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太子爷

第1417章 微妙形势【求月票】

第1417章 微妙形势【求月票】2017-11-15 16:36:16Ctrl+D 收藏本站

    在市委,叶澜江静静坐在他那大办公箕后面,市委秘书长巫俊奇就站在对面,小心翼翼望着叶大〖书〗记。

    在这位未来的大人物面前,巫秘书长表现的越加敬畏了起来,他清楚的知道今天党代会的某些定论,他的心里既是〖兴〗奋,又充满着彷徨,交集在一起的这些感受令他也失去了往日的镇定。

    “……关于沧月和唐生走的近,我也是最近才听人说的,他们至少有过三两次的约会了,还……”

    叶澜江抬了抬手,浓眉微微蹙了一下“‘你想说什么?直接说。”

    巫俊奇心里一抖,眼眸中的神sè就复杂了很多,但他无法从叶澜江深沉的表情中看出什么,但是叶〖书〗记的语气明显透出一丝生硬,这是不喜的征兆,他感觉自己的小tuǐ肚子有点转筋了。

    “是是匡大少给我打了电话,具体的情况我我也不是很清楚,就是感觉大少有叫我传话的意思…”

    叶澜江深深望了他一眼,这一眼望的巫俊奇心里凉嗖嗖的。

    “嗯,我知道了,你去忙工作吧!”

    退出了叶〖书〗记公办室的巫俊奇发现自己的背后给汗水能浸透了。

    被叶〖书〗记望的最后那一眼,他感觉到了一股疏离陌生的味道,我只是传话啊,我哪里做的有问题吗?

    做为叶澜江信任的市委秘书长,巫俊奇应该说绝对是他的心腹,但今天的一句话,好象曝lù了什么似的?

    到底是哪出了问题,他一时半刻也琢磨不透了。

    至于叶澜江脑子里面想什么,更不是他巫俊奇能一下琢磨清楚的。

    在巫俊奇出去之后,叶澜江的脸sè就更沉凝了几分,他是何等的目光?好多事一眼就能看透口如今的匡家对自己也不是完完全全的信任,毕竟叶澜江是个有自主思想的独立个体,而不是受人摆布的傀儡木偶。

    这些情况,匡叶两边的人都心里有数,叶澜江有点看法的是对巫俊奇这个人,你摆明是我叶某人的信任单位,却为匡世豪服务,这不是流lù出了一些其它想法吗?怎么你认为叶某人一直是靠匡家才走到今天的吗?

    如果巫俊奇真是这么想的,那肯定是大错特错了。

    你巫俊奇想以叶某人为踏板,跳到匡舰上去发展?你说你凭什么呀?你真以为匡家那位大少爷把你放在心上?

    官场中最忌晦这种立场不坚定的摇摆人士,因为这样的人已经靠不住了。

    这也是叶澜江最后望他那一眼流lù出疏离神sè的原因。

    拔通了女儿沧月的手机,叶澜江嘴角有一丝笑意,他在宦海沉浮多年,自有他的一套行为准则,随着形势微妙的变化,各人的心态也在微妙的变化着,当你能踏入副国级序列的时候,那就不是单纯的被谁提拔的问题了,其本身的影响力是足左右一方之势,至少也被各大政豪门所认可,最关键的是他成为了学院派寄于大期望的人物。

    叶澜江虽为匡系一面旗标,但他一直就有自己的风格和立场,他是学院派的典型人物之一口是继许文二位之后又一位要迈进颠峰决策层去接掌权力和延续影响力的一位学院系代表,这不是什么转变立场,而是在坚持最初的立场。

    叶澜江很清楚三女儿沧澜和唐生之间的关系,然而这种关系更把某些形势微妙化子,偏偏是对叶澜江有益无害。

    “……,沧月啊,你这几天也不忙工作了吧?有些说法已经传到了爸爸这里……。”

    “爸,我知道您的耳根子没那么软的。”

    这边的沧月正和唐生一起坐在前次见面的茶室中,她吐着舌头答父亲的话,她清楚父亲在指什么。

    “此一时彼一时,你爸爸这耳根子是不软,不过某些人很在意。”

    “爸,我可是从来不介入什么政治官场事务的,有些人拿我或妹妹说事,也可以是别有用心。”

    “嗯,沧月,我听小月儿说,她有了个干爸爸?”

    这边沧月脸更红了“‘爸,是是小唐把月儿给骗了呗。”她说着,还朝着唐生白了一眼。

    唐生一脸无辜状,呃,是我骗了小女孩儿吗?我那么坏啊?

    “哈……,小唐啊,大女孩儿都要上当的,小女孩儿就更不用提了。”

    叶澜江一语双关,沧月听的脖子都红了。大女孩儿,不就是指自己和妹妹吗?

    “爸,是不是匡大少有什么看法?”

    “匡世豪是会有看法的,但是这个人很精明,他自己不会表现什么,却是给别人放风,唉,这个人呐!”

    只听叶澜江的语气,也是对匡世豪不一些看法了。

    又聊了几句,沧月就收了手机。

    唐生也从她与其父的谈话中听出了一些什么,因为唐生太聪明了。

    “……,有人在我爸面前搬弄事非,说你骗了他的女儿。”

    “呃,这话从何说起?难道叶〖书〗记警告你不许与我来往吗?”

    “是啊,我爸说了,小唐敢招惹你,他就会如何如何。”

    “真是这么说的吗?”

    沧月坚定的点点头“‘怎么我说的你不信啊?”

    “你叫我怎么信啊?你一边说,一边脸还红,好像还很心虚,这分明在说谎啊,沧月翻白眼了“‘我有脸红吗?我哪里有心慌?”她死不承认。

    “好吧,我们去那个小酒吧,今天没人来打扰的。”

    “我不去啊……,…”

    不过,嘴上说不去是没用的,十几分钟之后,他们俩就出现在了那个小酒吧。

    小酒吧的情调是暖昧的,幽幽暗暗的,很适合做一些更暖昧的接触,一对对年轻的情侣们在这里相拥互诉衷肠。

    某个半包厢中,端坐着一位翘着二郎tuǐ的熟美女人,约模二十七八的模样,风韵极佳的说。

    而在她身边的男人却是过去一段时中没出场的元灵,吕元灵。

    这还了俗的小和尚以卧底的方式混在匡系那边,扮演被许媚慑服了灵hún的shì奴。

    他的身左就是许媚,许媚的左边挨着那美女的是一个更风韵的**,清秀绝伦的脸上有一丝肃容,她是谁?

    在她们几个看到唐生和沧月拥在小舞池共舞时,唐生也注意了到了他们。

    只是他假做不见,沧月更没有看到幽暗角落半包厢里的几个人。

    她给唐生的男人味儿薰的七晕八素中,芳心敲鼓呢。

    唐生的大手在她腰肢处搭着,手指轻轻捏着,有进一步滑落的趋势,不要啊,敢滑下去抽你啊。

    想是这么想的,那只手真的滑落下去,自己去煽他吗?

    想到在屯生间被看光半身的情景,沧月就软掉了,感觉自己已经坠入了某张网中。

    “那边包厢里有个熟女在瞅我们,你认识吗?”

    唐生的声线钻入沧月耳内,她随着舞步转身的当儿瞟了一眼过去,就看到了那个好端庄的熟美女人。

    “啊……,…是曾茹。”

    “匡世豪的妻子?”

    “嗯。”

    “她旁边那个是谁?”

    “那个二十七八的美女吗?我不认识,另一边小一些的是许甸山的堂妹许媚,那个秃头俊小子是她"qing ren"。”

    唐生知道秃头俊小子指的是元灵,是王杵本体缺失的一块所化,因为王杵被舍利根代替,它是否缺失对唐生来说没意义了,所以元灵这一世的生命可以延续下去,事实上他是自己一颗棋子,包括许媚在内。

    当然,如果不是自己拦着,在许媚和他的谋策下,曾茹有可能被元灵沾上身。

    显然,现在的斗争不是男女互沾的小问题了,因为曾茹代表着匡家大少,这是家族立场方面的交锋。

    唐生封印着自己的能力,所以没有第一时间看透那个坐在曾茹身边的绝sè美女是谁。

    正要释放一些感应力去探侧时,却是看见小酒吧门口转入了一个更熟悉的身影。

    曾画。

    哦,是这样,原来曾茹还在继续接近唐后宫的女人们,想通过曾家的旧关系,把曾画拉拢一下吧?

    这里面是更深意义的,如果曾画不是唐后宫的女人之一,人家会重视她吗?

    步履摇曳的曾画在雪莲(元灵的另个女人)的引领下入来,她并没有看到与沧月舞到了另一个角落的唐生。

    而且唐生很快拉着沧月坐入了那边的半包厢中,隔断了所有人的目光。

    半包隔围座高过人的头顶,坐下之后不虞被谁看到什么,沧月脚下一失,一屁股坐到了唐生tuǐ上,轻呼一声,想要挣扎起来时,柳腰早给他手臂箍住“‘不啊……”

    “乖哦,否则要打屁股的。”

    唐生这只手又环过去,贴着她的丰腴大tuǐ抱着她了,大手半兜她的丰tún,轻轻一捏,捏的沧月就没力道挣扎了。

    嘤咛一声,她软软靠在了唐生怀里,双臂也正好勾缠着他的颈项。

    女人的幽香气息入鼻,唐生不免要起一些反应,顶的沧月更是坐卧不宁,忍不住攥拳轻手捶他的肩头。

    这边,曾画坐了下来,被曾茹引荐了那个美女。

    “小姗,这是地盟总裁申玉茵。”

    “哦……,申总好!”

    曾画欠身与申玉茵握手,感觉手掌心钻入了一丝奇妙的力道,这股力道在一瞬间就横溢全身,让她产生了一种骨头都sū掉的快乐之感,几乎不亚于与唐生**时所产生的那种感受,她心下不由一震。

    事实上曾画并不清楚申玉茵的身份,这时却要多注视她一眼。

    申玉茵柔媚一笑,才松开了曾画的手,脑海中有一个声音响起。

    “琅琊玉姬,不要破坏了游戏规则哦,动我女人的后果你承担的起吗?”

    “玉姬久闻唐尊大名,不想今日在此撞见,荣幸之至,规则我懂,你认为我破坏了规则吗?”

    “嘿……,不然你老公也护不住你。”

    “怎么?唐尊要非礼我吗?”

    他们俩在不动声sè的进行着神念式的交流。

    Ps:有否月票啊?兄弟们支持一下,调整一半天后,浮沉会暴发的。

    推荐票很凄惨啊,居然连分类榜都没上去,看来不努力是不行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