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太子爷

第1376章 叶沧澜【第2更 拜求月票】

第1376章 叶沧澜【第2更 拜求月票】2017-11-15 16:35:21Ctrl+D 收藏本站

    唐生现在压力小多了,这与他本身实力的提升有关,也与他收服了西玄洞府有关,更与弄玉圣莲有关。

    宁欣栖霞陈姐,给唐生聚拢,他要利用金刚王杵本体为三女再做突破,以达到半天尊的境界。

    她们潜力无穷,用不了太久,她们将与弄玉圣莲一样成为天尊,这是必须的。

    不过即便如此也不占据绝大优势,强如左神天尊的存在,弹指能崩灭一片小天尊,这种变态在人世间罕见。

    另一股压力是来自不知名的印教,是楚家惹的祸,自己宰了楚天狂,该有此报?

    兵来将挡吧,也没什么了不起的。

    当务之急是怎么谋算十洞天三大天尊之一的紫玉天尊,他通过萧极秀会了解到自己控制了金刚王的情况。

    这个紫玉天尊又是没点叵测心思,唐生也不信,谁不想捋夺金刚王躯?

    金刚王躯就是唐僧肉,它肥腻的令人流口水。

    梧桐别墅,与关瑾瑜苗秀凤匡世英风秀雅小聚,以便了解近期的政坛形势。

    “……叶书记去浙南了,好象是和浙南书记谈一些事,又听说一起上了某道教名胜去参观。”

    “呃,叶澜江也上道教名胜去参观了?”

    越来越有趣了,老叶同志与道教名人只怕也有些来往吧?

    “据说叶书记的小女儿就拜黄岩委羽洞府‘大有天尊’门下习道术,更是委羽道教协会的名誉顾问。”

    叶澜江的女儿?竟是‘大有天尊’委羽府君的弟子,不是吧?我靠。

    “他女儿叫什么来着?多大了?结婚没?”

    唐生一连串的发问,叫诸女都笑喷了。

    世英撇着嘴,“瑜姐,完蛋了,又一个女人要被咱们家坏蛋瞄上了,我替老叶默哀,不行,我得给他通风去。”

    “陈姐,把世英剥了衣裳摆到卧室里去,我一会收拾她。”

    诸女笑的更厉害了,梧桐苑不光她们四人,栖霞兰灵也住这边的,今天更有宁欣蓉女陈姐红莲等人。

    “哎呀,叶澜江啊叶澜江,此人藏的好深啊,难怪数十年在官场纵横捭阖,算无遗策,原来另有助力。”

    唐生感叹,把世英搂了过来,“你老实交代,叶大书记还与谁有交情?”

    “啊……我才不说,咱们有约法三章,你想欺负我啊?”

    唐生苦笑,大力捏她丰tún,“嘿……我怎么会违规的?不过我会好好疼你的,以后每次给你三万响。”

    噗,世英翻着白眼,“你们谁也别拉我,我这就跳楼去,真没活头儿了……”

    诸女又都笑的东倒西歪了。

    蓉女这时道:“鹰讯中心也收获了一些情报,自从我们展开了对十大洞天的mō底之后,有些以前不曾注意到的事都lù出了端睨,叶澜江在华东任职十余年,便经常会去华东的左神道观,后来当了华东书记才很少过去。”

    华东左神道观?洞天第一尊左神?

    唐生这眉头越蹙越深了些,如今的叶澜江就是本当于国副级的领导人了,直辖市的书记,挂着中政局委员的。

    那么,2012年时,叶澜江再迈一步,将是共和国巨头之一,以他的年龄来论,正好可任那一届。

    叶澜江,两年后可能出现的一尊政坛巨头,这个形势谁挡得住?

    时下的匡许文三巨头都支持老叶,许文二人在2012年要退,自然更要把老叶扶起来的。

    叶澜江啊叶澜江,一直没小觑过你,但你潜藏的实力还是大的惊人。

    “世英,你应该认识叶书记的小女儿叶沧澜吧?”

    世英神情有点古怪,“那丫头脾气怪异,更自命清高,很是目中无人,原来人家也是身怀秘技的,近来给许甸山文仲明他们缠的tǐng厉害,这两位公子手里都有庞大的资源,而叶沧澜要为她委羽道教扩展更大的道场就得靠他们。”

    “呃,许文二人不是想把叶大书记的小闺女收入sī房吧?”

    世英道:“臭男人们都有这种奢望心思,姐妹说是吧?包括我们家的坏蛋。”

    然后就给唐生摁趴在了tuǐ上,照着她丰tún煽了一把掌。

    “敢当着我的面数落我的不是?屁股的打烂。”

    “救命啊……”

    ……

    一堆官员簇拥的叶澜江和浙南的省委书记,他们联襟登上了委羽山。

    委羽洞府今天也铺开了大排场,一众的长老护法主观大观主都披挂整洁的道袍列队相迎。

    对于官场大员的亲临,便是委羽府君‘大有天尊’也不会端架子,这关系到他在民间道基的后续发展,是千百年的兴衰大事,俗世中的官员是绝对不能得罪的,一个政策下来把你的宗教文明封杀一部分,你的道基就别想发展了。

    正殿阶上,大有天尊也是中年模样,气魄如山,屹立如峰岳,面如紫铜,眸光深邃无尽,隐含着无穷智慧。

    在他的身侧是一时髦的现代女郎,身姿曼妙高佻,休闲式的T恤配泛白的牛仔短kù,一双浑圆玉tuǐ雪腻晶莹,足下却蹬着齐脚的休闲式小靴,如今女人们的衣着,不可以传统目光审视,老思想的人根本接受不了。

    “澜儿,你父亲老当益壮啊,可喜可贺。”

    绝秀美女正是叶澜江之小闺女叶沧澜。

    “师尊,多亏了你几年前的‘空明灵丹’,为父亲洗涤了沉积旧疾,如今更似返老还童了呢。”

    “当年委羽道基产业在华东扩张分观,亦亏了你父亲相助,为师投桃报李,也算得不什么。”

    “师尊,我父亲的身子骨堪比年轻人哩,幸好老人家原则xìng强,学某些贪官的做法,养几个小"qing ren"都没问题。”

    “你这丫头,尽疯言疯语的,小心你父亲训斥你。”

    叶沧澜吐吐香舌,巧笑一声,“这世道开化的太厉害,这些年我所见所闻尽是如此,心中也更佩服父亲了。”

    “澜儿,你是先天莲心至躯,隐蕴着旷代机缘,未来亦是我委羽洞府最有希望成就天尊的种子,那金刚王躯与你有一段孽缘,却正是成就你不世机缘的媒介,在这之前,你这元处之体可不敢轻易破了。”

    “谨遵吾师教晦,可那幽虚天尊林轩百般勾搭澜儿,师尊你替我作主。”

    “幽虚林轩只是天尊里的残次品,他能晋升天尊,全赖林屋洞府那传世的‘左神之丹’,但此人秉xìng低劣,终难成大器,你父亲亦与左神天尊有深hòu交情,那幽虚不敢把你如何的,但你若自己贴上去,谁也救不了你。”

    叶沧澜撇撇嘴,“他这天尊,只会骗哄些一般女人来玩,澜儿却不会看上他,他还说澜儿深藏媚骨,只有他的幽虚之根才堪匹配,更不知羞耻的要把那脏玩意儿给我看,分明要是huò我心神,可恨我修为太低,不然非斩了这狗头。”

    “唉……那林轩卑劣,但他却是上一世左神天尊的sī生子,这一世的左神也拿他没办法的,他之所以纠缠你,可能是知道你暗藏自先天莲躯了吧?似你这等莲心至躯,是道修者梦寐以求的瑰宝,但是你最大的机缘来自那金刚王。”

    “可是,师尊,我们十大洞天不是要对付金刚王吗?”

    委羽府君浓眉微蹙,“洞天相互之争已久,谁肯齐心一力?嘴上都说要对付金刚王,实则心里这么想的没几个,那金刚王秉承天命天运天数而生,冥冥中有神灵守护,谁会先动他?在天威反噬下,只会身灭hún崩,而想把金刚王躯夺过来替舍重生的也不在少数,这都是向冥冥中的宿命在挑衅,冒至天之险,其实谁也不敢轻动,另说,金刚王今世生于大政豪门,他掌握了国家武装力量,不是宗教力量能硬撼的,澜儿你叶家又是匡系,偏与唐家对峙,颇为纠结啊。”

    “可不是嘛,匡大少就不说了,那匡老二也经常用电话搔扰我,我懒得搭理他,最近许家文家两太子也搭茬儿我,我都应酬烦了。还有就是,那个幽虚天尊林轩许诺我一粒左神之丹,师尊,您说他真的有吗?”

    “哈,他许诺的左神之丹太多了,加一起怕有几百粒吧,可没一次兑现过的,给他那幽虚之根糟塌的良fù不知凡几,可谓是我洞天界一个败类,奈何此人有左神天尊撑腰,曾把‘小有天尊’的道姬搞了没能把他如何,你莫信他,他手里根本没有什么左神之丹,那丹遗世三粒,给他晋升天尊用了一粒,现今仅余两粒,都在左神手里,他不可能拿到。”

    “这样啊”,叶沧澜倒是有点失望。

    “你这鬼丫头,是想骗他丹药吧?小心得不偿失,那幽虚林轩诡诈的很,你若丢了莲心至躯的元yīn,即便遇上金刚王结缘,收益也小于万一,澜儿,元处莲躯才能拿到最hòu实的回报,切记为师的忠告。”

    “澜儿明白了,师尊。”

    叶沧澜心中就在想,那个唐生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男子?我有空时倒可以去会会他,逗他玩一趟也未尝不可。

    这时,众官员簇拥的两大书记到了。

    “无量天尊,叶书记张书记大驾光临,委羽殿蓬壁生辉,本尊这厢有礼了!”

    “哈……大有真人,你这修为更深了吧?”

    已至阶前的叶澜江首先发言,那浙南的新书记张氏也颌首微笑。

    叶沧澜就飞奔下来,抱上了父亲臂膀。

    “爸,张伯伯,你们来了。”

    “哈,小澜出落的越发秀气jiāo美了,不知谁家男儿有福份娶你啊?”

    “我不来了,张伯伯又逗我。”

    在省委张书记面前,叶沧澜表现的象个纯洁的十五六的少女般jiāo憨。

    叶澜江轻拍爱女手背,“和你张伯伯说话有些礼貌,惯坏你这丫头了。”

    叶沧澜吐吐舌头,模样jiāo俏,其实她都二十五六了。

    “二位书记请至大殿中稍息吧!”

    委羽府君虚手接引。

    ……

    PS:太子爷榜榜都在垫底,亲们,给点票票吧,拜求月票推荐票。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