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太子爷

第1485章 新制【第二更求推荐票】

第1485章 新制【第二更求推荐票】2017-11-15 16:37:43Ctrl+D 收藏本站

    见到唐生的蓝萩也是心虚,嘁嘁呀呀的不知该怎么开口。

    脸红的跟啥似的,其实两个人等同夫妻了,只是碍于一些事不好开口,所以她表现的有些失措了。

    唐生跷着二郎tuǐ坐在*啡馆的半包厢座位里,近日在京呆着,也不是很忙,国庆期间大家都纷纷有忙,有的家里来了人,有的和朋友同学聚会,总之诸女都有的忙,陪在唐生身边的也就几个见不了人的大肚婆了。

    蓝萩悄悄发短信约唐生出来,他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要替曾婳说话吧?”

    “也也不是的,我清楚她的情况,只是那啥……”

    “你是给我借口煽你翘屁股吧?”

    “煽就煽吧,你要煽了我,我也好交待了。”

    蓝萩求之不得呢,凝神着这帅锅又道:“我只是说一句话,我良心上过得去就行了,我只要说出来说行了,至于结果如何,我不在乎的,我要是没说出来,感觉对不住姐妹之间之那点情谊。”

    “有否想过,你要说出来,光是挨巴掌还好说,你就不怕我对你有想法或看法?”

    “怕呢,可我有什么办法?反正我的心是清清白白的,我对得起天,对得起地,对得起唐生,这就够了。”

    “哈……你比你姐姐(蓝蔻)可爱的多,也完全与她不同”

    唐生揽着蓝萩的纤腰,她也靠过来,在半包厢里,也不怕谁看见。有夫妻之实的他们不会顾忌许多。

    “好了,我已经说了,其它的不重要了,你要煽我,回家煽吧,好不?”

    “哈,萩妞儿,给爷耍个jiāo。爷就不在这煽你了。”

    “不耍啊……你要不怕给你看到,我趴桌子上去也行。”

    依偎在男人怀里,好温馨的感觉,毫不吝啬把自己的xiōng前双陀紧紧压迫着他。

    唐生伸手勾托起她的下颌,笑道:“这么说吧。萩,曾婳是媚骨,天生的,骨子里藏着野xìng的精髓,她不会把自己的情感和**享受放在一个男人身上,有了钱之后,她开始向往更奢糜的生活,在一切没有发生之前。结束与我的关系是合适的,非要闹的大家都面上无光,也不好的,我不收回给予她的一切,劝退也有补偿,我不在乎钱,我在乎的是女人的心灵操守和情感归依,她当我是唯一。自然我为她作主,她当我是享受的依靠,那就错了,你说她要扛着唐生"qing ren"的名份,爬到许甸山chuáng上去承欢,我这心里舒服吗?不若结束了这样的关系,你说呢?我又不是缺女人。”

    “我也是这么劝她的。只是她后怕了,她也知道一但脱离了唐宫就……所以跪求我了。”

    “你就不论结果的替她说一句,也算交代了良心,是吧?”

    “我有什么办法?从我本心来说,我没准备替她说话的。我只是圆姐妹的情份,话是替她说了,结果我不管。”

    唐生哈哈的笑“你也tǐng坏的呀,这不是糊弄人吗?你应该好好的求我,说不准我心一软就……”

    “别,千万别软,你一向坚tǐng的,你要软了,我这良心上就要背负沉重的枷锁了,你一定要拒绝啊!”

    “汗……有你这么替人说情的吗?”

    蓝萩叹了口气“我更应该向着你,你是我男人,她只是姐妹,我要和我男人过这一世,而不是姐妹,再者说了,是她做错了,如果是你做错了,我或许会向着她据理力争,现在争什么?让她脚踩两只船祸害我男人吗?才不啊!”

    “那你就敢来说情?我要是同意了呢?你岂不是要那啥。”

    “我说什么了吗?是你说的好不好?”

    蓝萩狡猾的一笑,的确,她什么也没说,是唐生开口说的。

    “狡女啊?”

    “这事就此打住,咱们不说了,我鼓足勇气约了大少出来,至少在太阳落山之前,你属于我。”

    “哈……说的那么可怜,今儿晚上我去哪都带着你,嗯?”

    蓝萩脸更红了,轻啐“你就会欺负人……对了,我可以问问我姐姐的事吗?我有疑huò,每次和我一起谈到你时,我姐姐就长嘘短叹,一脸的后悔神sè,你们间的故事,介意让我知道吗?”

    唐生搂了搂她的腰,微微一笑“萩,我说我和你姐姐什么也没发生,你信不?”

    “信的,我姐的个xìng我清楚,可能比曾婳更那啥,从小她就是那样的,但她始终是我亲姐姐,我不置评了。”

    “嗯,你姐啊……我看还是别说了……”

    “不嘛,人家要听。”

    蓝萩撒jiāo了,这对她来说是个突破,她比唐生大几岁,但是成了他女人之后,就觉得自己小了。

    女人向男人撒jiāo,意味着心给了这个男人。

    也就是在这个男人面前丢弃了一切的尊严矜持,你爱怎么着都可以,她百依百顺。

    唐生蹙了蹙眉。

    “当年,不是我要泡你姐,是你姐要泡我……”

    噗,蓝萩喷了“是了,我倒是了解我的个xìng,有这个可能,后来在宫里也听到一些关于我姐的说法,她是妁总的心腹,从江中省开始就是了,后来好象tǐng不堪的事发生在她身上?是真的吗?”

    “是的,她被两个她包养的凯子敲诈,梅妁收到的碟子录制了全过程,很那啥的。”

    蓝萩翻着白眼,都替姐姐没脸“丢死人了啊。”

    “过去的就不说了,本来梅妁对你姐不错的,但也被她剌jī到了,主要当时考虑集团高层管理的形象问题,所以我动用了一些特殊手段解决,也就把你姐调到了凤城汽造,如果这一切不发生。你姐现在至少是总集团部门一把手。”

    “原来是这样的,我还以为和你那啥了呢。”

    “没有,当时她把当成梅妁包养的小白脸儿了,在电梯里问我一夜多少钱?”

    蓝萩不堪了“天呐,我姐居然……唉,别说了,我要跑了。”

    “哈……也没啥。很正常,她离过婚,不在乎这些了,生活空虚所致,可以理解。但女人太乱搞也不好。”

    “唐生,你会不会因为我姐对我有看?”

    “我看人的眼光不会差,从来都不差的,当时我要上你姐,在电梯里就可以,但她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你这坏蛋。还在电梯里,太荒唐了。”

    “哈……如果那时是你,我就在电梯里把你非礼了。”

    “呸,你会吗?”蓝萩不信他会那么做。

    唐生笑笑“吓唬你的了,后来你也知道的,我给予你的头一次会那么轻率吗?”

    “所以我不信你会在电梯里欺负我,但是现在就不好说了。”

    “哈……说的对,现在我可以在任何地方和你那啥,我无所顾忌了。”

    “我知道的,那啥,一开始时,妁总是不是对我有看法?”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啊,你姐把梅妁吓唬了,你是她亲妹妹。又怕你们个xìng相承,所以我当时挑你做银蝠空乘时,梅妁没表态,我猜她是心里有观察的意思,梅妁就是这样的。话不多,心里全有数。”

    “嗯,妁姐很有内涵,我非常敬佩她”

    “你应该敬佩我,是我要坚决拿下你的。”

    “呸啊……梅妁要是坚绝反对,你会吗?”

    “那就偷偷的喽。”

    唐生朝她挤眼儿,很暧昧那种。

    蓝萩噗哧一笑“有时间我把话说给妁总,看她会是何种反应?”

    “呃……那我不介意让你粉nèn的菊瓣凋谢一夜的。”

    蓝萩崩溃了,含羞嗔啐“我介意。”

    ……

    浑浑噩噩的又一次恢复了意识的曾婳,不知自己身在何方,头有点疼。

    眼前有蓝萩庄洁。

    她回到被华航特召的时候,此后的记忆都没有了,但是多了一段中彩票的经历,拥有了亿万身家。

    当然,这是假的,但对曾婳来说,是全新的开端。

    看到这样的结果,蓝萩和庄洁也是叹息,唐生真的情至义尽了。

    换过一些其它男人,只怕不会让曾婳好受的。

    唐生就是唐生,他与众不同。

    三莲三姬,遭遇与曾婳相同的命运,她们在20川年的国庆期间,彻底离开了唐后宫。

    唐后宫的成员骤减了七人。

    这两天,蔷蔷梅妁宁欣秀馨瑾瑜楚晴她们几个讨论了重大议题,决定现在就出台《零用钱新制度》。

    一举废除了唐生定的5000万年零用钱制度。

    在这届后宫大会闭幕前最后一个会议,一致举手表决通过了《零用钱新制度》。

    零用钱没有全取,但少了10倍,5000万变成了500万。

    其实大家都知道改制的原因,而且谁的心里也没太多怨言,人贵在知足常乐,钱这个东西是两面刃。

    有时候它能割的你遍体鳞伤,让你失去太多东西。

    对此,唐生也没多说什么,当然,也不排除有异样的声音。

    不过后宫委全数通过了,有些举起手的是有意见的,但也保留了。

    这个必须随大流,你要是有异意,很可能下一个被劝退的就是你,罗蔷蔷不会手下留情的。

    20川年10月,是唐后宫的第一次大整顿。

    也给一些人敲响了警钟。

    谁想脱离唐后宫,直接申请就可以了,绝对会被批准,含着笑送你离开。

    ……

    PS:第二更到,继续求推荐票,还有第三第四更,我在努力。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