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太子爷

第1492章 夜半猜拳【第1更求推荐票】

第1492章 夜半猜拳【第1更求推荐票】2017-11-15 16:37:52Ctrl+D 收藏本站

    来自)

    突然之间,裴小冬感觉原来心目中的huāhuā公子唐生在自己印象中的形象高大起来也升华了。但是做为女人,做为一个孤芳自赏好多年的女人,一向自负huā容月sè,却在主动yòuhuò之下遭遇了滑铁卢,且不论她的动机是试探仰或真心,她都不能忍受这样的打击,什么?你居然拒绝我?

    这一刻,自尊心自信心统统受到了高强度的打击。

    走又不是,留又不是……裴小冬有点怔了。

    偏偏纪奷奷去卫生间回来了,一入厅就看到了裴小冬半倚着唐生一侧,手还抓着他的胳膊。

    哟……你们发展的还真是快呀?

    “要不,我回避?”

    纪奷奷朝二人投以饱含着暧昧的询问式目光。

    不过目光挪到唐生脸上时,却变的犀利了一分。

    “别啊,奷奷,我只是在让他喝酒,你以为怎么着了?他猜拳输给我了,又不认帐,再不喝我灌他了。”

    裴小冬反应迅速,假装又捶打唐生手臂“赶快喝,不许玩赖……”一边说着,一边悄悄捏他胳膊。

    “呃……这样啊,我还以为……”

    纪奷奷真就信了,笑吟吟的走了过来。

    唐生心说,小冬的脑瓜子够灵活,而且扯谎时面不改sè,心理素质不错的啊。

    “来,三个人一起猜”

    奷奷就坐到唐生另一侧了。

    乍看唐生似被左右拥簇,蛮幸福的享受,实则与二女还存在很大的距离,压根不是那种关系。

    “不是三个人一起猜。是咱俩轮着猜他,男人嘛,应该让着女人。”

    裴小冬咬着牙,乜斜了一眼唐生,心说,看我怎么整治你啊。

    “好耶,我完全赞承。”

    奷奷忙附合。

    “我抗议。”唐生发言了。

    小冬道:“举手表决……嗯,二比一。你抗议无效。”

    噗,举着手的纪奷奷笑了“可怜的家伙。”

    唐生苦笑了一下“猜,你们也是输啊。”

    “别大不惭。你输了喝双份?”

    “当然。”

    一个小时后,三个人干翻了七八瓶洋酒。

    话说这酒的后劲比较大,即便纪奷奷和裴小冬输的少,她俩加一起也够喝了三瓶多的。唐生也不能总赢,以他洞察一切的超卓修为而论,要连输一百次也不在话下。

    他大部分还是输了,不然这俩美女早耍赖不和你赌猜了,就这样。输三局赢一局,就把她俩灌的差不多了。

    二女一个个酒气薰天的,眸光mí离了。

    一左一右都软靠在了唐生身上,这下真成了左拥右抱。

    不过唐生看得出来,真醉的是纪奷奷,裴小冬根本没醉,她在装醉,她的酒量很吓人的。但肯定是喝多了。

    纪奷奷没这么喝过,她因为放假了,明天又要跟着唐生一起出国,所以心理上没负担,又国为玩的开心,就放任自己喝酒,更因为错误的判断了洋酒的后劲。结果软趴趴的靠在唐生身上了。

    其实奷奷也是酒醉心明的,俗话说酒壮英雄胆,她不是对唐生没一点感觉的,奈何小唐生有不少女人了,她则望而兴叹。心里却又在想,如此出sè的男人,却不能为我所拥有,今生之憾事啊。

    如果有一次混乱中**给他的机会,我会错过吗?

    这样一种极矛盾极忐忑的心思,在纪奷奷的脑海中形成,她要比裴小冬更了解唐生的背景和各种能力,真要当了唐生的"qing ren",或是与他保持了那种暖sè调的关系,也许自己的人生要发生惊天的改变。

    这些还是其次,最最主要的是这种艳遇建立在对他欣赏和爱慕的基础上。

    女人是先动情后有yù的,她心里要不装着你,你想让她对你放弃一切防御那是不可能的。

    她心里要有了你,半推半就也就成事了,就是这么奇妙。

    纪奷奷并不确定自己的感觉是错是对,但这一刻紧贴在唐生怀里时,她清晰的感觉自己〖体〗内涌动着一股前所未有的jī奋情绪,活了二十七岁了,她是第一次把自己纯洁的jiāo躯贴在男人身上,xiōng前一对硕陀给于他的压迫令自己呼吸都困难,贴的多紧就不说了,她甚至能感觉到小唐生的雄健,受他浓郁男子气息的薰罩,越发勾逗出原始的元yù。

    第一次为一个男人动心至此,第一次为一个男人内分泌失调,第一次偎在男人怀里幻想巫山**的糜腐画面。

    如果不是喝了那么多酒,纪奷奷早羞的跑了,但因为酒壮胆,也因为此时的状况,真要羞跑了反而会给他们察觉自己没醉的事实,不若就装醉呗,大不了便宜唐生搂着自己的jiāo躯,有裴小冬在,他还能把自己怎么样了?

    于是,纪奷奷闭着美眸倒在唐生怀里了,晕晕乎乎的嗅着男人的道,享受着酒与异xìng赋于自己的那种剌jī感受,悄悄的幻想着自己脑子里的东西,把他们的猜拳就抛到了九霄云外。

    “奷奷醉成烂泥了,我们还要猜吗?”

    裴小冬也不知道奷奷是真醉假醉,但至于有八分是真醉,即便有些事况她心明,身体也真的是醉了。

    她自己曾有过醉的经历,大都是这样的,酒醉心明,谁都是如此,只是不时不敢做或不敢想的一些事,在酒醉之后有可能就发生了吧,酒这个玩意儿是有那么点好处的,容易令人热血激荡。

    “你的酒量比奷奷姐好多了,你是身醉心不醉,我看得出来。”

    唐生又举杯了“喝了这杯吧,我们别猜拳了。”

    裴小冬也就端起杯,轻轻与他一撞。柔声道:“我是身醉心不醉,奷奷不是吗?”

    “介个……不好说,我认为奷奷没有你这样喝酒的经历,她真醉的一塌糊涂也是正常的,你在会馆应酬多,洋酒也是老喝的,醉不到那种程度的,奷奷平素哪有机会喝后劲很猛的洋酒?”

    “那倒是。嗳,你明知洋酒的后劲很猛,怎么还要灌她?是不是有什么图谋?”

    唐生哑然失笑“我至于吗我?人家是共和国少校啊,我敢怎么着?”

    “你就别装好了。唐大公子,有些事我也有过耳闻,别说是少校,就是少将不也有沦陷的吗?”

    噗,唐生翻了个白眼“好吧,冬冬,喝了这杯酒让我们酒后乱xìng吧。”

    “呸。你和奷奷乱吧。”

    裴小冬白了他一眼,知道他是开玩笑的。

    可是趴在唐生怀里的纪奷奷就紧张了,不是吧?真要酒后乱那啥,我我可咋办啊?我还没准备好呢。

    她是又紧张,又害怕,又有一丝期待,总之那种感觉奇妙的无以言叙。

    咚咚咚有响门声,唐生微微朝小冬扬了扬下巴。“去开门,是你姐。”

    “哦……”

    小冬起身去开门了。

    唐生挽着纪奷奷的手臂略微下滑至她的腰胯际轻轻捏了捏。

    “奷奷姐,好些了吗?”

    对于纪奷奷来说,这么一捏也是受不了的,因为她从未遭遇过这样的侵袭。

    回应吧,丢不起人啊,不回应呢。那只能装着醉倒了。

    这时她更发现,自己软趴在唐生一侧,螓首在他腋下挟着,双臂紧紧抱着男人的腰身,那简直是不堪入目啊。

    不行。我不能回应他,羞死人了,我我就装醉倒好了。

    唐生脸上有了一丝笑,故意把手又滑了滑,一过腰线就是丰tún了,我看你还装醉不?

    他能明显的感到纪奷奷的呼吸更急了,心跳更速了,这说明她的心是清明的。

    大手就在纪奷奷的丰tún侧捏了一把又收上来,纪奷奷明显的一抖,但还是没动,这都mō屁股上了,更得装了,不然跳起来和他算帐?这糊涂帐怎么算啊?如果没有裴小冬在的话,兴许能和他理论一番,现在一闹腾,不全知道了?

    好吧,臭唐生,大sè狼,你等着啊,趁我酒醉mō我屁股,我我非宰了你。

    唐生这一mō是出于试探xìng的想法,他经历过太多女人了,对女人的心理太了解了,这一mō就知道纪奷奷对自己的想法了,所谓的谭总长指示不过是纪奷奷自动去要求的,她潜意识的目的就是想与自己欣赏的男人在一起吧。

    唐生敢断定,此时没别人在场,抱着纪奷奷áng都没有问题,她肯定是半推半就的顺从你,只不过明天一起来,就多了一笔孽债,你说这后宫刚缩减了七员,就又有新的二位要补入了,纪奷奷,裴小冬,真汗。

    这边裴小冬和姐姐裴小秋进来了。

    此时已经是近午夜时分。

    裴小秋的俏面不太好看,有十分沉郁的神sè,望着唐生的目光有点紧张。

    一过来,她噗嗵一下跪倒了。

    “唐公子救救我。”

    唐生也是一楞,这是怎么说的?

    “冬冬,扶你姐起来,这是做什么?”

    裴小冬也忙去拉姐姐起来“姐,你干什么呀?”

    “小冬,你别拉我,唐公子不答应救我,我我不起来。”

    “我答应了,有话起来说,你别弄的我无所适从。”

    “姐,你是不是又去赌了?输了多少?”

    “我我把京津会馆给输了。”

    噗,裴小冬翻白眼了,京津会馆都输了,赌的大了吧?

    “天呐,你疯了吧?他又逼你了?”

    唐生也就蹙了眉。

    裴小秋这才流着泪叙述这段一直压在心里的秘密经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