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太子爷

第1293章 他算个屁【第4更】

第1293章 他算个屁【第4更】2017-11-15 16:33:27Ctrl+D 收藏本站

    这两天唐生自囘由度很大,唐瑾和小蛮都在陪柳妈妈,二女当自己是柳妈妈囘的媳fù,她们巴不得有机会在柳妈妈身侧多呆一会儿,主要是柳妈妈和蔼可亲,对她们都好,压根是拿她们当自己的亲女儿看待了。

    在柳云惠来看,唐瑾是个有福有大运数的女孩儿,别看她出身民间,个人气运不爱这个限制,沾染了属于她的运数,可能扭转自己的运数,从唐生这一路顺风顺水的走来就能看出来,唐瑾的运数非常可观。

    就象唐生的这样的绝世奇才,一般女子服不住他的威压,个人运数不够,就没有福份和这个男人在一起。

    虽然都是些茫不可测的玄说,但是柳云惠隐隐也相信一些,这是一个人大命运的问题,事关一生福祉。

    冥冥之中,许多事都是老天囘安排好的,比如唐瑾一开始就被唐生摆在了最正的位置上,定为未来的唐家媳fù,这些年也顺顺当当的走了过来,唐生是风流命数,御女千百,却始终不改对唐瑾的情份,这也是宿命注定的。

    宁欣和蔷蔷都是福贵大相,但也压不住唐瑾,可见她的命数何等坚韧强横,似有老天在助她。

    任她们哪一个,都得承认,没有唐瑾那么宽宏的心xiōng,能容得事物万千,能在唐生风流命数胡天胡地折腾下对他痴心不改,换过是蔷蔷或宁欣要做唐生正妻,只怕要和唐生要出些事非,只是身居一侧,她们没有了那份心思罢了。

    唐瑾生于民间,出身卑微,对自己又或他人,没有太苛刻的要求,这一点是与生俱来的,她唯一奢求的就是唐生能爱他一生一世,至于其它的她都不在乎,她也知道唐生太过优秀,根本不是一个女人能拴得住的男人。

    事实也正是如此,眼下倚靠在唐生身上的女人多达40几个,哪个没点矜傲之姿?但在唐生面前都不值一哂。

    柳云惠心下也知道,这世上怕没有一个人能阻止我儿子泡妞儿了,这些日子他刚刚入了驻京办,听闻又撞见一个秀美女上司,只怕也好不了,但凡美女,越秀越端者越难逃出唐生的掌心,似是也是命中一劫,徒呼奈何。

    一半日她要返回鲁东泉城了,儿子第一次仕途完败之后,终于在驻京办又开启了第二次仕道步履,不求有甚作为,能混资历便是好事,以我儿子的本事,多少大事都做的来,又何必在乎一些小作为?当妈妈囘的心也就放下了。

    “……瑾儿小蛮,你们也和我去泉城呆几天再回魔都吧,唐生刚刚进了驻京办,让他和体制融洽融洽……”

    “好啊,和柳妈妈一起,去哪都乐意。”

    也就是柳妈妈能把唐瑾领走,换个人想把她从唐生身边领走,她心里只怕会生出抵触绪。

    随后柳云惠给儿子敲了电话,说要领着唐瑾和小蛮回泉城,唐生一口应下,心里也便松了口气,对唐瑾似有一种天生就俱来的在乎,毕竟定位是正妻,正儿八经的现任女朋友,当着她的面,唐生总有收敛一些的嘛。

    一听老妈要领走唐瑾,他心里莫明一松,似是丈夫对妻子应负的一种责任不再压着他了。

    其实是心理因素,要是没有这种想法,唐生也就不在乎唐瑾的想法了,正因为有这种感觉,他才在乎唐瑾。

    这夜,唐生没云找风秀雅,而是与苗女巨英相拥共枕,连着一天一夜,风秀雅积压四年的厚实怨旷幽情,给他强悍的一扫而光,甚至风大主任都担忧今夜怎么活出去,听唐生说要她好好休息,不由心下窃喜,忙应诺了一声。

    她打了杨洋电话,约这位英菲银行的主事人一块去兰登相聚,一方面增进姐妹情谊,一方面谋划贷囘款之事。

    风女不在乎把杨洋拉着一块shì候唐生,心中猜测唐生不止一个"qing ren",自己为了更稳固"qing ren"的地位,拉上一个姐妹撑场面是有必要的,看的出来,杨洋还是有些作用的,此女xìng格开朗,又是个小肉囘弹身材,对男人杀伤力强大。

    风秀雅不光有熟透的女人情怀,更具备常人的不及的心计机智,她成心拉拢杨洋,夜里就搂着小杨在兰登睡了,连挑带逗,把杨洋弄的心sū不己,又在她耳畔说唐生如何生猛,只怕两个人联手都扛不下他,杨洋忍不住心菲dàng漾。

    其实杨洋心里早就有把自己纯处之躯献给唐生的想法,这正符合她的个xìng,先不说日后成家婚配之事,她有一个理想就是把自己的第一次给了最最欣赏和崇拜的男人,哪怕是一次也心满意足,她绝不委屈自己。

    之前和风秀雅就有sī议,不想她这么快就和唐生芶搭上了,杨洋自然乐意贴靠上和唐生有一tuǐ的风秀雅。

    风女手段妖孽,存心拉杨洋下水,当夜更把杨洋揉的半死,她却嘴里直夸杨洋妞妞好有弹韧xìng之类,纯处的杨洋不堪这熟囘fù的歹手,连番讨饶,两个人笑闹到深夜,情感突飞猛进,也就此结下半同孽情,却为将来的三屁做了铺垫。

    唐生也是一夜未眠,与苗女世英折腾至天渐黎明,二女身质不同于寻常女子,耐力绵长,又是刻意与唐生纠缠,一夜不合眼也不觉得累,天sè白透时,她们仍一左一右缠着情郎窃窃sī语,世英更是痴缠,手没松开过喀秋莎。

    “……你先回去吧,我迟走一两天,总要帮唐生把这边的事处理一下。”

    苗女说的自然是国院机关事务管理局的事,父亲已经点头,她自然没有心理上的负担了,要全力攘助情郎,好为囘哥囘哥日后与唐生相处铺垫一个新的形势,苗家现在哀落,仅强于老王家一丁点,就怕2012年父亲再退下去,苗家也就彻底退出大政豪门的序列了,苗家老爷子也要走完人世最后的历程,所有这些,苗家人不得不去面对。

    世英却把喀秋落翻剥的颤巍巍吓人,“你一个人shì候了他?你看看这坑爹的姿态,你想死啊?”

    苗女咯咯jiāo笑,伸手把珍珠头握住,“难得一个人享受他,死也值得,用你操心啊?”

    “哟……我还没走你就放sāo气了?平日里装的圣洁,骨子里却不是那么回事?”

    “彼此彼此,若是在chuáng上都死死板板,又有何乐趣可言?只要唐生不厌憎,我在dàng些也是可以的。”

    苗女一番话把世英剌jī的想咬她两口,半仰着螓首朝唐生道:“唐生,我也多留两天,我怕你把我姐妹搞死了。”

    噗,唐生忍不住大乐,苗苗腾出一只手来大力拧世英xiōng前一支怒耸,“先拧死你妖精样的小sāosāo……”

    上午,世英还是先登机返回了魔都去,她要和大堂兄进行一行深谈,所以决定先回去。

    唐生也来到驻京办上班,在一些事没有安排下来之前,他还得扮演这个主任助理。

    风秀雅是满面的春风,整个儿人都不同了,明艳的不可方物,不知比之前靓秀了多少,马平和何煜林再见到这美女主任时,都大咽唾沫了,每时每刻都有一股火儿从嗓子眼儿里喷出来,这女人怎么变了似的,靓的早出囘水了。

    倒是唐生一派深沉稳重的温文姿态,令马何两个副主任看他不透,心里不免惊疑。

    今天是第一次正式的办事处会议,风秀雅亲自主持,马何二人在左侧排坐,唐生在右侧挨着风主任。

    此时此刻,风秀雅恢复了一惯的端素圣洁之姿,神圣的象一尊不可侵犯的菩萨,唯唐生能领略她妖孽般的一面。

    “……有些事,大家心里有数,唐助理的能力我就不多说了,总之这次一千万的申款能够获得全额拔付,唐助理居功至伟,”这事冯市长也知情,市府一些冯市长的心腹如陈主任等也会知情,传出来的话也瞒不了别人,但他们不清楚唐生和柳副部的真实关系,所以风秀雅在这里点出唐助理的作用,就是要马何和下面的人在对唐助理重视。

    也等于告诉他们,唐助理是我的人,你们谁对他如何如何,也别怪我不客气。

    她在驻京办是一手遮天的权威,绝对不容挑战,马何二位也是战战兢兢的。

    散会之后,风秀雅就和唐生入了她办公室,门砰的一声关了个严实。

    “……省办刘主任又约我了,咋办呢?”

    一大早,本来心情美好的风秀雅却接到了省办刘主任的搔扰短信,她翻出短信,把手机递给唐生看。

    唐生接过来一瞅,剑眉就挑了起来,姓刘的这是不想混了?

    短信大意是,你风秀雅日后非得仰我鼻息,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你肯依我,我就给你富贵容华,你要不识抬举,我就叫你失去眼前的一切,驻京办的大形势就是这个样子,你小小一个主任,无力回天,只能奉献你自己出来。

    这话可算挑明了,你风秀雅上我的chuáng,我就罩你,否则你别想混了。

    唐生手指敲了几句回复,替风秀雅发了出去,她接过来一看,哧的一声笑了。

    “这么得罪省办主任,你是真的不叫我混了?”

    唐生撇了撇,“他连个屁算不上,我的女人也敢染指?哼……对了,秀雅,平海有些什么优势资源?”

    “这个……我也说不太清,平海北临黄河水灾水患倒是不缺,要说自然资源,平海只有金属矿脉吧,但是近些年的开发度也极小,因为那一带是山区,上百公里的崎岖山路,资源根本运来出来,政囘府也曾给了优惠政策,但是谁要在那里投资,就得先修一条通入深山的二级公路,这就是数十亿的投资,就我所知,平海没人乐意投资……”

    唐生微微点头,心里有了计较,“中午介绍你一个朋友认识吧。”!。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