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太子爷

第1435章 很深内幕【第2更求月票】

第1435章 很深内幕【第2更求月票】2017-11-15 16:36:39Ctrl+D 收藏本站

    ,我的毛毛可以打成蝴蝶结…你却是寸毫不生,看来我们真是天生的绝配呀!”申玉茵媚huò着唐生,这个熟透的女人心里到底想些什么,就连唐生都未必全部清楚,她的心灵堤防极其坚固。

    按理说以唐生的修为足令一目洞彻任何人的心里想法,但是玉申茵的心似给神秘无形的存在封印着。

    即便是唐生也不能深入她的心灵中去。

    “你在暗示我们俩的发展是一种情感的积累吗?”“难道不是吗?”申玉茵眼里真的有很浓的化不开的情意,不过唐生又怎么会信她?

    “这让我想起1泄纪末一个欧洲大情圣说过的话,他说真正的爱情无关于感官上的刺jī,又说永恒的爱情诞生于感官刺jī之后,还有一种交集只会遭遇腐朽的命运,就好象做了一个梦,你说我们是哪一种呢?”这话似乎有一点哲味儿,申玉茵倒是一楞。

    此时此刻,她就骑在唐生硕躯之上,却停下了腰肢的扭晃。

    感受着这个男人于自己〖体〗内的深深存在,这是感官刺jī中的触觉,也是最直接的刺jī。

    她迅速琢磨着唐生这句说话。

    “我知道你不信任我,但我们的关系正是从感官刺jī开始的,诞生永恒的爱情也不是不可能啊?”

    “哈你怎么不说咱每的交集有可能遭遇腐朽的命运?”申玉茵喟叹一声“即便是会腐朽,这一经历也将留在我的记忆中,将来会怎么样,我不去想,我只知道这一刻你被我拥有了,你也拥有了我,这个事实谁也不能抹杀,咦妙儿和你的女人发生了什么……………”这时,申玉茵也察觉到了客厅中小嫣与女儿宗妙儿的小冲突。

    下一刻,卧室门开了,是小嫣挟着神sè慌恐的宗妙儿入来了。

    申玉茵不免尴尬,随手揪了薄毛巾掩盖自已和唐生的中段,但是这一遮掩之后,看上去更暧昧了。

    她翻了个白眼,刚才太专注于享受感官上的享受了,反而忽略了外界的一些事,也就是唐生能令她如此专注吧。

    “怎么回事?”

    直tǐngtǐng跪坐在唐生身上的申玉茵也顾不上什么羞耻了,其实这事和女儿心照不宣,但面对面时仍觉尴尬无比。

    一手半掩着xiōng前双陀,一边望着给小嫣挟进来的宗妙儿,感情唐生出手时,她没察觉到。

    唐生是神念出手,她自然没觉察到。

    “老妈,救我啊,我我刚刚只是和小嫣姐姐开玩笑的”

    “开玩笑?你这小贱人,不是要叫两男人进来玩我吗?”小嫣是恨她揉捏了自己的大灯头,她可不曾受过外人的这种羞辱,要说平素和诸姐一起玩时,揉揉mōmō又算什么呀?根本不值一哂,但宗妙儿是匡世豪的女人,双方立场对立,此时有唐生给做主,自然要收拾她了。

    “我我只是说着吓唬嫣姐的,我怎么敢啊?”

    “现在你不嘴硬了?”

    小嫣甩手又给她一个耳光,然后揪着她头发把她摁趴在chuáng边,哧啦一把就将她身上的衣裳给撕了。

    “让我生哥哥弄死你啊。”

    这场面变化的让申玉茵都有点措手不及了,可小嫣偏偏是唐生的人,她又不敢出手阻拦。

    眼见女儿下裳给撕的lù出粉sè小kùkù,她也就急了。

    毕竟此时她正骑唐生身上,还保持着那种最亲密的接触,而女儿也给在这张chuáng上录了衣裳,汗母女同榻了?

    “唐生,看我的面子好不好?”申玉茵轻语相求了,一边暗运秘劲使莲房剧烈收缩,狠狠蹂弄伽躯的yīn藏马王,以此讨好着小男人。

    “这丫头给你惯坏了吧?嫣儿是我心肝儿小宝贝儿,她也敢羞辱?

    面子会给你,你看着办吧。”唐生笑了笑,半仰着的硕躯也没动的意思,目光扫了下已给录掉下裳的宗妙儿,1小妞儿的屁股很翘啊。

    申玉茵舒了一口气,不是要把女儿与自己同榻烩了,也就好了,否则得多尴尬啊?

    “让小嫣打她一顿屁股好不好?”

    这话说出口,又以神念向唐生道:“象征xìng惩罚一下,让小嫣出口气就是了,你要真看上了妙儿,我回头给你安排时间,总不能让她和我一个chuáng上折腾吧?我这当妈的情何以堪啊?”申玉茵有她的想法,就唐匡二人相较,她是踩定了两只船,但是女儿有小心思她也是清楚的,女心向外啊,有了男人忘了娘,居然替匡大少拉她老娘的皮条,她却不知道地盟独立xìng的重要,更不晓得她娘不是人尽可夫的女人。

    反过来说,申玉茵倒不介入把替女儿和唐生搓合一下,这是为她的修为着想,因为唐生能令她大受精益。

    母女毕竟是母女,亲情浓于血,这种关系凌驾于任何利益之上。

    但是申玉茵深知女儿看似纯情,实则诡心计很可怕的,这一点象她的父亲宗阔明了,琅琊宗家一门都是yīn诡的xìng情,一个个笑面虎似的,骨子里却yīn险无比,表面上自己似牢牢握着地盟大权,其实这里面有宗家很大的影响,宗阔明的弟弟宗阔林就代表家族在掌握商事大权,其与地盟的影响也仅次于自己,近来又借着妙儿的关系与匡大少走的很近。

    申玉茵能深深感觉到宗阔林对自己的威胁,他的心计比他哥宗阔明更深更诡。

    唐生对宗妙儿没邪恶的想法,但在窥探这个小女人内心世界时,却在触及到她心灵禁区时撞到一张笑脸,一个仙风道骨的男人的脸,他似是小女人宗妙儿的守护神,曜真?

    于是,唐生收回了神念窥探,因为自己不可能突破曜真的封锁触及小女人的内心世界。

    她和她母亲申玉茵一样是个很令人琢磨不定的因素。

    偏偏这两个女人又关系自己的大对头匡世豪,得到曜真道统的匡世豪,又会拥有多少优势呢?

    噼哩啪啦一顿好抽,宗妙儿给小嫣煽成了猴屁股,由于xué道被禁,疼的她哭喊连天。

    小小皮肉之苦,算不得什么,申玉尊根本没放在心上,却是伏下自己jiāo躯,和小男人唐生享受温存。

    “我是有点小邪xìng,但是让我你们母女一锅烩了,我目前还是有心理碍障的。”唐生继续与申玉茵进行着神念式的勾通。

    “唐生,没人比我更了解妙儿,她是不大,但跟随曜真多年,心计极深,表面上的妙龄很好的掩饰了这一点,她受曜真的影响极深,对匡世豪忠心不二,甚至要把她亲妈拉到她男人chuáng上去,这只是其一,其二,你别小看曜真一脉,其实多年前他就与左神差不多了,但一直在装低调,他之所以不让曜真洞府加入洞天联盟,就是怕叫太元为首的洞天之盟吞掉他的道统基业,因为他知道在太元背后有你的支持,在这种情况下,他会全力以赴的给予匡世豪绝对的支持”“我有点明白了,因为曜真全力支持他,你怕给他吞没?这也是你暗联我的原因吧?”

    “是的,说实话吧,我决定暗联你是因为我察觉了另一个秘事,紫玉天尊表面上加入了洞天之盟,实则与曜真暗通款曲,不知他怎么曜真三姬之一白香湘勾通上了,修为突飞猛进,趋于大圆满至境了,你本尊也奈何不了他的。”

    “呃曜真的手段居然这么牛?那个白湘是什么背景?”

    “白家是国际巨商,在东南亚也有名气,海外资产也极庞大,白香湘是这一代白氏商舰娄裁”“这么说白氏的资产堪比地盟了?”

    “不清楚,地盟的资产是以人民币计的,白氏的资产一惯是以美金计的,在美意英法德加澳诸国都有白氏企业。”

    噗,唐生翻了个白眼“曜真手里居然掌握着这么牛的资产?”“不能这么说,白家结构庞大,白香湘虽为总裁,但是大事决策是要经过董事会的,她一个人说了不算,所以曜真对白氏集团的影响会更小,当然,他并不缺钱huā,凭白香湘拉拢到紫玉,也是很正常的,那女人是混血裔,有一半意大利血统,她与紫玉合气秘修,是炼化了一件什么宝贝的结果,她的修为足以与现在的我抗衡,曜真洞府几乎是掌握在这个女人手里,她有一统地盟的野心,其实是想吞并地盟在国内的所有产业,我不与你结合怎么办?你万万不敢小看曜真留给匡世豪的筹码,曜真紫玉加白氏集团,还有国内的地盟,这股势力足以把匡世豪拱至一个高度。”

    唐生坐了起来,手兜着申玉茵的tún底“看来我把你入到心窝窝里了?竟肯和我说这么些秘密?”他是信口一说,他绝不能认为申玉茵这样的女人能被人从**上征服。

    现在看来,根本不是道统之争,而是完全演化到子商场中,曜真遗姬白氏代表的集团,居然是庞大如斯。

    “那个白香湘,有机会倒要会一会她。”“是个极sāo气的yín货,有什么好会的?她倒是对你的yīn藏马王或舍利根梦寐以求,现在共和国多事之秋,白氏在商业方面也有所展布,它在东南亚的利益也不小,在菲越等国也参与南海油气资源的开发,这让你联想到什么?”

    “呃,她不会利用与匡世豪的关系去做什么吧?毕竟这些事涉及到国家立场。”“这个我就不清楚了,但我知道她在动匡家的主意。”!。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