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太子爷

第1249章 围攻【第3更】

第1249章 围攻【第3更】2017-11-15 16:32:23Ctrl+D 收藏本站

    “嗳……说说,唐生做什么吧?”

    “是啊,做了吧?说说呗?”

    “是哦,萩萩,别光是脸红啊!”

    曾婳萧杭妃真三个人在唐生走后就围攻蓝萩了。

    蓝萩快疯了,“我说,你们要做什么?我能和他做什么呀?不就是吃了一顿饭吗?”

    “肯定做什么了,唐生自己都说要溜了,让大伙儿评评理,没做亏心事,他溜什么呀?”

    “就是说嘛,这就是作贼心虚的表现,”

    “说了吧,萩萩,我们姐妹多一往情深啊?还能在庄洁面前把你给卖了?”

    三女围着蓝萩,你一言我一语的,尤其是曾婳,故意挑起这个话头的,她有她的想,她是人心计的女人,她想看看能否挑起蓝萩与庄洁之间的斗争?因为近来她们俩好象走的很近呢,男人可和其它东西不一样。

    情感方面都是自私的,东西大家可能分享,什么你的我的,这就是咱们大家伙儿的,可男人能伙儿着拥有吗?

    唐后宫就是这种情况,诸女伙儿着拥有一个男人:唐生。

    曾婳也没接触过唐后宫,自然不清楚那坑爹的况状。

    蓝萩也不知道呀,这年头还有什么大后宫?根本不可能嘛。

    实际上一个很优秀的男人也极难叫两个女人一起认同他并接触那种相处的方式。

    可是唐生这个就太那啥了,无用人类的头脑去理解了吧。

    其实不是大家接不接受那种相处方式,只是她们无说服自己‘抛弃’了唐生。

    某人的吸力胜过太阳啊,群星璀璨,都乐意围着他转。

    甚至有一部分女人报着‘曾经拥有’的心态和唐生结这份孽缘,可一结就分不开了,真汗。

    那是个怪圈儿,只有钻进去的,没有能逃出来的。

    继庄洁之后,蓝萩也有失陷的征兆了。

    曾婳就看出来了,之前蓝萩也和唐生有过小交集,但不会脸红什么的,今天就不同了,别说脸红,脖子都红了。

    要让她相信蓝萩和唐生之间没发生什么,实在找不到让她信服的理由。

    为什么她会关注这些呢?就是因为她也盯着唐生了。

    银蝠历险之后,曾婳心里就有了一个坚定的意念,这样的男人才是我心目中的白马王子吧?要什么有什么,帅就不提了,表面现象而已,关键是能力,有没背景先不说,个人的能力够抢,不难打下一片天地。

    她眼光很毒辣的,她就看出唐生是有本事的男人了。

    也看出那些在飞机上围在唐生的女人们都可能和他关系不简单的。

    "qing ren"吗?这就好几个呢。从诸女流露出的神情也看的出来,一个个都脉脉含情的,不是"qing ren"才怪呢!

    她就是想试探一下庄洁和蓝萩会否因为唐生起矛盾,如果不起争斗,那她们都是"qing ren"角色,自己也就有机会了。

    曾婳是在飞机上最早发现唐生有背景的,他和少将(宁欣)一起登的机,显得好神秘。

    后来遭遇导弹袭击时,他似乎比少将宁欣更有发言权,这就更叫人疑惑了。

    种种迹象表明,唐生绝不是简单人物。

    对于这样一个既有深不可测背景又能奇巨能力本事,又帅又会逗女人的男人,曾婳真的心动了。

    她也是报着交集交集的心态,这年头儿,能靠的实的男人不多,你自以为靠实了人家,人家却不和你一心。

    唐生小嘛,小男人好哄,一撒娇什么的,估计他就心软了哦。

    正应了关豆豆的猜测,曾婳有这种心思,她果然是个内媚之女。

    女人撞的多了,各种各样的都会有,这也不稀奇。

    蓝萩是太腼腆那种,给曾萧孔三人一围攻,就完全乱了阵角,左角右释的,后来就后给说了……

    “我都说了,没发生什么,你们也不想想,我能和他发生什么?”

    “那么帅一锅,我不信你蓝萩不动心?”

    “动不动心又怎么样?他有女朋友,而且看样子还不少……”

    “有本事的男人都这样,我看看透了,社会底层没本事的男人还是多,所以大家的人生观念不同,那些有办有本事有权力的男人们,不会死守着一个女人的,说什么男女平等,什么人权啊等等,其实还是男尊女卑,尤其一结婚了,女人更要呆在家里让贤妻良母,要相夫教子,中华几千年的文华精粹就在这里,你敢在外面招摇,你就不守妇道。可男人们呢?工作忙,有应酥,这些都是借口,其实就去歪门斜道了,他们利用手里的权力一边工作着,一边玩女人。”

    曾婳似是对社会认识很深的样子,也似把有本事和有权力的男人都看透了。

    “唉……好男人都在社会底层,他们守一个女人都守不住,哪敢贪的太多啊?”

    “这话是真的,不少人的老婆跟着人跑了,也不光她的问题,有的男人不争气,没本事养家不说,还成天滥赌滥嫖的,没一点责任心,老婆不跟着人跑了,真没天理了,换了是我也要跑的,而且跑的会很快!”

    “哈……”

    唐生从公寓出来,今儿算没什么事了,本来要见庄洁也没见着,不知她要谈什么?

    于是就去了神东总部,平素他也不大过这里来,现在又不同了,唐瑾她们来了呗。

    上楼后先去见了一下庄洁。

    “哟……你出现了啊?”

    当秘书领着唐生进来时,庄洁站了起来,那女秘书还有点诧异,这是我们庄助理的男友?

    不是吧?好象是来找汪委员长的?

    小秘也不敢确定了,似见过唐生来这里,却不知是找谁的。

    因为里间套着汪楚晴的办公室,想见楚晴的人,必须过庄助理这一关,她不意,你别想见到汪楚晴。

    “那啥……中午是这么回事……”

    唐生就大体说了一下,还夸大了踹了一个人的事,好叫庄洁知道自己的失约的确是有‘正事’的原因。

    “哦……那警官也太没水准了吧?”

    “大该关系到了人家的亲戚,有失水准也不算什么了。”

    “当**的啊,应该是帮理不帮亲,全向他那样,别人还活不活了?”

    “呵,难免,谁没个亲朋要应付的,不过今儿的事他们有点过份了,那陈丽都说了,丈夫是换肾那种病,结果丝毫也激不起他们的同情心,反倒更嚣张了,我不踹他,我自己都说服不了我自己呀!”

    庄洁翻了一白眼,少爷脾气就这样吧?

    “我找你也没啥事,纯粹是私事,能不能帮上忙,你方量,千尤别勉强啊!”

    她说话可是小心翼翼的,经见了后宫委大会,庄洁心里也不知是什么滋味了。

    要说她和唐生现在还是比较清白的,至少没突破那个底限呢。

    一但把最后一层突破了,那就后退无路了。

    庄洁心是真的喜欢唐生,加上二人又接着睡过一夜,虽然没发生什么,但也把庄洁的名节睡没了。

    “说说吧,我看我的能力呗!”

    唐生微笑着,悠容之色又呈现了,二郎腿又跷了,但庄洁不会觉得他是在拿架子。

    连楚晴和宁少将她们在这位少爷面前都表现的极温顺,可见他不是一般人。

    实际上庄洁从来没问过唐生的家势,这些话没问的必要,一问就显得自己那啥了,他乐愿说就会说的。

    而且迟早也会知道的,保留一份神秘感还觉得挺吸引人呢。

    “是是我弟弟来魔都了……”

    “哦,你弟弟?”

    “嗯。”

    “没听你说过有弟弟啊?”

    庄洁翻了一白眼,“你也没问过吧?”那意思是你没关心过我家人的呀。

    唐生脸一红,干笑了,“是我太忙了,疏忽了这些事。”

    “是吧?忙着和蓝萩聊天?”

    庄洁抿着嘴笑,更把手机递了过来,“看看我收到的这条短信……”

    呃?是什么内容?

    唐生接过手一看,更尴尬了,短信内容:庄姐,你男朋友中午和蓝萩在一起,下午在公寓呆了很久,就他们俩。

    噗,我们的二世祖摸鼻子了,“这这是谁呀?”

    庄洁接回了手机一合盖,“是谁你就别管了,也不许打她的电话问,我给你看就是信任你,嗯?”

    她知道唐生记性好,看短信时肯定记住了发短信人的手机号。

    “好,我先把她记在心里,秋后算帐,八空乘之一,肯定是跑不了的。”

    “不许啊!”

    庄洁娇嗔了,“你要和人家算帐,我以后怎么见人啊?心里知道就行了呗,也不许给她穿小鞋。”

    汗……你是全力保护你的‘线人’啊?

    “好的,我惹不起她,我躲行了吧?”

    唐生笑了笑,其实也没太当回事,庄洁都经历了大后宫的场面,哪还会和蓝萩计较?

    真要计较的话,她现在就得操出刀把唐生给剁了。

    “我弟弟刚警校毕业,这不是得知我在魔都工作嘛,他他就过来了,说是看看我,其实是有其它想吧!”

    唐生微微点头,他心里就有数了,“你弟弟不是那种不戴帽子的**吧?”

    噗,庄洁就喷了,之前他刚讲了不戴帽子的警官的故事,现在就拿这话衡量别人了。

    “怎么会?我和弟弟都是穷人家出身的孩子,没有欺负老百姓的心思。”

    “这话我听着有点那啥,你是说富家仔都在欺负老百姓?”

    噗,又喷,庄洁白了他一眼,“我那么说了吗?我只是说弟弟还是可以的,”

    “哈……不逗你了,明天吧,约出来见见面!”

    一说这话,庄洁就心里一热,他肯见弟弟,那就有门儿了。

    ……

    PS:刚才真吓了一跳,女儿本来睡着了,突然就下了床拉帘子了,这这做什么?发癔症了?我当时就呆了,怔后忙过去把她抱上了床,问她做什么?女儿说:水壶。

    哦,要喝水啊,那你说嘛,你突然跳下地拉什么窗帘啊?你吓死你老子了,我真汗。

    可我取来水壶时就傻眼了,我可爱的闺女站在床上把小裤裤脱了。

    唉,我终于明白了,她这不是要喝水,是要尿尿啊。

    闺女啊,你莫不是烧糊涂了?

    我那个心疼啊,又跑去取痰盂。

    搂着象块火炭的女儿坐在她的小痰盂上,我看见孩子两颊的泪。

    我这心,真如刀割。

    爸没照顾好你啊。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