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太子爷

第1438章 蛇蝎心肠【第1更求月票】

第1438章 蛇蝎心肠【第1更求月票】2017-11-15 16:36:43Ctrl+D 收藏本站

    沓子关于白氏国际集团的资料堆到了唐生面前,他是懒得看,神念送出把厚厚一沓子资料包裹了,以密密丝丝的奇异方式浸润入去也就一眨眼的功夫,就把所有的文字复制进了自己的脑海里。

    “可以抱走了,给梅总蔷总她们送过去……”

    唐生闭起了眼,半仰在沙发上,开始消化那些东西,这个白氏国际果然也是坑爹式的强大,虽然没有准备的列出其资产总额,但根据各地所投资的产业,综合估测其总资本,应该有超过三万亿美元的规模了。

    那么,以人民币来计,就是20万亿左右,竟是这么的庞大?

    主要它在世界多个国家有深厚的积累,甚至有些投资持股与该国的大型军工科技产业都挂勾。

    神东与白氏国际相比,差了一截,神东崛起的年份太短了,而白氏国际起家在几十年前。

    梅妁和蔷蔷她们很快也了解到了白氏的情况,蔷蔷也能唐生的方式很快消化那埠资料,并以神念方式贯入梅妁脑海中去,使她也在短时间之内就搞定这个,另外,苏毓现在是梅妁的贴身大秘,在另一方面可以指导梅妁精进。

    这日,古栖霞重返京插,她是回栖霞山过年去了,并从家族那边仔细的了解到了关于隐门在商业方面的动态。

    前些时说过,隐门一部分与地盟结合,一部分被赤诚府的紫玉联合了。

    栖霞古家川中兰家两大隐门中立,其实是在暗中支持唐生的。

    不过隐门各家的商业规模比较小,一两家联手起来也不显得什么,扔进神东连小水huā也溅不起来。

    栖霞兰灵双双回来报道,各自向唐生梅妁蔷蔷他们汇报了情况。

    “…最新的消息是,十数家隐门的家主达成了共识,好象要一起支持紫玉,包括之前与地盟联合的几家。”

    “不能吧?这隐门也太没信誉了嘛,说话和放屁一样的?刚和地盟联合没多久,这就要拆台?”

    “没办法,紫玉是代表白氏国际与他们接触的,并且要帮各隐门的产业往国际上发展,谁不动心?”

    “呃,这么说栖霞你们古家也加入了?”

    “是是啊,我我劝父亲了,可是父亲说,商是商sī是sī,不能混为一谈,没办法哦。”

    “哈也没什么,商人逐利,这一点是可以谅解的,兰灵,你们兰家呢?”

    兰灵吐了香舌,怯怯的道:“也一样,同意隐盟的决定,一致要与白氏国际联合发展。”

    唐生微微点头,拍了拍梅妁的柔纤“妁总,你怎么看啊?”

    “老天要下,姑娘要嫁,谁也阻止不了,有什么好说的,纯论产业优势,我们神东的根基更是稳固,白氏国际是庞大一些,但在当前国际经济处于风雨飘摇的危机之中时,它们也收益也在急剧的缩水,之所以在国内吸收合作伙伴,也有转嫁分散风险的想法,另外就是国内的经济环境相比来说很稳定,对抗国际各种危机的能力很强,白氏国际未来一个阶段的发展,应该是要加强在国内的投资与收购,华亨隐盟地盟,这些都是他们的首选目标,然后幅射国企。”

    所谓的幅射也就是参股什么的,国企没可能被sī营资本控股的,共和国现行的体制不晃许。

    但是白氏国际借助匡家来发展的话,那就有大优势了,一些地方政府给予的支持肯定不会小。

    蔷蔷在唐生左边,一拍他的大tuǐ“要不要狙击一下?”

    唐生微微一笑“人家来给国家经济增长gdp啊,为什么要狙击呢?欢迎还来不及呢,哈……………”

    梅妁反捏唐生的手,对他这种xiōng怀最是欣赏,不由lù出笑容。

    捏手只是一种无声的交流,但是梅妁就喜欢这种默默无声的交融方式,她懂,唐生也懂。

    昔日的梅老师,今日的梅老总,她已经成了唐系商舰竖起的一面旗帜。

    绝世风韵的梅总,一颦一笑一举一动,都拥有倾国倾城的魅力。

    一直以来她都是那么典雅庄秀,那么云淡风轻。

    她更喜欢深沉显lù内涵与深邃的唐生本尊,而不是悍气外lù的伽躯。

    伽躯这两天和申玉茵泡在一起,有必要加深与这个鼻人的联系,至少得保证地盟集团不被白氏国际恶意的吞噬。

    除了和申玉茵无休止的制造欢乐就是勾通商事,甚笑破解一些家伙耍的手段。

    比如宗阔林要对曾茹下手,申玉茵绝不会叫他得手,所以和唐生相商对策。

    “有个比较关键的人物,正要被地盟的宗阔林和白氏瞄准,就是匡世豪的老婆曾茹。”

    “瑾瑜说他们的关系降至了冰点,她甚至有点后悔向曾茹说了那些,其实,这对匡世豪不一定是打击,也许是正是他心中期许的,反而受伤最深的是曾茹,还有,与其被那个姓宗的染指,不若由唐帅锅出哥,妁总,你说呢?”

    蔷蔷一开言,就支持唐生继续泡妞儿了,而且是人家的老婆。

    唐生没等梅妁发言就苦笑了“打住,我尊重曾家的后人,人家是那种视名如命的传统贞德女人,我不能上。”

    “我支持唐生”梅妁表态了,又用力握情郎的手。

    “支持个屁呀,姓宗的要耍手段,曾茹怎么躲的过?匡世豪也不会护着她,这个男人真是狠心。让我说便宜唐生总比让姓宗的糟塌了好吧?申玉茵也不想她落入宗阔林手中,她与姓宗的也是对头,但对地盟来说,只要掌控了曾茹还是有好处的,你若不肯出手,申玉茵也会想其它办法的,最终我怕曾茹的命运要悲凄。”

    蔷蔷说的不无道理,梅妁也默然了,非要做出唯一的选择,她也是偏向叫让唐生出手的。

    栖霞和兰灵也娄持蔷蔷的说法。

    唐生微微一笑“如果我要护着一个人,天王老子也动不了他(她),曾茹要是自己选择了,我就不说什么了,谁要是强制她,我不介意再开一回杀戒,这个无辜的女人因瑾瑜而受伤,瑾瑜心里必然愧疚,若是曾茹再因此而受到其它伤害,我怕瑾瑜的心里会留下一生都不可抹消的怨念,出于种种原因,我有必要守护着这个女人”

    他的细腻情怀很是叫梅妁蔷蔷栖霞等人感动,因为他想的更深更远。

    蔷蔷却打趣道:“瑾榆说曾茹和她长的很相似,你是否爱屋及乌悄悄动心了?没关系,承认了我们也不笑话你。”

    噗,梅妁栖霞兰灵就笑了,连一直坐另一边默不作声的陈姐和苏毓也都展lù笑颜。

    唐生有点小尴尬“唉我不想解释什么了,你们知道我是纯洁的就够了。”

    噗噗,好几个美女又喷了,包括蔷蔷在内。

    “天呐,某狼说他自己是纯洁的?你们信吗?我是不信啊!”

    “不信的会被煽屁股哦。”

    手机铃铃的响了,关瑾瑜一看是匡世豪的来电,秀眉就*了,但想了想还是接了起来。

    “匡区长,公事可以谈,sī事就免了吧。”

    “关瑾瑜,你有否知道你伤害了一个女人?她是无辜的,你这么做也太残忍了吧?”

    “匡世豪,是你逼我这么做的,你也是有级别的官员,更有家室,为何不断搔扰我?”

    “我逼你?我有吗?你要是真的对十六年前的情书没一丁点心动过,大可不必搭理我,你如此的回应,就是告诉我当年你不是没一丁点心动,我说的没错吧?谁也别哄谁,当一个纯真的少女,第一次接收到一份示爱书时,她不可能没一丁点心动,即便当时她彷徨惊恐无措

    羞涩,我完全可以把你当时的复杂心态模拟出来,是这样吧?”

    关瑾瑜深吸了一口气“匡世豪,你说的对,我承认,但过往的只是一段灰sè的记忆了,在一个纯真少女无邪的心灵里留下的浅浅记忆,这也没什么,你不会认为这一丁点的经历能说明什么问题吧?”

    “你承认就好,关瑾瑜,我爱了你这么年,甚至在我妻子的面前都没否认对你的爱,你还要我怎么样?”

    “匡世豪,爱是双方面的问题,朦胧的心悸不等于爱,爱也没那么简单和浅薄,不自负的说一句,暗恋我多年的男人多的是,不是要我都爱回去吧?你觉得这现实吗?我爱的人必须是能令我心灵颤抖的人,可惜你没给我这种感觉。”

    “关瑾瑜,当我知道你和唐生的一切时,我就在心里发过誓,我一定要得到你,哪怕是一次”

    “匡世豪,其实你现在要得到我的心态不是因为爱,你别在沾污这个字眼儿了,你是想报复唐生罢了。”

    “我不否我有报复他的心态,因为我不甘心,你,本应该是属于我的,我恨你,你等着,我会不择手段的。”

    这话令关瑾瑜心颤,她清楚一个人要是决心不择手段的后果,那匡唐二人之间将势成水火。

    发展下去的结果是,他们两个人之间肯定要有一个倒下去。

    “匡世豪,我劝你一句,做人别太极端,二虎相争,必有一伤,你有自信赢得了唐生?”

    “哈唐生是出sè,但当我倾尽所有时,他即便胜了我,也要付出巨大的代价,为了你,我必出这一口气。”

    “何必呢?我们应该往前看,而不是对过往的一切放不下。”

    “瑾瑜,感谢你对曾茹的伤害,很多人认为我和曾茹不会离婚,但当某一种情况发生后,我却必须与她离婚,一切拜你所赐,即便你不嫁给我,你也将背负伤害曾茹的愧疚,你若肯与我相好,我答应你一世不与曾茹离婚。”

    “我现在才知道上了你的当,匡世豪,你真卑鄙,曾茹爱你多年,你竟为了一点sīyù这么伤害他?你是毒蛇。”

    关瑾瑜银牙咬碎,是的,她不想背负伤害一个无辜女人的沉重包袱。

    “哈谈不上什么卑鄙与否,我对称的爱是真的,为了你,我不惜一切”

    “匡世豪,你会遭到报应的。”

    关瑾瑜摁断了通话,她美眸里蕴蓄着晶莹的泪光。!。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