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太子爷

第1325章 投名状【第2更 求票】

第1325章 投名状【第2更 求票】2017-11-15 16:34:13Ctrl+D 收藏本站

    京,风姿绰约的少fù在一处四合院看到了只剩下一条tuǐ的昔日"qing ren",她的脸sè变的苍白了。

    “谁?是谁伤了你?”

    “你总算来了,我以为你不会来,他没来吗?”

    少fù微微摇头“莫名其妙,我来偷会"qing ren",领上丈夫吗?”

    “兰香,你还是那么锋利”元藏望着少fù,似乎想起了当年的秘修。

    “不说这些,元藏,我也看到了新闻,你师尊涅巢是不是和金刚至躯现世有关?我们家老祖宗已经算到了。”

    “不错,我这条tuǐ就是给金刚王转世卸去的。”

    一提到唐生,元藏xiōng中的恨就炽烈的燃冇烧。

    这少fù兰香是川蜀一隐门兰氏的人,看似弱不经风,实则身怀惊世之艺,她偶尔闪现的精芒亮的灼人。

    “这个人是谁?有大背景吧?”

    金刚王转世,肯定有大背景,一般人根本惹不起人家,承天之运者,非富即贵。

    运是很神奇的东西,它和命不一样,受命于天的人,可以隐匿在民间,要经历万苦千难去成长,在无数磨难中渐渐lù出光芒,但是承天运者就不会受多少苦了,运代表幸冇运,什么好事都给他撞上了,能吃苦吗?

    而金刚王转世不光是单承一项,他承受了天命天运天数天劫,是幸与不幸汇聚一身的集大成者。

    “是的,兰香,他有很大的背景,但是,金刚至躯必须灭,川蜀兰家应该知道这一点。”

    兰香没说话,神sè莫测深高元藏也看不透她。

    “”蜀兰家是什么态度要老祖宗来决定,我说了也没用,还是替你疗伤吧。”

    他们曾有合修之缘,对各自情况也甚为了解,入室解衣合体可谓轻车熟路。

    “哇……金刚之杵还是强悍你就是两条tuǐ全丢了,只要这条tuǐ在,我也是喜欢的,我那死鬼丈夫简直不能和你比你先shì候我爽一段吧,好几年了,我都没有过这种经历了…。哦……”兰香lù出妖娆之韵。

    元藏敢不shì候,要借助这兰香疗伤,没有她的助力,自己想恢复是不可能的事。

    兰香jiāo吟细喘,美眸闭着檀口张着,那媚熟之态也勾动了元藏的yù焰,他施尽解数大肆挞伐这美少fù,折腾了半天,兰香更翻身在上,骑着元藏,大该嫌他一条tuǐ不利落就在上面狠挫蛇腰丰tún“爽的透心凉了……”

    这女人一手在前撑着元藏xiōng口,一手在后把玩他的两颗蛋蛋,似是不亦乐乎。

    “兰香我解封了功力,先助我疗伤吧。”

    “嗯……”元藏躯体一震,浑雄的气息爆发出来,狠器暮然涨硕,撑的兰香雪躯急抖“死人,你撑裂我了。”

    “哈,…收慑心神吧,等我伤好了,有你爽的,我先贯输法力入你体冇内,再与你的功力融汇精益倒贯回来,十二周天之后,我伤势便可尽复,准备好了……”

    “嗯……”。

    元藏闷吼一声,根器再涨,直入莲房,兰香啊的一声,剧烈颤抖了起来,元藏精纯的修为源源不断的输过来。

    好一阵之后元藏急呼“速速周转调和,再倒贯给我。”

    只是这时,兰香睁开了美眸,lù出一丝诡笑,元藏心头一跳,还没任何反应时,就感觉下边剧疼传来。

    兰香捏着他蛋蛋的手暮收,活生生将它们捏碎成稀泥。

    “啊……兰**,呢”…”

    元藏面sè大变,豆大汗珠从额头冒出,眼眸也失去了光采。

    兰香撑着他前xiōng的纤荑又一震,元藏周身啪啪暴响,一身骨骼给全数震碎,顷刻之间成了无骨人虫。

    惟有那条怒涨的tuǐ仍一丝不软,更被兰香的莲宫紧紧吸啜住,他体冇内残余的精气全数被吸了去。

    “元藏,别怪我心狠,你让我替你疗伤,是准备吸干我吧?你算计别人时不许别人算计你吗?可笑,不过你shì候的我tǐng爽的,我留你个半尸吧,兰家人在”蜀官场上也混的不错,不能叫你坏了事,你的人头正好做我的投名状。”

    “**,你你好歹毒,我我做鬼也也不会放过你……”元藏嘴里溢出血来,雄壮的躯体干瘪了下去,面目也转为惨白,瞳孔渐渐散开。

    “彼此彼此,和你比还是小巫见大巫,你不知祸害了多少女人,我也算替天行了道”言罢,她冷哼,身下传来闷闷的砰一声,竟是活生生把元藏的根器挟断了留在体冇内。

    “你这玩意儿是一宝,我带回去给我男人炼化了,他便继承了你的秘法,以后还怕我没得爽?”

    “恶来”…你你不得好死…”

    “你先死吧!”

    兰香撮手如刀,横划一掌,秃脑袋滚滚滚地,这兰香也够狠辣的。

    “哼,一条tuǐ的废物也配替兰家行事作主?你以为你是大妙尊者?不自量力。”

    有人送礼?还是包装精美的一个礼品盒?

    陈姐从楚黛保安手里接过礼盒时就感觉到一股冲天的怨气一阵阵的从盒内散放出来,呃,是什么?

    不知名的物件,怎么能带入销hún宫?

    她总感觉有些不同,就进了楚黛总部的保安室,挥退所有人,亲启了礼盒,她感觉到的,不会是炸弹一类的。

    陈姐心里更隐隐的想到了是什么,但也不敢确定,可是打开一看印证了她的想法,赫然是人头一颗。

    是元藏,那秃脑壳绝没错,怒目圆睁,可见死前的不甘和惊怒。

    盒盖内侧还有一封留言,陈姐抽下来一看,却是投名状。

    好大的手笔,人头投名状。

    唐生和宁欣很快下来了,三个人望着元藏的这颗头都有点怔神儿,投名状没留下任何联系方式。

    但是指明让唐生去某夜店一晤,对方神秘莫测啊。

    投名状字迹娟秀象是女人的笔体。

    “怎么办?人头咋处理?要报警吗?”

    陈姐也不知该怎么处理了,只能是请示唐生。

    宁欣也不发言,静静盯着心上人。

    唐生微微摇头“江湖的事,用江湖手段处理吧报警的话大妙殿事冇件就没个歇止了,先冷冻起来,我先去会会那个人。”说着他伸手触了一下元藏断颈处,能微微感觉到那人留下的气息,凭这一点,只要遇上那人能活抓她。

    晴天白日,朗朗乾坤,居然敢下歹手,令人头滚滚落地可见对方也不是一般人。

    唐生心想,只怕尸身残余也被那人处理干净了,能杀掉元藏的人,绝对不是易与之辈,光凭一颗人头报警,根本没多大意义,反而会给自己惹一身麻烦甚至牵扯的大妙殿的事冇件也不能落幕。

    另外,对方居然知道住在楚黛总部,可见他们知熟自己的一些事那么,今夜之约会不会有其它变化?

    唐生宁欣陈姐蓉女小嫣吕虹为此密谋了两个小时。

    唐瑾和小蛮没有参与,她们俩似乎不管闲事。

    夜幕的时候,唐生宁欣陈姐吕虹四个人离开了楚黛总部,驱车逸入了夜sè之中。

    总部销hún宫中,唐瑾和小蛮嬉闹。

    “唐生他们神神秘秘的又搞什么?也不许咱们参与?”

    “咱俩能干什么呀?帮倒忙吧?”

    “也不见得,我要是有纳米微装,什么民间异士高手,都不会放在心上的。”

    “那倒是,奈子她们三个去青市微装了,也快回来了吧。”

    小蛮又道:“我还想微装一次呢,就可以帮着唐生应付一些事了,现在咱俩好象成了拖赘。”

    “可不是吗?我也要和唐生说,让他给咱俩微装”。

    “唐生不一定同意啊,听说现在于秀玉当了纳米所的副所长,不太好弄了。”

    “她?算个屁吗?唐生要做的事,她拦得住啊?唐生要是不答应,咱俩就摁住啃死他。”

    小蛮翻白眼“啃什么呀,昨夜我差点给轰死,现在还sū着呢。”

    这时,一声细微的响动在客门处传来,本来这里还有蓝荻和曾姗在的,唐瑾小蛮回头同时望。

    “什么声音?”

    “没什么吧,去屋去上网!”

    两个人从沙发上跳了起来,就飞奔入了卧房。

    客厅中却闪现出一个黑衣少fù,一袭紧身衣,把凸四玲珑的曲线裹的纤毫毕现,赫然是那个兰香。

    她脸上有诡异的神sè,下一刻,这女人以奇快的速度也入了卧室。

    只是她一入卧室,就预感到一股极猛烈的气机卷至。

    啊”兰香暴退的同时,却没看到有任何可能征兆,倒是引得两个挤在电脑旁的美女回首了。

    “呃……,你是谁?”

    “呀……,你怎么进来的?”

    唐瑾和小蛮都大吃一惊。

    兰香更是惊异不定,不对,到底是什么东西暴涌气机攻击自己?身围又有气流bō动,却窥不破其秘。

    她都顾不上回答唐瑾的话。

    这时身后又有杀机卷至,但她知道没一个人,怎么回事?撞见鬼了?

    突然,xiōng前右峰给狠狠砸到一拳,劲气暴涌冇入体,噗,兰香当伤喷血摔了出去。

    下一刻就看见有人幻现出来,赫然是蓉女,她手里银亮的手冇枪,指着兰香的脑袋。

    “你胆子不小?”

    这边小嫣也幻现出来了,刚才是她攻击的,一拳砸在少fù兰香xiōng上,砸的吐血负重,不过这女人真够厉害的,似乎伤的不重,但在手冇枪的面前,她还是不敢妄动了,小嫣上来啪啪三指连点,兰香闷哼摔展。

    “端木点xué手?”

    “是啊,你这鬼女人就是送人头投名状的吧?居然玩调虎离山,可惜被我生哥哥算计到了,哼。”

    蓉女上前也不客气,一手拴了她了头发“嫣儿,撒光她的衣服。”

    小嫣也不客气,三两把就把兰香剥了个精光灿烂。

    PS:推荐票可以有吧?亲们,砸点吧,一天不提醒,就跳水一截啊!

    我不知道今天要几更,但是票票的涨势令我心情颇为低落。

    继续观望中,下午,会有起sè吗?期待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