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太子爷

第1460章 瑾瑜要报复【月票呢】

第1460章 瑾瑜要报复【月票呢】2017-11-15 16:37:11Ctrl+D 收藏本站

    在唐生舒心写意的时候,匡世豪还是一筹莫展,他把危望寄托在白香湘身上,还有控制着罗蔷蔷的贤姑。

    如果他知道这一切都是子虚无有的骗局,不晓得会否呕血三升?

    曾茹终于平平静静的在离婚协议上签了字,匡世豪心中隐隐感觉到痛,曾经拥有时,不懂得珍惜,这时候失去了,才知道它是多么珍贵,过去几天他都在空房里绕,昔日这房里有曾茹忙来忙去的身影,如今人去房空了。

    尤其在知晓她是关瑾瑜亲妹妹之后,那种痛真的令他心抽肝频。

    每夜有宗妙儿陪寝,但是匡世豪只是被动的接受,任宗妙儿折腾,他没多少兴趣,即便宗妙儿秀冠群芳。

    “香湘,我们先领证吧”“随你,这么迫不及待?”“也不是,要不你先安排我和贤姑(罗蔷蔷)见一面?”

    “哦,我联系她一下,看她有没有空。”

    匡世豪一阵郁闷,挂了电话就蹙眉,几曾何时,我要见个人这么难了?

    手机又震,一看是苯极秀打来的,就没犹豫的接了,因为这个女人很忠诚的为自己办事。

    “…我的人一直盯着曾茹,她正在和唐胖子约会,入了小酒吧。”唐胖子指的就是唐生的伽躯。

    “这个贱女人,口口声声说她多么清白,哼”“区长要不要把她……………”“算了,别惹事了,紫玉出手都没用,你行吗?”

    “我是说制造一些关于她的丑闻……”“这只会录掉匡家的脸面,她毕竟曾是匡家媳fù,丑闻传开,匡家人脸上有光采吗?”

    “哦……那还要盯着她吗?”

    “撤了吧,她彻底堕落了,也不是斗争的关键盯着她是浪费精力,爱咋咋地吧。”

    “明白了,那关瑾瑜还要盯吗?”

    “盯,还有那个风秀雅,都要盯紧了,她们的新闻倒是可以制造一些的。”“区长,风秀雅那女人经常和英菲分部总裁杨洋在一起我认为倒是个突破口有可能存在钱权交易。”

    “随你,但有一点,务必慎行,任何一个和唐生有关的女人都不好惹,现在没谁护着你,万一出事你就要惨。”“我明白,我会小心的。”

    紫玉躲的很深,不会为谁出头的他怕一lù行藏遭至唐生最无情最惨烈的捕杀。

    收线后的匡世豪,手指在桌子上敲打,思付了一阵,拿起手机给关瑾瑜发短信。

    “关瑾瑜,我怎么说你们姊妹好呢?居然一起和唐生芶且。”“世匡豪凡事要拿证据出来的,所谓擒贼拿桩,捉jiān拿双,你有任何证据吗?”

    “嘿,我们心知肚明,你还装什么纯?”“你错了这个国家的法律一直在保护个人的sī隐,即便是国级巨员也有很隐sī的问题,你说可能都揭出来吗?不危害社会繁荣与稳定的行为尤其是sī行,便不需要承担法律上的责任各人有自己衡量〖道〗德和操守的标准,谁也不能强加个人的意志给它人,对吧?你呢,不要和我说一些无关痛痒的事,真的没什么用。”“关瑾瑜,其实你还是有选择的,你若肯回心转意,匡夫人的位置非你莫属。”

    “真可笑,匡夫人的位置很重要吗?曾茹不就曾是匡夫人吗?还不是一纸契约就解消了?有意义吗?”

    “她是她,你是你,我爱的是你,而不是她。”

    “你爱的是你自己,是不择手段的往上爬,你不爱任何人,你的自sī是写在脸上的。”

    “哈看来唐生的手段非常高明,让你这么死心塌地。”“你不懂爱,更不会做,所以你失去了一切,未来你要失去的还会更多。”“你没和我做过怎么知道?我爱你那么深,我做你的时候肯定比唐生更细致更付有jī情,他那么多女人,分给你的爱有多少?我怀疑他只当你是个肉宠玩具,你在再xìng感在他面前也就是其中之一,但你在我这里将是唯一。”

    “匡区长,还是干你的工作吧,你就是舌底绽莲,我也提不起对你的丝毫兴趣,我很善意的奉劝你一句,你唯有把对国家的责任对社会的责任扛在肩上,你才算个男人,如果你每天只是在勾搭女人,在耍小

    yīn谋,你想大器就难了,想成为唐生的对手更难,知道吗?他现在都不把你当回事,因为你做的都是鸡毛蒜皮的芝麻小事,你们已经不在一个层次里了,你却非要把自己抬到与他齐平的高度,其实很可笑,实际情况是,你一直在仰望他。”这话对匡世豪做成的心理打击不谓不沉重,他呼吸都沉重了。

    然后,他拔通了关瑾瑜的手机。

    关瑾瑜笑了笑接了,她知道他被刺jī到了。

    “有什么要发泄的话,你说吧,我知道我打击到你了,但我说的是实情。”“关瑾瑜,谁打击我都可以,你没权力,即便你没爱过我,但我爱了你十六年。即便我对不起全天下的人,但我对得起你,你撅的目标不该是唐生,而是我,这是我对你十六年的爱应该得到的回报”

    “我知道你打电话来要说这些没营养的下流话,请保持形象,你还是区长嘛。”

    “还有更下流的,关瑾瑜,我现在就告诉你,迟早有一天,我要把你摆在我面前,让你亲眼看着我是怎么把我的东西贯穿入你的身体的,我相信你会发出被唐生干时更舒爽的吟声,因为你和曾茹一样,也是个贱B货。”

    “你最终愤怒的变成一个市井流氓了,匡世豪,我对你好期待啊,这样吧,我们赌一局,不论你用任何方式,只要你能做到把我贯穿,我就跟你姓匡好了,你要做不到呢,你就去跳楼,不然你哪有脸见世人?”

    关瑾瑜也怒了,到了这步田地,把他逼上一条不归的绝路算了,让他的灵hún彻底堕落吧。

    在这一刻,她下了个决心,她要把这个无耻男人玩死玩残,就算是替妹妹再出一气。

    “关瑾榆,你以为我蠢吗?哈你真以为我会mí恋一个贱货吗?”

    这时,唐生无息无声的出现在关瑾瑜的背后,她嫣然一笑,美眸中凝起更诡异的光芒,然后柔声道:“匡世豪,别遮掩,你想得到我的迫切我太了解了,即便你不是为了爱,但是为了报复和打击唐生,你都尤分迫切的想得到我,是这样吧?其实呢,我能对你十六年的爱无动于衷吗?不能,但我不想坏了我的贞名,你说的对,唐生一堆女人,一个月都轮不到我一回,我也会空虚,也会寂寥,可我不会主动背叛他,谁又能强制了我呢?是你吗?匡世豪,你当初没胆子,现在我还能对你有期待吗?你有胆子来占有我,我就和你一起打击唐生”

    说这话时,她已经给唐生抱起来坐入他怀里了。

    唐生把一道神念送入她脑海“原来关瑾瑜也有恶毒的一面,耍死人不偿命吗?”

    “那是,只是没心思去耍谁吧,他非要逼我,我就让他惨无可惨。”

    女人真是可怕的动物,她们要吞噬你时,那真是不择手段的歹毒。

    “我没胆子吗?我们约个时间出来见面,我要不敢上你,我就不姓匡。”

    “我可不是与人sī会的坏女人,你有胆子就来我家好了,就象唐生到你家去搞曾茹那样。”

    噗,匡世豪又吐血了,给捅到最痛的地方了。

    “关瑾瑜,你等着,我会去的。”

    匡世豪钢牙咬碎,摁断手机的同时,狠狠的把它摔在地上去,满xiōng都是压抑的愤怒。

    这边,唐生捏了捏关瑾瑜的素腰,笑道:“你会把他刺jī的发疯的。”

    “这正是我的目的,以后不是他搔扰我了,而是我经常搔扰他,我要告诉他,我有多寂寞,我是多么的渴望男人,我要让他在开常委会的时候都矗着鸟,男人最痛苦的莫过于在各种场合充着血却不能发泄,当我关瑾瑜要针对谁时,他肯定要彻底杯具,唐生,我一直没妖过,这次你会看到你素贞的瑾瑜有多么妖异,某个人会付出生命的代价。”

    关瑾瑜眼眸里第一次出现了冰冷的杀机。

    “哈……看来匡世豪让你愤怒了。”

    关瑾瑜捧着爱郎的俊脸,印了一wěn才道:“不是愤怒,是B疼,就象我们第一次在车里你咬时那么疼,唐生,就在这里,就现在,你再咬疼我一次吧,从今天开始,我要把我纯洁的灵hún放逐一次,宝贝儿,尽情让我享受你吧。”

    唐生并不介意在哪和关瑾瑜做,一直纯洁如水贞节有雪的瑾瑜也有愤到极致的表现,可见她真的怒了。

    就在沙发上,录除了瑾瑜的下裳,唐生把她摆成了当初在车上第一次做的姿式,螓首窝在沙角落,跪伏着,高高举着两片丰腴雪丘,把神秘的绒沟展现给情郎“唐生,可以狠一点,可以深一点哦,我爱你,唐生!”

    佛相之一的舌广长相的特异能力被唐生在这时候拿出来销瑾瑜的hún。

    那能tiǎn到自己发迹的佛舌,是坑爹式的变态。

    当它迎刃有余的穿行在瑾瑜的密窝儿里时,女人的灵hún飘飘dàngdàng上了九天。

    :本月分类月票榜的前十名都有奖金,咱们偏偏是第十一名,有够坑爹的,就这么看着一千块飞掉吗?又是最后一个月求月票,太不甘心了,兄弟们,能否拿下这个奖金,能否最后一次坐坐分类前十,就看大家的表现了,也不是差多远,几十票而已,咱们奋斗一下?

    哈…当然,拿不到也没关系,但是不战就不是男人了啊。

    来,月票砸过来,助浮沉最后一阵。!。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