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太子爷

第1314章 两个不敢【第3更 求票】

第1314章 两个不敢【第3更 求票】2017-11-15 16:33:59Ctrl+D 收藏本站

    下午王静和吕虹两个人在几名鹰shì的相随下去了机场,大少有令,她们哪敢不去啊?

    登机前她给蔷蔷敲了个电话,想问问情况。

    “蔷总,怎么回事啊?我心头惴惴的。”“惴什么?没啥的吧?顶多挨顿板子,你的肉厚实,挨得起。”

    噗,王静翻白眼了“蔷总,挨得起我也不想挨啊,到底咋弄的?”“我怎么知道,是楚晴提起的,她说唐瑾觉得有些怪,嗳王静,我可告诉你,明捐暗股这个茬儿你和吕虹兜着,别提我和梅妁,不然饶不了你。”显然,我们蔷总也是知晓这事的。

    后宫为什么改制零用钱审核拔款?就是怕诸女在外面乱投资惹了麻烦,明捐暗股肯定要遭罚的。

    “蔷总,你得帮我说话啊,不然我给煽的厉害了肯定瞎乱说。”

    “你敢乱姐妹们,看我们会不会联合直再收拾你一顿?”

    “我咋这么苦命呢?”王静挂了手机,回过头瞪了一眼吕虹“都怪你啊,这次死定了。”“大不了我替你兜着呗,不过,我都没机会被煽,很疼吗?”“哼,你试试就知道了。”

    吕虹倒是没放在心上,不说她体质也是特异的,本身又有一身奇功,挨顿板子算什么呀?

    “挨板子只是小率,主要问题是咱们准备怎么收场。”王静道:“莫名其妙就触规了,撤资抽股呗,还能怎么着?”

    “撤资抽股?”

    吕虹香肩崩塌了,苦笑道:“我前几天刚和妙叔联系过,大妙殿在京中置下几个分殿,又买下了京城内一处旧佛堂重新投资修建,以前租人家地盘开的大妙讲堂也买了下来,钱如流水似的huā了好些,我们抽什么?抽个屁啊。”

    “抽不出来,咱俩死定了,你知道,主要还不是钱的问题,唐生也不在乎那点钱,是咱们这次做错事了。”“没事,挨多少板子都是我的,我替你兜了。”

    王静叹气,心说,你兜得住吗?唐生多精明?能看不出这里面有我的问题啊?

    京,蔷蔷梅妁也在说这个事,她起来她们俩都是受害者,也是前些天王静才告诉她们是明扣暗股的。

    “梅妁,这次可给王静吕虹害惨了,咱们也不差乎那点钱,可这是原则xìng问题啊”

    “就是说,我这两天还琢磨撤资抽股的事呢,结果就东窗事发了。”“咱俩死不帐吧,王静和吕虹也不会咬咱们,但愿能躲过一劫。”

    “我看够啥。”

    梅妁也心虚的很,sī下也问吕虹能不能抽股出来,吕虹说难了,大妙殿投资出去一堆钱了。

    板子危机就这样酝酿产生了。

    下午唐生就回了楚黛总部,这边的销hún窝设置要比华航总部更上讲究,唐生这几年就是享受出来的,你叫他过几天平凡的没人shì候的日子,估计他还真过不过,就拿洗澡来说吧,他从来没自己动过手。

    蓝秋和曾画她们俩在,一见唐生等几人来,就忙着给沏茶上饮料之类的。

    “妁总蔷总她们没来吗?”“回来了,下午去逛穆斯林〖广〗场了”

    蓝秋这么回答,她一袭白领套装,不过在家时没穿外套,只有雪白的T恤和职业化的短裙,黑玻璃丝的筒袜,显得身姿尤其颀长而窈窕,给唐生看了两眼,她便觉得脸汤了,不知为何,现在一见他就是这种感觉。

    曾婳则不然只衣着和蓝秋一样,但她的体型要比蓝秋更丰腴一些,摇曳生姿的半猫步使丰tún跌dàng的十分xìng感。

    感xìng的女人以内涵取胜,xìng感的女人yòuhuò占优,蓝秋是前者,但她不失xìng感,曾画是后者,也拥有内涵。

    “刚刚蔷总还打回了电话,说晚上可能回迟一些,要和妁总一起出宴一个晚宴应酬些国资委的领导。”曾画弯着腰把茶杯奉近,吐气如兰的补了一句,xiōng前双陀晃dàng,从唐生的角度正好能看到她的领口内处,雪huāhuā的凝脂挤出的那道沟好深邃,虽是惊hún一瞥,也够那啥的,侧面的蓝秋看在眼里,不着痕迹的剜了眼曾画。

    她十分清楚曾画的心思,在勾搭唐生呗,看似不着痕迹,实则却是有心。

    唐生一拍身侧的沙发“你坐,我问你个事。”

    曾画轻啊一声,忙瞅了一眼蓝秋,脸上却掠过又惊又喜之sè,然后习惯xìng的一捋后股短裙就坐下了。

    她知道,自己身上的幽香肯定能被唐生嗅到,怯怯的道:“什么事?”厅内也不止他们两人,楚晴和奈子也在的,那边陈姐和庄洁也在挂外套什么的。

    不过见大少叫曾画坐下了,就没人过来打扰,太宽大的客厅,坐处太多了。

    “晴总和庄洁也有捐赠,你拉上你和蓝秋吗?”

    “没啊,我和蓝秋哪有钱?”“哦……你知道多少内幕?”

    “啊?我我什么也不知道。”曾画惊了,天呐,我这小人物,我能得罪起谁啊?她脸sè都变了……不敢说?,“不不是,我我真不知情。”

    “再问你一次,真不知情?”

    “…”曾画这次没声儿,头也垂下了。

    “说,我给你作主。”

    “我我少爷,你说我能得罪起谁?”

    “哦,不敢得罪她们敢得罪我?信不信我煽你屁股?”

    两个人本来没点啥,这话可是赤果果的有着**的味儿了。

    曾画惊羞交加,慌慌瞥了一眼那边正谈笑的楚晴奈子陈姐

    庄洁她们。

    “你你煽我也不敢说。”

    “是吗?好,进房去,“不”曾画要崩溃了,厅里坐着这么些人,她现在就想逃走,蚊声道:“求你了,少爷,饶我。”

    “你摆明了知道,却不说出来,煽定你了。”

    曾画快哭了“我我先欠着行不?这么多人在,你逼我跳楼啊?”

    “行,我给你留点面子,那你欠我几巴掌?”

    “啊……两两巴掌。”

    噗,唐生笑了“嗳,曾缅,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敢煽你?”

    太信了,天呐,曾画口不择言的道:“十巴掌。”

    “太少。”唐生直接拒绝。

    “二丰。”

    “还少。”

    “呃,你你要煽死我啊?三三十好了。”曾画tuǐ都sū了。

    “这还差不多。”

    曾画翻着白眼,站起来就逃,翘屁股扭的那叫一个好看。

    在过道处撞见了蓝秋“咋了这是?脸红的。”

    “我倒霉啊,凭白欠了人家三十个巴掌”曾画就把经过说了一下。

    这分明是被唐生调戏了呗,蓝秋心下泛酸,嘴上打趣她道:“你倒是舍得往上加,tǐng想被他煽吧?”

    噗,曾nèn伸手就拧她“什么呀?我是吓着了啊。”

    这时陈姐过来了“蓝秋,大少叫你进房去问点事。”

    啊,这就轮我了啊?蓝秋tuǐ都sū了“什么事啊?”

    “不清楚,你去了不就知道了?”

    曾nèn得意了,在她腰眼处连推带拧了一下,低啐一声“活该啊,报应。”

    唐生不知何时入了房间,随后蓝秋就进来了,门给陈姐在外面关上,她心里去咯噔一下。

    在这位huā少爷的销hún宫中,我就是给他摁住强制了,怕也没人来救娄吧?

    蓝秋心抖的,就快从嗓子眼儿蹦出来了。

    “知道我要问你什么吧?好象曾画在和你嘀咕?”

    “我我也不知道。”

    唐生就走了过来,蓝秋吓的退了一步,结果整个儿贴到了门上去,这叫后退无路。

    “你也准备欠我三十个巴掌?”

    他站的太近,高tǐng身躯带着一种实质xìng的压迫感临近,蓝秋不由自主双臂护xiōng了。

    “我我不欠你的。”

    两只木手双双摁在门上,几乎就是把蓝秋圈在他的怀中,跑都跑不了,蓝秋紧张的呼吸都快停了。

    “我想吃你可不是一天了,你在给我机会,煽屁股只是小事,嗯。”

    “

    …不不要,少爷,我我,……”“那就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

    “我我啥也不知道。”

    唐生的大手就合拢在她双肩头上了,微微一掬,蓝秋快晕了,有生以来第一次被男人压迫在一个角落里,浓郁的男人气息薰的她无法喘息了,她早吓的闭上了眼,这时自己的身子给他挤在了门上,隔着衣物都感觉到他的强壮。

    “真的不知道?”

    “不不知道……称的手啊,唐生……”

    唐生的右手从她肩头后顺着背滑了下去,抚背过腰,在她又一声啊的叫出来时,那只手把她半个屁股扣住了。

    “还不知道是吧?”

    “呜”蓝秋崩溃了,她挣扎了,可挣扎的结果是把双臂从xiōng前挣出来,跑到了唐生双肩上去,xiōngxiōng相贴了,紧的连手都插不入来,好象她的双臂除了搂着唐生的脖子没别的可干了,天呐,怎么会这样啊?

    两个人的侧脸都蹭到了一起,蓝秋想躲也躲不了,下一刻更感觉到耳轮都被唐生微汤的chún挟住了,我完了。

    这一刻意识都好象模糊了,可半个屁股上清晰传来被五指收拢后的那种涨疼感,蓝秋感觉自己要虚脱了。

    “不不要啊”蓝秋压抑的低声拒绝,双手捶唐生的肩胂部。

    “还不说?”

    “我我不知道啊。”

    她怎么敢说?她和曾画一样,谁也得罪不起,只能是自己忍了。

    “好吧,我吃掉你!”

    随着这句话,唐生的热wěn开始滑过来。

    蓝秋懵了,天地好象只剩下自己的粗粗喘息之声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