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太子爷

第1393章 纯洁的斥求【第1更 求月票】

第1393章 纯洁的斥求【第1更 求月票】2017-11-15 16:35:44Ctrl+D 收藏本站

    叶澜江就住在赤诚山下的某宾馆,但不是唐生下榻的那家,两家宾馆离的不远吧。

    对于近来的魔都政治形势变化,他倒不是很在意,仍旧如往常一样掌控着大局,任凭丁汉忠为首的市府力量怎么折腾也翻不出他的手掌心,吕翰民关瑾瑜,再加上新晋不久的常委雷渐臻,四个人的影响还不足以左右大局。

    魔都情况特殊,班子也就十三名常委,07届之后的正性规定就是如此,一般省份只有十一位常委了。

    丁汉忠关瑾瑜他们四个人,常委席中只占三分之一,这还中警备区那位不参与意见的情况下。

    四比八,悬殊太多了,叶澜江就是掌控五六票都能稳住大局。

    所以,政冶上也显的比较和谐了,说经济上的发展吧,其它都是小问题。

    这趟浙南之行,叶澜江有他的目的,他这个人深藏不露,虽说是匡系的旗标,但他个人的影响也不可低估。

    他本是学院系的一名典型代表,匡振国能顺利的取得学院系的支持,正是叶澜江在其间穿针引线。

    那么,投桃抱李,匡振国就要把学院系寄托希望的叶澜江扶起来。

    这就形成了叶澜江崛起的基底。

    叶澜江本人也比较欣赏道教清净无为的思想,养生之类的功法他也有练,但没有深度,就是公园里经常锻练的那些太极或八卦的爱好者差不多,也就是健健体,舒舒气,活活血的小作用吧。

    多年前他查出了隐疾,还是小女儿叶沧澜请她师尊委羽府君出手为老叶化解的,并拿出‘大有空明之天’的一粒至尊宝丹为老叶洗涤了隐疾之患,委羽府君好人做到底,更替叶澜江疏理了周身气脉,使叶澜江体质大变。

    叶澜江六十多岁了,绝对是老当益壮,只是此人清心寡欲,按养生术中的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还虚的法则修进,晨晚一练,倒是神清气爽,百疾难浸,他也不求什么长生不老,只要身子骨壮些,让他有更多精力云工作吧。

    沙发上,一韵美少妇,年约二十,与叶沧澜长的七八分相似,那熟美之姿却是叶沧澜有所不及的。

    她是叶澜江的二闺女叶沧月,《东南周刊》的主编,她拥有自己的刊业,有正规的国内刊号。

    她怀里抱着三岁大的女孩儿,是她的女儿洛月,乳名小月儿。

    “爸,这次洛余辉也来了,不少隐门派来代表参与赤诚盛会。”

    “他没再纠缠你吧?我懒得搭理他,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再若扰你,就和沧澜说说。”

    沧月一笑,“沧澜那脾气,我看还是算了,洛余辉见了她,腿肚子都抽筋,不过人家现在牛气了,投靠了赤诚真君(紫玉天尊),不然怎么敢在我面前抖起来?又和我争月月的抚养权,月儿岂会喜欢她。”

    叶澜江一听也沉了眉,“自小月儿降世,他抱过几回?哄过几天?现在孩子大了,他想要回去,哼。”

    “爸,我知道你支持我的态度就行了,他真惹火儿了我,看我会不会叫沧澜收拾他?”

    “月儿来,外公抱抱,”

    小月儿蹦蹦跳跳的跑过去钻进外公怀里,用脸蹭外公的下巴。

    “外公,胡子扎人。”

    “哈……”

    叶澜江兜住小妮子的蛋就抱了起来,“告诉外公,你会不会想你爸爸?”

    “外公,月儿没有爸爸,月儿是妈妈一个人生的。”

    沧月表情怪怪的,叶澜江就瞅了她一眼。

    “沧月啊,也不能这么教孩子,该告诉她的就告诉她,将来她总会知道一切。”

    “爸,不是我教的,是你那个宝贝三女儿教的。”

    叶澜江眉锋轩动,“沧月,你还年轻,也不能误了终身,天下好男儿还多,依爸爸说,可以给小月儿找个爸爸。”

    “爸,我现在不考虑这个问题,我算看透了,象爸爸你这样的好男人太少了,我可不想再受一次伤了。”

    “唉,当年也怪我,没劝住任性的你,要不是……”

    “爸,不说这些了,是女儿不好,”

    叶沧月其实没说实话,当年是洛余辉用了强制手段,自己怕把父亲的脸面损光,才委屈下嫁的,以为可以凭柔情与爱心挽回一切,但是自己彻底失败了,女儿一岁时与洛余辉离婚,他当时也急着要娶某隐门的女子,所以说离了。

    家家有本难念之经,叶澜江家里也一样,他三女一子,大女儿算平凡一撮的,事业家庭都还好,二女儿情感受挫,婚姻失败,三女儿自幼修道,与众不同,将来命运如何,也不得而知,但应该不会差吧。

    至于儿子叶沧海也是大学刚毕业了,才二十三岁,嫩得很,将来嘛,也是往官场中发展的份大。

    “好,不说这些了,总之,你做什么样的决定,爸爸都给予你支持。”

    “嗯,爸,我和沧海领着小月去找沧澜,那丫头也到了,说是和姓唐的小子在一起。”

    “唐生?”

    “是的。”

    叶澜江蹙了蹙眉,“小唐,是个人物啊,左神和委羽都对这个金刚王转世有欣赏之意,你妹妹也与他缠纠不清。”

    “爸,万一妹妹和他发生点啥,您的处境会不会尴尬?”

    “无关宏旨,政是政,私是私,交情是交情,匡家女儿不也和唐生纠缠不清吗?谁能指责我叶澜江?哈!”

    叶澜江笑的十分爽朗,显然,他把什么都分的很清楚明白,钉是钉,铆是铆。

    ……

    “……我姐姐的情况就这些,你心里有数了吧?其实她心里苦,又不能和我爸尽叙,又怕老人家动了真怒伤了身,那个洛余辉,我早要收拾了他,可我姐不让,她是为小月儿着想,不想孩子的亲小姨宰了她的亲生之父,唉。”

    “呃,这样啊?那出手呗。”

    叶沧澜轻捶了他一下,“遵重点我姐的意见,你这坏蛋,对一只可怜的蝼蚁你也要出手?”

    “是啊,叶二姐是我准二姨子,我不得替她出口气?蝼蚁怎么了?弄伤了人不需要负责吗?天理何在?”

    “算了,后来我想想也是,不管怎么说吧,那兔崽子还是月儿的父亲,这血缘关系无可更改。”

    “哦……那啥,叶二姐没再嫁人?”

    “没有,我姐是情感受创的女人,对男人深怀戒心,再说她眼界高,凡夫俗子入不了她的眼。”

    “我啊,我不是凡夫俗子。”

    “讨打吗?坏蛋。”

    叶沧澜笑骂,勾着他腰的手在他腰肉上捏了把,另只手却托了他下颌,“倒是说,做"qing ren"的话,你最合适,各种条件都具备,有钱有势有背景,有情有义有爱心,脸蛋也俊,嘴巴也甜,鸟鸟又硕,功夫也好,真没得挑了啊。”

    “就是说嘛,尤其填补俏寡妇的空虚寂寞,那叫一个拿手。”

    “拿你个头,我姐那是离婚了,不是寡妇啊。”

    “咱们就当那姓洛的死了呗,哈……”

    “咱俩说归说,逗归逗,可不敢在我姐面前表现出你的花花肠子,我姐要是看上了你,我啥也不说了,你要是主动勾搭我姐,我会咬死的你啊。是咬这里,咬下去六截,就给你剩下一个秃根底,”

    叶沧澜威胁着,手捅了捅唐生裆处。

    “嘿……没关系,我现在六尊分身,还有条呢,你慢慢咬。”

    “真无耻啊。”

    他们坐在宾馆的娱乐雅室正说着话,服务侍生推开了门,让进了一男一女一个小女孩。

    是叶沧月叶沧海和小月儿来了。

    “小姨,想你啊!”

    小丫头先飞奔而来,可脚下一拌,身子就前扑了,太激动了,脚下失了步。

    叶沧月和弟弟叶沧海同时张嘴要惊呼,想扶是来不及了。

    但是小月儿的小躯体并没有扑倒在地上,而是腾空掠起,直接入了唐生怀里。

    开玩笑嘛,这里坐着人世间两个天尊级的高手,能叫小丫头扑在地上吗?

    唐生大手一招就把小丫头吸了过去。

    “哎哟,吓我了一跳。”

    叶沧澜也没来得及发应,倒是唐生出手太快,这时她轻捶了一下唐生后背,所表现出亲昵却是与众不同了。

    叶沧月和沧海一看,得,咱们家的叶三小姐和这个唐家公子关系不浅了。

    “美妮子,叫干爸爸好不好?”

    噗,叶家三姐弟都喷了,唐大爷,你可真厉害呀,一见面就认干女儿?

    叶沧澜哭笑不得,顺手又拧他大腿外侧一记。

    “你做梦吧你,”

    叶沧月脸都红了,这里面挟着暧昧的气息啊,她没来由的心跳加速,只一眼看见这唐生时,就有慌措感觉。

    说实话,活这些年了,见过男人们无数,工作中生活中接触的也不知有多少,却没一个给她震撼之感的。

    初见唐生的第一眼,就心头悸动,也是叶沧月绝对想不到的窘况。

    叶沧海眼中的唐生就令他敬仰了,莫明其妙的崇敬之感在心中生出,他都自问,我中邪了吗?

    可这一刻的感觉就是如此,真实的存在。

    小月儿最可怜了,给唐生一句问的,居然直接就是答应。

    “干爸爸就是干爹吗?好耶,你这么帅锅,我就要你当干爹吧。”

    噗,叶沧月脚腕一软,差点没崴着,还好搭住了弟弟沧海的手臂。

    “你是吧你?哄小孩子?”叶沧澜大翻白眼。

    唐生却慢条斯理的道:“孩子的心地最纯洁,一尘不染,她的斥求也是最纯洁的,大人们的想法太多,渗挟了各种自私的意愿,所以,孩子的斥求一定要遵重,她们的选择一定要承认,就这样吧,我是小月儿干爹了。”

    “天呐,是你这坏蛋引导的吧?你还有脸说?”

    ……

    PS:宗教危机进行了浓缩,估计在1410章左右就告一段落了,我知道近期章节把大家玄的有点莫明其妙,但也不能突然斩收,那就太突兀了,所以主要情节进行较大的跨度与较快的推进了。

    不多说了,求几张月票吧,有人支持吗?

    推荐票也求几张!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