尽杀绝的?

    那当然了,他怕是那家人找陈丽去报复,干脆让他们惨点得了,还叫人家麻烦,把你们自己顾好就不错了。

    蓝*听他打电话,就暗暗咋舌,这是和谁通话呢?

    这口气,可够冲的啊?

    她乖乖进厨房煮面去了,唐生挂了手机也跟进来。

    “要不要帮忙啊?”

    “不用,你坐着等着就行了。”

    蓝*一付小jiāo妻的模样,看的唐生就笑了。

    煮个面给个大帅锅盯着,蓝*都不知该怎么弄了,心慌的呗。

    啪唧,手一抖,一个碗打地上了。

    呃,这是怎么了?

    “都是叫你看的…”

    “啊?我就看看你,你就打碗给打了?我要再那啥点,你不得把锅扔了啊?”

    噗,蓝*没忍住就笑了,红着脸又剜他一眼。

    “还是我来煮面,这是我的拿手绝菜”

    “那我收拾破碗。”

    俩人分工合作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