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太子爷

第1419章 谁享受谁【第1更 求月票】

第1419章 谁享受谁【第1更 求月票】2017-11-15 16:36:18Ctrl+D 收藏本站

    一直令匡世囊耿耿于怀的就是关瑾瑜鲨个女人。

    十六年来她一直是自己心目中最纯洁的女神,但是,当彻底证实她已经是唐生女人的时候,匡世豪心里的神圣雕塑崩塌了,曾经对这个女人的纯纯爱恋和寄托的情思也化为了一腔的他心里一直有一个声音在说,我哪点不如唐家那个小子,”你关瑾瑜是很传统的女xìng,你怎么可能突破道德理伦的约束和那个臭小子折腾到一块?你们根本不是同一个时代的人,相差十五六岁啊。

    匡世豪也有想过,是唐生逼迫了关瑾瑜,甚至是强制了她,以致她有了此后的堕落。

    当一个人坚守的某个底限被突破之后,她有可能xìng情大变,就如关瑾瑜现在,也许坚卓的只是她的外表。

    夜sè中,轿车载着心事重重的匡世豪入了徐家汇某个公寓。

    在这里,有两个人在等他,一个道骨仙风的中年道人,一个绝世秀靓的少女。

    那道人透体散发出飘飘yù仙的气息,不似人间中俗物,眼眸幽深的如同无尽之苍穹,伟阔的身姿虽是端坐着也予人一种强大的威压之势,悔,无量天尊,匡区长好!”

    “曜真仙长好!”

    感情这位就是名浩神州道宗的曜真天尊。

    反而是shì立在一旁的少女做新潮时尚的打扮,T恤配紧身铅笔kù,把无限美好的线条都勾勒了出来。

    一时尚少女位着一个道装道人,倒是很奇怪的一对。

    “无需客套,匡区长请坐,贫道时日无多,唯一心愿就是身后的曜真道基所托无人,匡区长倒是与贫道有缘。”

    “仙长太看得起我了,在仙长眼中,我不过就是个追逐名利的俗物罢了。”

    “匡大公子也无需自谦,贫道挑人无漏,既是相中了公子你,自然要全力以赴。”

    “以仙长之能,那唐生也不算什么的吧?”

    “俗世间的斗争贫道早厌烦了,公子若肯回护曜真千百年酱基今时此日,贫道就授你酱续m”

    “仙长若要我弃世修道我无法应允。”

    “哈,……自然不是,匡公子是大政豪门的颌军人物,贫道岂会劝你一心向道?只是道统传承授你,却不需要你具体操做什么,洞天事务自有贫道其它弟子主持,公子只是挂名的守护人,数十年后公子可成就大道之体脱离俗世n”

    “宗教事件中我也接触了不少东西,这方面的一些东西我是深信不疑的但我想问,仙长为何不选唐生?”

    “唐生是个人物,也不比匡公子你差,但他情根太深,难以舍割,不是曜真一脉最佳人选,匡公子你的背景智慧丝毫不比他差,所差的无非是灵智未能全开,一但承袭贫道精髓,足以与那唐生分庭抗礼。”

    匡世豪一震,“我听说唐生很厉害的,我怎么可能达到他那个高度?”

    曜真一笑,“是达不到他的那个高度,但我曜真的手段也不是摆设,使你不比太元紫玉等人差劲多少。”

    每一位即将离世的牛B人物,都拥有着鬼神莫测的非凡手段。

    曜真自然也不会例外。

    “妙儿承受贫道的精髓更多,你日后可通过与她合气获得更大的增益,她亦可以维系你与地盟的关系。”

    “哦毗这位是?”

    绝sè少女上前一步,柔柔答道:“我叫宗妙儿,我母亲是申玉茵。”

    呃,原来是地盟总裁申玉茵的女儿,匡世豪眼不由一亮。

    就在匡世豪接受曜真道统的同时,唐生也来到了与申玉茵相约的地方。

    真正近距离接触这个申玉茵时,唐生也能感觉到她至纯至深至秀至韵的独一无二之姿。

    这个表面上二十七八的**绝对是韵美尤物,步履间那颠晃的xiōng陀就yòu人已极,她那连衣紧身式的裙子更是xìng感,把凸凹玲珑的曲线尽数勾勒出来,雪洁无暇的玉tuǐ修长而竿直,赤足踩着皮凉高跟鞋,这是冬天啊,美女。

    但是对于申玉茵来说,四季是一样的,她雍贵华丽的扮相从春天延续到冬天,极少有变化,出入都是玛莎拉蒂房车,也没有会认为她不知冷热,豪门贵fù张扬的就是这种个xìng,臂弯里也挎着爱马仕的包,她怎么象个高手?

    她约唐生来的地方是一家sī人会所,一般不招待告人,这里面的娱乐内容也不被外人所知。

    “我知道你会来的,你是个守规矩规则的人,你也知道某些方面的争斗不能发武力去解决。”

    申玉茵有一丝得意,她顾长的身姿就婷婷娉娉的立在了唐生面前,鸡心颌的连衣裙开叉极低,深深的雪沟完全展示出来,钻石链悬在她颈上,大坠子直接垂入沟中,”这玩意儿俗吗?当然,又看挂在谁身上了。

    气质与饰品联合,相得益彰,你在她脸上看不到俗脂庸粉的味道,她点脂不沾,仍就绝秀无双。

    实际上修行到了她这种进境,就是唐瑾和蔷蔷她们在自体的晶秀方面也及不上这申玉茵——唐生惯见美女,也觉眼前一亮,上下扫了一眼这琅琊玉姬,脸上就浮起一个笑容。

    “你经常不戴妞妞罩的吧?”

    感情申玉茵xiōng前浅浅的凸痕没能逃过唐生的精细观察,实际上一般人不可能看到那黑sè衣质下的浅痕。

    “我的妞妞罩是真丝的好不?没衬垫而已,一般人是看不穿的,也就你可以。”

    唐生目光游离起来,周围是一些衣着光鲜的富绅男女,交杯换盏的进行着派对交流。

    轻音乐在大厅中流淌,各人都有自已的圈子,倒不会刻意去打扰别人。

    不过还是有不少人在注意惹人目光的男女,比如唐生和申,”“k

    “我们去赌两手?”

    “呃,我们这样的身手,怎么赌啊?”

    “以平常手法玩嘛,靠运气,而不是靠身手,如何?”

    “那倒也可以,赌什么呢?”

    申玉茵无声的一笑,飞过一个庄秀的媚眼,“赌刺jī的,输一把,脱一件喽。”

    “呃,看来你是这里的常客,有属于你的房间?”

    “当然,我不仅是尊贵的会员,更是东家之一。”

    她这么一说,唐生更明白了,这里是地盟产业某人名义办的sī人会所。

    几分钟后,他们两个人出现在了一套豪华总统房内。

    房内有两个相当秀气的美女shì服着,唐生不用猜也知道她们是申玉茵的弟子。

    洋酒,果盘什么的都备好了,甚至是赌具,扑克牌九等。

    “早有准备吧?非要赢得我脱光?”

    “那是,从金刚王出世,我就瞄上你了,那时形势不清,我按兵不动而已。”

    申玉茵倒是坦白的很,她又道:“如今没有什么yīn谋了,剩下的只是鲜明的对立与争斗,打打杀杀的没什么意思,解决不了真正的问题,我更乐意坐下来和你求同存异,”你的神东,我的地盟,你在第一产业,我在第三产业,我们没有冲突,反倒是有不少合作的地方,在这样的形势下,我们俩有必要建立一种默契不是?”

    这个女人不仅有心计,而且很深沉,她在全力攘助匡世豪的同时,还在为她自己谋后路。

    唐生也知道,匡世豪不会干涉她这样做,”因为地盟越强大,对他的帮助也就越大。

    “你的地盟若与神东在某些领域合作,你对匡世豪的助力岂非更大?”

    “是这样的,所以我才以此为条件勾搭你一遭。”申玉茵笑的很玩意儿。

    唐生倒是有一些不解了,“没明白。”

    “让我坐在你大tuǐ上再说好吗?”

    申玉茵落落大方的挪躯过来,一屁股坐入唐生怀里,伸臂勾上了他的脖子。

    她一点不吝啬自己的丰tǐng紧贴着唐生。

    两个人互嗅着彼此的气息,都涌起了一股难以言喻的刺jī与冲动。

    “我们的气场都很强大,对彼此有深深的吸引力,坐在你身上我感觉好舒服。”

    唐生拍了拍她的丰tún侧,“看来今天我不干掉你,你心有“是我干掉你吧?小帅锅,我一向都很主动的”,“呃,让我躺着享受?那你岂不是有了shì候我的嫌疑?”

    “你怎么不说我有玩你的嫌疑啊?”

    唐生笑笑,“每一个出去嫖的男人,都会躺着享受,被女人从脚尖tiǎn到发梢,不是吗?”

    “可是每一个玩别人的主动者也会从头到脚玩个遍呀。”

    “我们各有想法,谁也说服不了谁,那么,你要说的那个条件又或秘密,足以令我就犯吗?”

    “是的,象我这样一个女人,不仅拥有底蕴雄hou的地盟集团,还拥有其它方面的优势,你不想我变成你的临时情fù吗?即便我们的临时关系不足以左右大局,但至少会让我保持中立呀,而你需要付出的就是干我一次。”

    “哈……玉姬,别说的那么难听,也别说的那么可怜,我干你,你所得到的好处是突破多年的瓶颈,是吧?”

    “是的,我承认,但是高科技加曜真的手段,同样能制造出一个十分厉害的男人,他干我一炮同样能令我突破,”我喜欢你多一些,先便宜你不可以吗?你非要把我逼进死胡同和你对着千?你就舒服了?”

    “你是说曜真决定要培养匡世豪了?”

    “他不光培养了那个匡世豪,还培养了那个拥有高科技手段的于秀瑟,我是守身如玉的,谁先助我突破瓶颈,我的心自然偏向谁一些,你干了我呢,我会在你和他之间找一个平衡点,他千了我呢,我只能是全力攘助他对付你了。”

    “看来我必须享受你了?”

    “错,是我享受你。”

    申玉茵媚笑着,神手去触唐生的kù链。

    ps:今天至少有三更吧,月票能得50张的话,会是四更,呵!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