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太子爷

第1316章 肉疼

第1316章 肉疼2017-11-15 16:34:1Ctrl+D 收藏本站

    夜色弥漫中,首者机场降下了航班,王静吕虹从飞机下来,陈姐的车已经在等候了。

    “……陈姐,那啥,少爷是不是怒了?”

    “不太清楚,表面看不出什么。”

    “汗了……你们去小燕山了?”

    “是的,今天去的。”

    “哦……见到大妙尊者了吗?”

    “没有,人家忙着招待巨头呢。”

    王静一楞,“巨头?”

    陈姐就把在小燕山所见的景况说了一下,王静和吕虹就明白了。

    “那那大少没说什么?”

    “没说,就是叫你们来一趟,大该要问问具体清况?”

    “哦……陈姐,万一要打板子,你可得手下留情啊。”

    王静是提前把人情讨来,她估摸着好不了,吕虹也有一点紧张了,因为大妙殿的事她没向唐生汇报。

    “打板子也轮不到我,肯定是惠子和杏子的事。”

    王静就翻白眼,那俩岛妞儿死板的很,她们眼里就有唐生和奈子,别人都视而不见,由她们出手就凄惨了。

    夜餐在楚黛总部吃的,等到了王静和吕虹一起才用,餐间唐生谈笑风声,也不提小燕山大妙殿的事。

    结果弄得王静吕虹连饭都吃不到心。

    还有一个吃饭走神的,是蓝萩,突然之间和唐生的关系突飞猛进,她到现在还没消化呢。

    曾婳也似看出了什么,心里暗暗的羡慕不已,心下却是期待大少来讨那三十巴掌,这才有机会与之交集。

    楚黛总部的内宫设置是奢华高端讲究的,除了一间间的总统式豪华套房,还有泳房酒球房桑那餐小夜总会精典会议室,总之这一系列排场不是一般场所可比的,金碧辉煌的堪比白金汉宫。

    尊品马爹利,金装轩尼诗,烟茶干果等等都一应俱全,所有在内部提供服务的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职员,早些时候她们被高玉美调训,礼仪端庄,落落大方,虽然人数不多,但个个都是绝品美眉。

    所有总部这些娱乐场就是她们一撮人在侍候,大少去哪个厅,她们侍候在哪个厅,平时没人她们也落个清静。

    王静和吕虹一左一右给唐生叫在身边坐了,二女心头忐忑着,这待遇,怕是没啥好事?

    楚晴奈子陈姐惠子杏子庄洁蓝萩曾婳,统统都在这小酒,轻柔的音乐渲染着空间,彩灯闪烁,打在各人脸,不时溢出娇娆的诱惑味道,都是美女,香溢阵阵,好在唐生早见惯了这阵势,不然会腿酥的。

    “刚刚蔷总打来电话,说晚和梅妁林菲在华航总部歇了……”陈姐汇报。

    唐生剑眉一蹙,“给她打回去,十点前回到这边来。”这口气不庸置疑,蔷总想躲吗?

    王总暗暗吐舌头,看来谁也别想躲。

    各人都似知晓今夜要发生什么事,一个个都有点紧张,当然,除了奈子惠子杏子。

    蔷蔷和梅妁是真有躲的意思,可接到陈姐的电话后,她们俩一起翻白眼了。

    “回去,我看是躲不了的。”

    于是,蔷蔷梅妁林菲三个人也返回了楚黛总部。

    十点的时候,各人都撤出酒回到了大总统套房,这里是最大的一套,也是唐生老住的。

    巨大的水晶吊灯把客室照的纤毫毕露,唐生了个澡,大约半个小时,由惠子杏子侍候的,再出来时裹着浴袍。

    参与了捐款的诸个美女都忐忑的坐在客厅里等着呢,蔷蔷梅妁林菲也回来了。

    唐生扫了诸女一眼,也没在客厅停留,直径就回了大卧房去,惠子杏子随着,陈姐跟了进去。

    一分钟后,陈姐出来了,“奈子王静,大少有请。”

    “啊,为什么是我啊?”

    诸女把怜悯的眼神投给她,不是你是谁啊?我们还不是给你害的?

    奈子倒没什么,她笑了笑就先进去了。

    蔷蔷朝王静打了个眼色,那意思是,你可别乱说啊。

    王静靠近她,低声道:“你也进去啊,帮我说说话。”

    蔷蔷翻白眼,“他又没叫我,我不去。”

    “你不去,我揭发你。”

    “你敢?”

    王静就扭着蛇腰去了,一进来就见大少和奈子依偎在床了,唐生半仰,奈子半伏在他身,神情妖娆而妩媚。

    惠子杏子分侍于床侧,目光没任何表情的盯着王静,许多姐妹们私下说,惠杏二女好似木偶,只在唐生面前才表现出她们人性化的一面,都不知道奈子是怎么训练出这么两个变种,在她们身感觉不到一点人情味儿。

    王静把半个屁股坐在了床侧,望着唐生扁扁嘴,主动先开了口。

    “明捐暗股的事,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

    “是?”

    唐生轻淡的应了一声,星眸在王静雪洁的脸凝视,“零用钱的审拔为什么要改制,你不知道吗?”

    “我知知道。”王静一听这话,知道惨了,他都不问大妙殿的情况,只追问零用钱拔审原则。

    “你知道?那你是怎么做的?”

    “我那啥,我正在补救呢。”

    “这是原则性错误,压根就不该犯,不是补救的问题。”

    “大少,我错了,我认罚。”

    “嗯,”

    唐生嗯了一声,神色仍是那么悠容洒淡,“惠子,你们准备板子。”

    噗,王静身子侧倒,扑进唐生怀里了,“不是巴掌吗?咋换成板子了?”

    “巴掌的话手会疼,这也不懂?”

    “怎么一轮到我就赶好事了?你就舍得收拾我?”

    唐生轻抚王静俏脸,“我自然是舍不得,所以我不动手,由惠子杏子代劳,偌大的家口,没了规矩以后怎么约束?我叫你自己定,这次罚你几十个板子合适?”

    “啊……我说十个,哦,二十?”

    “你就是会心疼自己,犯错误的时候怎么没想过会挨板子?要不我替你定?”

    “别,我自己定,五五十?”王静快哭了,真是凄惨啊。

    “你和吕虹是一号责任人,五十板子说不过去,不足以服众。”

    这时惠子杏子各持三指宽一黑色皮板走至床边,王静果真是落了泪,“你要拍死我啊?”

    说话间,惠子就动手了,一指戳在王静后腰眼儿,她就浑身一软失去了力道,给二女拖至床尾,短裙卷至腰部,丁字带不用再脱,两片雪丘完全露着的,王静动不了,穴道给制了,摆成啥样就啥样,不由咬着银牙呜咽起来。

    “就五十,一百板儿打坏了。”奈子朝惠杏二女打了个手式。

    唐生没再说话,显然是顺了奈子的意思,他也不舍得抽王静一百板,奈子求情,正好借坡下驴。

    惠杏一左一右抡板开拍,王静螓首猛仰,张大的嘴还未吐出声儿就给奈子一把捂住了,她搂着王静脑袋,附她耳畔轻语,“不敢叫,你是头一个,叫的人心慌慌的,他怎么处理?只会惹恼了他,忍忍,惠子她们只用了六分力。”

    噼哩啪啦的声音连绵不绝,那种疼痛无以言叙,这和煽巴掌完全是两回事,王静当时就哭稀了。

    这回真不是闹着玩的,而是动了真格的。

    唐生蹙了蹙眉锋,眸光盯着王静白晳雪丘在震颤中渐渐转变为赤浮肿涨,这是后宫第一次正式体罚,也宣告不严谨的时代一去不复还了,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没规矩不成方圆,这家口四五十号人,不管不治要出大问题的。

    五十板结束,王静的身子还在抽搐,连站在门口的陈姐都龇牙,她也看出来了,这次动真格的了。

    “架到内卧去,陈姐,叫吕虹入来……”唐生道,

    等吕虹进来时,也没看见王静,她给架入内卧趴着去了。

    不过诸女在外面也听到了噼哩啪啦的声音,一个个龇牙蹙眉的,真打了啊?

    蔷蔷和梅妁都翻白眼,“咱俩也好不了。”

    梅妁低声回道:“受了,家这么大,该有个正典了,不然以后也不好管。”

    “我不是很赞承体罚,可以经济制裁嘛。”

    “经济制裁?一年大几千万的零用钱,谁怕经济制裁?有些坏毛病,非得制个肉疼,不然没有威慑力。”

    “说的也是,谁在乎几个钱呀?”蔷蔷撇撇嘴认同了梅妁的观点。

    吕虹一进来就把罪责全揽头了,“……都是我怂恿大家的,和她们没关系,惩罚我一个人好了。”

    “你以为你很义气?你承担得起?你在破坏后宫规矩,钱不钱的我不看在眼里,但是原则性错误不可原谅。”

    奈子忙道:“也是五十板,你们俩,动手……”

    噼哩啪啦又是一顿脆响,吕虹也哭稀了,本来以为自己有玄功抵抗,哪知给封穴了,惨。

    “还有谁参捐了?”

    趴在床尾的吕虹呜咽的道:“玉美毛毛秀荭倩倩林菲蔷总妁总晴总庄洁……”

    “没了?”

    “嗯。”

    “她们都清楚捐转股的情况?”

    “不不知道,”

    “你还包庇?”

    “没没有。”

    “哼,我看你肉不疼?再拍她三十板儿。”

    吕虹可惨了,这三十板没拍完她就崩溃了,“知知道,都知道,饶我……啊,”

    “架里面去,叫蔷蔷入来。”

    一分钟后,蔷蔷进来了,她倒是自觉,边走就把短裙卷了起来,过来在床侧一趴。

    “我自觉?认错态度这么好,是不是可以少挨几板儿?”

    “是吗?这次事件你罗蔷蔷虽不是主要责任人,但你在后宫是什么地位你自己心里没数吗?五十板儿。”

    “凭什么啊?我……”

    “六十……”

    “啊,我不活了。”

    “七十……”

    “……”

    没声儿了,蔷蔷把螓首滚在唐生大腿,张开口咬他。

    惠子又动手了,封穴,开抽,噼哩啪啦……呜呜呜!

    还没到五十板儿,蔷蔷额头豆大汗珠就滚落了,奈子忙喝开惠杏二女,“蔷总体质比不得吕虹,停。”

    “别别停,打死我算了,小蔷蔷会替她妈妈作主的。”

    一提到小蔷蔷,唐生那心当时就软成了面条,一把将蔷蔷揽进怀里,揪过薄被将她包裹起来。

    “你呀,掌着偌大一个后宫,也不给我省心,这次就饶了你。”

    嘴这么说的,却把蔷蔷搂的更紧了,大手兜住她挨了抽的屁股轻揉,柔声轻问,“疼?”

    “疼呢,要你给我揉好。”

    蔷蔷趁机撒娇,把螓首钻在情郎颈侧,张嘴啃他了。

    轮到了梅妁,她更娇嫩些,三十板就了事,楚晴继梅妁之后也是三十板,林菲庄洁也没逃过板子的赏赐。

    还有几个在魔都,先把帐记着,回去再和她们清算。木槿加油ぃ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