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太子爷

第1484章 求情【第1更求推荐票】

第1484章 求情【第1更求推荐票】2017-11-15 16:37:42Ctrl+D 收藏本站

    虽说蔷蔷等几个核心后宫委员没参与大会,但她们才是后宫制度的主要制定者。

    女人多了事也多,唐生是不可能面面俱到的,所以后宫必须有人打理,蔷蔷是最合适的人选。

    论后宫中的威望,也是蔷蔷最高,即便唐瑾是未来的一姐,但在后宫姊妹们心目中的地位也不及罗蔷蔷。

    象曾画之类的问题,肯定存在于庞大的后宫,七十多号女人啊,开玩笑,不可能一个个全无幽怨,都指望着男人心疼自己,都指望着在后宫能有相当地位,各人的期望与斥求不同,有的趋于平淡,有的无争,有的虚荣,等等……

    很多女人们在揣摩男人的心思,唐生是个低调的个xìng,以他的能力而论,在这个世界上很少有他办不到事,但他一点不张扬,也不爱在人前显摆,知道他这个脾xìng的女人们都是比较了解唐生的,也较能与他合的来。

    尤其是最早江中出来那一批,那绝对都是唐生的铁杆女人,是一群刀压在脖子都不悔改的女人。

    她们一致在维护男人的尊严,不允许有各种打击男人自信和颜面的滥事发生,比如满怀幽怨,想在后宫中得到相当地位的那些虚荣心很强的女人们,甚至在各种yòuhuò面前不能自克的女们人,都是后宫要劝离的对象。

    曾画是第一个被劝退的后宫成员,她也知道自己的问题,也就黯然了。

    继曾画之后,三莲三姬共六女,也给劝退了。

    后字真正意义上的整顿也算拉开了序幕,在这之前,是有进无出,现在是开始‘踢人,了。

    蔷蔷宁欣梅妁秀馨她们不要看到某个女人背判唐生,有点先兆的,直接打发走就得了,反正很臃肿了。

    适当的瘦瘦身也是有好处的。

    “蓝械,我没想到我会被劝退离宫,我做什么了啊我?”

    曾画被蔷蔷找去谈了话,还是有报怨的,和关系最好的蓝袄说。

    蓝袄知道一些情况,庄洁和她说了,曾画在外面和某人暗中会晤不止一次,谈的很那啥,人家要高飞了。

    不过这边每年五千万的零再钱,足以叫任何人心灵颤抖。

    要是曾锏想走才怪呢,她不保证许甸山的许诺百分之百有作用,她也知道许甸山在利用自己想探知唐后宫的一些秘事,自己一但失去了唐后宫的身份,只怕不值钱了,那许甸山的承诺就可能是一句空话。

    的确,曾画有高飞的心,但她自身没有那个资本,无非是仰仗着唐后宫吧。

    她非常清楚,一但离了唐后宫,自己就半纹不值了。

    所以,曾画找到蓝袄哭诉了。

    蓝袄是后宫中后进的一员,但是她脾xìng与操守各方面都不错,留在给唐生的印象也是极好的,有时候她要说句话,唐生也是会听的,这一点曾画心里是有数的,所以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必须去求她了。

    说起来两个人都是唐生的女人,曾画却有自知之明,她不如蓝袄在唐生心目中有地位。

    蓝械也是纠结,她也给蔷蔷找去谈话了。

    也就对曾画的情况有所了解了,平素和曾酬关系近的也就她是庄洁,再就是楚晴了。

    不过,楚晴那里,曾锏真不敢过去说话,感觉自己tǐng没脸的。

    汪楚晴的份量就不是蓝截所能比拟的了,她肯说一句话,比蓝袄说十句都强,庄洁也比蓝袄厉害。

    问题是这俩人都对她的事有了耳闻,不打搭理她了,曾画怎么有脸去找人家?

    就是和蓝袄太熟了,所以还能hòu着脸皮来。

    “曾锏,你的事,我也听说了,我怎么办得到你?”

    蓝袄心说,这种话我能去说吗?楚晴都不敢去说,你曾画有了外心,让我劝着唐生继续留你?你看唐生象个当泥头的男人吗?他缺什么?他对任何人都仁慈义尽了,即便你现在离开他,你也不亏啊,这两年光拿后宫的零用钱也过亿了,人家也没说要收回,还要怎么样?你非要脚踩两条船?你虚荣可以,他当没看见,你奢侈也可以,他当看不见,你要把tuǐ劈给别人,他还要忍你吗?他又不缺女人,有你一个不多,没你一个不少。

    蔷蔷也说了,人家有外心就放走,不可能非得和别人如何了,让唐生再背个名,所以劝退吧。

    罗蔷蔷考虑的很周全,找庄洁蓝袄曾茹都谈话了,她们算是和曾画关系好的。

    后者(曾茹)其实和曾锏也不是很熟,说起来是沾点亲,当初是为了匡家才接近她,后来她都入宫了,也因为曾经的事,不大好意思那啥了,她得知曾锏继续和许甸山有联系后,也是蹙眉头,许大公子也好,文大公子也好,都是比较哪啥的男人,曾画在他们这种大公子眼中,不算什么的,迟一天要沦为人家的玩偶。

    另外,曾茹知道,许甸山他们瞄上曾画,不过是因为她在唐后宫,没了这一重身份,更不会瞅她半眼。

    实际上现在没人为曾锏说话了,这种话没法说。

    蓝袄是面皮子薄,都不好拒绝曾画,但她心里来说,真没法替她开口。

    “我求求你了,袄袄,我们姊妹情深,你就见死不救啊?”

    “你至于吗?即便离开唐宫,你也是亿万身家,还能把你饿死?”

    “可我不想离开这里呀。”

    “你的事真不好说,你自己心里也有数的吧?”

    曾画脸一红,却道:“我不就是为了套套许甸山?还不是为了唐生啊?他和匡系是对头,我帮着mō情况的。”

    “mō情况让人家mō到屁股上了?”

    “怎么会?”

    曾画脸红的,眼神也闪烁了。

    蓝袄就盯着她,笑了笑“蔷奶都和我说了,只是这些扰人心的小琐碎事,没法和大少说,徒乱人心,其实我觉得,你有了离开的心思就走吧,给人家当情fù也要有当情fù的觉悟,你说你拿着他给你的钱,在外面和别的男人混,换了谁也不能忍受啊,对不对?趁现在没发生什么,大家脸皮还在,何必闹的以后还好相见呢?”

    “可是,袄袄你知道的,退出唐宫要被洗脑的,至少唐宫经历这段记忆就没有了”“那也没办法,你一样没损失,只当做了个梦好了,这样你才不心烦,不会挂念曾发生的一切,也是为了你好,你知道唐宫这么些事,谁放心把你放走了?这里面搅和着政治斗争,有多凶险,你不是不知道吧?”

    “我我真的不想走,我我改行不?我再不和姓许的见面了。”

    “算了锏姗,一切已经成为过往,你再勉强留下来有意义吗?你还指望他对你象以前那样吗?”

    曾画心说,一年匀力万收入啊,我就是乱劈tuǐ也赚不来这些钱啊。

    “袄截,看在姐妹一场的份上,帮我说句话吧?咱俩好歹同榻shì候过一个男人,这情谊也是深的吧?”

    说到这事,蓝械都脸红,不过在唐宫这不算什么的。

    “提这些还有意义吗?曾锏,我们还会是朋友,你离开这里后会忘掉曾经历的一切,我觉得对你来说是好事。”

    给抹消了这段记忆,重新开始,其实真不是坏事,而且还有了亿万身家。

    不过,没人嫌钱多,曾画也不傻啊。

    “我就求你这一回,你就替我说句话吧,哪怕给唐生拒绝了,你也是替我说话了,行不?我跪下求你。”

    曾画脸皮是hòu了,真的给蓝袄跪下了。

    “什么?跪下求你?”

    庄洁一听也是苦笑,又道:“何苦来哉?早知今日,又何必当初,即然决定要跟人家,当时咋不考虑清楚?我是拿了一万个主意才下决心的,而且我是发现我真的爱上他了,别的无所谓了,所以我乐意为他坚守一世。这是咱妹姐妹在一起说些sī话,我觉得曾画这个人有些功利,爱慕虚荣,我早就觉得她要出问题,她也不错了,一直能守到现在,真难为她了,再呆下去,肯定要那啥了,后宫零用钱每年旦四万是个致命的吸引,谁会放弃?再说,曾画能入了许甸山的眼,还不是因为她与唐生有关系?这关系要是没了,她还被人家看在眼里?”

    “就是说啊,我不想替她说话,但是碍于情面,我又拒绝不了,庄姐,你说我咋办?”

    “哄哄她算了,就算你说了,唐生拒绝了。”

    “汗,我我做出不来啊。”

    蓝袄不是哄人的个xìng,庄洁也是逼的没办法才这么说。

    不过曾画要是来求她说话,她肯定挖苦她一顿。她的xìng子比较直爽,不象蓝袄那么婉转。

    “做不出来?又碍于姐妹小情份,那你去唐生那里说呗,看他会不会煽肿你的屁股?”

    “唉……光是煽一顿巴掌,我为了这点姐妹sī谊也受了,我是怕他对我有看法。”

    “得了吧你,唐生是什么脑瓜子?谁的脾xìng如何,他心里一清二楚,你身上有几根毛他也知道。”

    蓝袄羞啐“去你的,你的他就不清楚了?”

    “清楚的,唉”…”

    她们俩加上曾画,曾有过同榻的经历,说起来也算是姊妹情深了,但遭遇了这种事之后,都不好面对了。

    “唉,…不管如何,我还是去说一句吧。”!。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