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太子爷

第1371章 被强制的女人【第2更 求保底月票】

第1371章 被强制的女人【第2更 求保底月票】2017-11-15 16:35:15Ctrl+D 收藏本站

    “huā姬见过真姐。”

    在敝亮的现代豪华办公室中,huā姬还是很恭敬的给真姬见了礼,她混在西玄府,没少受真姬的照料。

    不论是否各卫其主,过去好多年的sī人交情也是在的。

    “你可真够大胆的,huā妹子,这是你小情郎吗?”

    真姬上下打量了一眼唐生,在这之前她没见过金刚王,而以唐生现在的修为来说,也不是她能窥到什么的。

    唐生收敛金刚王气,一丝不外泄,表面上看就是一个极普通的俗世男子。

    太过俊逸脱俗了,予人一种通透无暇的质感,超越了人所能具备的极限,达至匪夷所思的地步。

    “真姐,我们sī交甚笃,有句话也不想窝在心里了。”

    “要说什么?你不知道天尊已经对内府通示了你的叛逆?西玄府上下,人人对你得而诛之。”

    huā姬却一笑“我自然知晓,可我还活生生站在这里,就说明三元天尊奈何不了我。”

    “狂妄,不过你修为大进,好象也不把我放在眼里了吧?”

    真姬未能探测出唐生的深浅,心上也是一震,此子绝不似俗夫一枚,但又没个深浅,倒叫我看不透了。

    若说唐生是个平凡的存在吧,她也信,可是能跟着huā姬这叛逆一同出现的,绝对不平凡。

    换过是在大街上撞见唐生,真姬肯定当他是个俗夫看待因为天尊以降,没有她看不透的人,让她相信这么个俊逸小男人是天尊境的高手,简直是天大的笑话,所以此时此刻,她有些mí茫了。

    “真姐,我们多少年的姊妹情谊?抛开其它的不说,sī情也足以令我不能把真姐当敌人对待啊。”

    “你就认为我也不会拿你当敌人对待?”

    “两军对鼻,不鼻来使嘛。”

    “坐吧。”

    真姬思付之下不妨听听这huā姬要谈什么。

    唐生也一直打量真姬,别说,这女人的盛美风情比huā姬还是胜出一线,超卓的气质就不说了,关键是她修为太深,以致神韵太吸引人,这种神韵是定位在修为基础上的宁欣栖霞固然出sè但因为修为不及这真姬,神韵也就差些。

    不过宁欣和栖霞她们的上升空间巨大,发展潜力无穷,超越这真姬自然不在话下,只是时间问题。

    现在的唐生看女人就是在欣赏神韵,它是从骨子里渗透出来的本质之美,和庸脂俗粉们涂点胭脂抹点口红的差别是巨大的,那是不可以道里来计的落差就象huā姬真姬这类存在,除了弄玉和圣莲能超越她们,再无旁人了。

    最yòu人的是她们都拥有人妻的特征,她们都是三元天尊的女人。

    这狗屁天尊和唐生对赌了,发消灭他和他的所有女人那么做为回报,唐生的目标也和他一样,毁了他,收了他的女人,这和与匡世豪的对决不同,那是政势之争不是sī人恩怨,所以他不会打匡世豪妻子的主意。

    眼下的真姬却是唐生的目标,她是三元天尊的爱宠之一能把弄上手,会否气的三元吐血?

    坐下之后唐生的二郎tuǐ又跷起来忽悠了,真姬有点蹙眉。

    咦,这小男子蛮有优越感的?

    唐生打量着这宽宏明亮的现代化办公室,盆景书厨1小酒厨加客岛沙发休闲座,把它的氛围拱托出来。

    称得上简约,偏又大气豪放,空间亦足大,巨大的办公桌更是大理石制的,桌饰有孺子牛共和国旗帜。

    “说明来意吧,huā姬。”

    “不急,介绍一下我的小情郎给真姐认识。”

    “呸你这贱人,偷了汉子还有脸给我介绍?你当我是什么?”

    真姬不仅怒了,还有丝羞意。应该说是恼羞成怒了。

    唐生笑而无语,依旧让huā姬应付。

    huā姬却半个身子偎进唐生怀里,咯咯jiāo笑起来“是,我是贱人,我不要脸,我喜欢俊俏的汉子,都无所谓,中心思想是这个男人能让我们进窥天尊,那么真姐你会动心吗?”

    “什么?”

    真姬诧异的盯了一眼唐生“他,他到底是谁?”

    “看来三元天尊没告诉你玉女峰底地窟中发生了什么?”

    唐生终于开口了,他也一直在琢磨,为啥这个真姬不认识自己?她在装?还是三元天尊什么也没说?

    为什么他什么也不说呢?以三元天尊的智慧而论,他会否做一些没意义的事?

    “玉女峰底地窟?怎么回事?”

    “我和我小情郎偷情正干的热火朝天,给三元的分身抓了个现行呗。”huā姬笑答。

    真姬翻了个白眼“他到底是谁?值得你huā姬去偷?”

    “金刚王。”

    噗,真姬蹭一下就站了起来,俏面大变,气势也突然暴发,扑天盖地的强悍的气流喷涌而出,把唐huā二人罩住。

    但以唐生为中心,似形成一个无形的小空间,把真姬的释放出的狂暴气流排斥于外。

    “坐下谈谈,真姬,你不是我的对手,三元亲至也奈何不了我,我随身就带着一尊与他同样强大的存在。”

    唐生左手张开,轻轻托在腹着,但见他掌心中坐着个小人儿,渐渐放大了七八寸的模子,赫然是弄玉。

    就这么一个小人儿的存在,她的气息强大的就令真姬窒息了。

    而唐生这时做了更那啥的动作,居然拉开了kù链,把弄玉放过去。

    “宝贝儿,去歇息吧。”

    噗,这这算什么?真姬脸都红了这金刚大茶王也太那啥了吧?

    弄玉真钻了进去,唐生又随手拉了kù子链,却见那里一阵的鼓捣,真姬看的面红耳赤的。

    “你你要怎么样?金刚王。”

    “不怎么样,收了你,就这么简单。”

    “你休想。”

    真姬银牙挫动,美眸中凝着杀机。

    huā姬却道:“真姐,何苕呢?不过你这种端庄型的美人儿更期待被陌生男人强制吧?”

    “你这吃里扒外的贱人,我杀了你!”

    真姬忍无可忍就出手了本来huā姬修为大进,但也就和真姬不相伯仲,这两人要打起来,半天也分不出胜负的。

    唐生却出手了,崩弹之间就瓦解了真姬的攻势,团团金刚王气的释放把真姬凶猛包裹,哧哧的裂声真姬身上的衣裳就燃成了恢烬雪洁无暇的玉体一览无余,受金刚王气的侵蚀,她压抑不住〖体〗内横卷的熊熊邪yù。

    “呜……金刚王,你欺人太甚了”

    等她发出这话时,人早横躺在了唐生tuǐ上,这金刚王的修为也太吓人了吧?明明就是天尊的实力啊。

    天尊以降,真姬足以称王但一个照面就被唐生炼尽了衣裳横掳在了tuǐ上。

    “真姬,你以为三元天尊会把你们当他怕至爱对待吗?你错了,本来之前我还无法判断三元藏在那里,现在我知道了,而且他什么都没和什么说摆明在布置另一个陷井,等着我送上门再收拾我,可惜他的对手是我,嘿。”

    huā姬这时道:“爷,下一步怎么办?”

    “你坐镇真姬办公室就OK了,我去内室和真姬****。”

    “不金刚王,我答应与你合作,你莫坏我贞节。”

    huā姬却不屑的道:“你脑子进水了吧?你要贞节还是要进窥天尊?

    没有王杵的滋润你以为三元天尊能把你培养成天尊?痴心妄想,要不是看在多年姊妹情谊的份上我叫我的爷把你直接炼化,居然如此不开窍?”

    真姬无语以对,真让她选择贞节与天尊的话,她可以为了追求至道而抛却一切尊严人格信仰等等。

    修道不就是为了超脱生死轮回吗?贞节和这个伟大的目标相比又算得了什么?

    当初和三元结合也没有所谓的爱,只是为了修行上得到他更多的照料和培养,贞节早就被亵渎了。

    但是在内套的休息间给唐生摁在chuáng边从后面贯穿时,真姬还是清泪横溢。

    王杵长驱直入,直接捣入她的莲宫。

    真姬发出沉闷的shēn吟,大张檀口,美眸圆睁,也在这一瞬间她全身痉挛,她无法抗拒王杵自带的微芒bō冲击,是以在一瞬间就拥有了生理极限上所能承受的至高感受,天呐,我以我的修为而论,不至于这么不堪吧?

    可事实就是如此的,随着唐生缓而有力的动作,真姬也不受自控的向后翘着丰tún,不,我不能这样……

    唐生的硕躯压下来,把她死死压在了chuáng上,同时也不动了,但王杵的蠕动震颤,仍令真姬hún灵战栗。

    唐生俊面压迫在她俏脸上,和她雪洁的面庞轻轻摩擦。

    “真姬,三元天尊就藏在你的莲宫,是吧?”

    真姬面sè陡变“你,你竟然知道?”

    “我继承宁氏玄术,贯通古今,种种mí雾在我面前都要驱散,他躲的再深也瞒不过我。”

    “金刚王,你不可能是三元的对手,你知道了又什么用呢?现在一切都迟了,你在死前尽情享受我吧。”

    唐生开始耸动,真姬也努力迎合,她更反手抚唐生面庞“你是第二个占有我身体的男人,却是第一个给予我至强快乐的男人,我会永远记住你的,金刚王,疯狂一点折腾我吧。”

    “真姬,你也是可人儿,不过你是个比较悲剧的人物,从三元天尊躲进你莲宫炼化那件宝贝的一刻,他就准备牺牲你了,他的目的是jī怒我,让我再来夺他的女人,然后把我引入圈套,最后在你的莲宫设下绝杀大阵,借你来炼化我,让你来承受天威的反噬,我死了,你也死了,最终收获所有的只是三元天尊,他老谋深算,也够歹毒的。”

    真姬脸sè又变,悲哀的道:“这是我的宿命,金刚王,如果给我一次重来的机会,我会选你而不是他。”

    “可怜的女人”

    “wěn我,金刚王,你是死之前爱上的唯一男人,如果有来生,我给你做女人。”

    唐生无声的把嘴chúnwěn上她,她的泪溢到二人chún间,咸咸的。

    真姬莲宫,可以说是个别一个空间,一个yín雨雳雳的世界。

    “哈金刚王,你太nèn了,你最终逃不脱我三元天尊的算计,一个女人算什么?在追求鸿méng天道的路上,任何人都能拿来垫脚,真姬是我最宠爱的女人之一,她端庄雅秀,韵美无双,你金刚王死前能享受这样的美人儿也不冤。”

    “三元天尊,你认为金刚王会死吗?”

    是弄玉的声音。

    :勉强站在第30名的位置,岌岌可危,浮沉拜求兄弟们手中的月票,不是我说明天要降更,大家不支持我了吧?原因也说的很清楚明白的,等年会回来,浮沉肯定暴发回报大家的。

    现在,我要月票,以准备收拾掉三元的名义求月票。

    亲们,给浮沉信心和动力。!。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