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太子爷

第1474章 是我,罗姨【推荐票】

第1474章 是我,罗姨【推荐票】2017-11-15 16:37:29Ctrl+D 收藏本站

    即便唐生一hún四体,也忙的焦头烂额,光是一个要结婚的问题就让他愁肠百结了。

    2011年5月中旬,碧秀馨携俄洋马娜娃抵达魔都。

    这匹真的洋马与王静有的一拼,个xìng方面更豪放一些,多年来混迹在俄社会高层豪贵之间,早养成了睥睨一切俗流的高傲脾xìng,社会底层的民众在她眼里不算什么,她也绝少去关心那些人的死活。

    她的目标是打造东欧的好莱坞,通过一番努力发现很难实现,又被碧秀馨拉着东跑西颠儿,曾经的梦想就渐渐淡了许多,世界观也在发生变化,逐步的被碧秀馨感染,尤其是敬佩她那种务实的作派,一点不浮华。

    但在娜娃身上还是存在奢浮享受的糜风,事实上平素的每夜都在醉生梦死,这女人酒量是极其惊人的。

    “…自上次被"kai bao"之后,娜娃就对男人产生了真正的兴趣,我要是不在她身边盯着,估计她早就情夫无数了。”

    秀馨在夜间卧在唐生怀里说这事。

    唐生撇了一下嘴“馨总,我对这个女人没寄于多少期待,她从小

    生活的圈子和成人后接触的圈子都对她有一定的影响,这种影响根深蒂固,她迟一天回归到属于她的社会中去,我呢,不过是她生命中一个过客,连初恋都算不上,对娄来说是尝了尝真正俄大马的滋味,对她来说是遭遇了生命中第一个给她xìng启发的男人,我和她之间没半点情感。”“那倒也是,这女人迟一天去找第二个男人,这一点毫无疑问,在上流交际圈中,她甚至和大她二三十岁的老男人也能搭望搭背的欢谈畅饮,她甚至告诉我,没有男人的日子很苦闷,她好想纵情声sè”

    “哈……这才符合她的身份和生活环境以及她的本心意愿,随便她,我的后宫中没准备纳她入来”秀馨道:“不过,我提醒过她,我说你…但有了第二个男人,你将失去唐,她为此痛苦不己,也很矛盾唐生,你也知道,平时我和她会那啥,但是百合行为只解一时之需,久而久之更是积压的厉害,她又是个酒罐子,天天喝的醉薰薰的,中枢神经被深度麻木,要获得一次快感好难的说,所以,我觉得她已经到忍受的极限。”

    “不碍得,呵当初不是那啥,我都不想上她,和她最多算一夜际遇吧,我不可能跟她去俄罗斯,她不可能为我留在大陆,这就是根本上的不和谐,一直都是平行线上的两条轨,在尽头处也找不到交叉点,你又何必为了这事纠结?哈……她想怎么样就娄么样呗,你的目的是与她建立良xìng的sī交,搭上她父亲格氏这条钱,发展华远国际的商业,也是借她的影响使你挤身在俄的上流社会,并不是让你瞪着她是否会找男人,她上一百个男人也和我没关系,我不过是第一个上她的男人而已,难道你认为我和她会有发展吗?哈……”秀馨苦笑了一下“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国外女人我是比较了解的,婚前她们很随意的,结婚时还是处女的会给人家笑话,女人的贞节是婚后才产生的,婚契才能约束她们的行为,太多的女人在高中和大学时期就拥有丰富的xìng经验了,而婚后双方一但有一方出轨,另一方得知好绝不容忍,不是离婚就是去找以前的"qing ren"”

    “是的,〖中〗国的传统观念与国外不同的,只有那些喜欢〖中〗国文化的外国女xìng才会欣赏〖中〗国女人的贞操观。,…

    “唐生,我是怕你有想法,才会提醒她的,早知你这么想,我都懒得管她。”

    “唉……我对她谈不上任何东西,你说,一共见了一回就áng了,之后也没有任何的交流,对这个女人多少有一点功利心思,就是她父亲的作用,其它的没寄任何期望,你与她把关系处理好就行了,她就算是你的朋友吧。”唐生说的是心里话,第一次和娜娃那啥时,不说他对娜娃谈不上情感,娜娃也对他一样,最多是对唐帅锅有好感。

    “好了,不说她吧,后半夜她要来找你的,有你应付的。”

    “真汗,我又不缺女人,为了应付而应付,我感觉很别扭啊。”“再应付一次吧,我估计她要和你摊牌,也就是最后一次吧,人家好歹不远千里赶来了挨炮,你也别吝啬。”噗,唐生翻了个白眼“那倒也是,我不吝啬再放一炮。”

    “嗯,应付这次吧,以后交给我糊弄她吧,不过说实话,和老外打交道久了,会很累,政客也好,富绅也罢,名流也扯蛋,一个个sèmímí的,就想把你抱áng上去谈事,动不动就夸你好漂亮好xìng感之类的,听的都腻味了。”

    “呃,我听出馨总的话中含义了,厌倦了在国外飘泊,想回国过安生日子?”

    秀馨赶紧亲了他一口,咯咯jiāo笑道:“你还是那么聪明,赶紧把我弄回国吧,不然哪天我也喝多了酒,春心一dàng漾就爬上某帅锅的chuáng了,你也知道人家这个年龄,一个月都没有一炮安慰,多么凄惨啊?”“哈……威胁我啊?信不信我放逐你半年?”

    “你敢?半年我不找十个情夫对不起你。”

    噗,唐生喷了,捏着碧秀馨的丰tún道:“你真狠啊,不过司光蕙跟着你贴身保护,你以为谁能沾到你吗?,…

    “少来这套,司光蕙咱了?我大不了也给你叫俩帅锅,反正我们俩同病相怜,一起合伙骗你也很正常。”

    “看来要让秀馨回家坐镇了,不然要出问题。”

    碧秀馨得意的一笑“这还差不多,这趟我出去会和所罗门好好谈一谈,让他全面接管国外的事务,让端木真夫fù盯着他,基本问题也不大,时常叫他回总部汇报工作不就行了?人家不想在外面晃了,想生个孩子呢。”

    “汗馨总,我要是先把你肚皮搞大,唐瑾会一刀宰了我的。”“搞大就搞大了,我偷偷躲到国外去养孩子呗。”

    “唉……没有不透风的墙啊,咱们再忍忍好吧?”

    “看你这么可怜,就饶你一遭吧。”

    后半夜娜娃果然mō了进来,秀馨就趁机躲了,娜娃做到jī情时哭了,明言你要不跟我去俄罗斯,这将是我们最后一次纯洁交集了,唐生则告诉她,自己是政府官员,不能出官,会给纪检委审查,就让我们做朋友吧。

    也不是唐生胡扯,近年来官员出国审查备案是很严格的,不是有了护照就能出国那么简单的。

    反正唐生这个说法就是拒绝娜娃吧。

    唐生(唐躯)在南丰又呆了一天,于次日一早携唐瑾宁萌豆豆小嫣回江陵,柳云惠和陈姐也去了。

    到了老唐巷就住在早落成的老唐巷的瑾宫,这里是开了唐瑾豆豆宁萌元处的宝地,落下一片片殷红姹紫。

    李桂珍唐望平夫fù俩也是忙坏了,闻得女儿归来,自然喜出望外,一直瑾居热闹。

    如今的江陵市委〖书〗记是老成有余的白善民,老白的一对子女都在神东集团,白羽笙是总集团公关市场部的副部长,是年薪数百万的超薪一族,妹妹白燕琳和华英雄都快结婚了,他们俩掌握着江南实业集团。

    对白善民来说,也算是没啥后顾之忧了,子女人瓣未来让他十分放心。

    老白是脚踏实地的干部,很受唐天则的器委,但最终年龄的上限,这一届过后肯定是要退体了。

    唐生当天下午和老妈去了白〖书〗记家拜访,白妻热情接待,晚上白善民也在家里设宴,就他们四个人。

    唐生的江陵之行也是寻找昔日的记忆,也去看望了唐老头儿,还以学生的身份去唐华家坐了一坐。

    唐华是梅妁的母亲,也是老唐巷一枝的亲系,和以前的唐煜都是宗亲。

    昔日的唐煜如今蹲在牢里,他是一步走错,满盘落索。

    唐煜唐兵两父子都没能躲过牢灾之命。

    另外唐生去看望的一个人是罗梅,那个女医生,当初为了端掉副市长罗坚,准备接近罗梅获得些消息搞他,结果后来形势的演变,让唐生也大跌眼镜,罗坚多年前就自宫了,只为了向深爱的罗梅赎罪,他死后罗梅原谅了他。

    但罗梅毕竟才是中年,一个人要过往后的日子,也难免闲话连天。

    她女儿罗晓晓如今也算转了霉运,和魏兴国的儿子小魏恋的死去活来,别的不说,魏兴国现在多牛B的人物?他是江瑾集团的总裁,是国内赫赫有名的人物,小魏虽奇貌不扬,但也是绝对的金装高富帅了。

    罗梅仍旧一个人生活,过的颇为寂寥。

    她这个寡fù可是副厅级遗fù,人又长的熟美枧秀,不知被多少人觑觎着。

    这夜,她做梦也没想到,会有一个帅锅敲她的门。

    唐生。

    “天呐,我真的不敢相信,唐生,是你吗?”望着眼前高大俊伟的昔日小唐,她简单傻暴了眼球。

    唐生是念旧的人,尤其罗梅的前夫罗坚是被他间接逼死的,他心里有一丝放不下,不管罗坚该不该死,总是自己促成了他的死,能对罗梅做点什么,唐生也是乐意的,这个可怜的女人,一生都命苦。

    “是我,罗姨。”!。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